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訴訟
  • 社群分享
審判長未於審判期日宣示辯論終結前給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依刑事訴訟法第 379 條第 11 款規定,其判決為當然違背法令
2022-05-11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1年度台上字第41號
案由摘要:妨害性自主
裁判日期:民國 111 年 04 月 13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74 條(111.02.18)
          刑事訴訟法 第 47、214、289、290、377、379 條(111.02.18)
          刑事妥速審判法 第 3 條(108.06.19)
要  旨:依刑事訴訟法第 290  條,法院於審判期日宣示辯論終結前,應予被告最
          後陳述之機會,如未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依同法第 379  條第 11 款
          規定,其判決為當然違背法令。上開規定之目的在於保障被告之聽審權,
          提升其防禦地位,且重點在於審判長是否已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而審
          判長是否已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專以審判筆錄為證,同法第 47 條定
          有明文。至於已經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後,被告是否為最後陳述,係不
          同之二事,無從以被告未為最後陳述,逕認係審判長未予被告最後陳述之
          機會。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41號
上  訴  人  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  洪威華
被      告  林星賢
選任辯護人  馬偉涵  律師
            郭立寬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妨害性自主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
110年8月11日第二審判決(110年度侵上訴字第136號,起訴案號
: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109 年度偵字第1633號),提起上訴,本
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
    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
    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
    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
    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
    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本件原審審理結果,認為被告林星賢有如原判決事實欄所載
    之犯行,因而維持第一審論處被告強制猥褻罪刑,並諭知緩
    刑及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之判決,駁回被告在第二審之上訴
    ,已詳敘其調查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之心證理由。
三、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行為
    者,應依誠信原則,行使訴訟程序上之權利,不得濫用,亦
    不得無故拖延,刑事妥速審判法第3 條定有明文。上開規定
    所謂「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行為者」,其立法理由提
    及:「如告訴代理人、被告輔佐人是。」可見,所謂其他參
    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行為者,係指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
    以外,其他實際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行為之人,至於立法
    理由提及之告訴代理人及被告輔佐人,僅係例示而已,且刑
    事訴訟法第289條第2項於民國109年1月15日修正後規定:「
    ……於科刑辯論前,並應予到場之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
    或其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就科刑範圍表示意見之機會。」
    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既可
    於審判期日實際參與訴訟程序並為訴訟行為,自係刑事妥速
    審判法第3 條所稱之「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行為者」
    。至於該條之立法意旨:「一、為達成妥速審判之目的,當
    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其他參與訴訟程序為訴訟行為者,
    均應依誠信原則行使訴訟程序上之權利,不得濫用,亦不得
    藉故拖延,始克盡其功,爰參考日本刑事訴訟規則第一條第
    二項之規定,於本條明定之。二、本條所稱誠信原則,舉例
    而言:被告雖有權保持沈默,但不得欺瞞法院,騙使法院實
    施不必要之訴訟程序等是……」可見該條係為達成妥速審判
    之目的,因而規定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其他參與訴訟
    程序而為訴訟行為者,應依誠信原則,行使訴訟程序上之權
    利,不得濫用,亦不得無故拖延。雖禁反言係源自誠信原則
    所導出禁止矛盾行為或出爾反爾,破壞相對人正當信賴之法
    律原則。惟刑事妥速審判法第3 條之立法理由暨其立法理由
    提及誠信原則所舉之例,均係為達妥速審判之目的,並未提
    及禁反言。因此無從以該條之法條文字有「應依『誠信原則
    』,行使訴訟程序上之權利……」即認其目的係為禁反言,
    並認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
    行為者,均有禁反言原則之適用。本件原判決以被告與代號
    BF000H109002號成年女子(姓名年籍詳卷,下稱甲女)在第
    一審審理中已達成和解,並給付賠償金額,其和解書條件五
    載明:「……乙方(即甲女)同意原諒甲方(即被告)因本
    案所應承擔之一切法律責任,並願給予甲方自新之機會。六
    、雙方同意誠信履約……。」有和解書影本在卷可證,顯見
    甲女已承諾予被告自新之機會,並願意依誠信履行和解條件
    。惟被告履行和解條件後,甲女卻片面毀諾,於第一審經詢
    問是否同意予被告緩刑時,表明不願意,並當庭哭泣,有第
    一審審判筆錄在卷可佐,與禁反言原則有悖,有礙被告受憲
    法及刑事妥速審判法所保障之訴訟權益。被告雖在第一審否
    認犯行,但此係因本案導致與其妻離婚,被告除了工作,尚
    需扶養小孩,希望否認犯罪以獲無罪判決。何況被告於原審
    已坦承犯行,審酌甲女早已與被告達成和解,同意予被告自
    新機會,被告並無其他妨害性自主之前科紀錄,因一時失慮
    致罹刑典,願接受法律制裁,具悔改向善之意,復考量被告
    為家庭經濟之支柱,如入監執行,或衍生社會問題,因認被
    告經此偵、審程序及科刑教訓後,當能知所警惕,所宣告之
    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併諭知緩刑3 年,及於緩刑期間付保
    護管束,以啟自新等旨。原判決之論斷,依上開說明,除有
    關禁反言部分之論敘有所不當外,其餘於法尚無不合。檢察
    官上訴意旨以甲女係告訴人(被害人),並非刑事妥速審判
    法第3 條立法理由所指「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訟行為者
    」,且被告於簽立和解書後,於第一審行準備程序時,仍否
    認犯行,則甲女於和解書所同意各節,因情勢變更,而不同
    意予被告緩刑,自無違反禁反言,原判決以甲女違反禁反言
    ,而予被告緩刑宣告,有所違誤云云,指摘原判決不當。惟
    甲女係刑事妥速審判法第3 條規定之「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
    為訴訟行為者」,業如前述,原判決認甲女違反禁反言,雖
    有未當,惟除去此部分不當之說明,其審酌刑法第74條第 1
    項第1 款之要件後,方宣告被告緩刑,且此係原審得裁量之
    事項,檢察官執上揭理由指摘原判決不當,難認係適法之第
    三審上訴理由。
四、刑事訴訟法第289條第1項及第2 項規定:調查證據完畢後,
    應命依下列次序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一、檢察官。二
    、被告。三、辯護人(第1 項)。前項辯論後,應命依同一
    次序,就科刑範圍辯論之。於科刑辯論前,並應予到場之告
    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就科刑範
    圍表示意見之機會(第2項)。其第2項修正之立法理由提及
    刑事訴訟程序,不可忽視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他依
    法得陳述意見之人之權益,爰賦予到場之告訴人、被害人或
    其家屬或其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於科刑辯論前就科刑範
    圍表示意見之機會。因此,若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
    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於審理期日不願於審判程序到場表示
    意見,尚難認係剝奪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他依法得
    陳述意見之人就科刑範圍表示意見之參與訴訟權。本件甲女
    於偵查中陳報其住所為新竹縣○○鄉(詳細地址詳卷),另
    於新竹縣○○鄉有居所(詳細地址詳卷),惟甲女於真實姓
    名對照表上特別註記訴訟文書請寄新竹縣○○鄉址,勿寄新
    竹縣○○鄉址。本件原審審理期日,審判長已批示傳喚甲女
    ,並註明如不克到庭,得以書狀陳明意見,如無意見陳述,
    亦得無庸到庭,該傳票已寄至上開新竹縣○○鄉址(與甲女
    陳報之地址相同),由受僱人(其姓名係外文,其下註明「
    外傭」)代收,有原審法院送達證書在卷可憑,且郵務人員
    至該址時,既由該名外傭出面受領送達文書,若其係無辨別
    事理能力之人,衡情,郵差亦不致讓其受領送達文書,上開
    送達文書既已合法送達,已賦予甲女於審判程序到場就科刑
    範圍表示意見之機會。檢察官上訴意旨以原審審判程序之傳
    票係由不詳姓名之人於送達證書勾選「受僱人」,並簽署無
    法辨識之文字,依其簽署之字跡,係外國文字,該簽收送達
    證書之人,是否為甲女之受僱人,及有辨別事理能力之人,
    均無從判別,上開審判程序傳票,顯非合法送達,致甲女無
    從按時到庭就被告科刑範圍表示意見,剝奪甲女之參與訴訟
    權云云,無非以臆測之詞指摘原判決不當,亦非合法之第三
    審上訴理由。
五、審判長於宣示辯論終結前,最後應詢問被告有無陳述,為刑
    事訴訟法第290 條所明定。故法院於審判期日,應與被告最
    後陳述之機會,如未與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依同法第 379
    條第11款規定,其判決為當然違背法令。上開規定之目的在
    於保障被告之聽審權,提升其防禦地位,且重點在於審判長
    是否已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而審判長是否已予被告最後
    陳述之機會,專以審判筆錄為證,同法第47條定有明文。至
    於已經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後,被告是否為最後陳述,係
    不同之二事,無從以被告未為最後陳述,逕認係審判長未予
    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查原審審判長於110年7月21日審判期
    日辯論終結前,已詢問被告:「有何最後陳述?」被告答稱
    :「無。」等語,有該日審判程序筆錄可稽。從審判程序筆
    錄之形式觀之,尚難認原審未踐行上開程序。雖檢察官於原
    審判決後,自行勘驗原審審判程序筆錄之錄音光碟,並製作
    勘驗紀錄,但此與刑事訴訟法第214 條規定勘驗所應遵行之
    程序不符,且審判長詢問「有何最後陳述?」後,依檢察官
    自行製作之勘驗紀錄,因收音無法辨識被告有無回答。但審
    判長於其詢問「有何最後陳述?」後,稱「沒有,那本件辯
    論終結,定8 月11日上午10時宣判……」。換言之,審判長
    已予被告最後陳述之機會,即令被告未予回答,亦難認原審
    審判程序違反刑事訴訟法第290 條之規定。檢察官上訴意旨
    以原審審判長雖有訊問被告「有何最後陳述?」,然經自行
    勘驗審判程序筆錄之錄音光碟結果,未待被告回答,審判長
    即自行回答:「沒有」,並諭知本案辯論終結及定期宣判。
    被告既未回答,實與未予被告最後陳述機會無異云云,指摘
    原判決違背法令,依上開說明,仍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
六、檢察官其餘上訴意旨,均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
    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徒就原審採證認事職權
    之適法行使,暨其他不影響於判決結果之枝節問題,漫事爭
    論,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
    ,揆之首揭說明,檢察官之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
    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4     月    13    日
                  刑事第九庭審判長法  官  何  菁  莪  
                                  法  官  何  信  慶  
                                  法  官  朱  瑞  娟  
                                  法  官  高  玉  舜  
                                  法  官  劉  興  浪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4     月    18    日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