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智財
  • 社群分享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5/590
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巧思或專業而具有原創性之創作,即享有著作權,倘非重製或改作他人之著作,縱有雷同或相似之平行創作,因屬自己獨立之創作,具有原創性,同受著作權法之保障
2024-06-05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2年度民著訴字第84號
案由摘要:侵害著作權有關財產權爭議
裁判日期:民國 113 年 05 月 24 日
資料來源:自司法院網站選擇編輯
相關法條:民法 第 184、195 條(110.01.20)
          著作權法 第 3、5、9、85、88 條(111.06.15)
          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 第 75 條(112.02.15)
要  旨:個別創作者所表達出來的創意或搭配不盡然相同,如已表現出與前著作可
          資區別之變化,而展現創作人之創作思想、感情及美感,足以表現其個性
          及獨特性,具有最低限度之創意,且無著作權法第 9  條規範不得作為著
          作標的之情形,自屬受著作權法保護之美術著作。此外,著作雖與他人之
          前之著作雷同,但如非抄襲前一著作,而係自己獨立創作者,仍具有原創
          性,而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故主張他人之著作抄襲自己之著作,而構成著
          作權侵害者,應先證明他人之著作有直接或間接抄襲自己著作,且二者間
          有其關聯性。即主張權利者應證明他人曾接觸其著作,且其所主張抄襲部
          分,與主張權利者之著作構成實質相似。且著作權法承認「平行創作」的
          保護,亦即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巧思或專業而具有原創性之創作,即享
          有著作權,倘非重製或改作他人之著作,縱有雷同或相似之平行創作,因
          屬自己獨立之創作,具有原創性,同受著作權法之保障。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民事判決         112年度民著訴字第84號
原      告  吳貞學                                     
被      告  謝依婷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侵害著作權有關財產權爭議事件,本院於民國
113年4月11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依現行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民國112年1月12日修正、同年
    8月30日施行)第75條第1項前段規定:本法112年1月12日修
    正之條文施行前,已繫屬於法院之智慧財產民事事件,適用
    本法修正施行前之規定。本件係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修正施
    行前繫屬於本院,此有原告民事起訴狀上收文章戳1枚在卷
    可佐(本院卷第13頁),揆諸前開說明,本件即應適用修正
    前之規定,合先敘明。    
貳、實體部分
一、原告主張:
  ㈠原告以販賣自行設計製作之手工髮飾為業,「殼藝品Shell B
    rilliant」臉書帳號及IG帳號為原告所經營。原告分別創作
    如附表一所示髮飾美術著作(依序稱A款、B款、C款及D款,
    並合稱系爭髮飾),並將該等髮飾之照片分別於111年10月3
    1日(A款)、111年5月10日(C款及D款)及於108年4月21日
    (B款)在「殼藝品Shell Brilliant」臉書及IG帳號(下稱
    殼藝品臉書及IG帳號)以直播方式公開發表。
  ㈡其後原告發現被告在其申設之「ellensdream」IG帳號限時動
    態中,分別發表如附表二所示髮飾作品照片(以下依序稱a
    款、b款、c款)並對外銷售該等髮飾。被告所製作之a款髮
    飾與A款髮飾、b款髮飾與B款、c款髮飾與C款及D款髮飾之外
    觀及主要特徵均極為相似,應已構成實質近似;被告未經原
    告之同意或授權,即製作附表二所示髮飾,縱被告有投入創
    意,亦已侵害原告之重製權;而原告於殼藝品臉書及IG帳號
    直播過程中,被告皆會進入直播間觀看,且原告與被告為同
    業競爭關係,足認被告應曾間接接觸系爭髮飾,被告所為已
    侵害原告之著作權,原告因此生意、名譽受影響,而受有財
    產上損害,復因而失眠、焦慮,亦受有精神上損害,爰依民
    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著作權法第85條第1
    項、第88條第3項規定,請求被告賠償財產上損害新臺幣(
    下同)5萬元(以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作品每項請求2萬元計
    算,共僅請求5萬元)及精神上損害賠償20萬元。
  ㈢並聲明如下:
  ⒈被告應給付原告25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
    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⒉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⒊原告願供擔保,請求准予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答辯略以:
    就A款、C款及D款髮飾部分,此三款髮飾款式相同,僅布料
    花紋圖案不同,且該等髮飾之照片皆發布於111年間,然早
    在107年12月5日日本創作者即已透過IG帳號raro_accessory
    發布相同款式髮飾之照片(本院卷第57頁,被證附圖一);
    另就B款髮飾部分,原告係於108年4月21日發表,惟該等樣
    式已於106年3月15日由日本品牌Kaorinomor網路平台販售(
    本院卷第59頁,被證附圖三),系爭髮飾之款式國內外早已
    有類似作品,且皆係原告以現成布料裁剪完成,並非原告自
    行創作布料花紋,均不具原創性,均非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
    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㈠駁回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
    請;㈡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㈢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
    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本院整理並補充兩造不爭執事項(見本院卷第99頁,並依判
    決格式修正或刪減文句,或依爭點論述順序整理內容):
  ㈠系爭髮飾為原告刊登於網路上對外販售之髮飾。
  ㈡附表二所示髮飾為被告刊登於網路上並對外販售之髮飾。  
四、得心證之理由:
    原告主張其為系爭髮飾之著作權人,詎被告未經原告之同意
    或授權,即製造、販售與系爭髮飾實質近似之如附表二所示
    髮飾,業已侵害原告就系爭髮飾之重製權及姓名表示權,應
    負損害賠償責任等語,被告雖就系爭髮飾均為其所製作乙節
    表示不爭執(本院卷第99頁),然否認侵害原告之著作權,
    並以前詞置辯。是本件所應審究者為:㈠系爭髮飾是否具有
    原創性而為受著作權法所保護之著作?㈡被告是否有故意或
    過失侵害原告之著作財產權?即:A款髮飾與a款是否實質近
    似?B款與b款髮飾是否實質相似?C款及D款與c款髮飾是否
    實質近似?被告是否有接觸並重製系爭髮飾?㈢原告依著作
    權法第88條、民法第184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
    責任,有無理由?若有,金額為何?㈣被告是否有故意或過
    失侵害原告之著作人格權?㈤原告依著作權法第85條第1項、
    民法第195條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有無理由?若有,
    金額為何?茲敘述如下:
  ㈠系爭髮飾均具有原創性,且為受著作權法保護之美術著作:
    按著作權法所稱著作,係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
    術範圍之創作;而美術著作屬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美術工
    藝品即屬美術著作之一,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第5條
    第1項第4款、「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
    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著作權法所保護之著作,係指著作人所
    創作之精神上作品,而所謂精神上作品,除須為思想或感情
    上之表現,且有一定表現形式等要件外,尚須具有原創性,
    而此所謂原創性之程度,固不如專利法中所舉之發明、新型
    、設計專利所要求之原創性程度(即新穎性)較高,亦即不
    必達到完全獨創之地步。即使與他人作品酷似或雷同,如其
    間並無模仿或盜用之關係,且其精神作用達到相當之程度,
    足以表現出作者之個性及獨特性,即可認為具有原創性;惟
    如其精神作用的程度很低,不足以讓人認識作者的個性,則
    無保護之必要(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214號民事判決參
    照)。而所謂「原創性」,廣義解釋包括「原始性」及「創
    作性」,「原始性」係指著作人原始獨立完成之創作,而非
    抄襲或剽竊而來,以表達著作人內心之思想或感情,而「創
    作性」,著作權法對於「創作性」的創作程度要求極低,不
    僅無須如專利法中對於發明、新型、設計所要求之高度原創
    性程度,僅須可以展現創作人個人之精神作用即可。查:
  ⒈A款髮飾係以水彩般油畫感花卉花布搭配羊羔絨材質,展現秋
    冬之溫暖感;B款髮飾則係以大蝴蝶結版型、V字型拷克機車
    線縫邊以及花色布料與素色布料相對比之搭配風格;就C款
    及D款髮飾部分,則均係以布料寬度為20公分之寬版鋁線搭
    配彩改花布風格呈現,此有系爭髮飾之照片在卷可佐(本院
    卷第21頁至第27頁),由上可知,即使均為大蝴蝶結之髮帶
    造型,個別創作者所表達出來的創意或搭配亦不盡然相同,
    原告透過顏色、材質間相配搭配、布料是否縫邊等造型之布
    料材質、花紋圖案之採擇,堪認已表現出與前著作可資區別
    之變化,而展現創作人之創作思想、感情及美感,足以表現
    其個性及獨特性,具有最低限度之創意,且無著作權法第9
    條規範不得作為著作標的之情形,系爭髮飾自屬受著作權法
    保護之美術著作。  
  ⒉至被告雖抗辯稱:國內外早已有款式與系爭髮飾相類似之作
    品,且皆係原告以現成布料裁剪完成,故系爭髮飾不具原創
    性等語,然著作權法所要求之原創性,不必達到完全獨創之
    程度,業如前述,是縱國內外已有類似款式之作品,然系爭
    髮飾既已具最低限度之創意,業據本院說明如前,即屬受著
    作權法保護之著作,被告此部分所辯,自不足採。  
  ㈡系爭髮飾是否與附表二所示髮飾構成實質近似:
    按法院於認定有無侵害著作權之事實時,應審酌一切相關情
    狀,就認定著作權侵害的兩個要件,即所謂接觸及實質相似
    為審慎調查,其中實質相似不僅指量之相似,亦兼指質之相
    似。在判斷圖形、攝影、美術、視聽等具有藝術性或美感性
    之著作是否抄襲時,如使用與文字著作相同之分析解構方法
    為細節比對,往往有其困難度或可能失其公平,因此在為質
    之考量時,尤應特加注意著作間之「整體觀念與感覺」。而
    在量的考量上,主要應考量構圖、整體外觀、主要特徵、顏
    色、景物配置、造型、意境之呈現、角度、形態、構圖元素
    、以及圖畫中與文字的關係,以一般理性閱聽大眾之反應或
    印象為判定標準(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544號民事判
    決意旨參照)。本件被告雖自承附表二所示髮飾與系爭髮飾
    相似等語(本院卷第99頁),然以髮帶造型之髮飾為基礎進
    行創作,受限於該等髮飾之功能性,其表達之方式自無法過
    度偏離,因此,此類有限之表現方式自不宜任由他人以著作
    之方式取得壟斷之地位,並排除他人之使用,是在進行著作
    間之比對時,自不能以同為髮帶上搭配大蝴蝶結之造型設計
    ,或同為素色布料搭配花色布料之配置,即認兩者為實質近
    似,查:  
  ⒈就B款與b款髮飾部分、C款及D款與c款髮飾部分:  
    就B款與b款髮飾部分,兩者雖均為素色布料搭配深色布料,
    且蝴蝶結布料側邊均有拷克邊,此有如附表一、二所示該等
    髮飾之照片可佐,然兩者之配色色系迥然不同,花色布料之
    圖案亦不同,二者予人整體觀念與感覺顯然尚未達於實質近
    似之程度。另就C款及D款與c款髮飾部分,雖均為鋁線蝴蝶
    結款式,此有前開髮飾圖片可佐(本院卷第27頁、第33頁)
    ,然兩者之花色風格顯然不同,且依卷內事證,亦難認c款
    髮飾亦為與C款髮飾相同之寬版髮帶,二者予人整體觀念與
    感覺難認已達實質近似程度。綜上,核諸B款與b款髮飾、C
    款及D款與c款髮飾,所表現之形式雖均為大蝴蝶結之款式,
    然予人之視覺感受均相迥異,實難認已達於實質近似之程度
    ,故原告主張被告有侵害原告著作權之重製行為,即屬無據
    ,就此部分,自無庸再就被告是否有接觸B款、C款及D款髮
    飾予以贅述,併予敘明。
  ⒉就A款與a款髮飾部分:
    查A款與a款髮飾均係以相同款式之花布搭配羊羔絨布,僅搭
    配之羊羔絨布料顏色不同,此有前開髮飾之圖片在卷可佐(
    本院卷第21頁、第29頁),兩者因使用之花布圖案相同,故
    整體外觀及主要特徵極為相似,整體佈局構造相近,構成實
    質近似。
  ㈢按著作權法雖未對抄襲加以定義,但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祇
    須具有原創性,即著作人之獨立創作,非抄襲自他人之著作
    即可,是一著作雖與他人之前之著作雷同,但如非抄襲前一
    著作,而係自己獨立創作者,仍具有原創性,而受著作權法
    之保護,故主張他人之著作抄襲自己之著作,而構成著作權
    侵害者,應先證明他人之著作有直接或間接抄襲自己著作,
    且二者間有其關聯性。即主張權利者應證明他人曾接觸其著
    作,且其所主張抄襲部分,與主張權利者之著作構成實質相
    似。所謂接觸,指依社會通常情況,可認為他人有合理機會
    或可能見聞自己之著作而言。(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3
    14號判決意旨參照)。次按著作權法承認「平行創作」的保
    護,亦即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巧思或專業而具有原創性之
    創作,即享有著作權,倘非重製或改作他人之著作,縱有雷
    同或相似之平行創作,因屬自己獨立之創作,具有原創性,
    同受著作權法之保障。本件a款髮飾與A款髮飾雖構成實質近
    似,業如前述,然揆諸前開說明,仍須被告有接觸原告之著
    作,查:
    原告雖主張其於殼藝品臉書及IG帳號直播陳列銷售手工髮飾
    作品時,被告均會進入直播間觀看,且其與被告為同業競爭
    關係,被告應有諸多機會接觸原告之作品等語,然原告就此
    並未舉證以實其說,已難認原告此部分主張可採;原告雖又
    主張被告在其IG帳號上發表a款髮飾照片之時間為112年1月3
    1日,此有該髮飾在卷可佐(本院卷第29頁),而原告發表A
    款髮飾照片之時間則為111年10月31日,此亦有該款髮飾之I
    G截圖可佐(本院卷第21頁),兩者相距僅數月,顯見被告
    係抄襲原告之創作等語,然羊羔絨髮帶搭配蝴蝶結之款式,
    於107年12月5日在國外即已有他人發表此類款式之作品,此
    亦有被告提出之IG截圖(見本院卷第57頁)在卷可佐,且A
    款髮飾僅版型及配色為其所設計等情,亦為原告所自承在卷
    (本院卷第98頁),足見A款髮飾所使用之布料花色並非出
    自原告之設計,則本件既乏積極證據足認被告確有接觸原告
    所創作之A款髮飾,且在原告發表A款髮飾前亦已有其他類似
    創作公開發表,即難僅以被告使用與A款髮飾相同款式之花
    布,即認被告之a款髮飾係抄襲A款髮飾而來,故原告就此部
    分主張被告有侵害原告著作權之行為等語,亦屬無據。
五、綜上所述,系爭髮飾雖為受著作權法保護之美術著作,惟被
    告所製作之b款、c款髮飾與B款、C款及D款髮飾並未構成實
    質近似,原告復未提出積極證據,證明被告確曾接觸A款髮
    飾,自難認被告有原告所指侵害其著作權之行為。從而,原
    告依著作權法第85條、第88條第1項、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
    段、第195條第1項之規定,請求被告給付25萬元損害賠償本
    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
    之聲請即失所依附,應併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
    經本院斟酌後,認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一一論
    列,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修正前智慧財產案件
    審理法第1條,民事訴訟法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5     月    24    日
                          智慧財產第五庭
                                  法  官  李郁屏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之不變期間內,向本院提
出上訴狀。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5     月    27    日
                                  書記官  張珮琦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5/590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