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民事
  • 社群分享
當事人間之財產變動,一方受財產上之利益,致他方受損害,倘無法律上之原因,即可構成不當得利,不以得受領人同意或有受領之意思為必要
2016-12-08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台上字第1979號
案由摘要:請求損害賠償等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11 月 10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 第 179、184、1148、1153 條(91.06.26)
要  旨:凡當事人間之財產變動,一方受財產上之利益,致他方受損害,倘無法律
          上之原因,即可構成不當得利,不以得受領人同意或有受領之意思為必要
          。至於受領人於受請求返還時,其所受之利益是否存在,僅屬不當得利返
          還範圍之問題,對於不當得利之成立不生影響。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一○五年度台上字第一九七九號
上  訴  人  國立台灣大學
法定代理人  楊泮池
訴訟代理人  黃鈺華  律師
被 上訴 人  乙○○
            丙○○
            甲○○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一○四
年六月二十三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一○三年度上字第一
四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乙○○、丙○○各給付新台
幣四十六萬一千一百六十元本息之訴暨該訴訟費用部分廢棄,發
回台灣高等法院。
其他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關於駁回其他上訴部分,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訴外人即被上訴人乙○○、丙○○(下稱乙○
○二人)之母丁○○前為伊之人事室組員,於民國八十七年至九
十五年間,利用承辦發放駐警退職補償金(下稱系爭補償金)之
職務上機會,冒用或虛構退職駐警名義,檢附真正或變造之駐警
退職公文影本,再製作不實之受託代領委託書,向伊申領系爭補
償金,致伊陷於錯誤,陸續簽發並交付以乙○○二人、其夫戊○
○及被上訴人甲○○為受款人之支票,使丁○○與被上訴人持以
提示兌現,而以乙○○、丙○○、戊○○、甲○○名義依序詐得
新台幣(下同)六十九萬一千七百四十元、四十六萬一千一百六
十元、九十二萬二千三百二十元、二十三萬零五百八十元。嗣王
瓊雲經法院判決有罪確定,乙○○二人、戊○○及甲○○明知自
己與丁○○均無領取系爭補償金資格,竟提供國民身分證、帳戶
存摺、印章等件,幫助丁○○詐得系爭補償金,使伊受有損害,
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且乙○○二人、戊○○及甲○○於
客觀上受有利益,致使伊受有損害,伊併得請求返還不當得利。
又戊○○業於一○○年二月八日死亡,乙○○二人為其繼承人,
應連帶清償其債務等情,爰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第一
百七十九條、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條、第一千一百五十三條第一項
等規定,求為命乙○○給付六十九萬一千七百四十元;丙○○給
付四十六萬一千一百六十元;乙○○二人連帶給付二十三萬零五
百八十元;甲○○給付二十三萬零五百八十元,及各自一○一年
四月二十六日、同年十月十七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上訴
人請求乙○○二人因繼承戊○○債務連帶給付六十九萬一千七百
四十元本息,暨請求第一審共同被告己○○、庚○○、辛○○給
付部分,均已受勝訴判決確定)。
被上訴人乙○○二人以:伊係遭丁○○冒名申領系爭補償金,縱
曾偕同丁○○赴華南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台大分行(下稱華南
銀行)櫃台提示支票或提供帳戶兌領支票,惟斯時伊尚年幼,對
丁○○之不法行為並不知情。另戊○○係遭丁○○冒用證件,對
其不法行為亦不知情。甲○○則以:伊與丁○○素不相識,亦無
往來。伊未在華南銀行開立帳戶,更未提供身分證明文件、存摺
及印章予丁○○。上訴人提出署名「甲○○」之委託書、支票及
庶務清單,均非伊親簽,所載地址非伊實際住所,該文件均屬偽
造,上訴人不得請求伊為給付各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審理結果,以:丁○○於八十七年至九十五年間,利用承辦
發放系爭補償金之職務上機會,冒用或虛構退職駐警名義,檢附
真正或變造之駐警退職公文影本,再製作不實之受託代領委託書
,向上訴人申領系爭補償金,致上訴人陷於錯誤,陸續簽發並交
付以乙○○、丙○○、戊○○等人為受款人之支票,且遭兌領,
嗣丁○○經刑事判決有罪確定等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堪信為
真正。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戊○○提供國民身分證、帳戶存摺
、印章等件,幫助丁○○詐領系爭補償金,致伊受有損害,且被
上訴人、戊○○受有利益乙節,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以上開情
詞置辯。按所謂故意,係指行為人對於構成侵權行為之事實,明
知並有意使其發生,或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而言
。而所謂過失,係指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能
注意而不注意,或對於侵權行為之事實,雖預見其發生,而確信
其不發生者。依乙○○於丁○○所涉刑事案件檢察官訊問之陳述
,固堪認其於第一審判決附表(下稱附表)編號三所示之支票背
面為簽名。惟乙○○於九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該支票兌領時,
為甫滿十七歲之限制行為能力人,尚受丁○○之教養指示監督,
且上訴人未證明乙○○就附表編號三之支票係丁○○因犯罪所取
得,有何故意或過失,尚難僅以乙○○之背書、或與丁○○至華
南銀行兌領支票,即謂乙○○對上訴人共同為侵權行為。又附表
編號一、二所示支票固分別存入乙○○之台大郵局、華南銀行帳
戶;附表編號四、五所示支票則存入丙○○之華南銀行帳戶,然
各該支票之背書,乃丁○○所為,業經丁○○於刑事案件陳明,
顯非乙○○二人所簽,是不能僅憑該支票存入乙○○二人之帳戶
,即謂乙○○二人對上訴人為侵權行為。職是,乙○○、丙○○
所辯其各就附表編號一至三、四至五之支票,不負侵權行為之責
任,應屬可採。再審酌丁○○所陳:伊自行取用乙○○、丙○○
之國民身分證、印章、存摺,乙○○二人並不知情,伊領了款項
後,做股票、期貨;證人即華南銀行辦事員歐金羨所證:小六或
國一客戶領現時,可由法定代理人代領,只需本人及法定代理人
之身分證件;證人即華南銀行資深專員覃治平所稱:法定代理人
帶雙方身分證來,告訴我們是未成年人,確認未成年人的身分證
後面的父母是否為法定代理人,父母帶證件來,小孩不需要來各
等語;附表編號一、二、四、五所示支票存入乙○○、丙○○之
帳戶後,當日或翌日即各提領二十三萬元;附表編號三所示支票
臨櫃兌現為丁○○所領用,乙○○並無提領使用該款項等節,難
認乙○○二人受有利益。據此,上訴人既未證明乙○○二人受有
利益,其主張乙○○二人各應返還附表編號一至三、四至五所示
支票款項,即非可取。復查「國立台灣大學開立華南銀行台大分
行國庫專戶存款支票兌領方式一覽表」關於處理無劃線且有禁止
背書轉讓之支票時,需由本人攜帶受款人身分證件、印章,經銀
行櫃台承辦人核對領款人身分證件,證實為受款人本人,並於支
票後面簽章,始得兌領現金之支票兌領方式,依華南銀行函文,
乃丁○○詐領行為事發後始施行,是不能以證人陳潔怡、歐金羨
、王政順、覃治平之證言,即認戊○○有偕同丁○○至華南銀行
櫃台兌領附表編號七支票、或甲○○親自兌領附表編號十四支票
。另依丁○○所稱:戊○○之身分證、印章、存摺為伊自取,劉
信增並不知情;證人陳潔怡所證:不記得附表編號十四之支票,
是否為甲○○本人持身分證領現各等語;經肉眼比對附表編號七
支票其後「戊○○」之簽名,與戊○○在刑事案件偵訊筆錄簽名
顯不相符;甲○○為職業牙醫,附表編號十四之支票提示兌現時
間為九十一年五月八日下午三時七分,該日甲○○之病患共十餘
位,各有牙醫師證書、收費紀錄簿、病患診療記錄、華南銀行函
文暨附件可憑,可見甲○○當時係在其診所看診,未至華南銀行
兌領支票,難認華南銀行職員均確實核對領款人為受款人本人,
並使其於支票背面簽章,始兌領現金。此外,上訴人無法提出劉
信增、甲○○涉及侵權行為之證明,是其依繼承之法律關係請求
乙○○二人應連帶給付戊○○所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或不當得利
責任,或甲○○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或不當得利責任,均非可
取。從而,上訴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第一百七十九
條、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條、第一千一百五十三條第一項等規定,
請求乙○○給付六十九萬一千七百四十元;丙○○給付四十六萬
一千一百六十元;乙○○二人連帶給付二十三萬零五百八十元;
甲○○給付二十三萬零五百八十元本息,均為無理由,不應准許
,為其心證之所由得。因而將第一審判決關於命乙○○、丙○○
分別給付六十九萬一千七百四十元、四十六萬一千一百六十元本
息部分,予以廢棄,改判駁回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關於駁回上
訴人請求乙○○二人連帶給付、甲○○給付二十三萬零五百八十
元本息之訴部分,判予維持,駁回其上訴。
一廢棄發回部分(即上訴人請求乙○○二人各給付四十六萬一千
一百六十元【附表編號一、二、四、五之票款】本息部分):
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
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前段定有明文。是凡當事人間之財產變動,
一方受財產上之利益,致他方受損害,倘無法律上之原因,即可
構成不當得利,不以得受領人同意或有受領之意思為必要。至於
受領人於受請求返還時,其所受之利益是否存在,僅屬民法第一
百八十二條所定不當得利返還範圍之問題,對於不當得利之成立
不生影響。查丁○○以冒用或虛構退職駐警名義等行為,向上訴
人申領系爭補償金,致上訴人陷於錯誤,而簽發並交付如附表編
號一、二、四、五所示以乙○○、丙○○為受款人之支票,該支
票分別存入乙○○之台大郵局、華南銀行帳戶,及丙○○之華南
銀行帳戶兌領,既為原審所認定,則乙○○、丙○○即為該支票
票款之受領人。果爾,上訴人請求其返還不當得利,似非無據。
原審遽以該票款存入乙○○二人帳戶之當日或翌日即已提領「二
十三萬元」,即認乙○○二人未受利益,進而為上訴人不利之認
定,尚嫌速斷。上訴論旨,執以指摘原判決關此部分違背法令,
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二駁回上訴部分(即上訴人請求乙○○給付附表編號三之票款、
乙○○二人連帶給付附表編號七之票款、甲○○給付附表編號十
四之票款本息部分):
原審以上開理由,認定上訴人並未證明乙○○、戊○○、甲○○
有侵權行為,復未證明附表編號三、七、十四之支票票款(各為
二十三萬零五百八十元),依序為乙○○、戊○○、甲○○提示
兌現取得,而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斷,經核於法並無違誤。上訴論
旨,仍執陳詞,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原
判決該部分為不當,聲明廢棄,難認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
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二項、第四百八十一
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十一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高  孟  焄  
                                法官  袁  靜  文  
                                法官  李  寶  堂  
                                法官  蘇  芹  英  
                                法官  鍾  任  賜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十一   月  二十一  日
                                                      v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