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農業
  • 社群分享
承租人應自任耕作,解釋上當非指必由承租人本人親自耕作,以家中之一人名義簽訂耕地租約,而交予其他家人共同參與耕作者,亦不得認係轉租或不自任耕作
2016-12-13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上字第679號
案由摘要:租佃爭議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12 月 06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 第 247 條(104.07.01)
          土地法 第 106 條(100.06.15)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 第 16 條(91.05.15)
要  旨:按耕地租賃,承租人應以耕地供耕作之用。如承租人變更耕作之使用目的
          ,改充耕作以外之使用,即屬不自任耕作。惟承租人應自任耕作,解釋上
          當非指必由承租人本人親自耕作,其因以家中之一人名義簽訂耕地租約,
          而交予其他家人共同參與耕作者,亦不得認係轉租或不自任耕作,始符農
          村之現實狀況並得保護承租人權益。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5年度上字第679號
上  訴  人  吳文光
訴訟代理人  黃丁風  律師
            黃雅羚  律師
被上訴人    林秀蘭
            林禎祥
            林秀珠
            黃林月娥
            林博文
            林博勲
            林莉玲
            林莉瑛
            林宜錚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羅明宏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租佃爭議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5年3月
28日臺灣宜蘭地方法院104年度訴字第466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本院於105年11月22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廢棄。
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
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坐落宜蘭縣○○鄉○○段000○000○000 ○
    000 地號土地(下合稱系爭土地)原為伊等之被繼承人林吳
    良所有,與上訴人之父吳森琳締有三七五耕地租約(下稱系
    爭耕地租約),約定耕種稻穀等農作物。林吳良、吳森琳先
    後過世後,系爭耕地租約由兩造繼承(租約字號:宜蘭縣礁
    溪鄉礁田字第263 號)。詎上訴人已將系爭土地闢建為養殖
    魚池,擅自將農地變更為漁牧之用;且上訴人自民國63年起
    即任職於新北市瑞芳農會,並未實際就系爭土地上之養殖魚
    池為管理收益,而係交由其弟吳文中一家人為之,上訴人顯
    未自任耕作,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6條第1項、第2項規
    定,系爭耕地租約應屬無效,伊等得依上開規定收回系爭土
    地,爰求為確認兩造間就系爭土地之耕地租賃關係不存在;
    ,並求為判命上訴人將系爭土地騰空並回復原狀返還伊等【
    被上訴人於原審聲明:被告(即上訴人)應將系爭土地騰空
    返還原告(即被上訴人)(見原審卷第29頁),嗣於本院更
    正此項聲明如上(見本院卷(二)第3、8、153頁)】。
二、上訴人則答辯:林吳良業已同意吳森琳將系爭土地闢建為養
    殖魚池使用,上訴人延續此使用方式,不符未自任耕作之要
    件。再者,吳森琳死後系爭耕地租約之承租人為上訴人與吳
    文中,吳文中死亡後由其配偶及子女承受承租人之地位,故
    上訴人、吳文中及其家人經營管理系爭土地上之養殖魚池,
    亦不符承租人未自任耕作之要件,系爭耕地租約仍屬有效,
    被上訴人無權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6條第2 項規定收回
    系爭土地等語。
三、原審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即確認兩造間就系爭土地之耕
    地租賃關係不存在,另判命上訴人應將系爭土地騰空返還予
    被上訴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聲明為;(一)原判決廢
    棄;(二)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被
    上訴人則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一)林吳良之配偶林水木於 62 年 9 月 26 日死亡(見本院
      卷(一)第 31 頁背面、第 36 頁背面),林吳良與吳清
      焰於 68 年間就系爭土地及同段 552、578 地號土地簽訂
      臺灣省宜蘭縣私有耕地租約(租約字號:礁田字第 263
      號),約定租期自 68 年 1 月 1 日起至 73 年 12 月
      31 日止(見原審卷第 37 頁),嗣吳清焰於 72 年 12
      月 14 日死亡(見原審卷第 50 頁戶籍謄本)。
(二)林吳良與吳森琳於 83 年 3 月 5 日簽訂買賣契約書,約
      定由林吳良將 578 地號土地出賣予吳森琳,並同時贈與
      552 地號土地(見原審卷第 39-42 頁),嗣林吳良於 83
      年 3 月 13 日死亡(見本院卷(二)第 59 頁戶籍謄本
      )。
(三)92 年間吳森琳申請續訂系爭耕地租約,兼辦理承租人繼
      承變更及出租人名義變更,經宜蘭縣礁溪鄉公所核定准予
      續租 6 年(見本院卷(一)第 132-167 頁,斯時承租人
      為吳森琳、出租人為被上訴人、承租標的為系爭土地、租
      期自 92 年 1 月 1 日至 97 年 12 月 31 日)。
(四)吳森琳於 92 年 11 月 11 日死亡(見本院卷(一)第
      173 頁戶籍謄本),由上訴人單獨申請系爭耕地租約之繼
      承變更登記,經宜蘭縣礁溪鄉公所同意照辦(見本院卷(
      一)第 168-188 頁);嗣上訴人於 98 年間申請續約,
      經宜蘭縣礁溪鄉公所核定准予續租 6 年(租期自 92 年
      11 月 11 日起至 103 年 12 月 31 日止,見本院卷(一
      )第 189-198 頁)。
五、按確認法律關係之訴,非原告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
    者,不得提起之,民事訴訟法第247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所
    謂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係指法律關係之存否不明確
    ,原告主觀上認其在法律上之地位有不安之狀態存在,且此
    種不安之狀態,能以確認判決將之除去者而言(最高法院52
    年台上字第1240號判例參照)。查被上訴人主張系爭耕地租
    約因上訴人不自任耕作而無效,為上訴人所否認,雙方就系
    爭耕地租約法律關係,既存有爭執,被上訴人提起本件確認
    之訴,除去其法律上地位不安狀態,揆諸前開判例意旨,自
    有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
六、次按承租人應自任耕作,並不得將耕地全部或一部轉租於他
    人。承租人違反前項規定時,原訂租約無效,得由出租人收
    回自行耕種或另行出租,為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6條第1
    、2 項所明定。查兩造均同認其等前就系爭土地成立系爭耕
    地租約之事實,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擅自將系爭土地闢建為
    魚池使用,且將系爭土地上之魚池交由吳文中一家人經營,
    顯未自任耕作,系爭耕地租約應屬無效,且其等得依前引規
    定收回系爭土地云云,則為上訴人所否認。經查:
(一)系爭耕地租約前係由林吳良在 68 年間與上訴人之祖父吳
      清焰締結,當時吳清焰所承租之標的除系爭土地外,尚包
      含同段 552、578 地號土地,約定農用。嗣契約雙方當事
      人陸續發生繼承情事,且林吳良於 83 年間將原為出租標
      的之 552、578 地號土地出售予吳森琳,致上訴人於 93
      年間單獨申請辦理系爭耕地租約之變更登記後,兩造始為
      系爭耕地租約之當事人,且此租約之出租標的為系爭土地
      (見兩造不爭執之事項(一)至(四))。
(二)按耕地租賃,承租人應以耕地供耕作之用。如承租人變更
      耕作之使用目的,改充耕作以外之使用,即屬不自任耕作
      。所稱耕作,依土地法第 106 條第 2 項之規定,雖包括
      漁牧,但此乃謂自始即約定租用他人之土地而為漁牧,亦
      屬於耕地租用而已,非謂凡屬耕地租用,即可任意變更農
      地原有性質而為漁牧使用。故原為栽培農作物之耕地租佃
      契約,承租人未經出租人同意,逕將農地變更為漁牧之用
      ,並興建設施,致變更農地原有性質,即屬違反耕地租佃
      契約,不自任耕作(最高法院 85 年度台上字第 1227 號
      判決參照)。上訴人自承系爭土地在 76 年間即經原承租
      人吳森琳闢建為魚池使用迄今(其中 519 地號土地僅有
      部分面積闢建魚池,其餘仍為農地,見本院卷(一)第
      72 頁),顯然自上訴人承租系爭土地後,系爭土地絕大
      部分均未供農用。上訴人辯稱吳森琳在系爭土地闢建魚池
      前,已得當時之出租人林吳良同意等語,固為被上訴人所
      否認,本院基於下列理由,認上訴人所辯應屬可採,則上
      訴人延續吳森琳得林吳良所同意之土地使用方式(即將系
      爭土地作魚池使用),即非屬不自任耕作:
    1.證人即吳森琳之堂弟吳豐來固於本院證稱:吳森琳生前我
      們一直是鄰居,雙方關係很親近。吳森琳生前有延續吳清
      焰的租約,向舅媽林吳良承租土地耕種,租金是一年繳一
      次,每年都是在快過年前拿稻穀折換的現金去給林吳良,
      如果我有空,吳森琳會邀我一起去送租金,我大概和吳森
      琳去送租金十次左右。林吳良的親人在礁溪有開一家百貨
      行,我每次和吳森琳去送租金都是送到該百貨行給林吳良
      ,林吳良不一定每次都在,有一年我陪吳森琳送租金給林
      吳良的時候,吳森琳有跟林吳良提到農田種水稻沒有賺什
      麼錢,而當時宜蘭很流行養鰻苗,吳森琳有跟林吳良說他
      想把租來的地改作魚池養鰻苗,林吳良說如果改作養殖漁
      業,賺到錢她也很高興,林吳良同意以後,吳森琳就開始
      進行改作養殖魚池的工作等語(見本院卷(二)第 4 頁
      ),依其所言,其係在林吳良之親人所開設之百貨行中,
      親自見聞林吳良同意吳森琳將系爭土地改作魚池使用之事
      。然證人即林吳良之姪子吳乾源證稱:林吳良的配偶生前
      在礁溪經營百貨行,後來林吳良的配偶過世,百貨行交給
      最小的女兒經營,我是到了 69、70 年左右才接手經營前
      開百貨行,我向林吳良承租百貨行的一樓店面和二樓住家
      。百貨行交給我接手經營後,林吳良住在台北,她雖然會
      在過年的時候回礁溪看親戚,但通常不會過夜,晚上就回
      台北。我接手百貨行後,林吳良會在每年一、二期稻作收
      成約一個月多後打電話給我,叫我去跟吳森琳收租金,我
      會去跟吳森琳說我姑姑叫我來收租,吳森琳會在一、二個
      禮拜後將租金送到我店裡來,我一直替林吳良收租金到她
      過世為止;我不認識吳豐來,我開百貨行人都在店裡,吳
      森琳來送租金時,都是他自己一個人送到店裡來給我等語
      (見本院卷(二)第 40 頁背面、41 頁),是依吳乾源
      證述之內容可知,自 70 年左右起,林吳良即未住在礁溪
      且偶爾才回鄉探親,系爭耕地租約之租金係由吳乾源代林
      吳良向吳森琳收取,且吳森琳均係獨自至其店內送租金,
      吳豐來曾否因陪同吳森琳至百貨行送租金,而在店內巧遇
      林吳良,並因此親自見聞林吳良同意吳森琳將系爭土地改
      作魚池之請求,非無疑問,實未能遽以吳豐來之證詞,而
      謂上訴人前述主張為真。
    2.惟上訴人主張吳森琳於 76 年間已在系爭土地及 550、
      552 地號土地闢建魚池,其中 517、518、519 地號等 3
      筆土地相毗鄰,517、518 地號土地上的魚池蓋滿土地,
      519 地號土地僅有部分闢為魚池,其餘部分維持農用;
      550、551、552 地號土地亦相毗鄰,該等土地上之魚池有
      三大池、二小池,面積大約就是這 3 筆土地的面積總和
      等語,業據提出地籍圖、空照圖為證(見原審卷第 46-49
      頁),且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見本院卷(一)第 71 頁
      背面)。而 517、518 地號土地之面積即有 1,896 平方
      公尺(見本院卷(一)80、90 頁登記謄本),550、551
      、552 地號等 3 筆土地之面積合計為 5, 575 平方公尺
      (見本院卷(一)第 47、110、45 頁登記謄本),可知
      吳森琳在前述土地上闢建魚池之面積逾 2,000 坪【(
      1,896 + 5,575)× 0.3025 = 2,259.9775 】,再觀諸
      上訴人所提出之 75 年至 77 年間空照圖,亦可知前開工
      程係歷時年餘方完成(見本院卷(一)第 201 頁、第
      216-218 頁),工程不可謂不浩大。如吳森琳在動工前並
      未取得出租人、且為其舅媽林吳良之同意,顯將蒙受日後
      遭林吳良要求回復原狀,甚或終止租約之重大損失。而吳
      森琳生前歷任宜蘭縣內多所小學校長,業經吳豐來證述在
      卷(見本院卷(二)第 5 頁背面),以其智識程度及與
      林吳良之親屬關係而論,應不致為此不智之舉,故而上訴
      人主張吳森琳係得林吳良同意始將承租土地改作魚池,尚
      非無憑。其次,吳森琳在前述土地大舉動工、闢建魚池之
      行為,衡情當為鄰里所周知。而林吳良之弟吳憲雄證稱:
      林吳良及其配偶本均為礁溪鄉人,林吳良雖在 70 年以後
      即定居台北,但在礁溪鄉仍有親戚,且偶有返鄉探親行程
      等語(見本院卷(二)第 66 頁背面、第 68 頁),再佐
      以林吳良係於前述魚池闢建完成 6、7 年後之 83 年 83
      年 3 月 13 日死亡(見本院卷(二)第 59 頁戶籍謄本
      ),以其與吳森琳為舅媽與外甥之親屬關係,其等在前述
      期間內應非無往來,則對於位在吳森琳住家咫尺處之前述
      土地上魚池,林吳良自無不知之理。本件並無事證顯示林
      吳良生前曾對吳森琳在承租土地上闢建魚池之行為,為反
      對之意思表示,亦堪認其對吳森琳將承租土地改作養殖漁
      業使用,已明示或默示同意。
    3.被上訴人雖以林吳良早已遷居台北,且其在礁溪之住處距
      吳森琳之住家甚遠,交通不便,林吳良並無理由去出租土
      地現場查視,他人亦不致刻意注意土地之用途有無改變而
      告知林吳良各節,否認林吳良知悉且同意吳森琳將承租土
      地闢建為魚池(見本院卷(二)第 148 頁),然關於民
      事訴訟舉證責任之分配,89 年間修正之民事訴訟法第
      277 條已增設但書規定,受訴法院於具體個案決定是否適
      用該條但書所定公平原則,以轉換舉證責任或降低證明度
      時,應視各該訴訟事件類型之特性及待證事實之性質,審
      酌兩造舉證之難易、距離證據之遠近、經驗法則所具蓋然
      性之高低等因素,並依誠信原則,定其舉證責任誰屬或斟
      酌是否降低證明度,進而為事實之認定並予判決,以符上
      揭但書規定之旨趣,實現裁判公正之目的。尤以年代已久
      且人事皆非之遠年舊事,每難查考,舉證甚為困難。苟當
      事人之一造所提出之相關證據,本於經驗法則及降低後之
      證明度,可推知與事實相符者,應認其已盡舉證之責(最
      高法院 104 年度台上字第 2241 號判決參照)。查林吳
      良業已辭世 20 餘載,其生前曾否同意吳森琳將承租土地
      改作魚池已屬難以查考之遠年舊事,本院依前引判決意旨
      ,認定上訴人已就上情盡舉證責任,被上訴人猶以前述情
      詞置辯,為本院所不採。
(三)上訴人依據兩造間之系爭耕地租約,得將系爭土地作為魚
      池使用,業經本院認定如前。被上訴人復稱:上訴人並未
      親自經營系爭土地上之魚池,而係將該魚池交由吳文中一
      家人經營,亦非屬自任耕作云云。惟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
      第 16 條第 1 項所定之「承租人應自任耕作」,解釋上
      當非指必由承租人「本人」親自耕作,其因以家中之一人
      名義簽訂耕地租約,而交予其他家人共同參與耕作者,亦
      不得認係轉租或不自任耕作,始符農村之現實狀況並得保
      護承租人權益(最高法院 83 年度台上字第 2297 號判決
      參照)。查系爭耕地租約之承租人原係吳森琳,且在吳森
      琳承租期間,得出租人林吳良之同意將承租土地改作魚池
      使用,斯時吳森琳為小學校長,均如前述,可推知當時吳
      森琳所承租土地上之魚池,並非由吳森琳獨力從事所有工
      作,此由證人即上訴人之妹吳文娟證稱:魚池的事父親會
      幫忙,二個哥哥(即上訴人、吳文中)也會幫忙,假日有
      空我也會回去幫忙(見本院卷(二)第 39 頁背面),即
      可得證。在吳森琳死後,因耕地承租權為財產權之一種,
      本亦得繼承之標的。吳文娟另證稱:吳森琳之繼承人均未
      拋棄繼承,且約定土地由兄弟繼承、女兒繼承現金(見本
      院卷(二)第 38 頁背面),顯然吳森琳之繼承人已將與
      土地相關之系爭耕地租約之承租權(即系爭土地上魚池之
      經營權),分割予上訴人兄弟繼承。而上訴人及吳文中在
      分割繼承吳森琳之土地時,各自分得均作為魚池使用之
      550、552 地號土地(見本院卷(一)第 45、47 頁登記
      謄本),尤徵其等實有延續吳森琳生前其等均有參與魚池
      工作方式之意,繼續共同經營系爭土地及 550、552 地號
      土地上之魚池。再觀諸上訴人所提出、形式真正為被上訴
      人所不爭執之 101 年至 104 年記事本(見原審卷第 113
      頁,置於原審證物袋內),其內多有與經營魚池相關事項
      之記載(例如:投藥、抽水、賣魚收入、工資),堪認上
      訴人縱非事必躬親,但確有參與魚池經營之相關工作,揆
      諸前開判決意旨,雖吳森琳死後上訴人兄弟僅由上訴人單
      獨具名,繼承系爭耕地租約,惟事實上該魚池之經營係由
      上訴人與吳文中共同參與,即非可認上訴人未自任耕作。
(四)實則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未自任耕作,乃以上訴人現住於
      基隆市,且另有任職瑞芳農會之正職,不可能專職從事系
      爭土地上之魚池工作,為其論據,然在吳森琳承租系爭土
      地期間,其亦另有校長正職,僅能在公餘之暇從事耕作,
      被上訴人並未執此主張吳森琳未自任耕作,顯然是否自任
      耕作,非以承租人是否另有他職為斷;另有他職者,非不
      得於閒暇另以其他方式參與耕作。故被上訴人前述主張,
      實屬率斷而不足採。至上訴人雖在原審主張其因分割繼承
      取得系爭耕地租約之權利,方為系爭土地上魚池之實際經
      營人,吳文中及其家人偶爾幫忙看顧巡視魚池或投飼料等
      工作(見原審卷第 35 頁背面、第 45 頁背面、第 76 頁
      、第 88 頁),嗣於本院方改稱吳森琳死後,其係與吳文
      中共同從事養殖工作,吳文中死後,其與吳文中之配偶及
      3 子共同經營養殖工作(見本院卷(二)第 75-77 頁)
      ,所言雖略有出入,然其始終主張確有實際參與系爭土地
      上之魚池經營工作,此點並無更易,亦未能以上訴人在一
      、二審之攻擊防禦方法內容變更,遽謂上訴人主張之內容
      俱非實在。被上訴人另稱上訴人與吳文中業已分家,並無
      民法上之家屬關係,本件無最高法院 71 年台上字第
      2841 號判例之適用云云(見本院卷(二)第 141 頁背面
      至第 142 頁),惟本院非依前開判例認定上訴人自任耕
      作,被上訴人此部分主張即無再予審究之必要,併予指明
      。
(五)綜上所述,上訴人並無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 16 條 1
      項所指未自任耕作之情,被上訴人依同條第 2 項規定主
      張系爭耕地租約應屬無效,並訴請確認兩造間就系爭土地
      之耕地租賃關係不存在,非有理由;被上訴人另依同項規
      定請求上訴人回復系爭土地原狀,並騰空返還該等土地,
      亦非有據。
七、從而,被上訴人訴請確認兩造就系爭土地之耕地租賃關係不
    存在,及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6條第2 項規定,請求上
    訴人將系爭土地騰空並回復原狀返還予被上訴人,為無理由
    ,不應准許。原審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自有未洽。上訴
    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自應由本
    院廢棄改判如主文第2 項所示。又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
    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
    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併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12    月    6     日
                  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  官  李媛媛
                            法  官  蕭胤瑮
                            法  官  陳婷玉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
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資
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 條之1第1項但
書或第2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如委任律師提
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12    月    6     日
                            書記官  郭姝妤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第1項、第2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
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
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
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