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度私立逢甲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碩士班考題
  • 社群分享
班\組別: 法律專業組
科  目: 分析能力
年  度: 99
全卷點數: 0 點  下載考題(免費)
點閱次數: 1842
銷售明細: 5
一、目前大學以上學生就學貸款比例不斷升高,試問此種現象會導致台灣人力素質出現何種變化,試詳細說明之?(請寫出正反面理由,再下結論)(50%)
二、請閱讀下面的文章後回答問題。(50%)
我很喜歡日本哲學家內山節的文章,特別是他對於「自然」和「時間」的認識。
以法國哲學為主要研究對象的他,從 30 年前開始,每年幾乎會去法國考察旅行一趟。當初在歐洲坐火車的時候並沒有所謂快車或慢車的區別,頂多只是以車廂設備、座位舒適度之差異來區別票價。但是後來他發覺:曾幾何時,時間的速度開始變成了商品價值,「時間」開始在人們的生活中成為價值的基準。大賣場、大型超商漸漸取代了一般傳統商店,除了價格之外,購物時間的縮短也成了重要的價值。進入了 90 年代之後,速食店也開始在巴黎街道上到處林立。他發現除了口味和價格之外,「不用等」這樣的時間價值也開始溶入到生活之中。
如今,他的國家日本也有同樣的生活步調,以前有 2 小時左右可以慢慢吃飯的午休時間變短了,在這個世界性的分秒必爭的工作環境中,個人無法去保有自己空間,休假也成了若有似無的奢求。
於是,他開始意識到:20 世紀前半所發生的時間商品化的現象已經漸漸朝向時間速度的商品化發展,只要我們的社會仍然是以經濟發展作為社會的基礎,我們的周圍將不斷會有被「犧牲」和「失去」的事情發生。
這樣的發現要從他與群馬縣上野村這個只有 800 人居民的山村的邂逅談起。
出生在戰後不久的東京大都會的他,厭棄現代年輕人被賦與追求高學歷、高薪工作的使命,拒絕大學,20 歲時一個人來到群馬縣上野村這個只有 800 人居住的山村,在大自然的懷抱下,思考哲學所蘊含的意義。在這裡他選擇自然哲學作為出發,探求人生的意義,但他不認為哲學是一個學問,而是一個思考如何使自己過得更美好的智慧。後來他在哲學上的成就使他以高中的學歷受大學聘檐任為哲學教授。
雖然來到上野村當時,他的所學已經可以用自然哲學、歷史哲學的知識來批判達文西的進化論,也可以論及自然和人類的疏離關係,但是和上野村的初次接觸卻讓他發覺:現實上他毫無具有可以和自然共生的能力、或者是耕作的能力、甚至與這個共同體的成員交流的能力。
當他決定長期住下來以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山村和他的村民與自然是一體的存在。儘管上野村的山裡有採不盡的山野菜,河川中有釣不盡的魚,對於這個小山村村民而言,即使不用耕作也沒有生活上的疑慮。但是村民們依然代代辛勤的耕作他們的田地,而且大半分的收成都是留下來自給自足。有一次一位熱情的村民送來 300 多公斤的芋頭要給他,剛好他不在,於是就堆放在他家門口,過了一夜全部被山豬給吃光了。該村民不以為意地說:「收穫的作物人可以吃,動物當然也可以吃。因為耕作是件很快樂的事。」對村民而言,耕作的樂趣不是在最後的結果,而是作物成長的過程,然後將收成的作物送人,作為和其他人往來的「伴手」。
和其他的農村一樣,上野村也面臨人口外移和高齡化的問題,特別是全球化的市場經濟正不斷地在壓迫農村的經濟活動。但是對他而言,生活在這裡卻絲毫感覺不到現代社會的不安,反而具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安心感。30 年來,這裡的生活方式基本上幾乎沒有改變,田地、森林、河川依舊,村民代代流傳下來的記憶依舊維繫整個山村,讓人感受這個「在地的(local)」 的世界中所蘊含的安心感。
從上野村的生活體驗中讓他察覺到:過去我們的世界有各種不同的歷史存在,也有各種不同的時間在各種階層中流動。地方生活方式的歷史是一種時間的累積,也是一種文化、社會和經濟的歷史,而且彼此有獨自不同的展開。但是近代以後,各個地方、職業所持有之獨特的在地時間的歷史累積開始遭到破壞。時間是一個地方的風土也是文化,各有其獨自的存在,但是現代的世界卻是由一個統一化的時間所創造的世界,宛如受到同一基準所驅動的時間管理和支配。當我們發現這樣的時間也在經濟和勞動的領域中發生時,甚至察覺到時間的統一巳經成為今天全球化的基礎的時候,才開始發現我們的勞動方式已經產生了根本的改變。工廠新的大量生產系統所創造出單純化的勞動方式,奪走了職業師父原本必須靠勞動經驗的累積才能造就之技術的驕傲。這樣的勞動形態顛覆了過去把工作視為是累積技術、智慧和判斷力來完成個人自我形成的勞動觀和人生觀。勞動成了只是具有時間「經過」的意義而已;人生也不再有任何的累積,只有時間的經過。套句經濟學的用語,這個社會己經從 stock 的時代變成 flow 的時代。「經過」的時代所創造的大量生產和大量消費的社會,讓勞動本身完全失去了趣味和意義,只留下疲勞身心,甚至成了人們追求金錢利益、功成名就的手段。
日本過去的地方發展多以 5 年為單位來計畫和思考,結果內容都脫離不了「建設高度的資訊社會」、「培養先端的高科技產業」、「建設高速公路網」等這一類的物質性「創造」。內山節受邀參與了上野村所屬的群馬縣的綜合發展計晝,為了不讓這種短視又毫無創意的計畫降臨他的們的地方,該委員會擬定了以 100 年為期的計晝,定名為「群馬縣 21 世紀的計畫」。100 年後的群馬縣還有其所屬的上野村是一個怎樣的願景呢?我想內山節已經告訴我們答案了。
請問:
一、妳(你)覺得這篇文章主要想傳達什麼訊息?對妳(你)有什麼啟發嗎?
二、妳(你)覺得這篇文章要用怎麼樣的「題目」比較妥當?。
三、請想像一下上野村所屬的群馬縣「百年計畫」是一個怎麼樣的願景?具體的?容會有什麼東西?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