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經濟
  • 社群分享
公司負責人對於公司財報乃虛偽不實乙節縱非知情,然其既疏未注意審核並任憑經簽核公開,自得認其顯有過失
2016-11-18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2年重訴字第27號
案由摘要: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9 月 29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 第 28、184、185 條(97.05.23)
          民事訴訟法 第 255、386、446 條(104.07.01)
          證券交易法 第 20、20-1 條(95.05.30)
          公司法 第 8、23 條(95.02.03)
要  旨:按公司負責人依證券交易法第 20 條第 2  項及第 20 條之 1  規定,對
          於公司應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應注意確保其內容無虛
          偽或隱匿之情事。故公司負責人對於公司財報乃虛偽不實乙節縱非知情,
          然其既疏未注意審核公司財報表冊之真偽並任憑經簽核公開,勘認其顯有
          過失。從而銀行主張公司負責人縱未與其他不法人員共謀以虛偽不實交易
          憑證及財報向銀行詐取款項,亦應負過失不法侵權責任,仍應依民法第
          185 條規定,與不法人員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於法尚無不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2年度重訴字第27號
原      告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童兆勤
訴訟代理人  吳永發  律師
複  代理人  林新傑  律師
訴訟代理人  張志邦
被      告  仕欽科技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兼      上
法定代理人  曾吉志(原名曾建璋、曾建志)
被      告  鄭登自
            曾建誠
上列當事人間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原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
訟,經本院刑事庭裁定移送前來(100年度附民字第226號),本
院於民國105年9月7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壹拾陸億肆仟貳佰萬參仟陸佰壹拾伍
元,及被告仕欽科技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曾吉志、曾建誠自民國
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起、被告鄭登自民國一○一年十一月一日
起,均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連帶負擔百分之九十九,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所命給付,於原告以新臺幣伍億肆仟柒佰參拾肆萬
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一、本件起訴後,原告法定代理人變更為童兆勤,有公司變更登
    記表影本可稽(本院附民卷第57頁、第58頁),並具狀聲明
    承受訴訟(本院附民卷第56頁、第65頁、第66頁),核無不
    合,應予准許。
二、按附帶民事訴訟,於第二審法院刑事庭裁定移送該法院民事
    庭後,其訴之追加、變更應依民事訴訟法第446 條之規定為
    之(最高法院82年度台抗字第516 號民事裁判意旨參照)。
    又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擴張
    、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5
    5條第1項第3款、第446條第1 項定有明文。本件原告提起刑
    事附帶民事訴訟時,係依共同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
    告連帶給付新臺幣17億4173萬1807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
    日起至清償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嗣於訴訟進行中,變更聲
    明請求被告連帶給付新臺幣16億4397萬0086.22 元及自起訴
    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本院重訴卷
    ㈡第258 頁背面),核屬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依前揭
    規定,應予准許。
三、被告經合法通知,均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
    法第386 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
    而為判決。
貳、實體方面:
一、原告主張:緣被告曾吉志(原名曾建璋、曾建志)為被告仕
    欽科技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為仕欽公司)董事長,被告
    曾建誠為被告仕欽公司總經理,被告鄭登自為被告仕欽公司
    會計主管,主要負責公司帳務處理,包括財務報告(表)編
    製、申報及向主管機關申請稅務、帳務事項及發布公司重大
    訊息公告。另黃秀英(於民國102年7月10日歿,業經原告撤
    回起訴;參見本院附民卷第131頁、第134頁,本院重訴卷㈠
    第107 頁)則任職被告仕欽公司財務顧問,統籌該公司財務
    及資金調度等事項。又被告仕欽公司自94年起因受將遭仁寶
    電腦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併購消息影響,導致客源縮減、營業
    收入下滑,又欲擴充大陸廠房急需資金,為求公司能繼續營
    運,乃壓低貨品單價承接仁寶公司訂單,卻導致營運虧損日
    增;嗣銀行融資額度告罄、營運資金日益短缺,被告曾吉志
    、曾建誠、鄭登自乃與黃秀英謀議以偽造不實銷貨交易資料
    (如訂單、商業發票等)、虛增海外銷貨營業額之方式,提
    高公司銷售業績,再持虛增應收帳款向金融機構申辦或轉讓
    承購融資以套取現金,並於96年7、8月間基於共同不法之意
    圖,由黃秀英代表被告仕欽公司與伊公司承辦授信業務人員
    商談相關授信額度、應收帳款承購暨融資額度、利息等貸款
    條件,談妥後再由被告曾吉志以仕欽公司董事長身分,於96
    年12月13日出面與原告簽訂應收帳款債權承購暨融資合約書
    、應收帳款債權承購暨融資同意書,並由被告曾吉志、曾建
    誠共同簽發面額美金1 億元之本票以為擔保,被告曾建誠並
    簽署保證書擔任連帶保證人,且約定動撥時需由被告仕欽公
    司提供商業發票、提單等交易憑證影本,買方限日商富士通
    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為富士通公司)、微星科技股份有限公
    司,預支價金(融資)額度為美金8 千萬,其中約定承購對
    富士通公司應收帳款(無追索權)額度上限為1 億元美金;
    再由被告鄭登自依黃秀英指示擬妥金額、單據資料,透過不
    知情之某大陸籍蕭姓成年女員工接續在仕欽公司電腦ERP 系
    統之產銷系統內輸入不實富士通公司下訂之仕欽公司內部訂
    單、採購單、進貨單、出貨單等(電磁紀錄),由被告鄭登
    自在仕欽公司上址辦公室內自行列印後,交由不知情之業務
    人員許世玲等,或資材部人員陳秋萍、張意真、邱耀宏等人
    配合簽章,經電腦銷貨(發票)、帳務系統,自動製作(列
    印)會計憑證中屬原始憑證之不實商業發票,並經由電腦系
    統依據所輸入之不實資料製作(列印)被告仕欽公司對富士
    通公司之銷貨傳票(記帳憑證)、應收帳款明細分類帳、總
    分類帳等不實會計憑證及帳冊,據以編制該公司96年度(96
    年度年度財務報表、年報)、97年度(第一季季報)財務報
    表,從中虛增仕欽公司對富士通公司之營業額暨應收帳款(
    不實發票金額)共計美金7930萬2093.93 元。被告鄭登自復
    自行或指示不知情之會計部員工唐華宗等,將被告仕欽公司
    電腦內儲存先前與富士通公司真實交易所留存之富士通公司
    訂單(Purchase Order)、被告仕欽公司出具之裝箱(清)
    單(Packing list)、「HANKYU」公司出具運送提單(Bill
    of Lading )等資料之電子檔,將日期、機種、數量、單價
    等資料配合前述不實內部訂單、採購單等予以更改後列印,
    以此方式偽造富士通公司名義出具之不實訂單( Purchase
    Order)、「HA NKYU」公司名義出具之不實運送提單(Bill
    of  Lading)、屬被告仕欽公司業務文書之不實裝箱(清)
    單;隨後黃秀英乃指示不知情之財務部員工陳玨伶等人,於
    應收帳款讓與明細表日期之前某日,填寫應收帳款承購價金
    預支申請書,連同上述不實訂單、運送提單、裝箱(清)單
    、商業發票等文件,混雜與富士通公司間屬真實交易之訂單
    、運送提單、裝箱(清)單、商業發票等文件,一併持交伊
    公司辦理應收帳款債權讓與並申請預支動撥;致伊公司承辦
    人員(審查、徵信人員)陷於錯誤,以為被告仕欽公司所提
    供之商業發票等交易均為真實而同意動支。期間被告曾吉志
    、曾建誠、鄭登自及黃秀英為使伊公司相信富士通公司之應
    收帳款已按時匯入備償帳戶,以利繼續融通資金,復以借新
    還舊方式,將動撥取得部分款項轉匯至海外帳戶,再以類似
    富士通公司之「Fu jiisu」名義匯入備償帳戶內,使伊公司
    繼續誤認渠等所提出被告仕欽公司對富士通公司之應收帳款
    為真實,並接續提供資金並將款項撥入仕欽公司指定之帳戶
    (帳號:000000000000號)。經核算被告自96年12月間起至
    97年5 月間止向伊公司詐得價金,經扣除被告匯入備償帳戶
    部分應收帳款後,迄尚受有美金5618萬4897元之損害;以本
    件起訴時匯率29.26換算則為新臺幣16億4397萬0086.22元。
    又被告曾吉志、曾建誠、鄭登自均為被告仕欽公司負責人,
    且因前揭執行職務之行為致伊公司受有損害,則渠等與被告
    仕欽公司自應依民法第184條、第185條、第28條及公司法第
    23條規定,就伊公司所受上開損害負連帶賠償責任等語;並
    聲明求為:㈠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16億4397萬0086.2
    2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
    %計算之利息。㈡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經合法通知,均未到庭,亦未提出書狀為何聲明及陳述
    。
三、本件原告主張上情,業據提出應收帳款債權承購暨融資合約
    書、應收帳款讓與及撥款明細表、應收帳款讓與明細申請書
    /同意書、存款交易明細、本票、發票(COMMERCIAL INVOIC
    E)及撥款記錄表等件(均影本)為證(本院重訴卷㈠第146
    頁至第210頁,本院重訴卷㈡第64頁至第94頁、第140頁至第
    195頁、138頁;發票影本另存卷外放)。且被告曾吉志、鄭
    登自於被訴違反銀行法等即本院100年度金上重訴字第47 號
    刑事案件(含臺灣板橋地方法院98年度金重訴字第3 號、本
    院103年度金上重更㈠字第6號案件等;下稱為另案刑事案件
    )審理時,對於渠等以前揭偽造不實銷貨交易資料(含訂單
    、商業發票等)、虛增海外銷貨營業額之方式,提高公司銷
    售業績,再持虛增應收帳款向原告申辦轉讓承購融資以套取
    現金等情,亦自承明確(另案刑事案件金上重訴卷㈠第93頁
    背面、第122頁正面、第123頁至第124頁、第126 頁、第127
    頁,金上重訴卷㈦99年10月25日審判筆錄第35頁至第70頁、
    第91頁至第113 頁,金上重訴卷㈧第28頁至第35頁、第45頁
    至第64頁),復有應收帳款債權承購暨融資合約書、應收帳
    款債權承購暨融資同意書、仕欽公司對富士通公司發出經公
    證之債權讓與通知(Introduct Letter, Notice  Assignme
    nt)、仕欽公司與富士通公司間買賣契約存在證明(Memora
    ndum of Unde rstanding)、中國信託銀行核貸資料影本(
    中國信託銀行97年7月2日中信銀○○97字第00000000號函傳
    真附件)、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製作之仕欽公司財務報告
    查核工作底稿、年報(95年年報、96年年報、97年第一季季
    報)、董事會議紀錄、採購單、發票資料、富士(通)虛偽
    交易傳票、出貨單、回沖應收帳款資料、中國信託銀行收支
    明細、中國信託銀行收支明細、仕欽公司91年至96年之財務
    報告及年報等件存於另案刑事案件卷內可稽,並經本院依職
    權調卷查核明確(本院重訴卷㈡第104頁至第106頁)。則原
    告主張:被告曾吉志、鄭登自乃共謀以虛偽不實之交易資料
    向伊公司申辦轉讓承購融資以詐取金錢,應依共同侵權行為
    之規定就伊公司所受損害負連帶賠償責任等語,洵屬有據。
    茲經核對上開虛偽交易會計憑證及原告應收帳款讓與明細及
    撥款紀錄結果,原告因被告仕欽公司以偽造不實交易會計憑
    證及銷貨資料向原告詐欺之金額應計為美金5735萬5348.39
    元(被告偽造之不實訂單、運送提單以及屬業務登載不實文
    書之裝箱單等文件名稱、日期、內容、不實商業發票日期及
    金額、各次應收帳款讓與明細表日期、原告撥款日期及金額
    、詐貸所得金額,詳如後附表一、二所示)。從而原告主張
    ,於扣除被告部分還款後,伊公司損失之金錢計為美金5618
    萬4897元,並請求被告曾吉志、鄭登自如數賠償等語,應堪
    採取。
四、次查被告曾建誠雖於另案刑事案件審理時抗辯:伊擔任被告
    仕欽公司總經理乙職,僅負責業務開發,各筆交易實際銷售
    、簽核均由業務處理,相關單據簽核伊亦未經手;關於被告
    仕欽公司財務會計及銀行融資調度,伊均未參與,就被告曾
    吉志、鄭登自及黃秀英前揭以虛偽不實之交易憑證及銷貨資
    料詐欺原告金錢之行為,亦全不知情云云(另案刑事案件金
    上重更㈠卷104年4 月27日準備程序筆錄第3頁)。被告曾吉
    志、鄭登自並於另案刑事案件審理時表示:參與本案製作富
    士通公司虛偽交易單據及虛增應收帳款向原告申辦承購融資
    者,僅有伊等與黃秀英3 人云云。甚至證人即被告仕欽公司
    財務部副理陳玨伶亦於另案刑事案件審理時證稱:有關特別
    性支出均未經過董事長或總經理之簽核,而係黃秀英交代伊
    所做之匯款,如有特別性的臨時性支出就沒有會計部的傳票
    云云;證人亦被告仕欽公司財務部協理曾素娟則證稱:關於
    陳玨伶說黃秀英指示款項要先匯,後面再補資料的這種情形
    ,伊在用印時是沒有總經理或董事長的簽核云云。然查:
  ㈠依被告仕欽公司94年、95年、96年公司組織架構圖顯示,有
    關仕欽公司財務部及會計部均係直接隸屬於總經理所掌管轄
    下,並非直接隸屬於董事長乙節,有各該年度仕欽公司組織
    架構圖影本附於另案刑事案件卷內可稽(另案刑事案件金重
    訴卷㈢第145頁背面、第104頁、第81頁背面)。則共同被告
    曾吉志、鄭登自及證人陳玨伶及曾素娟於另案刑事案件前揭
    陳述及證詞,顯與被告仕欽公司前揭開組織分工權責規制不
    符,衡情已有可議。且被告仕欽公司應付憑單上確有經被告
    曾建誠簽名用印者,亦有應付憑單影本存於另案刑事案件卷
    內可憑(附於另案刑事案件板檢97年偵字第23488 號案件附
    件二法務部調查筆錄卷第716頁至第718頁)。則被告曾建誠
    推稱:伊僅負責仕欽公司業務開發,對財務會計及公司應付
    、應收帳款及相關憑證資料,皆未經手云云,亦與事實相悖
    。況證人即被告仕欽公司稽核主管林宏仁已於另案刑事案件
    審理時證稱:因為董事長長期不在國內,因此仕欽公司會計
    部及財務部均係直接聽命於總經理曾建誠之指揮,付款時曾
    素娟及陳玨伶一定會知悉,他們看到新臺幣3 萬元以上的請
    款如無總經理或董事長的簽核,是不會放行的,伊敢說八成
    以上的簽核都是曾建誠,公司的大章是由陳玨伶保管,小章
    是由曾建誠保管,大致上都需經過曾建誠蓋章始能執行簽約
    或付款等任何動作,如果沒有大小章,銀行根本不會支付,
    伊任職仕欽公司多年,就伊瞭解,伊認為仕欽公司實際掌控
    者為曾建誠,而非曾建璋,公司主導決策的最後決定權在曾
    建誠,決定公司資金調度方式的也是曾建誠,執行單位則是
    曾素娟及陳玨伶,將國外富士通公司的單子引進到仕欽公司
    ,負責接洽、談判、進行交易並決定交易價格的人也是曾建
    誠;仕欽公司要做虛增營收的事,是曾建誠決定的,曾建誠
    並指示鄭登自去進行,這是曾建誠和鄭登自跟伊說的;鄭登
    自並曾向伊表示,這件事他與曾建璋會合力自首,承擔下所
    有罪責,來保護曾建誠、曾素娟,因為曾建誠及曾素娟要留
    下來照顧老人家曾東來等語(另案刑事案件金重訴卷99 年7
    月28日審判筆錄第6頁至第8頁、第14頁、第16頁、第23頁、
    第26頁、第51頁、第54頁)。再審酌被告曾吉志及證人曾素
    娟與被告曾建誠確有手足之誼乙節;益證共同被告曾吉志、
    鄭登自及證人陳玨伶及曾素娟於另案刑事案件前揭陳述及證
    詞,確有飾詞迴護被告曾建誠之虞,自難以遽信。
  ㈡次查被告仕欽公司與原告所簽署應收帳款債權承購暨融資合
    約書,雖僅由被告曾吉志以法定代理人身分代表仕欽公司簽
    署,然被告仕欽公司為申辦上開合約所提出面額美金1 億元
    之保證本票,確係由被告曾建誠與曾吉志共同簽發乙節,業
    據原告提出本票影本為證(本院重訴卷㈡第64頁)。被告曾
    建誠另親自簽署保證書承諾就原告與被告仕欽公司間債務負
    連帶保證責任之情,亦有保證書影本存於另案刑事案件卷可
    據(另案刑事案件板檢97年度偵續字第88號卷第82頁至第85
    頁)。證人即原告承辦人員潘志偉並於另案刑事案件審理時
    證稱:原告係由伊與被告仕欽公司接洽貸款業務,被告仕欽
    公司與銀行接洽額度及條件的主要是黃秀英;黃秀英會與陳
    玨伶一起來,並由黃秀英親自洽談授信條件及費率等主要條
    件、提供資料等;惟包括被告曾建誠、曾吉志及黃秀英在內
    ,均曾提到富士通公司不希望被打擾,不希望原告直接跟富
    士通公司聯絡,都表達過這個意思等語(另案刑事案件金重
    訴卷㈦第273頁至第274頁、第275頁背面、第280頁)。可知
    有關被告仕欽公司以不實交易憑證及財報向原告申辦應收帳
    款承購融資乙事,雖主要由黃秀英出面洽辦,惟連同被告曾
    建誠在內,對於被告仕欽公司與富士通公司間之不實交易確
    非毫無所悉,且已實際參與洽商並對原告刻意隱瞞,至為明
    瞭。
  ㈢再依被告仕欽公司自95年至97年間歷次董事會議事錄記載,
    被告曾建誠以董事或兼以總經理、執行長身分所參與者包括
    95年4月28日、同年5月3日、同年5月25日、同年6月年9日、
    同年6月26日、同年7月25日、同年8月31日、同年9 月8日、
    同年10月25日、同年12月11日、96年3月28日、同年4月14日
    、同年4月30日、同年6月21日、同年8月10日、同年8月20日
    、同年8月31日、同年10月31日、同年11月15日、同年12月2
    5日、97年4月2日、同年4月25日、同年4 月30日、同年5月2
    日、同年5 月15日所召開之董事會,合計已達25次等情,有
    被告仕欽公司董事會議事錄附於另案刑事案件卷內可稽。參
    以上開董事會歷次會議議題攸關公司之重大決策方向、重大
    交易及其對象,其中由被告曾建誠出席之96年4 月30日董事
    會議尚通過承認仕欽公司95年度、96年度第1 季之財務報表
    、營業報告書、合併財務報表等財務表冊;96年8 月31日董
    事會議則通過仕欽公司96年度上半年財務報表;96年10月31
    日董事會議亦通過承認仕欽公司96年度第3 季之財務表冊等
    情;顯然被告曾建誠不僅積極參與被告仕欽公司業務經營及
    執行,對於上開各年度財務報表所載盈虧情形,亦實際本諸
    其總經理職權進行審查及核決至明。茲再審酌證人即安永聯
    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佟韻玲於另案刑事案件審理時證稱:
    於96年12月底,原來負責仕欽公司查帳及財務報表的會計師
    離職之後,伊被派來當協簽會計師。主簽會計師是黃素珍,
    由黃素珍會計師帶領我們的審計團隊去查核。仕欽公司相關
    財報內容重要的部分伊有瞭解一些。伊有跟總經理曾建誠開
    過一次會,就是97年4 月26日當天在會計師事務所所開的會
    議。主要就是因為他們跟富士通公司的帳款有逾期沒有收回
    的問題,知道的就是曾建誠是負責這個部分,這個部分就是
    由曾建誠跟他們的財務主管來跟我們做一討論及說明;曾吉
    志亦表示這部分要請教總經理曾建誠,會比較清楚一些,所
    以這個部分他們會請總經理跟我們做說明等語(另案刑事案
    件金重訴卷㈠第154頁、第155頁背面、第156頁、第157頁背
    面、第158頁、第161頁背面);另證人即安永聯合會計師事
    務所會計師黃素珍亦證稱:伊於96年、97年間擔任安永聯合
    會計師事務所執業會計師。於96年第三季以前是仕欽公司的
    會計師,然後於96年第三季以後是主簽會計師。一般會計師
    是會先做覆核,然後對重要的問題跟查核團隊討論,主要的
    查核動作會是查核團隊去查,如果是跟會計有關的,是會計
    部的人員,可能是饒瑞峰經理和鄭登自協理。如果是跟財務
    有關的,那可能會問財務部的人。因為我們會有會議,會議
    就會有曾建璋董事長、總經理曾建誠、黃秀英顧問、鄭登自
    協理,饒瑞峰經理參加。曾建誠總經理主要是負責業務部分
    ,所以我們在查帳,如果問到應收帳款為何收不回來,下面
    的人常說,要問總經理。97年4 月20日會議時,因為仕欽公
    司應收帳款很高,伊等詢問董事長,伊記得他們說因為業務
    都是總經理在負責,所以希望由總經理來說明比較清楚。因
    此才會有97年4月26日的會議。97年4月26日的會議主要關於
    富士通公司,曾建誠總經理回應富士通公司應收帳款的部分
    。伊記得曾建誠應該是表示帳款所以會這麼慢收回來,主要
    是因為有重工的問題,然後他還有提到,他會盡快跟富士通
    公司的人商量,趕快把重工完成的,他們有一些商品已經重
    工完成了,希望富士通公司趕快付款,伊記得他好像是針對
    這兩方面在講,一個是跟我們解釋說為何帳款會這麼慢付給
    他們,另外一個就是說他們會積極的跟富士通公司溝通,把
    帳款收回來。曾建誠和黃秀英跟我們開會的時候,是有向我
    們回應,確實有如仕欽公司財務報表所示的這些應收帳款。
    曾建誠只是一直解釋說,那是他最大的客戶,關係已經很久
    了,然後這麼慢收應收帳款,他們也有壓力,所以要一直溝
    通趕快付現等語(另案刑事案件金重訴卷㈠第164頁至第167
    頁背面、第169頁背面至第172頁)。上情足徵被告曾建誠對
    於被告仕欽公司與富士通公司間實際交易數量及金額若干,
    確甚瞭然;則其於前揭董事會前或董事會議中對於上開各年
    度財務報表及會計表冊進行審核,乃至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
    所查核會計師就富士通應收帳款進行查帳時,就該等財務表
    冊中虛列有仕欽公司與富士通公司高達美金數千萬元不實交
    易之情,應知之甚明。然竟由公司財會主管偽作虛偽交易資
    料據以製作不實財報及年報完成並予簽核公開,再憑此不實
    交易資料及會計財報向原告申辦應收帳款承購融資以詐取資
    金;於查核會計師進行查帳時,復編造藉口隱瞞上情;顯然
    已共謀並參與被告曾吉志、鄭登自及黃秀英前揭以不實交易
    資料向原告詐取資金之行為,應依共同侵權行為之規定負連
    帶損害賠償責任,灼然至明。
  ㈣況查被告曾建誠為被告仕欽公司總經理,依公司法第8 條規
    定,在執行職務範圍內,亦為公司負責人;依證券交易法第
    20條第2項及第20條之1規定,對於被告仕欽公司應申報或公
    告之財務報告及財務業務文件,應注意確保其內容無虛偽或
    隱匿之情事。則被告曾建誠對於被告仕欽公司財報乃虛偽不
    實乙節縱非知情,然其既疏未注意審核被告仕欽公司財報表
    冊之真偽並任憑經簽核公開,亦顯有過失至明。從而原告主
    張:被告曾建誠縱未與被告曾吉志、鄭登自共謀以虛偽不實
    交易憑證及財報向伊公司詐取金錢,亦應負過失不法侵權責
    任,仍應依民法第185 條規定,與被告曾吉志、鄭登自負連
    帶損害賠償責任等語,洵堪採取。
五、按法人對於其董事或其他有代表權之人因執行職務所加於他
    人之損害,與該行為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民法第28條定有
    明文。又按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
    意義務,如有違反致公司受有損害者,負損害賠償責任。公
    司負責人對於公司業務之執行,如有違反法令致他人受有損
    害時,對他人應與公司負連帶賠償之責,公司法第23條亦規
    定甚明。再按公司法第8 條規定:本法所稱公司負責人:在
    無限公司、兩合公司為執行業務或代表公司之股東;在有限
    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為董事。公司之經理人或清算人,股份
    有限公司之發起人、監察人、檢查人、重整人或重整監督人
    ,在執行職務範圍內,亦為公司負責人。經查被告曾吉志為
    被告仕欽公司董事長,被告曾建誠為總經理,被告鄭登自則
    為會計主管,主要負責公司帳務處理,包括財務報告(表)
    編製、申報及向主管機關申請稅務、帳務事項及發布公司重
    大訊息公告等情,均如前述。且渠等因不法執行職務,致原
    告受有損害等情,亦經認定於前。則原告依公司法第23條及
    民法第28條規定,請求被告仕欽公司就原告所受損害,與其
    餘被告負連帶賠償責任等語,於法自無不合,亦堪採取。
六、末按侵權行為賠償之標準,應調查被害人實際上損害如何,
    以定其數額之多寡。又物因侵權行為而受損害,請求金錢賠
    償,其有市價者,應以請求時或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蓋損害
    賠償之目的在於填補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並非「原來
    狀態」,而係「應有狀態」,應將損害事故發生後之變動狀
    況考慮在內。故其價格應以加害人應為給付之時為準,被害
    人請求賠償時,加害人即有給付之義務,算定被害物價格時
    ,應以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被害人於起訴前已曾為請求者,
    以請求時之市價為準(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937號判決
    意旨參照)。本件原告因被告共同侵權行為所受損害金額為
    美金5618萬4897元,業經認定。且參諸前揭說明,堪認原告
    主張:伊公司所受損害應以其起訴時之匯率換算為新臺幣等
    語,亦值憑取。則原告所受上開損害,經以原告起訴時即10
    1年10月23 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起訴狀收文戳附於本院附
    民卷第17頁)美金兌換新台幣匯率29.225(本院重訴卷㈡第
    263頁)換算應為新臺幣16億4200萬3615元(元以下4 捨5入
    )。從而原告請求被告連帶給付新臺幣16億4200萬3615元,
    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為有理由;
    逾此部分,則屬無據,應予駁回。
七、綜上所述,原告依民法第184條、第185條、第28條及公司法
    第23條規定,請求被告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16億4200萬3615
    元,及自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被告仕欽
    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吉志、曾建誠自101年10月31 日起(
    送達回證附於本院附民卷第52頁、第55頁)、被告鄭登自10
    1年11月1日起(送達回證附於本院附民卷第53頁),均至清
    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 %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逾此部分,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原告陳明願供擔保宣
    告假執行,核無不合,爰酌定相當擔保金額准許之。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
    據,經本院斟酌後,均認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再
    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
    事訴訟法第79條、第85條第2項、第463條、第385條第1項前
    段、第390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9     月    29    日
                    民事第十二庭
                        審判長法  官  李瑜娟
                              法  官  陶亞琴
                              法  官  邱景芬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
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資
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 條之1第1項但
書或第2 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如委任律師提
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9     月    29    日
                              書記官  強梅芳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第1項、第2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
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
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
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