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經濟
  • 社群分享
商品條碼為表彰一定之商品種類及歸屬而使用於商品上之符號,其性質屬刑法第 220 條規定之準私文書
2013-12-10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2年台上字第4394號
案由摘要:偽造文書等罪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10 月 30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210、215、220 條(98.06.10)
          著作權法 第 8、91、91-1 條(98.05.13)
要  旨:按商品條碼乃製造廠商給予商品之辨識標記,作為商品從製造、批發、銷
          售一連串作業過程自動化管理之符號,一經機器掃描及判讀,即可辨識為
          係某國家某廠商之特定商品,甚或可辨識該商品之批號、序號、有效日期
          及價格等商品資料,其為表彰一定之商品種類及歸屬而使用於商品上之符
          號,應屬刑法第 220  條規定之準私文書,亦即其中之數字條碼及電腦條
          碼分屬該條第 1  項、第 2  項所規定之準私文書。次按商品條碼係作為
          表彰商品乃製造廠商所出售之特定產品者,批發業者購買此批貨物後,雖
          就該條碼進行偽造,惟此非批發業者本於其業務上行為所製作之文書,自
          不構成同法第 215  條之業務文書登載不實罪。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二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九四號
上  訴  人  
即 自訴 人  傳神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原名范售科技股份有限公
            司)
代  表  人  范可欽
自      訴
代  理  人  魏憶龍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王世均
上列上訴人等因傳神娛樂股份有限公司自訴被告偽造文書等罪案
件,不服智慧財產法院中華民國一○二年六月十三日第二審更審
判決(一○一年度刑智上更(二)字第一二號,自訴案號:台灣
板橋地方法院〈已更名為台灣新北地方法院〉九十八年度自字第
一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非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
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
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即被告王世均(下稱被告)有其事實欄
所載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對於被告科刑之判決
,改判論被告以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三月,並諭知
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一千元折算一日。另以不能證明被告有如
自訴人傳神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原名范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自訴人公司)自訴意旨所指著作權法第九十一條第二項之意圖
銷售而擅自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及同法第九十
一條之一第二項明知係侵害著作財產權之重製物而散布之犯行,
因而就被告被訴該部分犯罪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已詳敘其所憑證
據及得心證之理由,對於被告所辯何以均不足以採信,以及自訴
人所舉證據何以均不足以證明被告有前述違反著作權法之犯行,
亦詳加指駁及說明。核其所為之論斷,俱與卷內資料相符;從形
式上觀察,原判決並無足以影響其判決結果之違法情形存在。
自訴人上訴意旨略以:被告於「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登載
該商品已投保新光產物保險新台幣(下同)五千萬元及產險字號
:0000000000000000等不實之內容,自應構成刑法第二百十五條
之業務文書登載不實罪。原判決認為從事業務之人所登載業務文
書之內容,若係他人所登載業務文書之真實內容,即不構成上述
罪名,並依此法律見解認定被告前揭所為不構成業務登載不實文
書罪,而認應成立同法第二百十條、第二百二十條之偽造(準)
私文書罪,自屬不當。又被告所經營之箑騏國際行銷股份有限公
司(下稱箑騏公司)所販售「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所印「
烹調密招四個」文字著述,係自訴人公司負責人范可欽與香港阿
一鮑魚公主有限公司(下稱香港阿一鮑魚公司)共同研究創作,
依著作權法第八條規定,范可欽與「香港阿一鮑魚公司」均為共
同著作人,應共享著作財產權。原判決逕認上述產品外包裝盒上
所印「烹調密招四個」文字著述不具原創性,顯違著作權法第十
條之一保護著作表達原創性規定之意旨。再原判決於審酌被告量
刑時,並未具體敘明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生活狀況及
犯罪後態度,遽行判處被告有期徒刑三月,顯屬不當云云。
被告上訴意旨略以:自訴人公司於民國九十七年間與伊簽訂「電
視購物通路獨家代理銷售合約」,授權伊所經營之箑騏公司代理
銷售自訴人公司向「香港阿一鮑魚公司」進口之「阿一鮑魚」期
限為自九十七年五月一日起至九十九年四月三十日止,故自訴人
公司自應容許伊使用「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至契約期滿為止
。嗣因「香港阿一鮑魚公司」終止與自訴人公司之銷售鮑魚產品
合約,伊所經營之箑騏公司乃直接向「香港阿一鮑魚公司」購買
該公司之「阿一鮑魚」產品進口銷售;惟伊公司尚存有許多向自
訴人公司購入之「阿一鮑魚」存貨,「香港阿一鮑魚公司」負責
人劉哲宇曾告以將原來存貨賣完後,可自行印製包裝盒,並重新
申請條碼及保險字號使用等語。而自訴人公司負責人范可欽亦同
意伊按照原來之鮑魚產品包裝盒印製使用,故伊於將原有貨銷售
完畢後,按照自訴人公司使用包裝盒之樣式自行印製包裝盒銷售
使用,應無偽造私文書之犯意。又自訴人公司所提出製造日期九
十八年一月十三日之「阿一鮑魚」產品,係該公司原銷售予新東
陽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東陽公司)之存貨,箑騏公司既向新東
陽公司買回銷售,自可使用自訴人公司之商品條碼及產品責任保
險字號。況自訴人公司所提出「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並非在
公證之第三者見證下而取得,該「阿一鮑魚」產品是否確係向箑
騏公司購買?自訴人公司提出該「阿一鮑魚」產品前,是否自行
在包裝盒上打印錯誤之製造日期?抑有無可能係負責包裝之淳育
有限公司人員將製造日期及有效日期弄錯?均屬不明而有調查釐
清之必要。原審對於上述有利於伊之證據資料均未加以調查審究
明白,遽行判決,顯屬不當。又本件其他相關疑點甚多,例如伊
何時將原先向自訴人公司購入之「阿一鮑魚」存貨售完?何時印
製「阿一鮑魚」產品包裝盒?分幾次印製?伊所印製之包裝盒何
時改為包裝非向自訴人公司購入之「阿一鮑魚」?依照約定伊可
以使用自訴人公司包裝盒之存續期限為何?伊縱使用自行印製之
包裝盒包裝非向自訴人公司購買之阿一鮑魚產品,是否有行使偽
造私文書之故意等疑點,均與伊有無本件偽造私文書犯行攸關而
有審究查明之必要。原審對上述疑點均未加以調查釐清,遽為不
利於伊之認定,同屬可議云云。
惟按:商品條碼係廠商賦予商品之辨識標記,作為商品從製造、
批發、銷售一連串作業過程自動化管理之符號,一經機器掃描及
判讀,即可辨識為係某國家某廠商之特定商品,甚或可辨識該商
品之批號、序號、有效日期及價格等商品資料,其為表彰一定之
商品種類及歸屬而使用於商品上之符號,應屬刑法第二百二十條
規定之準私文書,其中數字條碼及電腦條碼分屬該條第一項、第
二項所規定之準私文書。本件自訴人公司於原審雖主張被告於其
向「香港阿一鮑魚公司」所購入之「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
登載該商品已投保新光產物保險五千萬元及產險字號:00000000
000000000等不實文字內容,應構成刑法第二百十五條之業務文
書登載不實罪。惟原判決以被告所銷售「阿一鮑魚」外包裝盒上
所偽造之商品條碼,經機器掃描判讀後既可表彰自訴人公司出售
之特定商品「阿一精選鮑魚」,則該外包裝盒上所記載商品已投
保新光產物保險五千萬元、產險字號:0000000000000000及說明
等相關文字,係屬私文書性質,為自訴人公司為銷售其商品所製
作之私文書,尚非被告本於其業務上行為所製作之文書,自不構
成同法第二百十五條之業務文書登載不實罪。惟其於上述「阿一
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偽造商品已投保新光產物保險五千萬元及
前揭產險字號等相關文字,即係其所偽造私文書之部分內容,而
其偽造後又持以行使,足以生損害於自訴人公司、購買之消費者
及商品條碼策進會對系爭商品條碼管理之正確性,自應成立行使
偽造(準)私文書罪等情綦詳(見原判決第十二頁第十四行至第
十三頁第七行);核其所為之論斷,於法尚屬無違。自訴人上訴
意旨,徒憑己意,主張被告所為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五條之業務
文書登載不實罪,要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又自訴人公司於
原審雖主張箑騏公司所販售之「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所印
「烹調密招四個」之文字著述,係自訴人公司負責人范可欽與「
香港阿一鮑魚公司」共同研究創作,應共同享有著作財產權云云
。然原判決以上述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所印「烹調密招四個」等
文字,僅係表示烹煮調理包鮑魚之方式,均屬社會大眾習慣通用
之烹調程序,捨此模式無法烹煮該等鮑魚產品,故上述「烹調密
招四個」之文字內容,尚不足以表現著作者之個性或其獨特性程
度,亦不足以認定已具備最低程度之創作或個性表現;且自訴人
公司並未提出其創作過程之相關文件以供參考,無從據以證明該
等文字確係范可欽所創作或係其獨立創作,因認上述「阿一鮑魚
」產品外包裝盒上所印「烹調密招四個」等文字,並不具有原創
性,尚難認係著作權法所保護之著作等情,已於理由內論敘說明
綦詳(見原判決第二十二頁第三至十行);核其論斷,於法亦屬
無違。自訴人公司上訴意旨置原判決明確之論斷於不顧,猶執其
不為原審所採信之同一主張,再事爭辯,殊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
理由。再原判決就被告量刑理由已說明:「爰審酌被告為箑騏公
司之執行長,該公司既已停止向自訴人公司購買『阿一鮑魚』產
品,而改向『(香港)阿一鮑魚公司』進貨販賣,則其向『(香
港)阿一鮑魚公司』所購買之鮑魚產品外包裝盒上自不得再使用
自訴人公司所有之商品條碼及產品責任保險字號,竟仍擅自使用
,不僅侵害自訴人公司及消費者之權益,亦影響商品條碼策進會
對商品條碼管理之正確性,惟其產品內容物並未有所差異,尚不
致影響產品之衛生安全,所生危害尚非巨大,及其犯罪動機、目
的、手段、生活狀況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
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等旨(見原判決
第十四頁第三至十二行);可見原判決於量刑時,已斟酌刑法第
五十七條各款所規定量刑時應審酌之事由。而其所量之刑(即有
期徒刑三月,並諭知如易科罰金,以一千元折算一日),既未逾
越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罪之法定刑範圍,亦無顯然違反比例、
公平或罪刑相當原則之情形。雖原判決未具體敘明被告犯罪動機
、目的、手段、生活狀況及犯罪後之態度,此部分理由記載固略
欠週延,然其實際上既已審酌上述事項,縱理由記載簡略,尚不
影響於量刑之結果。自訴人公司上訴意旨執此無關判決結果之枝
節問題指摘原判決不當,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又證據之取捨及事實之認定,均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倘其採證
認事並未違背證據法則,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而執為適法之第三
審上訴理由。原判決依憑證人王玉玲、鄧月珍、王鴻莉、范可欽
、劉哲宇、黃沿禎及鄭淯心之指證,並參酌自訴人公司所提箑騏
公司銷售之「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照片、內包裝照片、東森
得易購公司電子計算機發票、商品條碼策進會GSI號碼登記證
書、GSI台灣產品電子目錄網路資料、新光產險公司產品責任
保險單、自訴人公司與箑騏公司所訂電視購物通路獨家代理銷售
合約書、自訴人公司銷售之「阿一鮑魚」產品外包裝盒照片、自
訴人公司與「香港阿一鮑魚公司」所訂代理合約、「香港阿一鮑
魚公司」催告通知函暨送達證明、「香港阿一鮑魚公司」終止契
約通知函暨送達證明、箑騏公司與阿一鮑魚公司所訂代理合約書
各一份,及自訴人公司出貨單十二紙等證據資料,認定被告有本
件行使偽造(準)私文書犯行,已詳敘其憑據。被告於原審雖否
認有偽造(準)私文書之犯意,並為如其前述上訴意旨所示之辯
解。然原判決已說明:箑騏公司與自訴人公司所簽訂電視購物通
路獨家代理銷售合約書,本得使用系爭商品條碼及產品責任保險
字號。然依上述合約書第一條約定:甲方(即自訴人)授權乙方
(即箑騏公司)行銷自訴人所屬之「阿一鮑魚」系列商品,及第
六條約定:甲方授權乙方於合約期間內得將產品責任險字號於行
銷商品使用等旨,可見自訴人公司授權箑騏公司可使用產品責任
保險字號者,僅限於自訴人公司之產品。而本件製造日期九十八
年一月十三日之「阿一鮑魚」產品既非自訴人公司銷售之產品,
被告自不得擅自使用表徵自訴人公司產品之商品條碼及產品責任
保險字號。又新東陽公司所出具之前述證明書僅記載箑騏公司向
該公司所購買自訴人公司之「阿一鮑魚」系列產品,係九十八年
四月份新東陽公司各門市販賣所剩庫存品等旨,並未記載新東陽
公司何時交付上述鮑魚產品予箑騏公司。且依證人即新東陽公司
員工鄭淯心於原審之證述意旨以觀,新東陽公司係從九十八年三
月間,始陸續交付自訴人公司之鮑魚產品予箑騏公司,則自訴人
公司於九十八年二月十二日所購得製造日期九十八年一月十三日
,有效日期一○○年一月十三日之「阿一鮑魚」產品,自不可能
係該公司原銷售予新東陽公司之存貨而由箑騏公司向新東陽公司
買回銷售,應係箑騏公司向「香港阿一鮑魚公司」自行購得之產
品無疑。被告雖另辯稱:本件鮑魚產品之印刷及包裝係由「香港
阿一鮑魚公司」提供,其信任該公司保證所提供之產品包裝圖樣
,包含商品條碼係屬合法,並無犯罪故意等語。惟證人即「香港
阿一鮑魚公司」負責人劉哲宇證稱:該公司發函終止與自訴人公
司之合約後,被告表示還剩很多貨,要如何處理,伊有詢問被告
是否有包裝盒,被告表示還有,伊就請被告照原來之盒子印製使
用,伊請被告將原來之存貨賣完後,就自己印製盒子與包裝,重
新申請條碼及保險字號等語。是證人劉哲宇僅就箑騏公司繼續銷
售原先向自訴人公司販入之存貨部分表示可依照原來之外包裝盒
印製使用,就「香港阿一鮑魚公司」自行銷售予箑騏公司之鮑魚
產品則要求箑騏公司「重新申請商品條碼及保險字號」,再印製
於外包裝盒甚明;而本件製造日期九十八年一月十三日之「阿一
鮑魚」產品既非箑騏公司原先向自訴人公司所販入銷售之產品,
而係箑騏公司自行向「香港阿一鮑魚公司」購買之產品,則被告
自不得使用自訴人公司鮑魚產品之商品條碼及產品責任保險字號
,其此部分所辯自不足採信。至被告雖又辯稱:自訴人公司所提
出之「阿一鮑魚」包裝盒上印製之「製造日期九十八年一月十三
日,有效日期一○○年一月十三日」,有可能係淳育有限公司人
員於作業時將製造日期及有效日期弄錯云云。惟原判決已說明:
證人鄧月珍於原法院前審已明確證稱:伊係負責幫箑騏公司包裝
,產品外包裝製造日期與有效日期都是伊打上去的,打日期係依
據裡面裸鮑的日期,雖有可能打錯,但整批的話基本上不會(打
錯),一千包中有一包(打錯製造及有效日期)就很嚴重,只有
約二、三次被委託客戶抱怨產品裡面日期與外包裝日期打錯等語
。依其所述可知上述產品外包裝盒打錯製造及有效日期之機率極
低,且外包裝盒上之製造日期與有效日期均係依據內包裝所記載
之製造日期與有效日期所打上,若發生錯誤,當係產品內外包裝
之製造日期與有效日期不一樣所致。惟本件自訴人公司於九十八
年二月十二日所購買箑騏公司銷售之「阿一鮑魚」產品,其產品
內外包裝所記載之日期均同為「九十八年一月十三日」,兩者並
無不符,自不可能係淳育有限公司人員於作業時將製造日期及有
效日期弄錯等情,其此部分所辯亦不足採信等情綦詳(見原判決
第十一頁第五至二十行)。核其所為之論斷,俱與經驗、論理法
則無違,被告上訴意旨仍執其不為原審所採信之同一辯解,再事
爭辯,同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至自訴人及被告其餘上訴意
旨,均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有如何違背法令之情
形,徒執陳詞就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以及原判決已明
確論斷詳細說明之事項,漫為爭論,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
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揆之首揭說明,其等上訴均為違背
法律上之程式,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二  年    十    月   三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官  王  居  財  
                                法官  呂  永  福  
                                法官  林  恆  吉  
                                法官  林  清  鈞  
                                法官  郭  毓  洲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二  年   十一   月    一    日
                                                     M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