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草案 - 保險
  • 社群分享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5/617
立法院台灣民眾黨黨團擬具「保險法」增訂第 174-2、174-3 條條文草案
2024-06-03 [ 評論數 0 篇]
法規名稱:保險法
提案日期:中華民國 113  年 5  月 10 日
提案字號:院總第 20 號  委員提案第 11004474 號
資料來源:立法院第 11 屆第 1  會期第 13 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提 案 人:台灣民眾黨立法院黨團
          黃珊珊
          黃國昌
          吳春城
案    由:本院台灣民眾黨黨團,有鑑於現行人壽保險單與其所包含的保單價值準備
          金/解約金權益,性質上類似於積存於保險公司的存款,屬於典型的財產
          權、係要保人的責任財產,在比較法上與學理上,除非法律另有明文的限
          制,否則均得由債權人聲請法院扣押、變價、分配。實務上,最高法院民
          事大法庭於 2022 年底做出 108  年度台抗大字第 897  號裁定統一見解
          ,亦肯認債權人得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強制執行債務人之保險契約並
          扣押債務人之人壽保險契約上的權利(保單準備金/解約金)。惟保險契
          約終止時,受益人因保險事故發生而得請求保險金之權益將受重大影響;
          而要保人於購買保險契約時,所欲保險之利益仍應有一定保障。故參考德
          國、奧地利與日本之法制,修法引進介入權制度,以達債權人與受益人雙
          贏的結果,爰擬具「保險法增訂第一百七十四條之二及第一百七十四條之
          三條文草案」。是否有當?敬請公決。
說    明:保險法(下稱本法)於十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公布施行迄今,先後歷經卅五
          次修正。最近一次修正於一百十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公布施行迄今。自最高
          法院民事大法庭於一百十一年做出一○八年度台抗大字第八九七號裁定統
          一見解肯認債權人得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強制執行債務人之保險契約
          並扣押債務人之人壽保險契約上保單價值準備金或解約金之權利後,自一
          百十二年一月至一百十三年三月止,臺北地院、士林地院核發執行命令終
          止保險契約件數分別為七六八六件,與一○二六件。突顯實務上債權人廣
          泛聲請強制執行壽險契約之解約金以清償債務人之債務。惟就保險契約而
          言,分有健康保險、傷害保險、投資型保險、儲蓄型保險等各類不同之保
          險契約,而保險事故發生後,保險金之請求權利屬受益人,而非要保人。
          倘保險契約經債權人強制執行而解約,受益人之權益或有遭犧牲之虞,故
          允宜參酌日本、德國、奧地利等外國立法例,授予受益人一定之介入權,
          以確保受益人自身之保險金請求權利不致因要保人之債務而受損害。
          再者,各類保險契約所保障之項目略有不同。健康保險、傷害保險等人身
          保險多與被保險人之人身健康攸關。此類保險實務上多有要保人與被保險
          人為同一人之情事;而此類保險契約一經解約,將影響被保險人權益甚巨
          ,蓋被保險人之身體狀況、條件等均有所改變,亦將影響保險人是否核保
          、或該保險所需繳交之保險費用等保險相關事項。而要保人於簽訂此類保
          險時,未必能遇見自身以後年度將有積欠債務以致遭債權人強制執行之可
          能。為確保債務人於各該保險契約之保險事故發生時仍得受各該保險契約
          保障並得以請求保險金,以為係其醫療或生活所需,本法允宜訂定特定險
          種、或保單價值準備金或可取得之解約金低於一定額度時,該保險金請求
          權利不得作為抵銷、扣押、供擔保或強制執行之標的,以確保債權人之保
          險權益不致過分受其債務影響。爰擬具「保險法增訂第一百七十四條之二
          及第一百七十四條之三條文草案」,其修正要點如下:
          一、建立保險契約受益人得於各該保險之保單價值準備金請求權於特定狀
              況下,保險契約受益人得介入之權利。(增訂條文第一百七十四條之
              二)
          二、為使保戶之權益不受債務影響,明定特定險種與保單價值準備金或可
              領取之解約金額度未及一定之保險契約不應作為被抵銷、扣押、供擔
              保或強制執行之標的。(增訂條文第一百七十四條之三)


第 174-2條 保險事故發生前,保險契約之保單價值準備金請求權經法院扣押、要保人
           受破產宣告、經依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裁定開始更生或清算程序時,該保
           險契約之具名指定之受益人得經要保人及被保險人之書面同意,介入保險
           契約,取得要保人之地位。
           無具名指定之受益人者時,被保險人、要保人之法定繼承人或被保險人之
           法定繼承人有前項之權利。
           依前二項規定介入保險契約者,應於解約金或投資型保險帳戶價值之額度
           內,給付執行法院或法院執行命令所指定之債權人,並由執行法院通知保
           險人,始生介入效力;保險人收受執行法院通知當日應據以變更要保人為
           該介入權人。
           自第一項事由發生時起,得依第一項及第二項規定介入保險契約但三個月
           內不行使者,其權利消滅。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介入權人,對被保險人之生命或身體,不適用保險利益
           。

第 174-3條 滿足以下各款條件之保險契約,該保險金之請求權利,不得作為抵銷、扣
           押、供擔保或強制執行之標的:
           一、已簽訂之健康保險契約、傷害保險契約、一年定期人壽保險契約或已
               發生給付之健康保險。
           二、其他保險契約,其保險人有效保單價值準備金或可領取之解約金金額
               為新臺幣十萬元以下者。
第一筆上一筆下一筆最末筆筆數:5/617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