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訴訟
  • 社群分享
所謂有利於被告之證據,係指該證據倘予採納或經調查所能證明者,得以推翻原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得據以為有利於被告或不同之認定者而言
2016-12-29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5年台上字第3221號
案由摘要: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12 月 08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57、59、201、339 條(100.11.30)
          刑事訴訟法 第 377、380 條(105.06.22)
          證券交易法 第 155、171 條(101.01.04)
要  旨:所謂有利於被告之證據及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係指該證據倘予採納
          或經調查所能證明者,得以推翻原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得據以為有利
          於被告或不同之認定者而言。如與待證事實無關,或不足以影響事實之認
          定或判決之結果者,即欠缺調查之必要性,縱未調查或說明,亦與所謂違
          背法令之情形不相適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五年度台上字第三二二一號
上  訴  人  林仲怡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
分院中華民國一○四年十月八日第二審判決(一○三年度金上訴
字第二九二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一○一年度
偵字第一四四○七、一七三七三、一八二五四、二○一六七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狀並非依據卷內
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
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
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
回。本件原判決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採證認事之
職權,認定上訴人林仲怡有其事實欄一、甲所載,基於偽造私文
書等之概括犯意,偽以楊○夫名義簽立「借款事由書」及本票,
交付洪○琛作為借款之擔保,以及偽造洪○琛名義之取款條,持
向台北市誠泰銀行龍山分行詐領洪○琛帳戶內之存款,暨偽以楊
○夫名義填寫「匯出匯款或折換申請書」,持向上開銀行折換美
金。另有其事實欄一、乙、1至6所載,與蘇○凱、李○強、邱
○躍(上開三人均經另案判刑確定)基於共同之犯意聯絡,為證
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一款所規定在集中市場買賣股
票權證不履行交割,暨同條項第三款所規定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
市場股票權證之交易價格,與他人通謀約定買賣價格而相對成交
之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上開部分科刑之判決,就其事實欄
一、甲所載犯行部分,改判依行為時連續犯及牽連犯關係從一重
論上訴人以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三年六月,及諭知如原
判決附表一編號一「主文」欄所示之物沒收。另就其事實欄一、
乙、1至6所載犯行部分,改判論上訴人以犯證券交易法第一百
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通謀買賣證券不履行交割共六罪,各處
如原判決附表一編號二至七「主文」欄所示之刑,及分別諭知同
上「主文」欄內之物均沒收,並就其所犯上開七罪合併定其應執
行刑為有期徒刑四年八月,及諭知相關沒收應併予執行,已詳述
其所憑證據及認定之理由(上訴人於偵查及事實審法院審理中均
自白前揭犯行,並未為否認犯罪之辯解)。核其所為之論斷,俱
有卷內資料可資覆按;從形式上觀察,原判決並無足以影響其判
決結果之違法情形存在。
上訴人上訴意旨略以:(一)、原判決認定伊就其事實欄一、乙
、1至6所載不履行交割部分,犯罪所得共僅新台幣(下同)一
百四十一萬一千零四十九元,其對證券交易市場交易秩序之影響
甚為輕微,顯不該當於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一款
所規定「足以影響市場秩序」之要件。又證人陳○華於原審審理
時證稱:「(問:所以你的分析報告內並沒有分析這樣違約交割
的情形,是否確實有造成交易市場發生秩序的影響嗎?)每個個
案要由檢調去認定,我們沒辦法有一個標準……『權證』本來就
是很冷門,突然買個大單當然也會造成影響,雖然這個單子是幾
十萬,只有幾百張,但這個數量在權證的交易就不算小,這個大
小其實要看標的的交易情況,權證買了那麼多,會不會造成波動
可以看行情表……」等語,亦足以佐證伊上開所為尚不足以影響
市場秩序,自與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一款罪名之
構成要件不合。乃原判決就陳○華前揭有利於伊之證詞,並未說
明何以不能為有利於伊論斷之理由,遽論以上述罪名,殊屬可議
。(二)、原判決雖認定伊有其事實欄一、乙、1至6所載之犯
行,然證人陳○妤、陳○婷、蘇○凱,張○娟、沈○嘉、林○謙
、張○勝、張○發等人(下稱陳○妤等人),均證稱渠等係經由
蘇○凱等人之通知後始下單,渠等並不知伊及李○強、邱○躍等
人有抬高或壓低股票權證價格之意圖,陳○妤、陳○婷、張○娟
、沈○嘉、林○謙、張○勝、張○發並均經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
。是伊雖有抬高或壓低股票權證價格之意圖,並利用陳○妤等人
之帳戶完成相對成交,惟證人陳○華之證詞及卷內之證據資料,
均無法證明伊就意圖抬高或壓低股票權證價格一事,與相對成交
之人(即陳○妤等人)間有互為通謀或約定。原審就上情未詳予
斟酌,遽認伊上開所為違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
三款,即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
,與他人通謀,以約定價格於自己出售,或購買有價證券時,使
約定人同時為購買或出售之相對行為之規定,殊有欠當。(三)
、依證人蘇○凱於原審審理時所證述之內容以觀,其於另案繳交
其因本件之全部犯罪所得時,伊曾基於繳交犯罪所得之意思交付
三十萬元予蘇○凱,足見伊確曾有與蘇○凱共同繳交犯罪所得之
事實。乃原判決並未說明蘇○凱之證言何以不能為有利於伊之論
斷,遽謂蘇○凱於另案繳交其因本案之全部犯罪所得時,上訴人
雖曾幫忙蘇○凱籌措其中之三十萬元,但無從憑此認定上訴人有
繳交全部犯罪所得之事實,而認伊並無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
條第五項減刑規定之適用,同有可議。(四)、關於原判決事實
欄一、乙、1至6所載部分,伊於犯後深感悔悟,除於偵查及事
實審法院審理時自白外,並陸續與多家證券公司達成和解,支付
和解金額共計五十萬三千三百八十八元。又伊雖尚未與部分證券
公司達成和解,係因現已無法查得相關資料等原因所致。另伊已
繳交犯罪所得共八十萬三千三百八十八元,已接近原判決認定伊
本件犯罪所得之一百四十一萬一千零四十九元。綜上,足見伊本
件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即科以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
項之最低度刑有期徒刑三年,仍屬過重;原審就上開部分犯行未
依刑法第五十九條之規定予以減輕其刑,且對伊本件所犯各罪所
量處之刑均屬過重,亦有未洽云云(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關於詐
欺取財部分,因係屬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爰不另為贅
載)。惟查:(一)、按所謂有利於被告之證據及應於審判期日
調查之證據,係指該證據倘予採納或經調查所能證明者,得以推
翻原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得據以為有利於被告或不同之認定
者而言。如與待證事實無關,或不足以影響事實之認定或判決之
結果者,即欠缺調查之必要性,縱未調查或說明,亦與所謂違背
法令之情形不相適合。(1)、上訴意旨(一)所載證人陳○華
於原審審理時證稱:「(問:所以你的分析報告內並沒有分析這
樣違約交割的情形,是否確實有造成交易市場發生秩序的影響嗎
?)每個個案要由檢調去認定,我們沒辦法有一個標準……『權
證』本來就是很冷門,突然買個大單當然也會造成影響……」等
語,依其所述意旨,係指上訴人所為如原判決事實欄一、乙、1
至6所載不履行交割之犯行,是否符合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
條第一項第一款所稱「足以影響市場秩序」之構成要件,應由司
法單位依據個案事實加以判斷;而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前揭不履行
交割之犯行,足以影響(集中交易)市場秩序,已說明其所憑之
證據及理由等情綦詳(見原判決第二十六頁倒數第十二行至第四
十三頁倒數第四行)。是陳○華如上訴意旨(一)所載之證詞內
容,在客觀上尚不足以推翻原判決關於上開部分事實之認定,而
得據以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論斷。縱原判決就陳○華如上訴意旨(
一)所載之證詞,未逐句說明何以不能為有利於上訴人論斷之理
由,而略有微疵,然此項微疵於判決之結果並無影響,依刑事訴
訟法第三百八十條規定,仍不得據為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上
訴意旨執此不影響判決結果之枝節問題指摘原判決不當,並非適
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2)、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五
項前段規定「犯第一項至第三項(即違反同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
一項等相關規定)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
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其刑……」,是被告必須「在偵查中自
白」,以及「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始得依
上開規定減輕其刑。原判決已說明共同正犯蘇○凱於另案繳交其
個人之全部犯罪所得(按原審法院一○三年度金上訴字第一一六
四號蘇○凱等人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案件刑事判決,於其理由內
說明蘇○凱個人全部犯罪所得為一百六十六萬七千八百三十三元
,蘇○凱共繳交一百九十萬零二百五十元,即逾繳交二十三萬二
千四百十七元,見原審卷第四宗第一一九頁背面)。而上訴人縱
曾幫忙蘇○凱籌措其中之三十萬元許,然上訴人此舉僅屬幫忙蘇
○凱籌款之性質,尚難認上訴人已繳交其個人因本案之全部犯罪
所得(即一百四十一萬一千零四十九元),自無從依證券交易法
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五項前段之規定予以減輕其刑等情綦詳(見原
判決第五十七頁第一至十六行)。況上訴人於其上訴理由中亦自
承其本件僅繳交犯罪所得共八十萬三千三百八十八元,可見其並
未繳交其個人之全部犯罪所得一百四十一萬一千零四十九元,至
為顯然。是上訴意旨(三)所載蘇○凱前揭證述,尚不足以推翻
原判決關於上開部分事實之認定,而得據以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論
斷。縱原判決就蘇○凱於原審審理時所為之證詞,未逐句說明何
以不能為有利於上訴人論斷之理由,對於判決之結果並無影響,
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規定,仍不得據為合法之第三審上訴
理由,上訴意旨執此指摘原判決不當,同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
由。(二)、綜觀原判決之全案情節及判決本旨,原判決係認定
上訴人與蘇○凱、李○強、邱○躍等人,共同基於意圖抬高或壓
低股票權證交易價格而通謀買賣相對成交之犯意聯絡,分別利用
「不知情」之陳○妤等人以渠等之證券帳戶,對原判決事實欄一
、乙所載之相關股票權證,為違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
一項第三款意圖抬高或壓低股票權證交易價格而通謀買賣相對成
交之犯行(詳見原判決第三頁第四行至第二十二頁第十行、第五
十三頁第八行至第五十四頁第一行);是原判決既認定上訴人係
與蘇○凱、李○強、邱○躍等人,共同為違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
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意圖抬高或壓低股票權證交易價格而通謀
買賣相對成交之犯行,而非認定上訴人係與陳○妤等人共同為上
開犯行,則陳○妤等人縱證稱渠等係經由蘇○凱等人通知後始下
單,並不知上訴人、蘇○凱、李○強及邱○躍等人有抬高或壓低
股票權證價格之意圖等語,亦並不影響原判決關於上開部分事實
之認定。上訴意旨謂本件並無證據足資證明伊就意圖抬高或壓低
股票權證價格一事,與相對成交之陳○妤等人間有互為通謀或約
定,原判決遽認伊違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
之規定為不當云云,要屬誤解,難認係依據卷內資料而為指摘之
適法第三審上訴理由。(三)、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酌減其刑,必
其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人之同情
,認即使予以宣告法定最低度刑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犯
罪情節輕重等相關事由,僅屬刑法第五十七條所規定量刑輕重之
參考事項,尚不能據為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之適法原因。原判決
關於其事實欄一、乙、1至6所示部分,於量刑時已審酌刑法第
五十七條所規定之各項事項,並已說明上訴人上開所為影響證券
交易秩序,並生損害於證券業者,惡性非輕等情綦詳(見原判決
第六十頁倒數第一至四行)。而上訴人如原判決事實欄一、乙、
1至6所載之犯罪情節並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亦無足
以引起一般人同情之情形,核與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規定之
要件尚有未合;原判決因而未依上述規定酌減其刑,尚難指為違
法。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就上開部分未依刑法第五十九條之規定
予以酌量減輕其刑為不當云云,無非徒憑己見,對原審裁量權之
適當行使為任意之指摘,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四)、
關於刑之量定,係實體法賦予法院得依職權裁量之事項,苟已以
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刑法第五十七條各款所列事項而未逾
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或濫用其權限,即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
以為第三審上訴之理由。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項之偽造有價證
券罪,其法定本刑為「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
千元以下罰金」;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通
謀買賣證券不履行交割罪,其法定本刑為「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有期徒刑,得併科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原審對上訴
人所犯偽造有價證券一罪及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
一款之通謀買賣證券不履行交割共六罪,如何依刑法第五十七條
各款所列事項,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礙,審酌上訴人前揭犯罪之
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原判決附表一編號一至七「主文」欄所示
之刑,已詳細說明其理由,此乃事實審法院量刑職權之適法行使
,並未逾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亦無濫用其權限或違反比例原則
等情事,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對其量刑過
重云云,無非徒憑己見,對原審裁量權之適當行使為任意之指摘
,同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至上訴人其餘上訴意旨,無非對
於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以及原判決已明確論斷說明之
事項,再事爭執,均非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何違背法
令之情形,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
合,揆之首揭說明,其關於偽造有價證券罪(含連續行使偽造私
文書)、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通謀買賣證
券不履行交割罪部分之上訴自非合法,均應予駁回。又原判決關
於上訴人牽連犯(上訴人行為後牽連犯之規定業經修正刪除)詐
欺取財部分,係依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論處罪刑,該部分
核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第四款之案件。上訴人對於得上
訴於第三審法院之偽造有價證券(含連續行使偽造私文書)部分
之上訴,既屬不合法而應從程序上駁回,則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
院之詐欺取財罪部分,自無從適用審判不可分原則併為實體上審
判,應一併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十二   月    八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郭  毓  洲  
                                法官  江  振  義  
                                法官  陳  宏  卿  
                                法官  劉  興  浪  
                                法官  張  祺  祥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五  年   十二   月    九    日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