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賦稅
  • 社群分享
個人取得退稅請求權係出於營利事業與個人共同逃漏稅捐行為者,行使此項權利乃屬濫用,依誠信原則自不應允許
2016-11-04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判字第451號
案由摘要:營利事業所得稅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9 月 01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稅捐稽徵法 第 28 條(89.05.17)
          所得稅法 第 66-8、66-9 條(91.01.30)
要  旨:按個人與營利事業共謀為規避個人納稅義務,而將個人股權移轉予營利事
          業,涉及逃漏稅捐者,經稽徵機關依所得稅法第 66 條之 8  規定將股利
          所得調整歸課予個人,個人如尚未繳納經歸課之綜合所得稅,該營利事業
          即不得以前揭股利所得溯及消滅為由,就已繳納之未分配盈餘加徵 10%
          營利事業所得稅捐,行使前述退稅請求權。蓋其退稅請求權之取得,苟出
          於營利事業與個人共同逃漏稅捐行為,經稽徵機關查獲而調整歸課,如仍
          容認營利事業得反於前所自行申報之未分配盈餘主張,並以此為由請求退
          稅,顯然違背禁反言原則;且苟個人經稽徵機關調整歸課之綜合所得稅復
          尚未繳納完結,個人與營利事業共同不法逃漏稅行為將仍因此獲得利益,
          更有悖善良法秩序;是其權利之行使,實質上可謂濫用,而有誠信原則之
          違反。故於此情形時,個人倘欲行使退稅請求權,無異於圖謀共同逃漏稅
          捐而未果之利益,其權利之行使自屬濫用,依照誠信原則,自不應允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105年度判字第451號
上  訴  人  嘉澤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清算中)
代  表  人  陳誠一
訴訟代理人  易定芳  律師
被 上訴 人  財政部北區國稅局
代  表  人  吳英世
上列當事人間營利事業所得稅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4年
12月30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4年度訴字第1046號判決,提起上
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一、本件被上訴人原代表人李慶華於案件繫屬本院時變更為吳英
    世,業經其聲明承受訴訟,經核並無不合,合先敘明。
二、上訴人民國91及92年度未分配盈餘申報,分別列報未分配盈
    餘新臺幣(下同)12,347,978元、負22,941,872元,經被上
    訴人分別核定12,347,979元、108,967,828元在案。上訴人
    復申請更正92年度未分配盈餘,經被上訴人重行核定92年度
    未分配盈餘43,012,978元。嗣上訴人於103年3月10日以前所
    申報91及92年度獲配啟立食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啟立
    公司)之股利,前經財政部臺北國稅局(下稱臺北國稅局)
    依所得稅法第66條之8規定,予以轉正歸課啟立公司股東陳
    誠一等8人個人綜合所得稅,原核課未分配盈餘加徵營利事
    業所得稅業已失所依據為由,申請退還溢繳之91及92年度未
    分配盈餘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經被上訴人103年5月5
    日北區國稅桃園營字第1030206860號函(下稱原處分),否
    准其申請。上訴人不服,提起訴願經決定駁回後,遂提起行
    政訴訟,經原判決駁回後,上訴人仍不服,提起本件上訴。
三、上訴人起訴主張:㈠訴願決定原未合法送達,嗣經上訴人申
    請核覆訴願決定結果,財政部以104年7月1日台財訴字第104
    1396190號函檢送訴願決定影本,始合法送達,本件起訴並
    未逾期。㈡上訴人91及92年分別獲配啟立公司之股利收入13
    ,719,976元及46,850,228元,已繳納上開年度未分配盈餘加
    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1,234,794元及4,301,297元(另已繳
    納滯納金645,194元及滯納利息147,630元),嗣經臺北國稅
    局依所得稅法第66條之8規定,歸課啟立公司股東陳誠一等8
    人個人綜合所得稅,上訴人上開年度未分配盈餘加徵10%稅
    款業已失所依據,被上訴人應依法退回前開所繳之稅款云云
    。為此求為判決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被上訴人應就上
    訴人103年3月11日之申請案件,做成准予給付上訴人6,328,
    915元,暨自98年5月4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
    算之利息之行政處分。
四、被上訴人則以:㈠訴願決定已於103年9月3日寄存送達,上
    訴人遲至104年7月24日始行起訴,顯已逾期。㈡稅捐稽徵法
    第28條所謂「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係指本於確定之
    事實所為單純適用法令或稅額之計算有錯誤,且有溢繳之稅
    款者,始有其適用。本件上訴人起訴之意旨,係對於原課稅
    原因事實之爭執,並非本於適用法令有無錯誤之爭議,亦非
    單純數額計算錯誤之問題,自無上開規定適用餘地等語,資
    為抗辯,求為判決駁回上訴人之訴。
五、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㈠訴願決定送
    達日期應以上訴人實際收受時間即104年7月1日為準據,其
    於104年7月27日提起訴訟,並未逾期。㈡個人藉股權之移轉
    ,不當為自己規避或減少納稅義務者,稽徵機關依所得稅法
    第66條之8規定所為之調整,僅在稅法上發生將該個人原應
    獲配之股利仍擬制為其營利所得,而予歸課所得稅之法律效
    果,並未否定該個人基於私法自治所為股權移轉之效力,亦
    即其所為之股權移轉行為仍屬有效成立。是上訴人既已受讓
    陳誠一等人移轉之啟立公司股份,並於91、92年分別自啟立
    公司取得股利13,719,916元、46,850,228元,則上訴人依所
    得稅法第66條之9規定,將上開獲配股利計入該年度未分配
    盈餘辦理申報,被上訴人據以核定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
    ,並無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之情形,因此駁回上訴人之
    訴。
六、上訴意旨略以:原判決未就租稅主體、客體及其間歸屬為認
    定,又對何以歸屬變化而仍非適用法令錯誤為說明,徒以被
    上訴人依所得稅法第66條之8所為之調整歸課並無適用法令
    錯誤或計算錯誤之情形,自屬判決理由不備云云;求為廢棄
    原判決,並判決如起訴聲明所示。
七、本院經核原判決結論並無違誤,茲就上訴意旨論述如次:
  ㈠按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1項、第2項:「(第1項)納稅義務
    人自行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溢繳之稅款,得自繳納之日
    起5年內提出具體證明,申請退還;屆期未申請者,不得再
    行申請。(第2項)納稅義務人因稅捐稽徵機關適用法令錯
    誤、計算錯誤或其他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
    者,稅捐稽徵機關應自知有錯誤原因之日起2年內查明退還
    ,其退還之稅款不以5年內溢繳者為限。」為公法上不當得
    利之規定,納稅義務人得據以請求退還溢繳之稅款。稅捐稽
    徵機關本於所認定之事實,適用法令作成課稅處分,其事實
    認定必須正確,法令適用始可能正確。事實認定錯誤,法令
    適用自必錯誤。因此,稅捐稽徵法上開條項所稱之「適用法
    令錯誤」,法律文義包含因事實認定錯誤所致適用法令錯誤
    之情形;此經本院105年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
    在案。職是,個人藉股權移轉予營利事業,不當為自己規避
    或減少納稅義務者,稽徵機關依所得稅法第66條之8規定所
    為之調整,雖不否定該個人基於私法自治所為股權移轉之效
    力,但在稅法上發生將該個人原應獲配之股利仍擬制為其營
    利所得,而予歸課個人綜合所得稅之法律效果;而前因股權
    移轉而獲有現金股利之營利事業,股利所得原併入未分配盈
    餘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嗣股利既經調整歸課予個人,
    就稅法所重視之經濟事實面而言,應認股利所得事實溯及消
    滅,基於該未調整前事實所課徵之未分配盈餘加徵10%營利
    事業所得稅,即有事實錯誤所導致之法律適用錯誤。因此,
    所溢繳之稅捐,形式上與前揭公法上不當得利退稅規定尚無
    不合。
  ㈡惟,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是為誠信
    原則,其適用於公、私法領域皆然,為本院52年判字第345
    號判例所揭示。如個人與營利事業共謀為規避個人納稅義務
    ,而將個人股權移轉予營利事業,涉及逃漏稅捐者,經稽徵
    機關依所得稅法第66條之8規定將股利所得調整歸課予個人
    ,個人如尚未繳納經歸課之綜合所得稅,該營利事業即不得
    以前揭股利所得溯及消滅為由,就已繳納之未分配盈餘加徵
    10%營利事業所得稅捐,行使前述退稅請求權。蓋其退稅請
    求權之取得,苟出於營利事業與個人共同逃漏稅捐行為,經
    稽徵機關查獲而調整歸課,如仍容認營利事業得反於前所自
    行申報之未分配盈餘主張,並以此為由請求退稅,顯然違背
    禁反言原則;且苟個人經稽徵機關調整歸課之綜合所得稅復
    尚未繳納完結,個人與營利事業共同不法逃漏稅行為將仍因
    此獲得利益,更有悖善良法秩序;是其權利之行使,實質上
    可謂濫用,而有誠信原則之違反。
  ㈢經核,上訴人代表人為陳誠一,其與家族成員共8人為啟立
    公司股東;該8人於91年間將所持股權移轉予甫成立之上訴
    人公司,將個人應稅之營利所得轉換為免稅之證券交易所得
    ,藉以規避陳誠一等8人之個人綜合所得稅,而經臺北國稅
    局依所得稅法第66條之8規定,予以調整歸課等節,為原判
    決所認定在案,與卷附臺北國稅局97年9月23日財北國稅審
    二字第0970222352號函報請財政部核准啟立公司股東8人依
    所得稅法第66條之8規定辦理調整歸課綜合所得稅乙案所示
    情節,以及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9年度訴字第1814號判決所示
    陳誠志(股東8人成員之1)逃漏綜合所得稅乙案情節均相符
    合,可認為事實。是以,陳誠一等8人為規避個人綜合所得
    稅,而將股權移轉予上訴人,涉及逃漏稅捐,可認係與上訴
    人共同為之。從而,上訴人主張自己違法之事由,而指前所
    自行申報計入未分配營餘之現金股利,因臺北國稅局調整而
    不存在,行使退稅請求權,當然於禁反言原則有違;且上訴
    人代表人陳誠一尚未繳納前經臺北國稅局調整歸課之綜合所
    得稅,迭經被上訴人陳述在卷,並為上訴人所不否認,然上
    訴人仍為本件退稅請求權之行使,無異於圖謀前與陳誠一等
    人共同逃漏稅捐而未果之利益,其權利之行使自屬濫用,揆
    諸首揭誠信原則之說明,自不應允許。
  ㈣原判決以稽徵機關依稅法所為之調整,不影響私法上股權移
    轉之效力,因指上訴人仍因股權移轉獲配股利而應計入各該
    年度未分配盈餘,因認據此核定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
    並無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之情形,固非全然無據。但此
    論述,恐有失於稅法解釋所應採之經濟觀察法,且就單一之
    股權移轉事實,僅因不同稅目而異其經濟上評價(於調整歸
    課啟立公司股東陳誠一等人綜合所得稅時,採經濟觀察法認
    定該經濟所得歸屬於陳誠一等人;而於課徵上訴人未分配盈
    餘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時,則採私法形式說認定該經濟
    所得歸屬於上訴人),亦非的論。惟原判決否認上訴人退稅
    請求權存在之結論並無違誤,應予維持。上訴意旨仍執原判
    決未就所得稅法第66條之8所為調整歸課所形成之經濟事實
    變更,與稅捐稽徵法第28條所謂適用法令錯誤間之連動關係
    ,詳與說明,而謂判決理由不備,求為廢棄原判決,即無可
    採,應予駁回。
  ㈤綜上,上訴人為本件退稅請求權之行使,有違誠信原則,被
    上訴人否准其退稅請求,於法並無不合。上訴人求為撤銷訴
    願決定及原處分,並判命被上訴人應作成准予退還上訴人溢
    繳之未分配盈餘加徵10%營利事業所得稅之行政處分,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原判決駁回上訴人之訴,理由雖有不同,
    結論則無二致。上訴意旨求予廢棄原判決,並無理由,應予
    駁回。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行政訴訟法第255條第2項
    、第98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9     月    1     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侯  東  昇
                              法官  林  樹  埔
                              法官  江  幸  垠
                              法官  沈  應  南
                              法官  楊  得  君
以  上  正  本  證  明  與  原  本  無  異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9     月    1     日
                              書記官  吳  玫  瑩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