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保險
  • 社群分享
保險業務員需善盡初篩過濾保戶之責任,並不能因公司有系統可查核而免除自身之責任
2016-11-25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台上字第1698號
案由摘要:請求清償債務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10 月 06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 第 19 條(99.09.14)
要  旨:按保險業務員需善盡初篩過濾保戶之責任,自不能因公司有系統可查核而
          免除自身之責任。從而保險公司縱只要在其電腦上輸入被保險人之身分證
          字號,即可查詢被保險人在同業之投保資料,且保險公司自認,無論客戶
          有無在保單上勾選重複投保,均會查核,依前揭所述,亦不得率認保險業
          務員於招攬保約時,明知各該保戶已在其他保險公司投保,竟不為說明,
          任憑渠等於要保書上勾選「無投保紀錄」,復未於業務人員報告書中據實
          報告等情,對保險公司是否核保之決定,並無影響,遽認此違規行為,非
          屬情節重大。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一○五年度台上字第一六九八號
上  訴  人  英屬百慕達商友邦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
            司
法定代理人  侯文成
訴訟代理人  蘇恆進  律師
被 上訴 人  洪文棋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清償債務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一○四年
六月十六日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第二審判決(一○四年度上字
第八六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兩造於民國一○○年十月二十一日簽訂業務人
員承攬契約書(下稱系爭承攬契約)、業務總監委任增補契約書
(下稱系爭增補契約),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復簽訂委任契
約書(下稱系爭委任契約,上三契約合稱系爭契約),約定由被
上訴人擔任伊公司之業務總監。系爭承攬契約第五條第二項第三
款約定,被上訴人如有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下稱系爭管理規則
)第十九條所列各款情事之一,情節重大者,伊得隨時終止系爭
契約。被上訴人任職期間,為伊招攬如原判決附表(下稱附表)
所示之保險契約(下稱系爭保約)時,被保險人實際曾投保其他
保險公司如附表「被保險人實際曾投保之公司」欄所示,被上訴
人明知其事,竟配合要保人要求,任憑要保人於要保書上勾選「
無投保紀錄」,且於業務人員報告書中,亦未據實向伊報告,違
反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二款規定,情節重大,伊
遂依系爭承攬契約之約定,通知被上訴人自一○二年十月二十三
日起終止系爭契約。被上訴人係於第三年度遭解聘,依系爭增補
契約第三條第二項約定(下稱系爭約定),應返還已領之簽約金
、增員獎金、季度業績獎金(下稱系爭獎金)之百分之六十,伊
已給付被上訴人系爭獎金共新台幣(下同)四百六十四萬零九百
二十五元,被上訴人自應返還二百六十二萬三千五百七十五元(
不含稅金)等情。爰依系爭約定之法律關係,求為命被上訴人如
數給付,及加計自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
決。
被上訴人則以:伊均有告知客戶在填載要保書時,須據實陳述,
並無任憑彼等為不實記載之情。且就客戶勾選有無投保紀錄,通
常是由上訴人透過電腦連線機制始能確認,是對投保紀錄真實性
之確認,本非業務員招攬時之重點,上訴人亦未曾因業務員就投
保紀錄所為第一線審核不實而予以懲罰,故伊縱有違反系爭管理
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二款之行為,情節亦非屬重大,上訴
人終止系爭契約,顯不合法,其請求返還系爭獎金,自無理由等
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其上訴,無非以:
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二款規定:「業務員有下列
情事之一者,除有犯罪嫌疑,應依法移送偵辦外,其行為時之所
屬公司並應按其情節輕重,予以三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止招攬行
為或撤銷其業務員登錄之處分:㈠就影響要保人或被保險人權益
之事項為不實之說明或不為說明。㈡唆使要保人或被保險人對保
險人為不告知或不實之告知;或明知要保人或被保險人不告知或
為不實之告知而故意隱匿」。業務員所屬公司依系爭管理規則第
十九條第一項懲處登錄之參考標準(下稱系爭參考標準)第一點
第四款規定:「未善盡第一線招攬責任、未於要保書內業務人員
報告書中據實報告者」、第二點第二款規定:「協助、任憑保戶
偽造、變造或做不實之登載於要保書、理賠申請文件或其他文件
」,其懲處標準均為撤銷登錄。系爭承攬契約第五條第二項第三
款約定:被上訴人如有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所列各款情事之一
,情節重大者,上訴人得隨時終止契約,被上訴人不得以任何理
由向上訴人請求補償或賠償。有系爭管理規則、系爭參考標準及
系爭承攬契約附卷可稽。查兩造約定由被上訴人擔任上訴人之業
務總監,系爭保約係被上訴人任職時,為上訴人所招攬,系爭保
約之被保險人,均為被上訴人之親友、舊識或舊保戶,且有重複
投保情形,如附表「被保險人實際曾投保之公司」欄所示,但各
該要保人均在要保書上,勾選「無投保紀錄」,而被上訴人出具
予上訴人之業務人員報告書中,亦均陳明已確認各該要保書之資
料無誤,參酌被上訴人於訪談紀錄中,亦答稱係客戶要求,配合
客戶意願等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足證被上訴人於招攬系爭保
約時,明知各該保戶已在其他保險公司投保,竟不為說明,任憑
渠等於要保書上勾選「無投保紀錄」,復未於業務人員報告書中
據實報告,是被上訴人確有違反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第
一、二款規定之情事,足堪認定。惟據證人張昱璿證稱:關於客
戶重複保險部分,上訴人只要在其電腦上輸入被保險人之身分證
字號,即可查詢被保險人在同業之投保資料,伊未曾聽過保險公
司包括上訴人在內,有因業務員明知客戶在要保書上不實勾選未
投保,而仍予送件之情形給予懲處者等語,而上訴人亦自認其公
司在核保時,無論客戶有無在保單上勾選重複投保,都會查核客
戶在同業之間及其公司投保額度是否達到限額等節,顯然被保險
人有無重複投保,對上訴人是否核保之決定,並無影響。故被上
訴人上開違規行為,難認屬情節重大,當可認定。上訴人以被上
訴人上述違規行為屬情節重大而終止系爭契約,要非合法。至系
爭參考標準係中華民國人壽保險商業同業公會(下稱壽險公會)
,就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各款違規行為之具體態樣為例
示,並擬定相關懲處標準,以供其所屬會員即各保險公司修正其
內部懲處規範之參考,並非所有人壽保險公司均必須遵守之強行
規定,觀諸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於九十九年四月七日,就
系爭參考標準核復壽險公會之函文內容自明。又撤銷登錄與終止
系爭契約,係屬二事,且兩造訂立系爭契約時,系爭參考標準第
一點第四款、第二點第二款業已分別訂明,違反系爭管理規則第
十九條第一項第一、二款規定者,其懲處標準均為撤銷登錄,故
若撤銷登錄即屬情節重大,則系爭承攬契約第五條第二項第三款
即毋須於違反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所列各款情事之一外,又約
定情節重大者,上訴人始得隨時終止契約。故上訴人主張被上訴
人違反前述系爭參考標準規定應予以撤銷登錄,即屬系爭承攬契
約第五條第二項第三款所約定之情節重大者,尚難憑採。從而上
訴人依系爭約定,請求被上訴人返還二百六十二萬三千五百七十
五元本息,即無理由,應予駁回等語,為其判斷基礎。
惟查保險業務員需善盡初篩過濾保戶之責任,自不能因公司有系
統可查核而免除自身之責任,乃原審竟以證人張昱璿所證述:上
訴人只要在其電腦上輸入被保險人之身分證字號,即可查詢被保
險人在同業之投保資料,及上訴人自認:無論客戶有無在保單上
勾選重複投保,均會查核等情,率認被上訴人招攬系爭保約時,
上訴人並無被矇蔽之情事,對上訴人是否核保之決定,並無影響
,故被上訴人上開違規行為,尚難認屬情節重大云云,已有可議
。次查系爭管理規則第三條規定:業務員非依本規則辦理登錄,
領得登錄證,不得為其所屬公司招攬保險,有系爭管理規則在卷
可稽(第一審卷第五七頁)。而被上訴人於招攬系爭保約時,確
有違反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二款規定之情事,為
原審所認定之事實,且被上訴人因上述違規行為,業經撤銷登錄
處分確定,有壽險公會函文在卷可稽(同上卷第一○八頁),則
被上訴人是否將因撤銷登錄而無法履行系爭契約之給付義務,屬
因可歸責於被上訴人之事由致系爭契約陷於給付不能?果爾,則
上訴人指稱被上訴人違反系爭管理規則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二
款之規定,情節重大,是否全然不足採取,亦值斟酌。又上訴人
主張被上訴人上述違規行為,伊不論依系爭承攬契約第五條第二
項第八款「喪失保險業務員資格」,或第九款「登錄後經撤銷登
錄者」規定,均得終止系爭承攬契約,縱伊未依各該規定終止系
爭承攬契約,亦應認系爭承攬契約第五條第二項第三款「情節重
大」,包含「撤銷登錄」等節(同上卷第五頁、原審卷第九八頁
),原審就此未予斟酌審認,並嫌疏略。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
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
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十    月    六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高  孟  焄
                                法官  袁  靜  文
                                法官  鍾  任  賜
                                法官  蘇  芹  英
                                法官  李  寶  堂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十    月   十七   日
                                                      E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