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訴訟
分享
查詢 評論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2/16621
提出文書複本以其內容作為證據,且無不法取得、竄改及重製失真情形,縱未提出文書原本供法院調查,該複本原則上與原本有相同證據能力
2021-09-28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0年度台上字第3726號
案由摘要:違反洗錢防制法
裁判日期:民國 110 年 09 月 01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38-1 條(110.06.16)
          刑事訴訟法 第 155、159、159-1、159-2、159-3、159-4、159-5、177、377 條(110.06.16)
          洗錢防制法 第 11 條(105.12.28)
要  旨:證據如以供述內容之真實性作為待證事實之證據,方屬傳聞證據,而未經
          主管機關或駐外館處文書驗證之境外文書,未必即無證據能力,須待法院
          調查以進一步判斷。關於文書複本的證據能力,參考美國法「最佳證據原
          則」,為證明文書的內容,始須提出文書之原本。且以機械、照相、化學
          、電子或其他的科技方法,準確重製原本之文書複本,除原本之真正已引
          起真正與否之問題,或容許複本代替原本有不公平之情況外,複本與原本
          有相同的證據資格。故當事人雖未提出文書原本供法院調查,然所提文書
          複本倘非以文書的內容作為證據,亦無不法取得、人為竄改及重製失真之
          情形,該複本原則上與原本具有相同的證據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0年度台上字第3726號
上  訴  人  陳賢峰
選任辯護人  許英傑  律師
            陳亭熹  律師
            彭之麟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洗錢防制法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
110 年3 月31日第二審更審判決(108 年度金上重更二字第16號
,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1 年度偵字第10074 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
    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
    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
    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本件原判決撤銷第一審關於上訴人陳賢峰有罪部分(不包括
    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之不當判決,改判論處其犯修正前洗
    錢防制法第11條第2 項(原判決論罪部分誤載為第11條第 2
    「條」,應予更正)之洗錢罪刑及為相關沒收之宣告。已詳
    敘認定犯罪事實所憑證據及理由。
三、
(一)為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並符合直接審理主義之要求,
    若提出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作為證據
    以證明其所敘述之事項為真實者,該項陳述應屬傳聞證據,
    原則上並無證據能力(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參照),僅於符
    合傳聞法則之例外規定時,方有證據能力(同法第159 條之
    1 至5 參照)。惟該項陳述倘非用於證明其所敘述之事項為
    真實,而係在證明其他事實或法律效果者,即非傳聞證據,
    無傳聞法則之適用。又關於文書複本的證據能力,參諸美國
    法「最佳證據原則」,為證明文書的內容,始須提出文書之
    原本。且以機械、照相、化學、電子或其他的科技方法,準
    確重製原本之文書複本,除原本之真正已引起真正與否之問
    題,或容許複本代替原本有不公平之情況外,複本與原本有
    相同的證據資格(美國聯邦證據法第1001條(e) 、第1002條
    、第1003條參照)。是當事人雖未提出文書原本供法院調查
    ,然所提文書複本倘非以文書的內容作為證據,復無不法取
    得、人為竄改及重製失真之情形,該複本原則上與原本具有
    相同的證據能力。
(二)關於本案境外文書之證據能力,原判決已敘明:證據如以
    供述內容之真實性作為待證事實之證據,方屬傳聞證據。又
    未經主管機關或駐外館處文書驗證之境外文書,未必即無證
    據能力。本案並非直接以告訴人Dieter Karl Schulz拷貝或
    影印自原本之告訴人與Kazeem Omar 、Aluci Moses 等詐騙
    集團成員往來電子郵件(下稱往來電子郵件)、瑞士信貸銀
    行匯出款項資料、美國政府向猶他州地方法院起訴Robert J
    oseph Andres之起訴書(下稱猶他州起訴書)及油管工程草
    約(MINISTRY OF OIL IRAQ CONTRACT DRAFT )等文件內容
    ,作為認定告訴人受詐騙匯款之證據,而係以該等文件本身
    之存在,證明告訴人有與Kazeem Omar 、Aluci Moses 等人
    密切聯繫油管鋪設工程事宜,復以瑞士Phone World LLC 公
    司(下稱Phone World 公司)名義簽約、匯款,嗣後才查覺
    異狀,自無傳聞法則之適用。又Phone World 公司即為該等
    文件之接收者、發送人或簽約方,猶他州起訴書則為得公開
    查閱之他國官方文件,堪認告訴人取得該等文件之過程並無
    不法,且該等文件具有連續性、脈絡性,復與如原判決附表
    (下稱附表)一所示帳戶之歷史交易明細等證據顯示之情狀
    相吻合,足認無偽、變造情事,均為原本之真實重現,皆有
    證據能力等旨甚詳,所為判斷,於法無違。
(三)上訴意旨以:原判決既以告訴人提出之詐騙主嫌偽造身分
    資料、瑞士聯邦犯罪局之報案紀錄暨回函正本、上開往來電
    子郵件、瑞士信貸銀行匯出款項資料、猶他州起訴書及油管
    工程草約等境外證據資料,認定上開告訴人與Kazeem Omar
    、Aluci Moses 等人密切聯繫油管鋪設工程事宜等事實,該
    等證據即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供述證據)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之規定,應認無證據能力。
    又該等境外證據資料,未經我國駐外單位認證,真偽難辨。
    且Phone World 公司資本額僅2 萬法郎,如何有資力匯出逾
    資本額20倍之款項。上訴人既爭執該等證據之真實性,原審
    未依本院發回意旨調查,命檢察官舉證取得證據之過程合法
    及無偽、變造情形,即認該等證據資料為原本之真實重現,
    有證據能力,亦違反同法第155 條第2 項規定。再者,原判
    決既認上訴人提出之TOPMOST BUREAU DE CHANGE(下稱TBDC
    )收據及Fidelity Bank 匯款單據,得為彈劾證據。又認該
    等證據之真實性可疑,不足為有利於其之認定,有理由矛盾
    之違法等語。惟查原判決並未引用告訴人提出之詐騙主嫌偽
    造身分資料及瑞士聯邦犯罪局之報案紀錄暨回函正本,作為
    認定上訴人犯罪事實之證據。又原判決就如何認定上開往來
    電子郵件等證據,非屬傳聞證據,亦無偽、變造情事,已依
    據卷內資料予以說明,復於審判期日踐行書證之調查程序,
    並無上訴意旨所指違反同法第159 條第1 項、第155 條第 2
    項規定之情形。至上訴人提出之TBDC收據及Fidelity Bank
    匯款單據之證據,有無證據能力與證明力之判斷,係屬二事
    。原判決認上開文書雖有證據能力,惟真實性可疑,並無矛
    盾之處。上訴意旨是就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及原判決
    已說明之事項,以自己之說詞,依憑己意而為指摘,自非上
    訴第三審之適法理由。
四、
(一)證據之取捨及事實之認定,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如其判
    斷無違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即不能任意指為違法。原判決
    係綜合判斷告訴人之證述、上訴人之部分供述、卷附告訴人
    提出之往來電子郵件、瑞士信貸銀行匯出款項資料、猶他州
    起訴書及油管工程草約(以上文書僅用以證明告訴人有與Ka
    zeem Omar 、Aluci Moses 等人密切聯繫油管鋪設工程事宜
    ,以Phone World 公司名義簽約、匯款,嗣後才察覺異狀)
    及上訴人相關帳戶之交易明細等證據,尚非僅憑告訴人之證
    述,即認告訴人受詐騙,而以Phone World 公司名義匯款入
    附表二所示帳戶等由甚詳。所為論列說明,與卷證資料悉相
    符合,亦不違背經驗、論理法則,並無違誤。
(二)上訴意旨以:告訴人提出之詐騙主嫌偽造身分資料等境外
    證據資料,均無證據能力。且上開猶他州起訴書所載美國Wi
    nsome Trust 公司負責人Robert Joseph Andres之犯罪事實
    與本案不同,告訴人亦自承該案嗣經判決,內容並未提及告
    訴人遭詐騙。告訴人主張受Kazeem Omar 、Aluci Moses 等
    人詐騙,迄未經司法機關縝密調查、判決。告訴人之證述,
    無補強證據可佐。原判決僅憑告訴人之證詞,即認定告訴人
    受詐騙,有違證據法則等語。惟查告訴人提出之上開往來電
    子郵件、瑞士信貸銀行匯出款項資料、猶他州起訴書及油管
    工程草約等證據資料,非無證據能力。該猶他州起訴書亦僅
    用以證明告訴人嗣後才察覺異狀(Kazeem Omar 等人前以Wi
    nsome Trust 公司之匯款證明取信告訴人),所載犯罪事實
    縱與本案不同,亦於判決不生影響。又Kazeem Omar 、Aluc
    i Moses 有無因詐騙告訴人遭起訴、判決,並無礙於上開告
    訴人受詐騙,而以Phone World 公司名義匯款入附表二所示
    帳戶之認定。上訴意旨是就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原
    判決已說明及於判決無影響之事項,依憑己意而為指摘,亦
    非適法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五、
(一)原判決係依憑告訴人、證人即奈及利亞律師LATEEF ALAO
    OWOLABI 之證述、上訴人之部分供述、卷附附表一、二「卷
    證出處」欄所載境外公司設立登記資料、開戶申請書、帳戶
    基本資料、相關帳戶匯入匯款明細、存戶交易明細、匯款交
    易憑證、SWIFT 電文、附表三所示電匯美金資料、兆豐國際
    商業銀行(下稱兆豐銀行)八德分行民國102 年11月20日函
    及所附ZERO LIMITED LTD. 開戶申請書、公司設立登記資料
    、兆豐銀行雙和分行102 年12月18日函及所附Reinos Inter
    national Trading Co.,Ltd之開戶申請書、公司設立登記資
    料、外交部104 年3 月17日函及所附奈及利亞代表處同年月
    6 日函等證據,參酌上訴人陸續設立附表一編號1 至5 所示
    境外公司後開立本國銀行Offshore Banking Unit (即境外
    金融業務分行)帳戶(下稱OBU 帳戶),未長期使用即陸續
    結清、銷戶(僅剩1 帳戶),且明知本案OBU 帳戶內之鉅額
    美金,係由不認識亦無業務往來之Phone World 公司匯入,
    竟未加查證即轉匯至香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黎巴嫩、土
    耳其、中國、瑞士、安奎拉、聖文森及格瑞那丁等世界各地
    。上訴人關於美金匯入本案OBU 帳戶之原因(購買美金或匯
    出營業所得)、上訴人交付奈拉(奈及利亞流通貨幣)予不
    詳年籍自稱Hammoud Hussein Said Kassem (下稱Hussein
    )男子之方式、交付奈拉與兌換美金匯入本案OBU 帳戶之順
    序等供述前後不一。且無法提出相關商業發票或交易憑證,
    說明其匯出附表三編號1 至11、14至20所示款項之原因。更
    有部分款項於匯入本案OBU 帳戶之同日或數日,即轉匯予Hu
    ssein 。而其所述附表三編號24、25之買賣流程,均明顯悖
    於正常商業交易之金流與物流。上訴人提出之TBDC單據所載
    地址、匯款機構復有可疑等情,因而認定上訴人已預見匯入
    本案OBU 帳戶之款項來源可疑,經其轉匯後,足以掩飾他人
    因詐欺等財產犯罪所取得之財物,仍基於洗錢之不確定故意
    ,將本案OBU 帳戶提供予Hussein 使用,並於告訴人受詐騙
    以Phone World 公司名義於附表二編號1 至26所示時間匯款
    至本案OBU 帳戶後,將款項轉匯至附表三編號1 至26所示金
    融帳戶,以此方式製造金流斷點,使流向難以追查,而掩飾
    他人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並敘明:上訴人所為長期在奈及
    利亞經商,因奈及利亞外匯管制嚴格,故委託Hussein 透過
    TBDC之匯款管道,將貨款以美金匯回臺灣,待確認款項匯入
    本案OBU 帳戶後,便將等值奈拉存入Hussein 指定之Fideli
    ty Bank 帳戶。附表二編號1 至26之款項,均係附表一編號
    1 至5 所示境外公司之合法經商所得,其轉匯至附表三編號
    1 至26所示帳戶係為支付貨款之辯解,如何不可採。證人即
    在奈及利亞經商之鄧仁宏、陳燕蘭、鄧延山、張碧雲之證述
    、上訴人提出之TBDC收據、Fidelity Bank 匯款單據、訂購
    單及銷貨單等證據,如何不足為有利於其之認定等旨甚詳。
    所為論列說明,與卷證資料悉相符合,亦不違背經驗、論理
    法則,於法無違。
(二)上訴意旨以:、上訴人長期於奈及利亞經商,設立境外
    公司及開立OBU 帳戶係為處理營運款項。因奈及利亞外匯管
    制嚴格,外商多利用民間機構進行匯兌。而Hussein 長期於
    奈及利亞協助外商將款項匯出,其依循當地外商之匯兌方式
    ,委託Hussein 透過TBDC之匯款管道,將其收取之貨款及自
    有資金匯回本案OBU 帳戶,再於收款後依Hussein 指示將等
    值奈拉存入指定之Fidelity Bank 帳戶。、原審既認上訴
    人涉犯幫助詐欺罪部分,業經判決不另為無罪諭知確定,其
    主觀上自無可能明知或可得而知匯入本案OBU 帳戶之款項係
    詐騙所得或洗錢之不法款項,不具洗錢之不確定故意。又觀
    諸證人即奈及利亞台商鄧延山、張碧雲、鄧仁宏、陳燕蘭之
    證詞及案情近似之臺灣高等法院104 年度上易字第1825號判
    決書理由,可知上訴人所述奈及利亞地下匯兌業者先匯款至
    其帳戶後,再與其結算,無違當地交易常情。本件並無證據
    足證其知悉匯入本案OBU 帳戶之款項係詐騙所得或洗錢之不
    法款項,亦無證據足認其知情或參與Hussein 與外匯業者洗
    錢。不能因告訴人主張受騙匯款,即認上訴人主觀上明知或
    可得而知匯入本案OBU 帳戶之款項係詐騙所得或洗錢之不法
    款項。原審遽行推認其具有掩飾他人重大犯罪所得洗錢之不
    確定故意,有違證據、經驗及論理法則。、上訴人提出之
    與本案相關或無關之TBDC收據及Fidelity Bank 、Broad Ba
    nk、Union Bank of Nigeria 匯款單據,數量甚多,形式一
    致,期間長達2 年餘,所涉匯款金額遠高於告訴人主張匯入
    本案OBU 帳戶之金額。而外交部之復函,僅係說明駐奈及利
    亞代表處不欲等待Fidelity Bank 回覆查證上訴人提出之匯
    款單據真實性之結果。另證人LATEEF ALAO OWOLABI 係告訴
    人委任之奈及利亞律師,事實上無受我國偽證罪制裁之可能
    ,立場偏頗,且非官方單位,無能力查證TBDC單據所載匯兌
    公司是否存在,況該證人於第一審以遠距訊問方式所為證言
    ,係審判外之陳述,並無證據能力。不能憑以認定上訴人提
    出之TBDC收據不實。檢察官未能證明其提出之TBDC收據及Fi
    delity Bank 匯款單據確屬虛偽,依罪證有疑,利歸被告原
    則,應認為真實。又其倘係洗錢,何須於確認款項匯入本案
    OBU 帳戶後,大費周章將與匯入金額相當之奈拉存入Hussei
    n 指定之銀行帳戶。再者,本案OBU 帳戶已使用相當期間,
    除告訴人主張匯入之款項外,另有多筆來自各地之外匯存款
    ,其亦曾因發現不明款項匯入,而請銀行退匯之紀錄,本案
    OBU 帳戶既係上訴人自行使用保管而非供詐騙集團使用之人
    頭帳戶。司法單位可透過調閱銀行往來紀錄追查本案OBU 帳
    戶款項之來源,其所為不能達到掩飾或隱匿重大犯罪所得之
    來源、去向及所在之作用,難謂已妨礙重大犯罪之追查或處
    罰,並非洗錢行為,自不成立為他人洗錢罪。原判決逕認其
    所為,已製造犯罪所得之金流斷點,屬掩飾他人重大犯罪所
    得財物之洗錢行為,有違經驗、論理及證據法則。、告訴
    人雖於奈及利亞對上訴人提起刑事告訴,惟該國調查單位多
    年來均未要求其再配合調查,亦未限制其入出境。上訴人及
    Hussein 迄未經奈及利亞政府認定犯罪。且告訴人因本案對
    上訴人及其配偶等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請求損害賠償,亦經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5 年度重訴字第908 號判決,認無證
    據可證明其有參與國際詐騙集團並幫助洗錢及藏匿贓款之侵
    權行為,而予駁回確定。又上訴人於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
    查處調查員詢問、第一審及原審關於Hussein 先匯款,上訴
    人之後再與Hussein 結帳付款之供述,並無歧異。其已提出
    相關憑證,說明收取本案OBU 帳戶匯入之款項後,係用以給
    付上游廠商貨款或清償借款。原審未採納上開有利於其之證
    據,亦未說明不予採納之理由,有判決不載理由之違法等語
    。
(三)惟查:上訴人有無參與詐欺告訴人,與其有無預見匯入本
    案OBU 帳戶之款項來源可疑,經其轉匯後,足以掩飾他人因
    詐欺等財產犯罪所取得之財物,而具有掩飾該等款項與犯罪
    之關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
    之洗錢不確定故意,無必然關係。其被訴幫助詐欺部分,縱
    經判決不另為無罪諭知確定,亦無礙於其具有洗錢之不確定
    故意之認定。又個案情節不同,不得比附援引。臺灣高等法
    院104 年度上易字第1825號判決書理由內關於該案被告係委
    託奈及利亞外匯業者辦理匯款事宜之說明,不足為有利於上
    訴人之認定。再者,上訴人提出之TBDC收據及Fidelity Ban
    k 、Broad Bank、Union Bank of Nigeria 匯款單據之數量
    、形式、期間及金額,與該等文書之真實性無必然關係。又
    證人不能到場或有其他必要情形,於聽取當事人及辯護人之
    意見後,法院認為行遠距訊問為適當者,得以遠距訊問方式
    詰問證人(刑事訴訟法第177 條第2 項、第3 項參照)。證
    人LATEEF ALAO OWOLABI 於第一審以遠距訊問方式具結、詰
    問所為之證述,並非審判外陳述,有證據能力。另本案OBU
    帳戶除告訴人以Phone World 公司名義匯入之款項外,尚有
    其他匯款、上訴人曾因發現不明款項匯入,而請銀行退匯及
    上訴人與Hussein 未經奈及利亞司法機關認定犯罪等情,均
    不影響上訴人有本件洗錢之犯意及犯行之認定。原判決未就
    此部分說明,無違法可言。又上訴人於收受如附表二編號 1
    至26所示之匯款後,將款項轉匯至附表三編號1 至26所示金
    融帳戶,已製造金流斷點,使犯罪所得流向難以追查,自該
    當「掩飾」他人重大犯罪所得財物之要件。至告訴人因本案
    對上訴人及其配偶等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請求損害賠償,縱
    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5 年度重訴字第908 號判決駁回確
    定。原審亦不受該民事判決理由之拘束,自不足為有利於上
    訴人之認定。上訴意旨是就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原
    判決已說明及於判決無影響之事項,以自己之說詞或持不同
    之評價,而為事實上之爭辯,同非上訴第三審之適法理由。
六、關於沒收部分,原判決已敘明:上訴人將告訴人以Phone Wo
    rld 公司名義匯入附表二所示帳戶之款項,轉匯至自己帳戶
    及轉匯他人供自己清償欠款部分,合計美金345,280 元,係
    其所得報酬(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 第1 項前段
    、第3 項之規定諭知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
    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等由甚詳,所為論列說明,與卷證資
    料悉相符合,於法並無違誤。上訴意旨以:該等款項係上訴
    人個人所有,並非洗錢標的或犯罪所得。原判決未說明沒收
    之犯罪所得,係為了犯罪而獲取之報酬或產自犯罪而獲得之
    利益,有理由欠備及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等語。是對原審採
    證、認事之職權行使及原判決已說明之事項,任憑己意而為
    指摘,仍非適法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七、依上所述,本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 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9     月    1     日
                  刑事第八庭審判長法  官  李  英  勇  
                                  法  官  黃  瑞  華  
                                  法  官  洪  兆  隆  
                                  法  官  吳  冠  霆  
                                  法  官  楊  智  勝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9     月    6     日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2/16621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