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草案 - 刑事
  • 社群分享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11/802
立法院委員陳亭妃等 18 人擬具「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2024-05-29 [ 評論數 0 篇]
法規名稱:刑事訴訟法
提案日期:中華民國 113  年 5  月 10 日
提案字號:院總第 20 號  委員提案第 11004265 號
資料來源:立法院第 11 屆第 1  會期第 13 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提 案 人:陳亭妃
連 署 人:蘇巧慧
          蔡其昌
          沈發惠
          范 雲
          陳 瑩
          林月琴
          張雅琳
          吳沛憶
          劉建國
          王美惠
          黃 捷
          邱議瑩
          李坤城
          郭昱晴
          陳俊宇
          陳冠廷
          徐富癸
案    由:本院委員陳亭妃等 18 人,鑒於現行刑事訴訟法對於證人如何進行指認並
          無規範,考量證人記憶易受暗示、誘導,一經污染無從還原,且有釀成冤
          案之高度風險,刑事訴訟程序內所為之指認自應謹慎,避免影響證人指認
          之可信。為使實施指認之辦案人員依法辦理指認程序,並增訂指認程序之
          法規依據,爰擬具「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是否有當?敬請公
          決。
說    明:一、證人指認其性質即為人之供述證據,證人得否正確指認牽涉犯罪現場
              整體環境及動態狀況之客觀條件,亦與證人之觀察力、陳述能力、記
              憶能力與性格等主觀因素有關,考量人之記憶易受污染,指認程序之
              實施自應謹慎。惟現行刑事訴訟法並無指認之相關規範,對於違反指
              認程序之指認結果,司法實務亦不必然否定其證據能力,致違法指認
              仍可能成為被告入罪之證據,實有違背正當法律程序,即有於刑事訴
              訟法增訂指認相關規範之必要。
          二、美國心理學研究指出「指認程序之瑕疵」為造成證人錯誤指認的原因
              之一,證人依其記憶進行指認,除了記憶形成當下主、客觀情況影響
              ,在後續指認程序中,更可能因指認實施人員暗示或誘導而致證人記
              憶受到污染等因素,形成錯誤指認、最終釀成冤案。美國知名心理學
              者 Elizabeth Loftus 博士以心理學實驗證實,記憶不僅會在經歷某
              事件時形塑,更會受到事後發生的事件、產生的資訊影響,而這些「
              後續發生的事」會改變當事人原始的記憶,顯示人們的原始記憶確實
              會被事件後續接收到的資訊所改變、扭曲,此現象在心理學中被稱為
              「錯誤訊息效應」(misinformation effect) 。在受到後續訊息「
              逆向干擾」的影響之下,這些「後續發生的事」即改變了原始的記憶
              ,包括人、事、時、地、物,都非常容易受到污染與誘導。基此,客
              觀、中立,不污染地提取證人記憶的程序,至關重要。
          三、考量證人記憶一旦受污染,即無可回復,民國 106  年總統府司法改
              革國是會議第一分組即有決議,政府應重新檢視國內現行的指認程序
              規範,以確保「具暗示、誘導之指認程序或可能導致錯誤陳述之實務
              作法」不再援用,並納入有實證基礎的指認方法與程序,包括落實單
              盲施測(應由非承辦案件且不知悉嫌疑人之員警實施指認程序)、要
              求證人在指認時揭露他的信心程度、確保指認序列組成的公平性與適
              當性等。然而,如僅修正指認作業辦法,其法規位階仍有不足,不足
              確保指認程序合乎法定程序,亦不足保障被告權益,爰增訂第一百九
              十一條之一,規範指認程序之應然要件,並授權司法院會同行政院訂
              定指認之法規命令。又為避免違法指認污染證人記憶,且參酌心理學
              界「承諾效應」,爰增訂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一第一項,違反指認法定
              要件,即排除該指認結果與後續相同指認結果之證據能力。
          四、美國司法實務依心理學研究及實務經驗,將影響記憶的因素分為:「
              系統變數(systemetic variables)」及「評估者變數(estimator
              variables)」 。前者指的是刑事司法系統可控制的項目,例如指認
              程序規範;而後者是指法律系統無法控制的因素,例如犯罪現場的環
              境、或案發時間與實施指認時間之間隔。美國最高法院即在 Manson
              v.Brathwaite(1977)案中,肯認憲法所保證的正當程序包含應使人
              民免於不當暗示的指認程序,並提出判斷證人指認結果之可信性之「
              門山法則」:(一)證人確信程度、(二)證人有無觀察犯案者之機
              會、(三)證人專注的程度、(四)證人描述的正確性、以及(五)
              案發到指認時相隔的時間。日本司法實務上也藉由審酌指認證據取得
              過程、以及指認人心理狀態,作為評價指認證據的信用性之依據,在
              充分考量指認證據的危險性的前提之下,避免因人的認知記憶脆弱、
              或指認程序的暗示性等因素,而形成指認錯誤。其判斷標準如下:(
              一)觀察正確性,包含觀察對象(犯人)之既知性與特徵性,另有觀
              察時之光線、位置、距離、甚至種族等客觀條件,以及目擊者的年齡
              、能力、心理狀態等主觀條件;(二)記憶正確性,包含案發與指認
              之時間間隔、案發初期觀察者特徵描述等,另如後續有進行指認、則
              亦應考量初始形成之記憶恐已受影響而變調;(三)照片指認正確性
              ,因照片無法立體、全面地呈現犯人之樣貌,又呈現之方式在數量、
              拍攝方法上有所限制,可能已有形成暗示、誘導之危險,顯見提出法
              院判斷證據證明力之應審酌事項,確有必要。爰參考美國、日本實務
              ,增列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五第二項規定,明定法院判斷合法指認之證
              明力之應審酌事項。
          五、考量「人之陳述」,往往因個人主觀之觀察力、記憶力、陳述能力及
              性格等因素,影響其陳述內容之真實性,甚至故為誇大、偏袒,致其
              陳述之內容或其認識之事實,與真相事實並不相符,爰規範證人之指
              認結果自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
              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於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五增訂第三項。又依當
              事人進行主義原則,明定同條文第四項,如被告有主張指認違法時,
              應由檢察官就指認符合法定程序負舉證責任。
          六、指認亦為證人之供述證據,自有傳聞法則之適用。依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九條之一至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所為審判
              外之陳述,須有可信之情況,始得作為證據。為促使辦理指認之公務
              人員依法審慎辦理指認,爰增列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三項、第一百
              五十九條之二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第二項,法院於審酌是否
              具可信之特別情況,應審酌該指認之實施是否符合法定程序,倘未依
              法辦理指認,即欠缺特別可信之情況,應屬傳聞。
          七、另於第一百九十六條之一司法警察準用之規範,增列準用第一百九十
              一條之一,督促司法警察依法辦理指認。
          八、參照美國冤案救援經驗,紐約 Innocence Project  於 1992 年成立
              ,透過 DNA  技術對於刑案現場之生物跡證進行鑑定,為受冤判被告
              尋求平反,於 375  起 DNA  平反案件中,有高達 69 %案件涉及證
              人錯誤指認,為最嚴重之冤案因子。台灣近年來亦陸續有肇因於指認
              瑕疵之冤案平反,包括蘇○坤案(臺灣高等法院 107  年度再字第 3
              號)、許○偉案(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7  年度再字第 1  號)、吳
              ○峰案(臺灣高等法院 110  年度再字第 11 號)等,自國內外平反
              案例可知,證人記憶於指認程序中受到偵查單位的暗示、誘導之實施
              方式影響,而提升錯誤指認的風險。參考心理學對於記憶之研究,並
              督促實施刑事訴訟之公務員正視指認程序,避免冤錯,爰擬具「刑事
              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改革我國刑事訴訟之指認制度。


第 158-5條 違背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一第一項至第四項規定取得之指認結果,不得作為
           證據。嗣後所為之相同指認結果,亦同。
           法院判斷指認結果證明力時,應注意下列事項:
           一、犯罪發生時,證人觀看行為人之接觸時間、距離、光線等客觀情狀。
           二、證人於犯罪發生時之精神狀態及壓力程度。
           三、首次指認時間與案發時間之間隔。
           四、證人於指認前,對行為人特徵描述之準確度。
           五、證人對指認結果之確定程度。
           六、證人之指認有無受到其他資訊誤導之不當影響。
           七、指認結果有無明顯錯誤之瑕疵。
           單一證人指認之結果,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
           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第 159-1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法院判斷偵查中所為之指認,是否有前項所稱顯不可信之情況,應審酌指
           認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被告主張偵查中之指認違反法定程序者,檢察官應就指認符合法定程序,
           指出證明之方法。

第 159-2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前條第三項及第四項之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159-3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三項及第四項、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二項之規定
           ,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191-1條 實施指認前應由證人先陳述犯罪嫌疑人之特徵,且應告知犯罪嫌疑人可能
           不在指認之列,排除無辜之人與指認犯罪嫌疑人同等重要。
           實施指認,不得使用強暴、脅迫、明示、暗示、誘導、鼓勵、稱許、否定
           或其他可能影響證人指認可信性之方法。
           實施指認應全程連續錄音、錄影,並應及於全部在場之人員,實施指認時
           提示予證人之資料亦應保存。
           實施真人指認時,應先告知被告得選任辯護人在場。被告表示選任辯護人
           之意思時,於辯護人到場前,不得實施指認。但等候時間逾四小時者,不
           在此限。
           偵查中前二項關於指認應遵行事項之實施辦法,由行政院會同司法院定之
           。

第 192 條  第七十四條、第九十八條、第九十九條、第一百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之
           規定,於證人之訊問及指認準用之。

第 196-1條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得
           使用通知書通知證人到場詢問。
           第地七十一條之一第二項、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四條、第一百七十五條第
           二項第一款至第三款、第四項、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三項、第一百
           七十九條至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百
           九十一條之一及第一百九十二條之規定,於前項證人之通知及詢問準用之
           。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11/802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