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訴訟
  • 社群分享
再審事由之得使用未經斟酌之證物,須當事人客觀上確不知該證物存在致未斟酌現始知之,或依當時情形有不能檢出該證物者,始足當之
2016-12-23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金再字第1號
案由摘要:損害賠償再審之訴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11 月 02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 第 277、496、499、500 條(104.07.01)
          證券交易法 第 157-1 條(95.01.11)
要  旨:按原確定判決之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尚未存在之證物,或該證物在前
          訴訟程序中業已提出並經法院審酌者,即非民事訴訟法第 496  條第 1
          項第 13 款規定所謂未經斟酌之證物。又前揭規定「得使用未經斟酌之證
          物」,必須當事人在客觀上確不知該證物存在致未斟酌現始知之,或依當
          時情形有不能檢出該證物者始足當之,倘按其情狀依一般社會之通念,尚
          非不知該證物或不能檢出或命第三人提出者,均無該條款規定之適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5年度金再字第1號
再審原告    林清和
訴訟代理人  鄭勵堅  律師
            李佳玲  律師
            王靖夫  律師
再審被告    財團法人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
法定代理人  邱欽庭
訴訟代理人  林青穎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再審之訴事件, 再審原告對於民國103年
12月25日本院102年度金上更㈠字第2號確定判決及105年1月14日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85號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 本院於
105年10月12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再審之訴駁回。
再審訴訟費用由再審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一、按再審之訴,專屬為判決之原法院管轄。對於審級不同之法
    院就同一事件所為之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專屬上級法院
    合併管轄。但對於第三審法院之判決,係本於民事訴訟法第
    496條第1項第9款至第13款事由,聲明不服者, 專屬原第二
    審法院管轄,同法第499條定有明文。 查再審原告依民事訴
    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3款規定之再審事由, 對於民國103年
    12月25日本院102年度金上更㈠字第2號確定判決(下稱金上
    更㈠判決) 及105年1月14日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85號
    確定判決(前二判決合稱原確定判決)提起本件再審之訴,
    自應專屬本院管轄。
二、次按再審之訴,應於30日之不變期間內提起;前項期間,自
    判決確定時起算,判決於送達前確定者,自送達時起算,民
    事訴訟法第500條第1項、第2項前段亦有明文。 查最高法院
    105年度台上字第85號確定判決係於 105年1月30日送達再審
    原告, 有送達證書在卷可稽(見本院卷㈠第38、148頁),
    再審原告於同年2月25日提起本件再審之訴, 有民事再審起
    訴狀收狀戳記上之日期可資證明(見本院卷㈠第2頁), 再
    審原告提起本件再審之訴,未逾30日之不變期間,應屬合法
    。
貳、實體方面
一、本件再審原告主張:訴外人詹宣勇家族、吳志偉家族、陳國
    華家族持有新竹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新竹商
    銀)股份逾15%,富邦集團則持股7 %(以下合稱四大家族
    ),茲因英商渣打銀行(下簡稱渣打銀行)有意併購新竹商
    銀,富邦集團於95年9月20日始承諾出售股權, 渣打銀行與
    四大股東價格洽定日期為同年9月21日, 並要求將股票信託
    後,才會進行公開收購,而四大家族最後簽署信託契約之日
    期為同年9月28日, 新竹商銀則未與渣打銀行簽訂任何協議
    。 又新竹商銀董事會會議係於同年9月29日決議同意渣打銀
    行公開收購其股票,每股收價格24.5元並簽署通常協議函,
    渣打銀行亦於同日公告公開收購新竹商銀股份之重大消息並
    向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證券期貨局(下簡稱證期局)申報本
    案,而開始進行公開收購程序,基上,不論依股東價格洽定
    之日(95年9月21日)、簽署信託契約日(95年9月28日),
    抑或以新竹商銀董事會決議日及渣打銀行向證期局申報依法
    公告公開收購之日(95年9月29日), 均非原確定判決認定
    之同年8月30日,而再審原告於同年9月4日至7日購買新竹商
    銀股票(系爭股票),早於重大消息成立之前,顯不該當內
    線交易罪。雖再審原告擔任新竹商銀轉投資之新竹建築經理
    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竹建經)之總經理,但新竹建經資產
    重估價格係於95年9月28日確定, 且綜觀全卷無任何證據證
    明詹宣勇有於95年9月29日之前, 告知再審原告系爭重大消
    息,伊係因媒體報導獲悉富邦集團擬併購新竹商銀後決意購
    買系爭股票, 故原確定判決顯未斟酌①詹宣勇96年2月14日
    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調查筆錄 (下稱詹宣勇96年2月
    14日調查筆錄、 ②吳志偉於本院104年5月19日103年度金上
    重更㈠字第14號刑事案件證詞(下稱吳志偉104年5月19日刑
    事更審之證詞)、③渣打銀行(新竹商銀)95年度歷史重大
    訊息公告一覽表、 ④渣打銀行95年9月29日重大訊息公告(
    再證4)、 ⑤富邦金控94年7月20日重大訊息公告及95年8月
    26日經濟日報報導等5項證據, 而該等證據經斟酌後,再審
    原告自得受較有利之裁判,爰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
    13款規定,提起本件再審之訴。並聲明:(一)原確定判決
    不利於再審原告部分廢棄。(二)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
    金字第5號判決不利於再審原告部分廢棄。 (三)上開廢棄
    部分,再審被告於第一審之訴暨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再審被告則以: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3款所謂未經斟
    酌之證物,僅限於「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已存在而當事人
    不知該證物之存在而未能提出者」,而再審原告主張之①詹
    宣勇96年2月14日之調查筆錄, 於本院確定判決之訴訟程序
    中已提出,②吳志偉104年5月19日刑事更審之證詞則非證物
    ,吳志偉亦於本院確定判決之訴訟程序中到庭證述,故前開
    證詞亦與前開規定不符,至於③渣打銀行95年度歷史重大訊
    息公告一覽表、④95年9月29日重大訊息公告、 ⑤富邦金控
    94年7月20日重大訊息公告及95年8月26日經濟日報報導等證
    據則係於本院確定判決之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已存在之證
    物,並無當時無法使用,現在始能使用之情形而與前開規定
    不合。況前開規定係屬「相對再審事由」,除非該再審事由
    與原確定判決之違誤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否則再審之訴法
    院不得廢棄原確定判決,參以再審原告涉嫌內線交易新竹商
    銀股票一案, 業經本院刑事庭於105年5月24日以103年度金
    上重更㈠字第14號判決在案,前開刑事判決參酌證人吳志偉
    及詹宣勇之證詞, 證券分析師侯友杉於95年8月31日製作之
    新竹建經股權價值評估報告,以及再審原告於本案中異於往
    常之股票交易習慣,認定本件確有高度可疑再審原告係於95
    年9月4日之前,即自證人詹宣勇處獲悉有關「渣打銀行擬公
    開收購新竹商銀全部股權」之消息,並據該消息購入新竹商
    銀股票,雖前開刑事判決依刑法從舊從輕原則,認定本件應
    適用修正後之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規定,認為前開重大消
    息應於95年9月20日始為明確, 但民事事件依實體從舊原則
    ,應適用行為時即修正前之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規定,認
    定系爭重大消息成立時點為95年8月30日, 雖與前開刑事判
    決認定不同,但並無矛盾,再審原告再執一詞爭執詹宣勇未
    傳遞系爭重大消息給其知悉云云,殊無可採等語,並聲明:
    駁回再審之訴。
三、原確定判決係以新竹商銀董事長詹宣勇於95年 8月31日即獲
    悉「渣打銀行將以每股24元為公開收購新竹商銀底價」之重
    大消息(下簡稱系爭重大消息), 而在新竹商銀95年9月29
    日公開系爭重大消息之前,因渣打銀行與新竹商銀洽談公開
    收購時,已表明無意承接新竹建經業務,詹宣勇遂將此訊息
    轉告新竹建經總經理即再審原告,並請其評估新竹建經之存
    續價值,是以, 再審原告至遲於95年8月31日已知悉系爭重
    大訊息,成為95年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第5款所列獲
    悉消息之人。又再審原告於94年9月1日起至95年9月3日止,
    未曾購買新竹商銀股票, 卻於知悉系爭重大消息後之95年9
    月4日起,以自己或家人名義大量購買新竹商銀股票, 總數
    達1,380張, 可推論再審原告係經由詹宣勇交辦評估新竹建
    經價值而自詹宣勇(內部人)獲悉系爭重大消息,自屬95年
    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第5款獲悉消息之人,再審原告
    於95年9月29日公開訊息以前,先行購買新竹商銀股票1,380
    張即違反95年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第5款之禁止內線
    交易規定, 依同條第2項規定,如金上更㈠判決書附表1(9
    月4、7日)、附表2(9月5、6日)所示善意賣出新竹商銀股
    票之投資人,自得請求再審原告按法定賠償額賠償其損失(
    消息公開後10個營業日收盤平均價-善意相對人賣出單價=
    差額。差額賣出股數=法定賠償額), 則證期中心請求再
    審原告賠償如金上更㈠判決書附表1、2所示投資人(訴訟實
    施權授與人)如各該附表所示金額,並由證期中心受領,其
    中附表1部分再審告應與詹尚德、 方俊文負不真正連帶清償
    責任,附表2部分則由再審原告個人負擔賠償責任, 而駁回
    再審原告之上訴,並命再審原告就本院確定判決主文第二項
    所命給付(即附表1)部分, 與詹尚德、方俊文負不真正連
    帶責任。 再審原告則以原確定判決顯未斟酌前開5項證物,
    經斟酌後可使伊受較有利益之裁判,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
    第1項第13款規定之再審事由,而提起本件再審之訴。經查
    :
(一)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3款規定所謂當事人發見未
      經斟酌之證物,係指前訴訟程序事實審之言詞辯論終結前
      已存在之證物,因當事人不知有此,致未經斟酌,現始知
      之者而言。若在前訴訟程序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尚未
      存在之證物,本無所謂發見,自不得以之為再審理由(最
      高法院29年上字第1005號、32年上字第1247號判例要旨)
      。若該證物在前訴訟程序已經法院審酌不予採取,或縱如
      斟酌,仍不能認為當事人可受較有利之裁判者,即難認再
      審之訴為有理由(同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422號判決參照
      )。易言之,原確定判決之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尚未
      存在之證物,或該證物在前訴訟程序中業已提出並經法院
      審酌者,即非前開規定所謂未經斟酌之證物至為灼然。準
      此,再審原告主張①詹宣勇96年2月14日調查筆錄部分,
      早於原確定判決之訴訟程序中提出,經法院審酌後,佐以
      證人吳志偉95年11月29日在調查局之陳述,認定詹宣勇於
      95年8月31日即獲悉系爭重大消息(詳本院卷㈠第63頁背
      面判決書第九、㈠第3行之記載),而原確定判決之事實
      審言詞辯論終結日為103年12月4日(詳本院卷㈠第48頁)
      ,則②吳志偉104年5月19日刑事更審之證詞部分顯然非於
      前訴訟程序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業已存在之證物,依前
      開說明,均與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3款之再審事由
      ,顯有未合。
(二)次按前訴訟程序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已經存在之證物,
      當事人不知有此致未斟酌現始知之,或知有該證物之存在
      而因當時未能檢出致不得使用,嗣後檢出之該證物,固可
      稱之為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3款所定得使用未經斟
      酌之證物,惟必須當事人在客觀上確不知該證物存在致未
      斟酌現始知之,或依當時情形有不能檢出該證物者始足當
      之,倘按其情狀依一般社會之通念,尚非不知該證物或不
      能檢出或命第三人提出者,均無該條款規定之適用。且當
      事人以發現得使用未經斟酌之證物為再審理由者,並應就
      其在前訴訟程序不能使用之事實, 依民事訴訟法第277條
      前段規定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258號判
      決要旨參照)。查再審原告主張之③渣打銀行95年度歷史
      重大訊息公告一覽表、④95年9月29日重大訊息公告、 ⑤
      富邦金控94年7月20日重大訊息公告及95年8月26日經濟日
      報報導等證物,雖係原確定判決之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
      業已存在之證物,然前述③、④、⑤均係下載自臺灣證券
      交易所之公開資訊觀測站公告資訊,或媒體報導均屬公開
      資訊或新聞報導,衡情應無不知該等證物之情,且再審原
      告於原確定判決之訴訟程序中一再主張伊係因媒體報導而
      購買新竹商銀股票(詳本院卷㈠第41、55頁判決書之記載
      ),顯見再審原告於前訴訟程序業已提出相當媒體報導以
      為佐證,按一般社會之通念,尚難認有不知該證物或不能
      使用之情,況再審原告迄未舉證證明伊在前訴訟程序不知
      或不能使用該等證物之事實,此外,縱再審原告不知有前
      開證物或有不能使用之情,然觀諸前述③至⑤之證物(本
      院卷㈠132至145頁),僅可證明新竹商銀均在前開公開資
      訊觀測站公告公司資訊, 並於95年9月29日對外公告渣打
      公司公開收購新竹商銀股票之事宜, 富邦金控曾於94年7
      月20日對經濟日報報載「富邦金擬強娶竹商銀」消息予以
      澄清, 以及經濟日報於95年8月26日報導富邦金控擬併購
      新竹商銀等情,但仍無法推翻原確定判決認定再審原告於
      95年9月29日公開系爭重大消息之前, 已基於詹宣勇交辦
      評估新竹建經價值而自內部人詹宣勇獲悉系爭重大消息一
      節,換言之,前開證物縱經法院斟酌,仍不能認為再審原
      告可受較有利之裁判者,即難認再審之訴為有理由,因此
      ,再審原告此部分主張,亦難以憑採。
四、綜上所述,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有前揭民事訴訟法第49
    6條第1項第13款之再審事由云云,自不足取。從而,再審原
    告執此提起本件再審之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本件事證已明,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
    院審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結果,爰不逐一論列,
    併此敘明。
六、據上論結,本件再審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11    月    2     日
                  民事第二十四庭
                      審判長法  官  陳麗芬
                            法  官  周祖民
                            法  官  黃欣怡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
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資
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 條之1第1項但
書或第2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如委任律師提
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11    月    2     日
                            書記官  蕭麗珍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第1項、第2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
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
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
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