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刑事
  • 社群分享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3/672
刑事訴訟法第 95 條第 1 項第 1 款規定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所謂應告知或再告知之罪名,包括罪數在內
2022-08-10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0年度台非字第230號
案由摘要:業務侵占等罪
裁判日期:民國 111 年 07 月 28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憲法 第 8、16 條(36.01.01)
          中華民國刑法 第 336 條(109.01.15)
          刑事訴訟法 第 95、267、300、378、441、443、445 條(111.02.18)
要  旨:法院踐行刑事訴訟法第 95 條第 1  項第 1  款之罪名告知義務,如認為
          可能自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改為實質競合之數罪,應隨時、但至遲應於
          審判期日前踐行再告知之程序,使被告能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
          避免突襲性裁判,而確保其權益,不致侵害被告憲法上之聽審權。因此,
          未踐行罪名再告知程序,而告以被告罪數之變更,給予被告充分辯明及辯
          論之機會,顯就被告聽審權之保障未足,造成突襲性裁判,侵害被告之防
          禦權,自有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法源編註:1.本則裁判,係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經評議後擬採之法律見解,因本院先
       前裁判具有歧異,以 110  年度台非徵字第 230  號徵詢書向本院其他
       刑事庭提出徵詢。受徵詢各庭回復結果,與本庭均採相同見解,已達成
       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之功能,應依該見解就本案為終局裁判。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0年度台非字第230號
上  訴  人  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
被      告  白承宇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業務侵占等罪案件,對於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
院中華民國110年8月18日第二審確定判決(110年度上易字第386
號,起訴案號: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437號),認
為部分違背法令,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其附表編號1至8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理  由
一、非常上訴理由稱:「一、按刑事訴訟法第95條規定之罪名告
    知,乃植基於保障被告防禦權而設,既係被告依法所享有基
    本訴訟權利之一,亦係國家課予法院應闡明告知及訴訟上照
    料之義務。而該條第1 項第1 款所稱罪名變更應再告知者,
    除質的變更(罪名或起訴法條的變更)以外,自包含量的變
    更造成質的變更之情形(如包括的一罪或裁判上一罪變更為
    數罪)。事實審法院於罪名變更時,若違反上開義務,所踐
    行之訴訟程序即屬於法有違(參照最高法院109 年度台上字
    第2947號刑事判決)。基此,第一審法院就數個具體之犯罪
    行為論以包括的一罪(集合犯、接續犯),第二審法院審理
    之結果認係實質數罪,從形式上觀察,兩者適用之罪名相同
    ,雖無須變更起訴法條,惟實質上已從一罪名變更為數罪名
    ,自會增加被告之罪責,究其本質仍屬罪名之變更。故第二
    審法院應踐行罪名再告知程序,告知被告罪數之變更已被包
    攝入審判範圍,並給予其辯明及辯論之機會,以保障其訴訟
    上防禦權之行使。而第二審之審理如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予
    告知被告、辯護人應訊所為陳述、辯護之內容,足認被告就
    其被訴事實之意見,未得有充分表達及辯護之機會時,於被
    告防禦權之行使,即有妨礙,所踐行之訴訟程序自有違背上
    開規定,而於判決有影響,自得執為非常上訴之理由。經查
    本件第一審就被告所犯如判決附表編號1至3、4至5、6至8所
    示多次向客戶拿取飼料款或毛鴨款後未交還東峰公司之行為
    ,分別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實施,侵害同一人法益,
    各行為間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
    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分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
    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均屬接續犯。二審即本件判決則以
    被告先後所為如判決附表(非常上訴意旨誤載為附表一,逕
    予更正)編號1至8各次業務侵占犯行,時間有所區隔,犯行
    時間並非密接,顯係基於不同業務侵占犯意而為之,尚難認
    係接續犯,應依一罪一罰之原則,分論犯業務侵占共9 罪。
    是本件上開由一審接續犯包括的一罪,變更為一罪一罰的數
    罪。惟核二審判決審理言詞辯論時審判長均未踐行罪名再告
    知程序,即未告知被告罪數之變更已被包攝入審判範圍,並
    給予其辯明及辯論之機會,以保障其訴訟上防禦權之行使。
    此有該審判筆錄在卷可稽。從而本件判決,其所踐行之訴訟
    程序,顯係違背法令。二、案經確定且對被告不利。爰依刑
    事訴訟法第441條、第443條提起非常上訴,以資糾正及救濟
    」等語。
二、本院按:
(一)判決不適用法則或適用不當者,為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
      第378 條定有明文。又非常上訴乃對於審判違背法令之確
      定判決所設之特別救濟程序,以統一法令之適用為主要目
      的。除與統一適用法令有關;或該判決不利於被告,非予
      救濟,不足以保障人權者外,倘該判決尚非不利於被告,
      且不涉及統一適用法令;或縱屬不利於被告,但另有其他
      救濟之道,並無礙於被告之利益者,即無提起非常上訴之
      必要性。所謂與統一適用法令有關,係指涉及法律見解具
      有原則上之重要性者而言。亦即所涉及之法律問題意義重
      大而有加以闡釋、釐清之必要,或對法之續造有重要意義
      者,或為確保裁判之一致性,以杜同法異判之弊,始克相
      當。
(二)本件原確定判決說明被告白承宇所犯如其附表(下稱附表
      )編號1至8各次業務侵占犯行,各次向客戶收取款項之時
      間均相隔達數日或數月,難謂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實行,
      被告每次向客戶收取貨款未繳回時,即構成一次業務侵占
      犯行,難謂各該行為在時間差距上不能分開,亦不能以相
      同客戶作為罪數計算之基準,難認係接續犯,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應依一罪一罰之原則,予以分論併罰。惟第一
      審判決係同於檢察官起訴書所載之犯罪事實、所犯罪名及
      罪數,認定附表編號1至3(被害人均為客戶楊照山);編
      號4及5(被害人均為客戶尤美蓉);編號6至8(被害人均
      為客戶郭燈諒),分別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實行,
      且侵害同一人法益,各行為間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
      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分別視為數
      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各為一
      個接續犯,分別論處業務侵占罪刑。被告提起第二審上訴
      ,並未爭執所犯業務侵占罪之罪數,僅請求從輕量刑,檢
      察官則未提起上訴。
(三)原確定判決就被告提起第二審上訴,而未爭執第一審判決
      關於附表編號1至8所犯業務侵占罪之罪數及法律評價所為
      論敘,並未進行準備程序,且於審理期日,審判長依據刑
      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踐行告知程序,係略以
      :「對上訴人告知其犯罪之嫌疑及所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
      之業務侵占罪嫌(詳如起訴書及第一審判決書所載)」,
      未包括所犯罪數變更之情形;又於言詞辯論前僅告以:「
      另就本件罪數部分一同辯論」等語(參見原審卷第67頁)
      ,被告無從知悉原確定判決所指罪數究為若干?致難以對
      此為實質辯明及辯論。原確定判決逕將附表編號1至8所示
      犯行,改論以8 罪,因此衍生有無違反上述告知義務程序
      之法律見解爭議。
      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係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
      知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
      者,應再告知」。所謂應告知或再告知之「罪名」,是否
      包括「罪數」在內?因本院先前裁判就此見解有所歧異,
      有認為不包括告知「罪數」在內,係以究屬接續犯或集合
      犯一罪,抑應論以數罪而併合處罰,係犯罪罪數問題,並
      非罪名之變更,縱未告知,亦與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 項
      第1 款之規定無違。有認為應包括告知「罪數」在內,則
      以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規定之罪名告知,植基於
      保障被告防禦權而設,既係被告依法所享有基本訴訟權利
      之一,亦係國家課予法院的闡明告知及訴訟上照料之義務
      ,縱使檢察官或被告向法院提出罪名變更之請求,皆不能
      免除法院告知與聽聞之義務。又所稱罪名變更者,除質的
      變更(罪名或起訴法條的變更)以外,自包含量的變更造
      成質的變更之情形(如包括的一罪或裁判上一罪變更為數
      罪),事實審法院於罪名變更時,若違反上述義務,所踐
      行之訴訟程序即屬於法有違。
      本合議庭擬採包括「罪數」在內之見解,並於民國111年6
      月10日以110年度台非徵字第230號徵詢書,依大法庭程序
      向本院其他刑事庭提出徵詢,受徵詢之各刑事庭,均同意
      本庭所採取之見解。本件採為裁判基礎之法律見解,經徵
      詢庭與受徵詢庭均採相同之見解,已達大法庭統一法律見
      解之功能,而無須提案至刑事大法庭裁判,即依該見解就
      本案逕為終局裁判。茲補充理由如下:
    1.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 項第1 款所規定之罪名告知,除為
      保障被告防禦權,並課予法院的闡明告知及訴訟上照料義
      務外,更是被告在刑事訴訟程序上的請求資訊權規定,基
      於憲法第8 條、第16條正當法律程序及訴訟基本權保障核
      心的聽審權,具體落實於刑事訴訟程序而課予國家的憲法
      上告知義務,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訴訟防禦權,以維審
      判程序之公平。所謂「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除起
      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及所犯法條外,自包含依刑事訴訟
      法第267 條規定起訴效力所擴張之犯罪事實及罪名,暨法
      院依同法第300 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後之新罪名。法院就
      此等新增或變更之罪名,則均應於其認為有新增或變更之
      時,隨時、但至遲應於審判期日前踐行告知之程序,使被
      告能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避免突襲性裁判,而
      確保其權益。
    2.聽審權的內涵,至少包含有請求資訊權、請求表達權及請
      求注意權三者。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 項第1 款的罪名告
      知程序即係資訊請求權的具體實現,唯有被告知悉完整資
      訊後,始能對之有陳述並進而辯明的機會,尤其在對被告
      作出不利益決定前,更應讓被告能陳述其意見(請求表達
      權);而被告的答辯及表達,法院要能實質且有效的回應
      ,提出論理及說服的過程,被告始能得知法官有無注意,
      並足供上級審檢驗(請求注意權)。一般而言,數罪併罰
      的科刑合計及定應執行刑結果,相較於實質上或裁判上一
      罪的單一科刑,在罪責評價上對於被告顯為不利,自應保
      障被告有預先獲知可能性,並進而就此為陳述及辯論之機
      會,法院始能將被告的意見充分考量及予以回應,如此方
      係完整的聽審權保障,以防免突襲性裁判。
    3.綜上所述,法院踐行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 項第1 款之罪
      名告知義務,如認為可能自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改為實
      質競合之數罪,應隨時、但至遲應於審判期日前踐行再告
      知之程序,使被告能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避免
      突襲性裁判,而確保其權益,不致侵害被告憲法上之聽審
      權。至被告如已就罪名、罪數之變更,曾為實質辯論而得
      知悉,縱形式上未依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之罪名
      告知程序再為告知罪數變更,既對被告之防禦權未造成突
      襲性侵害,屬無害瑕疵,如顯然於判決無影響,仍不得據
      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自屬當然。
(四)原確定判決關於其附表編號1至8部分,未踐行罪名再告知
      程序,而告以被告罪數之變更,給予被告充分辯明及辯論
      之機會,顯就被告聽審權之保障未足,造成突襲性裁判,
      侵害被告之防禦權,自有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非常
      上訴意旨雖未具體指明原確定判決此部分如何不利於被告
      ,然所涉及法律見解具有原則上之重要性,而與統一法令
      之適用有關,應認有提起非常上訴之必要性。非常上訴執
      以指摘原確定判決此部分違背法令,為有理由,自應由本
      院將原確定判決關於此違背法令部分撤銷,以資糾正。末
      按最高法院之調查,以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摘之事項為限。
      刑事訴訟法第445條第1項定有明文。本件非常上訴意旨未
      指明原確定判決就附表編號1至8罪名、罪數之認定事實及
      適用法律有何違背法令,以及影響判決結果,因而實質上
      不利於被告之情形,本院就此無從審究。如認原確定判決
      關於罪數變更之結果,其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有違背法令
      而不利於被告,得另行提起非常上訴,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7 條第1項第1款前段,判決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7     月    28    日
                  刑事第五庭審判長法  官  李  錦  樑  
                                  法  官  周  政  達  
                                  法  官  林  孟  宜  
                                  法  官  吳  淑  惠  
                                  法  官  錢  建  榮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7     月    29    日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3/672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