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金融
  • 社群分享
假消費真刷卡乃以詐偽方式使發卡機構陷於錯誤而付款,屬詐欺取財,尚無從以持卡人稱其自始有支付簽帳款之意思而得據以卸責
2016-11-23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台上字第2397號
案由摘要:違反銀行法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9 月 22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9、62 條(94.02.02)
          刑事訴訟法 第 377、379 條(105.06.22)
          銀行法 第 125-3、136-1 條(94.05.18)
          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 第 37 條(92.10.07)
          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務管理要點 第 1、9 條(77.09.08)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 第 2、7 條(96.07.04)
要  旨:按銀行法第 125  條之 3  第 1  項詐欺銀行罪所謂犯罪所得,包括因犯
          罪而直接取得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因犯罪取得之報酬、前項變得之物或
          財產上利益。此為判斷詐欺犯行是否重大之客觀標準,自以其詐欺犯罪之
          規模以及影響金融秩序之範圍為準,並非指行為人實際所得之利潤,亦無
          扣除成本之必要,於數人共同犯上開罪名時,其犯罪所得亦應合併計算。
          又該罪之「意圖」,並不限於為自己不法所有,亦包括為第三人不法所有
          ,或為自己及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在內。次按持卡人與特約商店共謀並
          無真實貨物買賣之「假消費,真刷卡」行為,係共同施用詐術,致使信用
          卡發卡機構陷於錯誤,支付消費代價予特約商店;倘發卡機構知悉此情,
          必無支付消費代價予特約商店之理;即令持卡人與特約商店共謀於「假消
          費,真刷卡」後,先由特約商店向信用卡發卡機構請款,於取得款項後,
          再將持卡人應支付之簽帳款交付持卡人,使持卡人憑以支付簽帳款予發卡
          機構。惟就發卡機構而言,其原先根本不必支付該筆款項,係因持卡人與
          信用卡特約商店以此詐偽之方式使發卡機構陷於錯誤而付款,因而獲得該
          款項,應屬詐欺取財無訛,尚無從以持卡人稱其自始有支付簽帳款之意思
          而得據以卸責。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三九七號
上  訴  人  藍爰虎
選任辯護人  吳文虎  律師
上  訴  人  譚遠雄
選任辯護人  朱瑞陽  律師
            蔡文玲  律師
            陳逸帆  律師
上  訴  人  卓裕翔
選任辯護人  薛松雨  律師
            王玫珺  律師
上  訴  人  郭志鑫
選任辯護人  曹志仁  律師
上列上訴人等因違反銀行法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一
○四年八月十九日第二審更審判決(一○四年度金上重更㈡字第
二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六年度偵字第四
一六七號;追加起訴案號:同檢察署九十六年度偵字第一七五八
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非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
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
法情形不相適合者,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
回。本件原判決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之推理作用
,認定陳○竹(為台灣台北地方法院通緝中)為虹○有限公司(
下稱虹○公司)之董事亦為實際負責人,其配偶林○雄(為同法
院通緝中)則為○○○健康產業有限公司(下稱○○○健康產業
公司)及○○○國際行銷企業有限公司(下稱○○○國際行銷公
司)之董事亦為實際負責人,為各該公司之商業負責人;實則○
○○國際行銷公司僅為○○○健康產業公司之國際貿易部門,虹
○公司之員工亦均由○○○健康產業公司之員工充任,虹○、○
○○健康產業及○○○國際行銷等三家公司均由陳○竹及林○雄
夫妻掌控。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均以銷售足弓矯正器
及健康舒壓鞋等產品為營業項目。上訴人譚遠雄自民國九十五年
二月一日起任職於○○○國際行銷公司,並於同年六月間升任該
公司總經理;上訴人郭志鑫(原名郭子賢)則於○○○國際行銷
公司擔任副總經理;上訴人卓裕翔自九十五年一月間起於○○○
健康產業公司擔任副總經理,並於同年二月間升任該公司執行長
;上訴人藍爰虎自九十四年十月間起,擔任○○○健康產業公司
屏東直營店之顧問,亦為該店之實際負責人(九十五年八月間因
該店業績不佳,林○雄有意結束該店之營業,藍爰虎即自行開設
藍○開發公司,與林○雄之○○○健康產業公司合作進行「假消
費、真刷卡」業務)。詎譚遠雄、郭志鑫、卓裕翔、藍爰虎(下
稱上訴人等四人)與陳○竹及林○雄均明知虹○公司、○○○健
康產業公司或○○○健康產業公司屏東直營店均應有實際商品之
銷售或服務之提供,始得由信用卡之持卡人於上開公司刷卡簽帳
,再向收單機構即聯邦銀行及財團法人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下
稱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請款,若無實際商品或服務之消費,不
得為刷卡融資行為或刷卡變現之簽帳交易。陳○竹、林○雄竟自
九十四年五月間起迄九十五年九月十八日止,與上訴人等四人共
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及明知為不實事項而填
製會計憑證之犯意聯絡,對外以「刷卡理財」、「刷卡投資」、
「二十日後(信用卡繳款截止日前)可領回刷卡本金及刷卡金額
百分之零點五至百分之十不等之利息」及「介紹他人刷卡可抽佣
百分之一至百分之四」等為宣傳誘因,招攬均明知上情,亦明知
其等均未實際向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購買足弓矯正器
或健康舒壓鞋等產品,而與林○雄等人有犯意聯絡之由上訴人等
四人所招攬、輾轉介紹,或藉由宣傳、廣告而知悉上情之原判決
附表一至三所示之人為「假消費、真刷卡」行為,致原判決附表
十所示各發卡銀行均陷於錯誤,誤認前揭刷卡均係有實際消費交
易之簽帳行為,而給付如原判決附表十所示之款項。刷卡完成後
,由陳○竹及林○雄持簽帳資料接續向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
理中心請款,經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如數陸續撥付如
原判決附表十所示之刷卡簽帳金額至虹○公司及○○○健康產業
公司帳戶,再由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轉向原判決附表
十所示之發卡銀行請求支付所墊付之信用卡簽帳款。陳○竹及林
○雄再各按前揭刷卡金額,加計百分之零點五至百分之十不等之
金額作為各該刷卡人之獲利,簽發以虹○公司或陳○竹為發票人
,票載發票日為各該筆刷卡金額付款日前到期之支票,交予原判
決附表一至三所示之人,供其等憑以繳納前揭信用卡簽帳單等共
同對銀行詐欺及明知為不實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之犯行,而渠
等共同犯罪所得合計達新台幣(下同)一億元以上,因而撤銷第
一審對於上訴人等四人科刑之判決,改判仍依想像競合犯關係,
從一重論上訴人等四人以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
項對銀行詐欺接續犯一罪,均依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減輕其刑後
,處藍爰虎有期徒刑二年;譚遠雄、卓裕翔及郭志鑫各有期徒刑
一年六月,譚遠雄、郭志鑫及卓裕翔部分並依中華民國九十六年
罪犯減刑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三款及第七條規定,各減為有期徒
刑九月,已詳述其所憑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對於上訴人等四人所
辯何以均不足以採信,亦在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核其所為之
論斷,俱有卷內資料可資覆按;從形式上觀察,原判決並無足以
影響其判決結果之違法情形存在。
藍爰虎上訴意旨略以:㈠、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規
定之對銀行詐欺罪,係以犯罪所得達一億元以上為加重條件,應
係指行為人「個人」對於銀行所為之數詐欺行為,每次詐欺所得
均達一億元以上,或至少一次達一億元以上,始有本條項之適用
,何況本案伊與其他共同正犯間並不熟識,犯罪所得應不能合併
計算,原判決竟予以合併計算,認定伊與其他上訴人等全部之犯
罪所得為十億四千六百九十四萬五千零九十五元,已超過一億元
以上,而論以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罪,殊
屬可議。㈡、原判決以案發時之「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及
「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務管理要點」已明確規定信用卡持卡人
僅得向特約商店以記帳方式消費,至於辦理提現、預借現金及迴
轉信用等相關業務,則必須向銀行指定之機構辦理為由,認定伊
違反不得接受非營業範圍內之簽帳交易、非消費性之簽帳融資墊
款或其他變相之融資交易之約定。惟伊行為時之「信用卡業務機
構管理辦法」及「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務管理要點」,其規範
對象係專營信用卡業務,辦理發卡或收單業務者,或經主管機關
核准參加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之銀行,而非特約商店。故於案發
時,伊之行為並未違反銀行法,原判決竟以非規範特約商店之行
政規則為不利於伊之解釋,亦有違誤云云。
譚遠雄上訴意旨略以:㈠、原判決既認定伊刷卡之目的,在於獲
取利息或佣金,則伊所獲得之利益自應以「依刷卡金額一定比例
計算之利息或佣金」,累計金額充其量僅有六十一萬四千五百元
,與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規定之一億元門檻相差甚
遠,無從成立該條項之罪。且伊係反覆為「刷卡、還款、再刷卡
,然後再還款」之行為,亦無拒不付款之情形,自始並無詐欺故
意,且伊在林○雄及陳○竹逃逸後,仍如期繳納卡費,亦可證明
伊並無拒不付款之不法所有意圖。惟原判決卻仍認伊觸犯銀行法
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對銀行詐欺罪,顯有未合。㈡、原
判決既謂伊「假消費、真刷卡」之行為,係為獲取「利息」或「
佣金」等金錢利益,然於計算犯罪所得時,卻改以刷卡金額作為
計算之標準,前後不無矛盾。㈢、虹○公司、○○○健康產業公
司及○○○國際行銷公司皆係獨立之法人,原判決未調查各該公
司之營運狀況,遽謂○○○國際行銷公司僅係○○○健康產業公
司之國際貿易部門,殊有未合。另○○○國際行銷公司並非信用
卡之特約商店,且伊僅係為賺取刷卡金之利息,與陳○竹及林○
雄意在詐騙銀行財物,主觀犯意明顯不同,原判決復未提及伊有
參與陳○竹及林○雄持信用卡簽帳單向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
理中心請款之行為,逕以伊擔任○○○國際行銷公司之總經理,
遽認伊與陳○竹及林○雄間就詐取銀行財物部分,具有間接之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而論以共同正犯,亦屬可議。㈣、本件案發
時,財政部所訂頒之「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尚未增訂「特
約商店不得從事融資性墊款之交易」及「特約商店不得接受非營
業範圍內之簽帳交易」等條文;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下
稱金管會)亦尚未訂定「信用卡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
項」等規範。且本案信用卡特約商店合約係虹○公司及○○○健
康產業公司與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所簽訂,伊並非該
契約效力所及之人,何況伊於九十四年七月間,因卓裕翔招攬而
為刷卡行為時,尚非○○○國際行銷公司之員工,衡情伊無從知
悉該契約之內容。原判決竟援引當時尚未訂定之法規,以及無從
規範人民權利義務之「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務管理要點」,作
為判斷伊是否成立犯罪之基礎,顯有未洽。㈤、原判決理由欄先
係稱伊所為成立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對銀行詐欺罪
之集合犯,嗣又稱伊所犯係該罪之接續犯,其理由前後矛盾,亦
有未妥云云。
卓裕翔上訴意旨略以:㈠、本案伊及其他上訴人等之犯罪時間分
別長達七至十個月,且原判決附表所示之刷卡行為,有同日或非
同日為之者,如何能謂均係於同時或密切接近之時間為之?何況
,每次假消費刷卡、填製不實信用卡簽帳單及統一發票以詐取款
項時,其犯罪即為完成,其各次行為均能獨立成罪,何以能謂伊
及其他上訴人等各次之行為,在時間差距上不能分開?原判決未
說明理由,即認定伊及其他上訴人等所為多次犯行,均應論以對
銀行詐欺之接續犯一罪,殊屬可議。㈡、原判決認定於九十五年
九月十八日前,本案相關之刷卡金額均有如期繳納,聯邦銀行、
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及相關發卡銀行均未遭受詐騙,亦無財物損
失。換言之,陳○竹、林○雄與上訴人等四人以及本案其他所有
刷卡人,就九十五年八月前之刷卡行為,事後均已依約繳付簽帳
款予發卡銀行,自不能謂刷卡人於刷卡時在主觀上有向銀行詐取
簽帳款之不法所有意圖。原判決雖認定伊及其他上訴人等有藉「
假消費,真刷卡」行為,以獲取刷卡金額一定百分比之利息或佣
金之不法所有意圖。惟若係如此,伊及其他上訴人等之不法所有
意圖係上述刷卡之「利息」或「佣金」,而非刷卡金額,被詐欺
之對象亦非發卡銀行,乃原判決又認定伊等所詐取之金額為刷卡
金額,並論以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對銀行詐欺取
財罪,亦有未洽。㈢、原判決事實欄認定本案詐欺之對象係發卡
銀行,惟其理由欄卻說明「…….以前揭方法所示之詐術,使聯
邦銀行、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均陷於錯誤,而如數支付如附表十
所示之信用卡簽帳款」云云,以認為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亦係伊
等詐騙之對象,致事實與理由互相矛盾,亦有未當。㈣、伊並未
任職於虹○公司及○○○國際行銷公司,該二公司之員工及其員
工所介紹之親友刷卡部分,顯已超出伊與林○雄等人原計畫之範
圍,而為伊所難以預見,原判決竟認定伊就此二公司之刷卡部分
亦應負共同正犯責任,亦屬可議。㈤、原判決認定伊自九十五年
一月間起於○○○健康產業公司擔任副總經理,自斯時起有以自
己名義刷卡或介紹他人刷卡之行為,藍爰虎則自九十四年十月間
起與林○雄等共同為「假消費,真刷卡」行為,自不得將林○雄
及藍爰虎等人於九十五年一月前之「假消費,真刷卡」金額計入
伊之共同犯罪所得。然原判決並未將藍爰虎及林○雄等人於九十
五年一月前之刷卡金額扣除,而列入合併計算,致認定伊與林○
雄及藍爰虎等人共同犯罪所得高達十億四千六百九十四萬五千零
九十五元,同有未合云云。
郭志鑫上訴意旨略以:㈠、伊與其他上訴人等所招攬之刷卡人於
九十五年九月十八日前之刷卡金額均有如期繳納,故聯邦銀行、
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及相關發卡銀行均未遭受詐騙,亦無財物損
失,自難謂刷卡人於刷卡時,主觀上有詐取簽帳款之不法所有意
圖。且九十五年九月十八日陳○竹與林○雄搭機潛逃後,伊於翌
日即與譚遠雄前往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內湖分局(下稱內湖分局)
港墘派出所(下稱港墘派出所)報案,足見伊亦係受害人。但原
判決仍認定伊主觀上具有不法所有之詐欺意圖,而論以銀行法第
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詐欺取財罪,殊屬可議。㈡、伊及其
他上訴人等各自參與本件犯罪之時間及擔任之職務均不相同,原
判決並未釐清伊就其他行為人之行為有無認識,是否係利用其他
人之行為以達到一定之犯罪目的,即認定伊與其他上訴人及刷卡
人均係基於共同對外招攬他人從事刷卡,以增加公司業績之目的
而參與,並相互利用他人行為以達最終犯罪目的,而遽令伊就原
判決附表一至三所示之人及該等人所招攬或介紹之其他人刷卡部
分,均負共同正犯之責,亦有未合。㈢、伊曾於九十五年九月二
十一日前往法務部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下稱台北市調查處)自
首,且卓裕翔亦證稱:郭志鑫有於九十五年九月十九日前往警察
局報案等語,故伊所為是否符合自首之要件,自有調查之必要。
原審未再調查其他有利於伊之證據,例如伊報案當日之警察局監
視器錄影帶,或傳訊警察局當日值班或在場之警員,以究明實情
,僅以警察局報案紀錄已銷燬,遽認伊所為與自首要件不符,而
未依刑法第六十二條前段規定減輕其刑,顯有未當云云。
惟證據之取捨及事實之認定,均為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倘其採證
認事並未違背證據法則,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而執為上訴第三審
法院之適法理由。㈠、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詐欺
銀行罪,以被害人係銀行,且犯罪所得達新台幣一億元以上為要
件,係一般詐欺罪之特別規定,考其立法目的係為嚴懲對銀行施
詐且犯罪所得龐大之重大詐欺行為,以維金融秩序。如其多次詐
欺行為之刑罰權係屬單一(如接續犯或舊法之連續犯),對金融
秩序所生危害,與以一詐欺行為取得者,並無二致,其犯罪所得
金額自應合併各次施用詐術所得計算。另該條項所謂犯罪所得,
包括因犯罪而直接取得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因犯罪取得之報酬
、前項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此為判斷詐欺犯行是否重大之客
觀標準,自以其詐欺犯罪之規模以及影響金融秩序之範圍為準,
並非指行為人實際所得之利潤,亦無扣除成本之必要,於數人共
同犯上開罪名時,其犯罪所得亦應合併計算,否則無法顯現其對
金融秩序之實際影響範圍,如此解釋始符該條項之立法本旨。本
件原判決同上旨意,說明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詐欺
銀行罪之「犯罪所得」,以其詐欺犯罪影響金融秩序之範圍為準
,非指行為人實際所得之利潤,並無扣除成本之必要。至於同法
第一百三十六條之一關於「犯罪所得」財物之沒收,所以規定「
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屬於犯人者,沒收之
」,乃側重在剝奪犯罪行為人從犯罪中取得並保有所有權之財物
,將之強制收歸國家所有,使其無法享受犯罪之成果。細繹兩者
「犯罪所得」之規定,其概念與意義未盡相同。本件上訴人等四
人與陳○竹、林○雄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為「假消費,真刷
卡」之詐欺犯行,渠等自己或招攬、輾轉招攬所為之「假消費,
真刷卡」金額,合計為十億四千六百九十四萬五千零九十五元,
揆諸上開說明,「犯罪所得達一億元以上」,為判斷詐欺犯行是
否重大之客觀標準,自以其詐欺犯罪影響金融秩序之範圍為準,
非指行為人實際所得之利潤,並無扣除成本之必要。上訴人等四
人與其他共同正犯共同參與本件詐欺犯行之共同犯罪所得即為十
億四千六百九十四萬五千零九十五元,上訴人等四人或辯以其個
人之犯罪所得未達一億元、或辯謂其等僅賺取一定比例之利息或
佣金,且利息及佣金總計未達一億元云云,均非可採等旨綦詳(
見原判決第二十九頁第十四行至第三十頁第十七行),核其論斷
,與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詐欺銀行罪之立法意旨
尚屬無違。藍爰虎上訴意旨㈠、譚遠雄上訴意旨㈠及㈡,暨卓裕
翔上訴意旨㈡及㈤對原判決適法之論斷,任憑己意,就銀行法第
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之犯罪所得應如何計算乙節再為爭論,
指摘原判決予以合併計算為不當云云,依上述說明,要非合法之
第三審上訴理由。㈡、原判決已說明本案事實發生時,財政部所
訂頒之「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雖尚未增訂「特約商店不得
從事融資性墊款之交易」及「特約商店不得接受非營業範圍內之
簽帳交易」等條文,金管會亦尚未訂定「信用卡定型化契約應記
載及不得記載事項」,然依當時財政部所訂頒之「信用卡業務機
構管理辦法」及「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務管理要點」之規定,
信用卡持卡人僅得向特約商店以記帳方式消費,至於辦理提現、
預借現金、迴轉信用等相關業務,則必須銀行指定之機構始得辦
理。依虹○公司、○○○健康產業公司與收單機構聯邦銀行及聯
合信用卡處理中心所簽訂之特約商店合約,已明文約定不得接受
非營業範圍內之簽帳交易、非消費性之簽帳融資墊款或其他變相
之融資,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之負責人林○雄與陳○
竹自應遵守。又上訴人等四人及其他如原判決附表一至三所示之
人,既均曾申請如上開附表各該欄所示之信用卡使用,亦應知悉
信用卡簽帳行為應以實際上有商品之購買或服務之取得為前提,
其等實際上並未購買任何商品,卻佯以購買足弓矯正器或健康鞋
名義,透過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為大量密集之刷卡行
為,所為「假消費,真刷卡」、「刷卡投資」等名義之行為,顯
非正常交易等旨綦詳(見原判決第十九頁第十九行至第二十頁第
七行),核其論斷與經驗法則尚無違誤,且上訴人等四人行為時
(即財政部於九十二年十月七日修正)之「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
辦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信用卡業務機構及『特約商店
』因信用卡申請人申請或持卡人使用信用卡而知悉關於申請人或
持卡人之一切資料,除其他法律或財政部另有規定者外,應保守
秘密。」。依上開規定可知,「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之規
範對象,並非如藍爰虎及譚遠雄上訴意旨所稱僅限於專營信用卡
業務,辦理發卡或收單業務者,或經主管機關核准參加聯合信用
卡處理中心之銀行,尚包括特約商店。另上訴人等四人行為時(
財政部於七十七年九月八日修正公布至今)之「銀行辦理聯合信
用卡業務管理要點」,雖其第一點即開宗明義規定其規範對象主
要係以銀行為主,即「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務,除法令另有規
定外,應依本要點規定辦理。」,惟依該要點第九點規定:「持
卡人違約使用時,除應繳付違約金外,發卡銀行得停止其使用信
用卡,並按規定程序通知特約商店。」可知,其尚規範及於持卡
人及特約商店。藍爰虎上訴意旨㈡及譚遠雄上訴意旨㈣謂渠等行
為時之「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及「銀行辦理聯合信用卡業
務管理要點」,其規範對象係專營信用卡業務,辦理發卡或收單
業務者,或經主管機關核准參加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之銀行,而
非特約商店云云,依上述說明,要屬誤解。再者,本案信用卡特
約商店合約雖係由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與聯邦銀行及
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所簽訂,惟譚遠雄既與林○雄、陳○竹及其
他上訴人等共同參與本件「假消費,真刷卡」之對銀行詐欺行為
,尚無法以上開信用卡特約商店合約非其所簽訂,或係在其參與
本案前所簽訂,即得據以免責,藍爰虎上訴意旨㈡及譚遠雄上訴
意旨㈣對原判決明確論斷說明之事項,任憑己見,指摘原判決以
非規範特約商店之「信用卡業務機構管理辦法」及「銀行辦理聯
合信用卡業務管理要點」而為不利於渠等之解釋;暨譚遠雄謂本
件信用卡特約商店合約非其所簽訂,且係在其參與本案「假消費
、真刷卡」前所簽訂,指摘原判決以此作為認定其成立犯罪之基
礎為不當云云,依上述說明,要屬誤解,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
理由。㈢、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三第一項規定:「意圖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銀行將銀行或第三人之財物交
付,或……,其犯罪所得達新台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三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可見該條項詐欺銀行罪之「意圖」,並
不限於為自己不法所有,亦包括為第三人不法所有,或為自己及
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在內。再者,持卡人與特約商店共謀並無
真實貨物買賣之「假消費,真刷卡」行為,係共同施用詐術,致
使信用卡發卡機構陷於錯誤,支付消費代價予特約商店;倘發卡
機構知悉持卡人與特約商店係從事「假消費,真刷卡」行為,必
無支付消費代價予特約商店之理;即令持卡人與特約商店共謀於
「假消費,真刷卡」後,先由特約商店向信用卡發卡機構請款,
於取得款項後,再將持卡人應支付之簽帳款交付持卡人,使持卡
人憑以支付簽帳款予發卡機構。惟就發卡機構而言,其原先根本
不必支付該筆款項,係因持卡人與信用卡特約商店以此詐偽之方
式使發卡機構陷於錯誤而付款,因而獲得該款項,應屬詐欺取財
無訛,尚無從以持卡人稱其自始有支付簽帳款之意思而得據以卸
責。本件原判決已敘明信用卡交易應以有實際消費為前提,始得
為信用卡簽帳交易,依收單機構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
與特約商店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所簽訂之信用卡特約
商店合約,已明白約定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不得從事
非營業範圍內之簽帳交易、非消費性之簽帳融資墊款或其他變相
之融資,否則將因違反特約商店合約而得拒絕簽帳交易之處理。
而信用卡發卡銀行若知持卡人係以信用卡從事無實際交易之「假
消費,真刷卡」、「刷卡換現金」行為,必定不同意該交易之發
生而拒絕支付該項交易款項;然上訴人等四人竟因林○雄及陳○
竹或其他人之鼓吹介紹,明知無實際交易事實,不得為信用卡之
刷卡交易,竟仍自行或招攬如原判決附表一至三所示親友等人刷
卡,並配合取得銀行授權碼,如遇發卡銀行照會時,又均配合佯
稱係實際購買健康器材,明知實際上並無交易事實,而接受虹○
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開立之購買健康器材發票,致原判決
附表十所示各發卡銀行均陷於錯誤,誤認前揭刷卡均有實際消費
交易之簽帳行為,合於信用卡簽帳交易規定,而均同意刷卡簽帳
,並於陳○竹及林○雄請款時,同意如數撥付如原判決附表十所
示之刷卡簽帳金額至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帳戶,依上
述說明,自屬詐欺取財行為。又上訴人等四人係因受到林○雄及
陳○竹或其他招攬人以「刷卡理財」、「刷卡投資」或二十日後
可領回刷卡本金及刷卡金額百分之零點五至百分之十不等之利息
,或介紹他人刷卡可抽佣百分之一至百分之四等誘因之遊說,而
持自己之信用卡刷卡簽帳及招攬介紹他人刷卡,以獲取按刷卡金
額一定百分比例計算之「利息」(實為「假消費,真刷卡」之好
處利益),及介紹他人刷卡部分按刷卡金額一定比例計算之「佣
金」,足見上訴人等四人確有藉上開「假消費,真刷卡」之詐偽
行為,為自己獲取「利息」或「佣金」金錢利益之不法所有意圖
等旨甚詳(見原判決第二十頁第八行至第二十二頁第四行),核
其論斷,於法尚屬無違。再者,上訴人等四人所參與之「假消費
,真刷卡」行為,就其個人部分雖僅獲取刷卡金額一定百分比之
利息或佣金,但上訴人等四人為上開行為時亦能預見陳○竹與林
○雄事後得持各該簽帳資料向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請
領款項,亦即上訴人等四人參與「假消費,真刷卡」行為,並非
僅係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亦有意圖為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且
渠等「假消費,真刷卡」行為使原先根本不必支付該筆款項之發
卡機構被矇騙致陷於錯誤而先付款,上訴人等四人與陳○竹、林
○雄及各該刷卡人以此方式獲得該資金,尚無從以僅係為獲取「
利息」或「佣金」或自始有支付簽帳款之意思而卸責。譚遠雄上
訴意旨㈠、卓裕翔上訴意旨㈡及郭志鑫上訴意旨㈠,對原判決上
開適法之論斷,任憑己意,就其等是否有詐欺之故意或不法所有
意圖再為爭辯,依上述說明,仍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㈣、
所謂事中共同正犯,即學說所謂之「相續的共同正犯」或「承繼
的共同正犯」,係指前行為人已著手於犯罪之實行後,後行為人
中途與前行為人取得共同實行犯罪之意思,而參與實行行為而言
。至於事中共同正犯對於其參與前之他共同正犯行為應否負責,
學理上雖有爭議,但共同正犯之所以適用「一部行為全部責任」
,即在於共同正犯間之「相互利用、補充關係」,若他共同正犯
之前行為,對加入之事中共同正犯於構成要件之實現上,具有重
要影響力,即他共同正犯與事中共同正犯對於前行為與後行為皆
存在相互利用、補充關係,自應對他共同正犯之前行為負責;否
則,事中共同正犯對他共同正犯之前行為,既未參與,亦無形成
共同行為之決意,即難謂有行為共同之存在,自無須對其參與前
之犯罪行為負責。亦即,於通常情形,事中共同正犯對於其參與
前之行為,因不具有因果性,故僅就其參與後之行為及結果負其
責任;但於某些犯罪,前行為人所實現之行為,其行為之效果仍
在持續進行中,後行為人參與時,利用該持續存在之先行為效果
,於此情形方可認為後行為人對於前行為人所生之結果亦具有因
果性,且係與先行為人共同惹起結果,而亦須負整體責任。故於
判斷事中共同正犯應否對於其參與前之犯罪行為負責時,自應就
該犯罪之性質、前行為對於加入之後行為於構成要件之實現上是
否具有重要之影響力、前行為與後行為間是否皆存在相互利用及
補充之關係、前行為是否存在繼續發生可讓後行為人加以補充利
用之因果、後行為人參與時前行為之法益侵害是否已經結束、後
行為人是否瞭解前行為人之意思而與前行為人取得共同實行犯罪
之意思,暨後行為人是否係因認識及容認前行為人所實行之行為
而利用該既成之事態參與後行為等諸端而定。本件原判決已敘明
依譚遠雄及卓裕翔於警詢之供述,暨虹○公司、○○○國際行銷
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之登記基本資料顯示上開公司登記董
事均僅有陳○竹或林○雄一人,而認定虹○、○○○健康產業及
○○○國際行銷等三家公司均由陳○竹及林○雄經營掌控,又虹
○公司並無獨立員工,係以○○○健康產業公司之員工充任,○
○○國際行銷公司僅係○○○健康產業公司之國際貿易部門。陳
○竹及林○雄又係以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向聯邦銀行
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申請成為特約商店,顯見其二人係以虹○
及○○○健康產業公司作為供其「假消費,真刷卡」犯行之用。
而陳○竹及林○雄自九十五年二月一日起僱用譚遠雄任職於○○
○國際行銷公司,並要求其刷卡及招攬親友、客戶刷卡,迄同年
六月間升任總經理以迄本案爆發時為止。另自九十五年二月間起
僱用郭志鑫擔任○○○國際行銷公司之副總經理,迄同年五月間
離職為止。又僱用卓裕翔自九十五年一月間起擔任○○○健康產
業公司副總經理,於同年二月間升任執行長,迄同年四月間離職
為止。復另設○○○健康產業公司屏東直營店,由藍爰虎自九十
四年十月間起,擔任○○○健康產業公司屏東直營店之顧問。嗣
林○雄結束屏東直營店經營,原址由藍爰虎設立藍○開發公司,
承繼陳○竹及林○雄所為「假消費,真刷卡」之犯罪模式繼續招
攬業務。上訴人等四人先後加入前開由陳○竹及林○雄所經營掌
控之虹○公司、○○○健康產業公司及○○○國際行銷公司,並
各於上述期間,分別擔任公司之總經理、副總經理、執行長及屏
東直營店(藍○公司)顧問(即實際負責人)等職務,且接續介
紹、招攬原判決附表一至三所示之人,雖其等均僅負擔犯罪行為
之一部,亦非均彼此認識,然其等所招攬或輾轉招攬原判決附表
一至三所示之人,或由其等持刷卡機為「假消費,真刷卡」行為
,或至公司由公司人員為「假消費,真刷卡」行為,亦即上訴人
等四人係相互利用自己以及其他組織成員之行為以達最終犯罪目
的,渠等與其他成員間縱無直接之犯意聯絡,然從其等分工之情
形,仍有間接之犯意聯絡,而無礙於共同正犯之成立。雖譚遠雄
及郭志鑫係擔任未簽訂信用卡特約商店合約,亦未實際供人刷卡
之○○○國際行銷公司之總經理或副總經理;上訴人等四人亦均
未擔任虹○公司之員工或主管職務,然○○○國際行銷公司事實
上僅屬○○○健康產業公司之國際貿易部門,虹○公司之員工亦
均由○○○健康產業公司之員工充任,可見上訴人等四人對於陳
○竹及林○雄所經營之虹○公司、○○○健康產業公司及○○○
健康產業公司屏東直營店(藍○公司)所從事之「假消費,真刷
卡」行為,除了有為自己獲取不法利益(包括刷卡之利息與介紹
他人參加刷卡之佣金等)之意圖外,並係基於共同對外招攬他人
從事刷卡以「增加公司業績」之目的,而共同參與上開公司及公
司人員所從事之刷卡行為,並相互利用他人行為以達其等最終之
犯罪目的,則就原判決附表一至三所示之人及該等之人所招攬介
紹之他人刷卡部分,均應負共同正犯之責,尚不能以名義上僅在
其中一家公司任職,或其對於陳○竹、林○雄與收單機構簽訂信
用卡特約商店合約及嗣後請款之行為均未參與,即不負共同正犯
責任。另上訴人等四人從事「假消費,真刷卡」犯行,就其等與
個別持卡人共同謀議利用刷卡機,致使銀行陷於錯誤之欺罔行為
,以及向銀行請款部分,應係在一個整體計畫下之複次詐欺取財
行為,佐以金錢又係種類之物,應視為一體而不可分,而上訴人
等四人均係透過虹○公司、○○○健康產業公司取得刷卡機,並
利用虹○公司、○○○健康產業公司特約商店與聯邦銀行、聯合
信用卡處理中心間所成立之契約關係請款,而聯邦銀行及聯合信
用卡處理中心亦係撥款至虹○公司及○○○健康產業公司之帳戶
,則上訴人等四人自係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其他人犯案部分
不可分之整體犯行,故上訴人等四人與陳○竹及林○雄就本案全
部犯行成立共同正犯等旨甚詳(見原判決第二十三頁倒數第十行
至第二十九頁第十三行),核其論斷於法尚無違誤。何況郭志鑫
於離職後仍持續介紹江○約及曾○茱等人「假消費,真刷卡」;
卓裕翔於離職後亦以自己名義假消費及仍持續介紹黃○慧、高○
蓮及高○○華等人「假消費,真刷卡」而分別賺取利息及佣金,
自無從以郭志鑫及卓裕翔已離職,即可對離職後繼續參與實行之
行為不負責任。再者,卓裕翔雖自九十五年一月間起始擔任○○
○健康產業公司之副總經理,並以自己名義或介紹他人「假消費
,真刷卡」,惟其以自己名義或介紹他人「假消費,真刷卡」之
行為,仍須透過陳○竹及林○雄所掌控之虹○公司及○○○健康
產業公司取得之刷卡機,並利用先前虹○公司及○○○健康產業
公司與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間所成立之契約關係請款
,且卓裕翔參與「假消費,真刷卡」行為時,陳○竹及林○雄及
其他上訴人等對銀行詐欺行為之法益侵害尚未結束,前行為之效
果仍在持續進行中,故卓裕翔雖自九十五年一月間起始參與其後
之行為,惟其既然利用該持續存在之先行為效果,對於其任職前
其他共同正犯所生之結果亦具有因果性,自應對於其任職前其他
共同正犯所生之結果負整體責任。譚遠雄上訴意旨㈢、卓裕翔上
訴意旨㈣及郭志鑫上訴意旨㈡對原判決上開明確論斷說明之事項
,徒憑己見,再為爭辯,依上述說明,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
由。㈤、原判決理由欄先係稱上訴人等之行為「應評價為包括一
罪之集合犯(詳後述)」云云(見原判決第三十一頁第六、七行
),嗣又稱上訴人等之行為「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
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云云(見原
判決第三十六頁第一至三行),前後固有所出入。惟原判決說明
上訴人等之行為「應評價為包括一罪之集合犯後,已註明「(詳
後述)」,參諸原判決理由欄其後已詳細說明上訴人等所為何以
應論以接續犯一罪(見原判決第三十四頁第十一行至第三十六頁
第三行),可見其前所稱之「集合犯」要係出於誤載,而原判決
此項理由上之誤載,尚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之結果,尚非不
得由原審依職權予以裁定更正,並無撤銷改判之實益與必要。譚
遠雄上訴意旨㈤執此不影響判決結果之問題指摘原判決不當,仍
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㈥、原判決已敘明上訴人等四人與原
判決附表一至三所示之持卡人各於原判決附表十所示之時日,接
續多次以信用卡在虹○公司、○○○健康產業公司及○○○國際
行銷公司刷卡佯裝消費之虛偽交易,並填製不實內容之簽帳單會
計憑證,向發卡銀行施用詐術,並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
害同一法益,且各該持卡人虛偽交易刷卡及接續填製不實會計憑
證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
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
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等旨甚詳(見原判決第三十四頁
第十一行至第三十六頁第三行),核其論斷,於法亦屬無違。卓
裕翔上訴意旨㈠對原判決合法論斷說明之事項,再為爭辯,亦非
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㈦、關於本案詐欺之對象究為發卡銀行
或收單銀行乙節,原判決事實欄已載明係發卡銀行(見原判決第
六頁第三、四行),且原判決理由欄亦說明其附表十所示各持卡
人之發卡銀行與特約商店收單機構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處理中
心關於款項之給付,雖有內部結帳關係,惟此乃其等彼此間之內
部約定,就對外關係而言,乃「發卡銀行」給付該筆簽帳費用,
再由持卡人依期限向「發卡銀行」繳款,本案詐欺對象乃發卡銀
行,起訴書及第一審判決所載詐欺對象為聯邦銀行及聯合信用卡
處理中心,容有誤會等旨綦詳(見原判決第二十三頁第十三至二
十一行),可見原判決係認定本案詐欺之對象係發卡銀行。雖原
判決嗣於理由欄之總結時又稱:「本件上訴人等四人與林○雄、
陳○竹,及如附表一至三所示之人,共同基於意圖為其等自己不
法之所有及違反商業會計法之犯意聯絡,於前揭期間及地點,各
填製明知內容不實之會計憑證統一發票及簽帳單,而以前揭方法
所示之詐術,使『聯邦銀行、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均陷於錯誤
……」云云(見原判決第三十頁第十八至二十三行),與其前事
實記載及理由論述略有出入,然此應係出於贅載所致,對原判決
之結果尚不生影響。卓裕翔上訴意旨㈢執此無關判決結果之枝節
性問題指摘原判決不當,亦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㈧、刑事
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稱「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
,係指與待證事實具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有調查必要,且具有
調查可能性之證據而言。若法院認為待證事實依據卷內相關證據
已臻明瞭,別無再調查其他證據之必要者,縱未再調查其他證據
或傳訊相關證人,亦不能遽指其判決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
而未予調查之違法。原判決依憑港墘派出所報案之筆錄及工作日
誌(工作紀錄簿)、內湖分局之函覆資料,及證人即港墘派出所
值勤之警員顏○予、證人即○○○國際行銷公司之法律顧問蘇○
祥律師及卓裕翔等於原審之證詞等證據資料,認定郭志鑫於九十
五年九月十九日前往港墘派出所備案時,其主觀上並未就其涉犯
之「假消費、真刷卡」詐欺行為向警員表示自首而接受裁判之意
;另郭志鑫雖於九十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主動前往台北市調查處說
明本案,惟依聯合信用卡處理中心及聯邦銀行分別委任之代理人
趙○文及張○豪之調查筆錄可知,郭志鑫係於警方已知悉其犯行
後始前往台北市調查處說明,亦與自首須在犯罪未發覺前,向該
管公務員告知犯罪事實之要件不合。原審以上述事實已臻明確,
縱未再函調郭志鑫報案當日港墘派出所之監視器錄影帶,或傳訊
該派出所當日其他值班或在場之警員,依上述說明,亦不能遽指
為違法。何況郭志鑫及其辯護人於原審審判期日,經審判長訊以
尚有何證據請求調查時,均答稱「無」等語,有原審一○四年七
月二十九日審判筆錄在卷可稽(見原審更㈡卷二第一七七頁背面
)。乃郭志鑫上訴意旨㈢猶指摘原審並未就其是否符合自首要件
再為其他調查,遽認其不符合自首減刑要件為不當云云,依上述
說明,自非依據卷內資料執為指摘之適法第三審上訴理由。至上
訴人等四人其餘上訴意旨,均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
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徒就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
法行使,以及原判決已明確論斷說明之事項,暨其他不影響於上
訴人等之利益及判決結果之枝節問題,再事爭辯,顯與法律規定
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揆之首揭說明,其等
上訴均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併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九    月  二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郭  毓  洲
                                法官  張  祺  祥
                                法官  江  振  義
                                法官  陳  宏  卿
                                法官  劉  興  浪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九    月  二十九  日
                                                      v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