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證期
  • 社群分享
控制公司行為之負責人,故意使從屬公司為不利益交易,以達利益輸送目的,應構成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罪
2016-11-28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台上字第2368號
案由摘要:違反證券交易法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9 月 22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 條(99.01.27)
          刑事訴訟法 第 370、377 條(105.06.22)
          所得稅法 第 3 條(98.05.27)
          證券交易法 第 20、36、171、179 條(99.01.13)
          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採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版本) 第 7 條(98.01.10)
          公司法 第 369-12 條(98.05.27)
          商業會計法 第 2、71 條(98.06.03)
要  旨:按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1  項第 2  款非常規交易罪所指之「公司」
          ,固指已依該法發行有價證券之公司而言。然於解釋該罪「以直接或間接
          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要件時,考量該罪之立法
          、修法背景,以及利益輸送或掏空公司資產手法日新月異等情,解釋上應
          重其實質內涵,不應拘泥於形式。次按控制公司對從屬公司之營運、財務
          等決策,具實質控制權,倘控制公司行為之負責人,故意使從屬公司為不
          利益交易,以達利益輸送或掏空公司目的,因該從屬公司獨立性薄弱,形
          同控制公司之內部單位,以從屬公司名義所為不利益交易,實與控制公司
          以自己名義為不利益交易者無異。應認構成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1
          項第 2  款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罪。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六八號
上  訴  人  黃坤檳
選任辯護人  李永裕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中華民國一○四年十月八日第二審更審判決(一○二年度金上更
㈡字第七一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九年度
偵字第一○一○六、二七七二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
    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
    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
    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
    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
    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
    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上訴人黃坤檳上訴意旨略以:
  ㈠我國上櫃公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科技公司)
    在中國上海設立之百分百持股子公司○○電子科技(上海)
    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公司),並非「股份有限公司」,
    亦非依我國公司法、證券交易法設立之公開發行公司,不適
    用證券交易法及商業會計法。乃原判決認上訴人利用○○上
    海公司二次購買機器設備之際,套取溢價差,並於○○科技
    公司合併財務報表上為虛偽內容之登載,違反證券交易法第
    171條第1項第1至3款及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 款規定。將上
    開二法之公司或商業範圍,擴及於「子公司」及非依我國公
    司法設立或公開發行之公司,其擴張法條文義,與罪刑法定
    主義相違,適用法則顯有違誤。
  ㈡本件LCD機器設備,係由○○上海公司與0000 00000 Co.Ltd
    . (下稱○○公司)簽訂契約並交付價金。則受損害者應為
    日揚上海公司,非○○科技公司。乃原判決竟認為不利益交
    易者及遭受重大損害者,均係○○科技公司,且其事實一、
    ㈡對上訴人犯罪所得究係若干,前後認定不一,均有判決理
    由矛盾之違誤。
  ㈢原判決主要依據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下稱
    櫃買中心)民國99年11月22日證櫃監字第0000000000號函件
    等作為判決之基礎。然該函件非該中心本於自己調查之結果
    ,而係以他人檢舉之內容函覆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卷
    內並無證據可認系爭二次買賣所得之○○上海公司固定資產
    ,有列入○○科技公司之財報內。原判決未予釐清,徒以○
    ○科技及○○上海二公司必須合併編制財務報表,遽認上訴
    人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1款之申報不實二罪,自有
    未洽。
  ㈣原判決未說明向○○公司購買機器設備事,使○○科技公司
    遭受之損害,已達「重大」之理由;若上訴人罪名成立,係
    以一行為同時構成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1款至第3款之
    罪,各罪法定刑相同,原判決並未說明認定該條項第3 款之
    罪重於其他二款之理由,遽從一重論處其犯該條項第3 款之
    罪刑,均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㈤原判決認定之上訴人所為犯行,縱認屬實,然事實認定範圍
    ,較更審前或第一審所認定者為輕,而原判決竟量處最嚴厲
    之刑度,無視其自白犯行,且各自給付新台幣(除另載幣別
    外,下同)1858萬0939元予○○科技公司、財團法人證券投
    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更撤銷前審判決之緩刑諭知,
    有違罪刑相當原則及禁止不利益變更原則。
  ㈥○○上海公司確有本件二機械設備之交易,且取得系爭設備
    ,縱使○○科技公司合併財務報表之固定資產項下機械設備
    交易價格,與真實情形不符,但其不實金額占○○科技公司
    資產比例尚不足1%,系爭合併財務報表申報公告後,○○科
    技公司股價未因此上漲,交易量亦未明顯增加,足證其虛偽
    或隱匿之內容,尚非重要內容,不具「重大性」,應不違反
    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2項規定,而構成該法第171條第1項第1
    款之罪云云。
三、惟查原判決撤銷第一審之不當科刑判決,改判分別依想像競
    合犯規定,從一重論處上訴人法人之行為負責人犯證券交易
    法第171條第1項第1款之申報公告不實罪,及犯同條項第3款
    之證券背信罪各罪刑。已詳敘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
    認定之理由。並對如何認定:上訴人主張證券交易法第20條
    第2 項所規定「發行人依本法規定申報或公告之財務報告及
    財務業務文件,其內容不得有虛偽或隱匿之情事」,係以所
    虛偽或隱匿之內容,具重大性或重要性者而言云云,並不足
    採;上訴人就事實一、㈡所為,係一行為觸犯證券交易法第
    179條第1項、第171條第1項第1、2、3 款及商業會計法第71
    條第1款各罪,以獲取日幣5568萬元(即新台幣1603萬9913.
    2元)之情節較重;均依據卷內資料詳予說明。又查:
  ㈠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 款非常規交易罪所指之「公司
    」,固指已依該法發行有價證券之公司而言。然依該罪之立
    法、修法背景,著眼於多起公開發行公司負責人及內部相關
    人員,利用職務為利益輸送、掏空公司資產,嚴重影響企業
    經營,損害廣大投資人權益及證券市場安定。考量利益輸送
    或掏空公司資產手法日新月異,於解釋該罪「以直接或間接
    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要件時,應
    重其實質內涵,不應拘泥於形式。
  ㈡為增加上市、上櫃公司財務資訊透明度,依證券交易法第36
    條、公司法第369條之12、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第7
    條等規定(本件行為時為第20條),上市、上櫃公司(控制
    公司)應將其子公司(從屬公司)納入其合併財務報告並依
    法申報、公告,以利投資人了解其整體財務狀況及營運績效
    。足見就投資人而言,上市、上櫃公司之從屬公司,其營運
    及財務損益結果,與其上市櫃之控制公司,具實質一體性。
    如控制公司對從屬公司之營運、財務等決策,具實質控制權
    ,且控制公司行為之負責人,故意使從屬公司為不利益交易
    ,以達利益輸送或掏空公司目的,因該從屬公司獨立性薄弱
    ,形同控制公司之內部單位,以從屬公司名義所為不利益交
    易,實與控制公司以自己名義為不利益交易者無異。應認構
    成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 款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
    司為不利益交易罪。方足保護廣大投資人權益及健全證券市
    場交易秩序。
  ㈢原判決事實認定,本件行為時,上訴人為○○科技公司董事
    兼總經理,同時為○○科技公司百分百持股之子公司○○上
    海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且就原判決事實一㈡所示不利益交
    易之決策、契約價格及購買名義人,均由上訴人實質控制、
    主導。上訴人故意以實質控制之○○上海公司名義,簽訂本
    件虛列交易價額、將溢價退至其私人使用帳戶之不利益交易
    契約,使○○科技公司最後受有1603萬9913.2元之損害。則
    依上說明,原判決認上訴人之行為構成證券交易法第171 條
    第1項第2款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罪,並無違誤。
  ㈣依卷附櫃買中心99年11月22日證櫃監字第0000000000號函文
    所載,該中心係向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說明「(系爭)
    二筆購買固定資產交易編入合併財務報表後向本中心申報之
    相關過程」,顯非直接「轉載」卷附「檢舉信函」之內容後
    函覆。又原判決依證人即查核簽證○○科技公司財務報表之
    會計事務所人員李○珍、楊○欽於偵查中之證言及上開中心
    檢送之附件等,憑認系爭二筆設備買賣確併入○○科技公司
    之合併財務報表並申報、公告。尚無認定事實未依證據之違
    法。
  ㈤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 款之結果要件,原規定為「致
    公司遭受損害」,93年4 月28日修正為「致公司遭受重大損
    害」。關於「重大」損害之認定標準,立法者委由司法機關
    依個案裁量認定。實務見解有按損害金額與公司規模為衡量
    者;然是否重大,亦無以百分比定之者。101年1月4 日立法
    院修訂同上法條第3 款之證券背信(侵占)罪之結果要件為
    「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台幣500 萬元」。原判決認其事實一
    、㈡之損害金額1603萬9913.2元,已達重大,雖漏未說明其
    認定標準,惟經參酌上開標準,難認有何不當。
  ㈥刑事訴訟法第370條第1項規定「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
    而上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但因
    原審判決適用法條不當而撤銷之者,不在此限。」此為禁止
    不利益變更原則規定,惟若檢察官為被告之不利益上訴,或
    第一審判決適用法條有不當而撤銷者,即無該原則之適用。
    本件第一審判決係依接續犯理論及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
    論處上訴人行為之負責人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1 款
    之申報公告不實罪刑(一罪)。上訴人不服該判決上訴於第
    二審,嗣經撤回;檢察官則以其量刑不當,為上訴人不利益
    提起上訴。原審(更㈡審)以第一審判決適用法條不當而撤
    銷改判,自無禁止不利益變更原則之適用。至原審101 年度
    金上更㈠字第63號判決,業經本院102 年度台上字第4712號
    判決撤銷發回更審,該更㈠審判決既非第一審判決,更㈡審
    判決自不受其拘束,亦無所謂禁止不利益變更問題。
  ㈦商業會計法第2條第1項規定「本法所稱商業,指以營利為目
    的之事業;其範圍依商業登記法、公司法及其他法律之規定
    。」又依所得稅法第3條第2項前段規定「營利事業之總機構
    在中華民國境內者,應就其中華民國境內外全部營利事業所
    得,合併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上海公司係以營利為
    目的之事業,其總機構即控制公司為○○科技公司,係我國
    境內上櫃公司,除應依法製作合併財務報表並申報、公告外
    ,並應依法合併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則其相關商業會計事
    務之處理,自影響國家課稅正確性,亦應依我國商業會計法
    之規定處理,屬商業會計法第2條第1項所指依其他法律規定
    之商業。原判決認上訴人犯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款之罪,
    於法無違。
  ㈧刑之量定係事實審法院得予自由裁量之事項,原判決以上訴
    人之責任為基礎,斟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各款事項而為量
    刑,既未逾越法定刑範圍,亦非明顯違背正義,尚難指為違
    法。
  ㈨原判決理由欄雖載事實一、㈡之上訴人犯罪所得為1603萬09
    93.20元(見原判決第29 頁),經參照其事實及理由欄係認
    定上訴人浮增之價差金額為日圓5568萬元(契約交易價額日
    圓2億8780萬元扣除實際交易價格日圓2億3212萬元,餘日圓
    5568萬元;折合新台幣為1603萬9913.20元。見原判決第4、
    5、14、21頁),足見該1603萬0993.20元,顯為誤載,因不
    影響判決本旨,應予更正,不得執為適法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
四、上訴意旨置原判決之論述於不顧,徒為事實上之爭辯,並對
    原審採證認事或量刑之職權行使,及以不影響判決結果之事
    項,任意指摘,難謂已符合首揭法定之第三審上訴要件。其
    上訴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九    月  二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陳  世  淙
                                法官  吳  三  龍
                                法官  洪  于  智
                                法官  徐  昌  錦
                                法官  黃  瑞  華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九    月  二十六  日
                                                      v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