94 年度私立東吳大學法律學系研究所碩士班考題
班\組別: D組
科  目: 國際私法
年  度: 94
全卷點數: 0 點  下載考題(免費)
點閱次數: 2196
銷售明細: 6
壹、關於毛思迪(STEVEN WESTLEY MOSHER)案,最高法院曾為下列二則判決,請閱讀後附簡要理由回答下列問題(100%)
一、判決
(一)最高法院八一年度台上字第二五一七號民事判決:兩造於七十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結婚,被上訴人為美國籍及上訴人於七十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在美國生子黃大信,為兩造不爭之事實。又美國加州法院已於七十七年七月十八日判決准兩造離婚及兩造所生之子黃大信之監護權歸被上訴人,業已確定等情,有判決書、確定證明書及司法院八十年七月二日(八十)院台廳一字第○四八五四號函可稽。按外國法院之確定判決,除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二條所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外,應承認其效力。查兩造於美國進行上開訴訟時,均住於美國加州,且被上訴人及兩造所生之子黃大信均為美國籍,依我國法律,加州法院並非無管轄權。該訴訟敗訴之一方雖為我國籍之上訴人,惟上訴人已委請律師進行訴訟,並在判決書上簽名,難謂其未應訴。依美國加州民法第四六○八條規定,於判決監護權時,應以子女最佳利益決定之,核與我國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規定意旨相符,上訴人復未能舉證證明該判決有何違背公序良俗之處。再依美國加州民法第五一七二條規定:本法之一般政策延伸至國際範疇時,如有給與所有關係人合理通知及聽審機會,則本法有關承認執行他州監護裁判之規定,亦適用於其他國家適當機關所為監護或類似監護法律制度之裁判。且美國定有台灣關係法案,與我國繼續實質上之關係,依美國最高法院判例揭示國際相互承認原則,應認中美兩國有國際之相互承認。綜上所述,上開美國加州法院確定判決並無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二條所列各款情形之一,自應承認其效力。上訴人應受該確定判決之拘束。上訴人請求離婚及黃大信應由其監護部分,既經美國加州法院判決確定,上訴人再行起訴,顯違一事不再理原則,為無理由。上訴人早於提起本件訴訟前(七十八年八月一日)即向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南港區戶政事務所辦竣離婚登記,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協同伊向戶政機關辦理離婚登記,顯屬欠缺權利保護要件。其次,上訴人請求離婚既屬不應准許,則其請求因離婚而生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亦無從准許。
(二)最高法院八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一八八八號:關於判決離婚後酌定及改任監護人之訴,均屬離婚效力之一部分,其涉外事件所應適用之準據法自應依我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十五條規定決之。本件被上訴人為外國人妻,未喪失中華民國國籍,為兩造所不爭執,則其離婚之效力即應以中華民國法律為準據法。上訴人抗辯應適用美國法一節,尚無可取。被上訴人係在上開美國加州法院判決准兩造離婚及黃大信歸上訴人監護確定後,主張因情事變更,上訴人有不適於擔任監護人之情形,請求法院為黃大信之利益,變更任監護之人,要無違背一事不再理原則之可言。上訴人於判決離婚後,已與墨西哥國籍女子維拉‧克瑞絲結婚,婚後生有二子,一名麥瑟馬歇爾,另一名不詳,並收養維拉克瑞絲與他人所生之女茱麗克瑞絲,有警局報告及上訴人家居生活照片簿等件可稽。上訴人既與他女結婚生子,復在外任職,自無從善加照顧監護黃大信。反觀被上訴人有自有之房屋可供居住,又任教於國立宜蘭農工專科學校,月入新台幣三萬餘元,足以扶養黃大信,有房屋稅繳款書及學校在職證明書等件可憑。是被上訴人主張因情事已有變更,依我國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但書規定,請求法院另行酌定黃大信之監護人,自無不合。審酌兩造之職業、經濟狀況、監護能力及其子女之多寡等一切情況,認黃大信以改由被上訴人監護為適當。爰將第一審對監護本訴及交付子女反訴所為上訴人勝訴之判決廢棄,改判黃大信由被上訴人監護,並駁回上訴人在第一審之反訴。查判決離婚後關於未成年子女之監護權如何分配及其分配之方法如何,係附隨離婚而生之效果,自應依離婚效力之準據法決定之。所謂關於未成年子女之監護權如何分配,不僅指夫妻經法院判決離婚後,對於其未成年子女所為應由何方監護之酌定而言,嗣後因情事變更而聲請變更任監護之人即改定監護人者,亦包含在內。至於監護人指定後,監護人與受監護人之法律關係,則屬監護問題,應依受監護人之本國法決定之。上訴論旨,謂改定監護人非屬離婚效力之問題,而係有關監護之範圍,應依我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二十條規定,以受監護人之本國法為準據法云云,不無誤解。又法院為准許離婚之判決時,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監護人雖已為酌定,但嗣後情事有變更者,當事人非不得聲請法院變更任監護之人,此就我國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但書規定觀之,應為當然之解釋。原審係根據上訴人於判決離婚後再婚,生子多人,均賴其撫育,而認上訴人已不適於擔任黃大信之監護人,在比較兩造之職業、經濟狀況、監護能力及其子女之多寡等一切情況後,認黃大信以改由被上訴人監護為適當,而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決。既未以黃大信目前與何方共同生活為酌定之標準,則被上訴人攜帶黃大信自美返台,其行為無論是否出於不法,於裁判之結果均不生影響,原審雖未於判決理由中加以論斷,有欠周延,但結果並無二致。上訴論旨,執以指摘,聲明廢棄原判決,不能認為有理由。
二、問題
(一)外國民事確定判決承認之要件中之“依中華民國法律外國法院無管轄權”,其意義為何?
(二)民事訴訟法第四○二條第一項第二款曾於九十三年九月一日修正施行,其內容為何?理由何在?
(三)民事訴訟法第四○二條第一項第三款曾於九十三年九月一日修正施行,其內容為何?理由何在?
(四)外國民事確定判決,如無民事訴訟法第四○二條所定情事,是否須經中華民國法院之裁定或判決承認,始在中華民國發生效力?
(五)本案,毛思迪先生如需執行其獲得勝訴之美國法院判決(領回黃大信),應如何辦理始能達成目的?
(六)本件關於黃大信親權之決定,黃惠雅於受美國法院敗訴判決確定後,再提起本訴,是否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
(七)離婚時關於子女親權之決定,應如何定性?
(八)離婚後關於子女親權之變更,應如何定性?
(九)本件,如原告主張應定性為監護,被告主張應定性為親子關係,法院得否不顧當事人之主張,依職權定性為離婚效力?
(十)本件,定性為監護、親子關係及離婚效力,法院判決結果是否不同?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