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金融
  • 社群分享
行為人未經許可辦理新台幣與人民幣間匯兌事宜,無論是否賺有匯差,亦無論係以自營等方式,均構成非法辦理匯兌業務罪
2016-10-26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金上重訴字第7號
案由摘要:銀行法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8 月 30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2、11、38-1、59 條(105.06.22)
          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 第 10-3 條(105.06.22)
          銀行法 第 29、125、136-1 條(100.11.09)
要  旨:按行為人固與客戶認識,惟兩者間並無商業貿易關係,非直接交易之相對
          人,行為人知悉客戶在大陸地區進行貿易卻不願收受人民幣,即主動在大
          陸地區為其收受貨款人民幣,再兌換為新台幣存入客戶之銀行帳戶,則其
          所處理之新台幣與人民幣間匯兌事宜,無論是否賺有匯差,亦無論行為人
          係以自營、仲介、代辦或其他安排之方式,均構成未經許可辦理匯兌業務
          罪。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5年度金上重訴字第7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郭基寶
選任辯護人  林孝甄  律師
            王東山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銀行法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4年度
金重訴字第10號,中華民國105年2月3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103年度偵字第20756號),提起上訴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郭基寶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辦理匯兌
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郭基寶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萬伍仟肆佰參拾貳元沒收,如全部或
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事  實
一、郭基寶為從事兩岸布料買賣及貨運業務之商人,明知經營銀
    行業務需經過主管機關特許,非銀行不得經營辦理國內外匯
    兌業務,為求能與大陸地區「泰盛海空物流有限公司」(下
    稱泰盛公司)有更多之業務往來,竟與泰盛公司負責人大陸
    地區成年男子郝路靜共同基於非法辦理匯兌業務之單一集合
    犯意聯絡,應郝路靜之要求,於民國101年4月間起至103年
    12月底止,提供其不知情之子郭晉喻設於台北富邦商業銀行
    雙園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郭晉喻台北富邦帳
    戶)、不知情之子郭慶炫設於華南商業銀行雙園分行帳號
    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郭慶炫華南銀行帳戶)及郭基寶
    本人設於國泰世華商業銀行萬華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
    下稱郭基寶國泰世華帳戶)等帳戶,給予郝路靜作為臺灣地
    區與大陸地區人士為地下通匯使用。臺灣地區廠商因商業往
    來而有支付貨款予大陸廠商之需求,可逕以新臺幣匯款或存
    入至上開郭晉喻台北富邦、郭慶炫華南銀行、郭基寶國泰世
    華等銀行帳戶內,郭基寶再以網銀方式移轉資金予大陸人士
    郝路靜,由郝路靜將兌換後之人民幣匯至客戶所指定之大陸
    地區帳戶,或經由郝路靜告知,將帳戶內之新台幣移轉至在
    大陸地區出買貨物之台灣地區廠商以為給付貨款所用,而經
    常為客戶辦理兩岸地區間款項收付事宜,完成資金轉移之行
    為,以此方式共同經營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兩岸新臺幣與人
    民幣之地下匯兌業務,並按臺灣銀行買進賣出匯率中間值做
    為人民幣兌換新臺幣匯率。郭基寶因此而得以承作郝路靜所
    委託之貨運業務,並從中賺取4%之價差以作為提供上揭帳戶
    等之報酬(即如郭基寶有兩岸貨運需求之客戶時,郝路靜向
    郭基寶收取每單位50元之運費,郭基寶則向客戶收取52元)
    ,嗣有如附表編號一、二、三所示之臺灣地區廠商,因與大
    陸地區人民有商業往來,而依指示將貨款匯入或存入郭基寶
    提供之上開帳戶完成地下匯兌轉交貨款,於101年4月間起至
    103年12月底,經營兩岸地下匯兌業務之金額總計為新台幣
    (下同)8748萬1620元,郭基寶於該段期間則藉由貨運往來
    獲取20萬5432元以為報酬。郭基寶另基於單一集合犯意,於
    102年7月間在大陸地區結識台灣商人黃國禎,因知悉黃國禎
    有為大陸地區廠商在台灣地區代購酒類,而黃國禎就貨款部
    分不願收取人民幣,郭基寶即主動向黃國禎表示可以代為處
    理,於向大陸地區廠商取得人民幣貨款後,復於102年7、8
    月間以自己及家人名義,匯款新台幣合計共4,100,500元至
    黃國禎所有之玉山銀行永和分行0000000000000號帳戶(詳
    如附表編號四所示)。郭基寶以上處理地下匯兌之金額(含
    附表編號一、二、三廠商存入部分,及附表編號四黃國禎收
    款部分),全部合計為9158萬2120元。
二、案經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移送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本件卷內所有人證、文書證據暨物證
    ,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被告及其辯
    護人向本院陳稱不爭執證據能力(本院卷第65頁背面),且
    迄至言詞辯論終結時止,亦均未提出異議,故均得引為本案
    證據,合先說明。
二、訊據被告郭基寶對於有提供自己之國泰世華帳戶及伊的兒子
    郭晉喻台北富邦帳戶和郭慶炫的華南銀行帳戶予郝路靜,供
    郝路靜向客戶收取貨款使用,及有為黃國禎處理收受大陸貨
    款等事實,固坦認不諱,惟矢口否認有違反銀行法犯行,辯
    稱:伊是泰盛公司的暗股,原審判決附表的人都是郝路靜的
    客戶,因為他們有透過泰盛公司在大陸地區買貨物,而在大
    陸地區做生意,都要用現金結帳,透過銀行匯兌很麻煩,所
    以這些客戶就直接將新台幣存入上開戶頭,伊再以網銀方式
    和郝路靜結算,伊沒有賺匯差,也沒有收取任何報酬,這些
    人都算是泰盛公司的客戶,至於伊向泰盛公司收取的運費,
    跟提供帳戶沒有關係;另外黃國禎是伊的朋友,剛好他幫大
    陸地區廠商買貨要收貨款,伊就好意幫他的忙處理貨款云云
    。
三、經查:被告郭基寶有將其自己所使用之國泰世華帳戶及其子
    郭晉喻、郭慶炫之上開台北富邦銀行、華南銀行帳戶,提供
    予大陸地區男子郝路靜,供如附表編號一、二、三所示之人
    存入新台幣,以為支付與大陸地區廠商交易之貨款,及被告
    有以自己及家人名義匯款新台幣至如附表編號四所示黃國禎
    之銀行帳戶等事實,均為被告所是認,復有如附表所示之證
    據出處,被告有以所持有之上開三銀行帳戶為台灣地區廠商
    處理新台幣、人民幣間之貨款匯兌,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
四、被告雖以前詞置辯否認犯銀行法,論述如下:
  ㈠按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所稱「匯兌業務」,係指行為人不經
    由現金之輸送,而藉與在他地之分支機構或特定人間之資金
    清算,經常為其客戶辦理異地間款項之收付,以清理客戶與
    第三人間債權債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移之行為,而「國內外
    匯兌」則係謂銀行利用與國內異地或國際間同業相互劃撥款
    項之方式,如電匯、信匯、票匯等,以便利顧客國內異地或
    國際間交付款項之行為,代替現金輸送,了結國際間財政上
    、金融上及商務上所發生之債權債務,收取匯費,並可得無
    息資金運用之一種銀行業務而言,是凡從事異地間寄款、領
    款之行為,無論是否賺有匯差,亦不論於國內或國外為此行
    為,均符合銀行法該條項「匯兌業務」之規定(最高法院95
    年度臺上字第5910號判決意旨參照);又所謂「辦理國內外
    匯兌業務」,係指經營接受匯款人委託將款項自國內甲地匯
    往國內乙地交付國內乙地受款人、自國內(外)匯往國外(
    內)交付國外(內)受款人之業務,諸如在臺收受客戶交付
    新臺幣,而在國外將等值外幣交付客戶指定受款人之行為即
    屬之;換言之,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無論係以自營、仲介
    、代辦或其他安排之方式,行為人不經由全程之現金輸送,
    藉由與在他地之分支機構或特定人間之資金清算,經常為其
    客戶辦理異地間款項之收付,以清理客戶與第三人間債權債
    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移之行為,均屬銀行法上之「匯兌業務
    」(最高法院92年度臺上字第2040號判決要旨、95年度臺上
    字第1327號判決要旨、97年臺上字第6582號判決要旨參照)
    。再者,資金、款項皆得為匯兌業務之客體,本無法定貨幣
    或外國貨幣等之限制,是人民幣雖非我中華民國所承認之法
    定貨幣,但卻為中國大陸地區內部所定之具流通性貨幣,則
    人民幣係屬資金、款項,亦迨無疑。另按銀行法上所謂「匯
    兌業務」,係指行為人不經由現金之輸送,而藉與在他地之
    分支機構或特定人間之資金清算,為其客戶辦理異地間款項
    之收付,以清理客戶與第三人間債權債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
    移之行為。如行為人接受客戶匯入之款項,已在他地完成資
    金之轉移或債權債務之清理者,即與非法辦理匯兌業務行為
    之構成要件相當,不以詳列各筆匯入款於何時、何地由何人
    以何方式兌領為必要(最高法院99年度臺上字第7380號判決
    參照)。
  ㈡被告於本院審理時雖辯稱:伊是泰盛公司暗股,附表一、二
    、三都是泰盛公司的客戶,是郝路靜處理的,是為公司向客
    戶收受新台幣為貨款,不是經營地下匯兌云云。惟被告於偵
    查中先供稱:「(現職?)貨運,小三通貨運,運布匹還有
    食品,可以寄的都可以做」、「(你是否經營兩岸地下通匯
    ?)大陸買貨都要現金,這邊的銀行跟大陸的銀行匯兌時間
    上要比較久,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匯,有些也沒有可以匯的地
    方,有客戶在大陸買貨或賣貨需要人民幣,有的客戶買貨需
    要人民幣,有的客戶在賣貨有人民幣,我就把他們對沖掉,
    看台灣銀行的中間價幫他們兌換」、「(你幫忙做地下匯兌
    每件收多少利息跟報酬?)沒有利息跟報酬,我只是賺運費
    跟驗貨的錢」、「(匯款到你帳戶的人都不認識你,有何運
    費可賺?)是我客戶的客戶,他們說多少錢就多少」、「(
    你在台灣的帳戶收到客戶的錢如何交付給大陸指定的受款人
    ?)大陸那邊都是我幫他們付款的,拿人民幣付的,直接匯
    到客人告訴我的大陸帳戶,有的用現金買的,大金額才有用
    匯的」、「(大陸那邊誰去匯款?)由電腦網銀匯款」、「
    (你跟你兒子台灣帳戶的錢怎麼轉出去?)我轉給台灣的客
    戶,大陸那邊有人民幣會匯到我大陸銀行的帳號」、「(你
    客戶的客戶就不是你的客戶?)是」等語(20756號偵卷第
    142頁背面、143頁正面及背面)。於原審準備程序復供稱:
    匯錢的人基本上我都不知道…我大陸那邊還有配合一家運輸
    公司,他也有他的客人,我也有我的客戶,一般的客戶做生
    意,都會請家人匯款,一般匯款的人是誰我不知道」等語(
    原審卷第26頁正面)、「郝路靜是開物流公司,我在大陸會
    寄一些客人的貨給他運,我跟他配合,希望他幫我的忙,他
    叫我幫他的忙,提供臺灣帳戶給他收貨款使用,因為他是做
    大陸運到臺灣的專線」、「…我沒有賺取差價,我是賺取運
    費的利潤而已。例如1公斤的運費是50元的話,郝路靜那邊
    有分空運及海運,會再退錢給我。例如我去找客人,有需要
    運送貨物到台灣來,郝路靜跟我收的運費可能是每單位50元
    ,我會跟客戶收取52或53元,要看運貨的量而定,運費要看
    是海運或空運,如果是海運的話是算材,每種貨物的算法都
    不一樣,如果用空運的話是以重量來計算,比較高的貨會用
    立方來算,但也不一定,每種貨物的算法都不同」等語(原
    審卷第125頁正面背面),並且亦坦承將款項匯入郭晉喻、
    郭慶炫上揭帳戶之人,部分乃對泰盛公司負擔債務之第三人
    ,依債權移轉或第三人利益契約之方式,對泰盛公司為給付
    ,以清償積欠泰盛公司之貨款,是故帳戶內部分匯款之人「
    並非泰盛公司之客戶」等語(原審卷第87頁之刑事陳報狀)
    。
  ㈢另依被告之歷次供述及於原審之陳報內容,以及卷附被告之
    子郭晉喻、郭慶炫及被告帳戶之交易明細表等(其證據出處
    詳如附表所示),利用上揭帳戶將新臺幣轉入或匯出之「客
    戶」人數眾多,金額更已合計高達9158萬2120元(含上開帳
    戶之新台幣存入及代黃國禎收受貨款部分)。而證人潘鳴桓
    於原審證稱:「(你於102年間是否認識在庭被告?)不認
    識」;「(你不認識被告,為何會在102年7月22日有匯新台
    幣38萬2228元到被告兒子郭晉喻臺北富邦銀行雙園分行的帳
    戶?)我也不認識被告的兒子郭晉喻,我是在大陸廣東買貨
    ,因為我沒有人民幣,我叫賣方指定帳戶,讓我匯款給他,
    結果賣方就給我郭晉喻的帳戶,叫我匯款到郭晉喻的帳戶內
    ,我從來不認識郭晉喻」、「(你知道被告是從事什麼職業
    ?)完全不知道,我不認識被告」(原審第201頁正面及背
    面)。另證人黃國禎於原審亦證稱:「(你在台北市調處有
    回答,你有四筆匯款紀錄是匯到郭基寶、郭晉喻、郭慶炫的
    臺灣戶頭中,是什麼原因匯款?)我有這樣說過,因為大陸
    客戶請我幫忙買酒,再由我帶去給大陸客戶,大陸客戶要給
    我人民幣,但我說我要拿台幣,有一次吃飯的時候,被告說
    他會需要人民幣,所以我就請我大陸的客戶直接跟被告聯繫
    ,我不知道他們之間怎麼交易,最後我是要拿台幣,回臺灣
    之後被告會匯台幣給我」、「(你跟大陸買方的交易都是透
    過郭基寶匯款給你嗎?)是,除了上開四筆,沒有其他的」
    、「(你當時跟郭基寶談的時候,他有無說他要幫你代匯款
    項,有無收取任何手續費?)沒有,我只要拿到我說的固定
    金額的台幣,至於郭基寶跟大陸客戶怎麼談,我不知道」、
    「(為何你不收人民幣,再到銀行匯兌就好?)超過二萬人
    民幣就帶不回來臺灣,從大陸也無法匯款回臺灣」等語(原
    審卷第203頁正面)。
  ㈣依上揭證據,可知,如附表編號一、二、三所示將新台幣匯
    款及存入被告所持有上開三帳戶之台灣地區人士,被告與渠
    等均不認識,雙方非直接交易之相對人,而如附表編號一、
    二、三所示之台灣地區人士因支付貨款予大陸廠商,經由賣
    方指示直接在台灣地區將新台幣存入被告持有之上開三個銀
    行帳戶,且被告並協助將上開帳戶內所收受之新台幣移轉至
    大陸地區,經由大陸地區共犯郝路靜再轉換為人民幣為附表
    編號一、二、三所示之人支付貨款,亦足以認定被告已屬對
    於「不特定」之多數人經常辦理異地間款項之收付,以清理
    客戶與第三人間債權債務關係或完成資金轉移之行為,以便
    利顧客異地間交付款項之行為,代替現金輸送,了結商務上
    所發生之債權債務。另附表編號四之黃國禎,雖與被告認識
    ,惟依黃國禎前開所證經過,被告與之亦無商業貿易關係,
    非直接交易之相對人,被告於偶然知悉證人黃國禎在大陸賣
    貨不願收受人民幣,即主動在大陸地區為其收受貨款人民幣
    ,再兌換為新台幣存入黃國禎銀行帳戶,所處理之新台幣與
    人民幣間匯兌事宜,無論是否賺有匯差,亦無論被告係以自
    營、仲介、代辦或其他安排之方式,依上揭最高法院判決意
    旨,均屬符合銀行法該條項「匯兌業務」之規定。被告否認
    犯銀行法,辯詞並不足採。
  ㈤至被告向本院聲請傳喚大陸地區人士郝路靜,待證事項為:
    「釐清被告與證人郝路靜間是否有生意往來之合作關係?被
    告是否提供本案系爭帳戶予證人郝路靜?用途為何?」(詳
    本院卷第178頁正面)。惟如前述,被告與附表所示之台灣
    地區人士均無直接商業往來關係,且被告與附表編號一、二
    、三之人完全不認識,渠等縱與郝路靜有直接或間接商業往
    來關係,被告提供台灣地區之金融帳戶予大陸地區人士郝路
    靜為匯兌業務,依前說明,被告所為自係從事銀行法第29條
    第1項所稱「匯兌業務」。至被告稱郝路靜係泰盛公司負責
    人,伊係泰盛公司暗股一節。惟縱如被告所稱其因非大陸籍
    人士故只能為泰盛公司之「暗股」,應仍可提出與股東間之
    書面約定,或以「暗股」身分提出泰盛公司帳冊等文件,以
    證實其確為泰盛公司股東,焉可能與大陸人士股東間全無任
    何憑證?亦完全無法取得泰盛公司之內部帳冊,甚至被告就
    其於何時、以多少資金入股泰盛公司亦全無說明,其空稱是
    泰盛公司暗股云云,本院自難遽信。再被告於最初偵查中並
    未提出泰盛公司資料,且供稱匯款的人是「客戶的客戶,都
    不認識」,已如上述;而其於原審雖提及泰盛公司及郝路靜
    云云,惟係供述稱:「郝路靜是開物流公司,我在大陸會寄
    一些客人的貨給他運,我跟他配合,希望他幫我的忙,他叫
    我幫他的忙,提供臺灣帳戶給他收貨款使用,因為他是做大
    陸運到臺灣的專線」、「(我)純粹幫二邊的人換(錢)而
    已」等語(原審卷第125頁正面及背面)。則其於上訴本院
    後始稱:伊是泰盛公司暗股,這些人也算泰盛公司客戶云云
    ,顯係卸責脫罪之詞,並非事實,不足採信。再被告雖有提
    出郝路靜之「名片」、「廣東省居住證」等資料之照片供本
    院參酌(本院卷第148-152頁),以證實大陸地區確有泰盛
    公司及郝路靜其人。雖被告所稱泰盛公司及郝路靜一節,非
    為幽靈抗辯,惟被告明知其與泰盛公司間僅係一般之業務往
    來關係,其為能透過泰盛公司在大陸地區承作更多物流業務
    賺取運費,而應郝路靜之要求,提供所管領之上開3個銀行
    帳戶,由郝路靜作為與其有直接、間接關係之大陸廠商與台
    灣廠商間為商業往來時支付貨款所用,而不依正常銀行匯兌
    程序辦理,被告且配合郝路靜按日將上開3個銀行帳戶內所
    取得之新台幣,以網銀方式移轉至大陸地區由郝路靜收款,
    亦有被告所提網銀交易流水明細1份在卷(本院卷第131、
    131頁),足證被告與郝路靜間係非僅單純提供帳戶而已;
    及其就附表編號四所為,亦為證人黃國禎在大陸地區收取人
    民幣貨款,再於台灣地區以新台幣匯至黃國禎帳戶,則被告
    已參與資金移轉之匯兌行為,非僅只是提供帳戶之幫助匯兌
    甚明。本院綜合以上卷證資料,認被告與泰盛公司間無所謂
    「暗股」關係,被告確有提供上開3個銀行帳戶供郝路靜以
    為新台幣及人民幣之地下匯兌使用等事實已明,無再傳訊郝
    路靜之必要,一併敘明之。
五、綜上所述,被告否認犯罪之辯解,並不足採。本案事證已臻
    明確,被告上揭違反銀行法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六、論罪理由:
  ㈠是核被告所為係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非法辦理匯兌
    業務罪。被告與大陸地區成年男子郝路靜,就附表編號一、
    二、三部分之非法辦理匯兌業務犯行,有犯意聯絡、行為分
    擔,應論以共同正犯。又公訴意旨以被告辦理匯兌之金額達
    1億元以上,而認被告係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罪名
    ,惟依本案事證,僅能認定被告辦理匯兌金額為9158萬2120
    元(詳如附表及下揭「不另為無罪諭知」所述),且於辦理
    匯兌業務時,行為人所收取之管理費、手續費、匯率差額或
    其他名目之報酬,與前述變得之物或財產上之利益,方屬行
    為人之「犯罪所得」,亦如前述,故公訴意旨此部分尚有誤
    會,在此敘明。
  ㈡按刑事法若干犯罪行為態樣,本質上原具有反覆、延續實行
    之特徵,立法時既予以特別歸類,定為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
    要素,則行為人基於同一之犯意,在密切接近之一定時、地
    持續實行之複數行為,倘依社會通念,於客觀上認為符合一
    個反覆、延續性之行為觀念者,於刑法評價上,即應僅成立
    一罪,俾免有重複評價、刑度超過罪責與不法內涵之疑慮,
    學理上所稱「集合犯」之職業性、營業性或收集性等具有重
    複特質之犯罪均屬之,例如經營、從事業務、收集、販賣、
    製造、散布等行為概念者。而按銀行法第29條第1 項規定所
    稱「辦理匯兌業務」,本質上係屬持續實行之複數行為,具
    備反覆、延續之行為特徵,應評價為包括一罪之集合犯。
  ㈢本件被告所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銀行不得辦理國
    內外匯兌業務罪,法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之罰金」之重罪。考其
    立法緣由之所以加重該條之法定刑,乃鑑於社會上「非法投
    資公司」以高利吸引民眾投入資金,非法吸取社會大眾游資
    ,經營者惡意倒閉後,往往造成社會大眾財產上之嚴重損害
    ,牽連者眾,嚴重損害國家正常之經濟及資金活動,是以設
    此重罰之目的,應在於杜絕銀行法第29條所稱之非銀行不得
    經營「收受存款」或「受託經理信託資金」之情形,至於非
    銀行「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者,雖同為該條文所規範,然
    非銀行辦理國內外匯兌,係違反政府匯兌管制之禁令,影響
    政府特許合法銀行辦理匯兌之業務,並有害於政府對於進出
    國資金之管制,苟無匯兌詐欺之情形,對於一般社會大眾個
    人之財產尚不致造成嚴重危害,其不法內涵與侵害法益之嚴
    重性與同法條所處罰「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
    之情況並不盡相同。又查無任何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利用前
    開匯兌業務之本身詐騙委託匯兌之「客戶」,或造成其客戶
    之財產上損失,本院認為縱依前揭銀行法規定,而對被告科
    以法定最低度之刑,仍非無情輕法重之嫌,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不無可資憫恕之處,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
    其刑。
七、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
  ㈠公訴意旨另以:被告除上揭事實欄所示共同經營兩岸地下匯
    兌業務總計為9158萬2120元,另有為其他客戶匯兌款項,合
    計金額至少為2億2270萬6976元,因認此部分亦涉及違反銀
    行法非法匯兌之罪嫌。
  ㈡惟查:起訴書事實雖記載被告為本案非法匯兌金額「至少為
    2億2270萬6976元」,惟未明確敘明其如何計算此金額。而
    被告於原審時就上開三個銀行帳戶之匯款緣由,亦逐一整理
    後具狀說明(詳原審卷第89-121頁),被告就所製作帳戶明
    細表(一)之資金關係(原審卷第89-107頁),坦認係「協
    助郝路靜代收貨款」【按此即附表編號一、二、三部分,本
    院所認定之非法匯兌部分】;就其餘部分則否認與「郝路靜
    代收貨款」有關,並製作帳戶明細表(二),逐一解釋說明
    匯款緣由或係自己客戶間之借貸關係,或係單純家人間之匯
    款,或係買賣股票所用,或係領取生活費,或係與友人間之
    資金往來等等(詳原審卷第108背面-121頁正面)。衡情,
    被告本係從事商業人士,其所管領上開3個銀行帳戶亦未直
    接將存摺、印章等交與共犯郝路靜,則其於自身或家人有資
    金調度或往來之需求時,亦會使用上開3個銀行帳戶,亦非
    顯與常情相違。而檢察官於被告提出上開帳戶明細表(一)
    、(二)後,亦未積極舉證全部均為地下通匯,依「罪疑有
    疑,利歸被告」之證據法則,應為被告有利之認定。就被告
    被訴此部分,即9158萬2120元以外部分,本應為無罪判決之
    諭知,然因被告此部分之所為,如構成犯罪,與其業據起訴
    並經本院論罪科刑之犯行間,具有集合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
    ,故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八、撤銷改判及科刑理由
    原審以被告違反銀行法事證明確據以論罪科刑,固非無見,
    惟查:被告就附表編號四所為,係自行向友人黃國禎招攬為
    地下匯兌行為,其資金往來亦與上開3個銀行帳戶無關,尚
    難認大陸地區人士郝路靜就此部分亦有共犯關係,原審於事
    實及理由欄均未予區分敘明,稍有瑕疵,且原審未及適用刑
    法修正後關於沒收之規定,亦無可維持,被告上訴否認犯罪
    雖無理由,及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審不另為無罪諭知及適用刑
    法第59條予以減刑均有不當,亦無理由,惟原判決既有上開
    可議即無可維持,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
    品行、於偵審中雖均否認犯行,惟於原審有自行提出相關資
    料,而利於案情之釐清,且對於犯罪事實之經過亦大致供認
    不諱,暨其等犯罪時間之長短,非法匯兌之金額,復考量被
    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本案犯罪情節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第二項所示之刑。就量刑部分,另補充:檢察官上
    訴以被告在偵審中均堅決否認犯罪,未有悔意,所犯係法定
    刑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之罪,而指摘原審適用刑法第
    59條予減刑為不當一節。查:被告於本案所從事非法匯兌之
    銀行業務,前後長達2年餘,金額近1億,雖屬非是,惟被告
    係往來兩岸之台商,囿於我國對於人民幣管制之法令較為嚴
    苛,為圖便利及爭取業務之故,一時失慮而犯本罪,惡性尚
    非重大,且於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對主要犯罪事實亦
    不爭執,於原審時尚逐筆整理各筆匯款之緣由,以利事實之
    釐清,實際犯罪所得僅約20萬元(詳如下述),本院綜合以
    上各情,仍認被告所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非銀行不
    得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罪,法定刑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之罰金」之重
    罪,即使對被告科以法定最低度之刑,仍非無情輕法重之嫌
    ,原審援引刑法第59條之規定減輕其刑並量處被告有期徒刑
    1年8月之刑,堪稱允當,故本院雖撤銷原審判決,就量刑部
    分仍予維持原刑度,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審量刑不當,亦無理
    由,併予敘明。
九、沒收部分
  ㈠應適用之法律
    查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業於104年12月30日
    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2條第2項修正
    為「刑法施行,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
    律」故關於沒收之法律適用,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於新
    法施行後,應一律適用新法之相關規定。又因本次刑法修正
    將沒收列為專章,具有獨立之法律效果,為使其他法律有關
    沒收原則上仍適用刑法沒收規定,故刑法第11條修正為「本
    法總則於其他法律有刑罰、保安處分或『沒收』之規定者,
    亦適用之,但其他法律有特別規定者,不在此限」,亦即有
    關本次刑法修正後與其他法律間之適用關係,依此次增訂中
    華民國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施行日前制定之其他法
    律關於沒收、追徵、追繳、抵償之規定,不再適用」規定,
    就沒收適用之法律競合,明白揭示「後法優於前法」之原則
    ,優先適用刑法。據此說明,銀行法第136條之1雖有規定「
    犯本法之罪,因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除應發還被害
    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屬於犯人者,沒收之。如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惟於刑
    法關於沒收規定修正後,本案即應適用現行刑法沒收規定。
  ㈡依被告歷次供述,其往來兩岸從事貨運業務,為能經由郝路
    靜取得更多業務,故提供上開3個銀行帳戶由郝路靜從事地
    下匯兌,被告亦從中協助資金之移轉,其因此而賺取運費,
    已如前述。而關於匯率之計算,被告於偵查、原審及本院審
    理時均稱其匯兌係依臺灣銀行人民幣買進加賣出匯率除以二
    的方式計算匯率,沒有賺取匯差及手續費等語。而依證人潘
    鳴桓於偵查中所提出之匯款計算資料,其於102年7月22日匯
    款新台幣382,228元至郭晉喻台北富邦帳戶(即附表編號一
    ,7部分),交易所採人民幣匯率為4.85(20756號偵卷第16
    頁反面)與當日臺灣銀行人民幣現金買進加賣出匯率除以二
    相當(4.761+4.936)/2= 4.8485,詳原審卷第189頁),是
    被告供稱未賺取匯差、手續費一節尚屬可採。被告就處理匯
    兌部分雖未依匯率賺取報酬及費用,然其於偵查中即供稱:
    「我只是賺運費跟驗貨的錢」等語(20756號偵卷第143頁正
    面);於原審再稱:「…例如1公斤的運費是50元的話,郝
    路靜那邊有分空運及海運,會再退錢給我。例如我去找客人
    ,有需要運送貨物到台灣來,郝路靜跟我收的運費可能是每
    單位50元,我會跟客戶收取52或53元,要看運貨的量而定,
    運費要看是海運或空運,如果是海運的話是算材,每種貨物
    的算法都不一樣」等語(原審卷第125頁)。是被告為本件
    違反銀行法犯行之目的即係為賺取運費,堪認其於上開期間
    所賺得費用即為其因本案行為而增加之財產上利益,依刑法
    第38條之1第4項規定,同條第1項之犯罪所得包括行為人因
    違法行為而取得之財產上利益,及被告於偵查中即承稱提供
    帳戶係為「賺運費」等語,是其主觀上亦認為其所賺取之運
    費乃係因其有提供帳戶並協助郝路靜為地下匯兌而來。故參
    酌被告於原審所提帳戶明細表(一)(原審卷第89-107頁)
    ,其中101年5月至103年12月間,郭慶炫華南銀行帳戶如附
    表編號五所示之各筆支出目的,被告稱係「依郝路靜請求,
    向該帳戶使用代為清償運費」(原審卷第87頁背面),而以
    最有利被告之計算方式(2/50=4%),故以如附表編號五所
    示支付運費等支出金額總額5,135,812之4%計算,被告於本
    案行為期間以支付運費等支出金額乘4%,郭基寶獲得20萬
    5432元報酬之不法所得(其相關證據及計算方式亦詳見附表
    編號五所示)。故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規定,被告於本件
    匯兌業務之不法所得為20萬5432元(詳如附表編號五之計算
    及相關事證),宣告沒收之,並因前揭犯罪所得並未扣案,
    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一併宣告如全部或一部不能
    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
條第1項前段,銀行法第29條第1項、第125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
2條第2項、第11條、第28條、第59條、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
、第4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楊四猛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8     月    30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陳世宗
                                    法  官  黃斯偉
                                    法  官  孫惠琳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潘文賢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8     月    30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銀行法第29條:(禁止非銀行收受存款及違反之處罰)
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
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
違反前項規定者,由主管機關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會同司法警察
機關取締,並移送法辦;如屬法人組織,其負責人對有關債務,
應負連帶清償責任。
執行前項任務時,得依法搜索扣押被取締者之會計帳簿及文件,
並得拆除其標誌等設施或為其他必要之處置。
銀行法第125條:
違反第 29 條第 1 項規定者,處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臺幣 1 千萬元以上 2 億元以下罰金。其犯罪所得達
新臺幣 1 億元以上者,處 7 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
2500 萬元以上 5 億元以下罰金。
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金融資訊服務事業,未經主管機
關許可,而擅自營業者,依前項規定處罰。
法人犯前二項之罪者,處罰其行為負責人。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