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勞動
  • 社群分享
勞雇雙方合意終止勞動契約,倘雇主未濫用經濟上優勢地位,致勞工立於不對等地位而處於非完全自由決定情形,除有其他無效事由外,應承認其效力
2022-05-19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09年度勞上字第182號
案由摘要:確認僱傭關係存在等
裁判日期:民國 111 年 03 月 30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 第 487 條(110.01.20)
          民事訴訟法 第 78、449、466-1 條(110.12.08)
          勞動基準法 第 11、29 條(109.06.10)
要  旨:按勞雇雙方合意終止勞動契約,倘雇主未濫用其經濟上之優勢地位,致勞
          工立於不對等地位而處於非完全自由決定之情形時,除有其他無效之事由
          外,仍應承認其效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勞上字第182號
上  訴  人  賴建宇  
訴訟代理人  尚佩瑩  律師
被上訴人    台灣矽力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WEI CHEN
訴訟代理人  許兆慶  律師
            高子淵  律師
            邱若曄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確認僱傭關係存在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
國109年8月31日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9年度重勞訴字第1號第一審
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111年3月9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主張:伊原受僱於訴外人芯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芯傳公司),該公司嗣經訴外人矽力杰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矽力杰公司)併購,伊獲矽力杰公司留用,自民國106年3
    月1日起受僱於被上訴人即矽力杰公司所屬子公司擔任積體
    電路測試工程師,約定每月薪資為新臺幣(下同)8萬1,600
    元(下稱系爭契約)。惟被上訴人於108年2月2日趁伊出差
    之際,以公司業務性質變更為由,以電話及簡訊通知伊資遣
    ,並暗示伊非唯一遭資遣之員工,此時離職對伊最有利云云
    。伊因擔心生計負擔,並考量被上訴人積欠伊將近2年之出
    差費,推測被上訴人可能經營困難,為恐將來領不到資遣費
    ,被迫於108年2月12日在被上訴人所發之非自願離職終止契
    約通知單(下稱系爭通知單)上簽名。系爭通知單載明被上
    訴人依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第11條第4款規定,預告
    終止系爭契約與移交時程,並無任何關於伊同意終止系爭契
    約之文字。伊嗣後發現被上訴人當時業務性質並無變更,且
    無減少勞工之必要,仍有適當工作可安置伊,卻以不對稱資
    訊誤導哄騙伊離職,不符合解僱最後手段性原則。上訴人解
    僱上訴人之行為並不合法,兩造間之僱傭關係仍存在。伊於
    知悉上情後,向被上訴人請求回復原職遭拒,則依民法第48
    7條本文規定,被上訴人應於系爭契約存續期間按月給付伊
    薪資8萬1,600元。又依勞基法第29條及系爭契約約定,被上
    訴人應比照芯傳公司員工分紅制度,給付伊107年度員工紅
    利即2個月薪資16萬3,200元。爰依系爭契約、勞基法第29條
    及民法第487條本文規定,求為判決如附表一所示等語(原
    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提起上訴)。並上訴聲明:
    如附表二所示。
二、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於107年12月間時向其主管即訴外人
    林明為表示,希望改任測試部門內部程式開發等工作,林明
    為告知公司並無新增人力之需求,且該測試部門之管理權將
    統一移歸予大陸地區矽力杰半導體技術(杭州)有限公司(
    下稱杭州矽力杰公司)管轄,上訴人得知後表示無意繼續留
    任,希望被上訴人以資遣方式讓其離職,兩造嗣經多次協商
    後,於108年2月12日合意以資遣方式終止系爭契約,自屬合
    法。上訴人於系爭通知單上簽名,其上並載明其同意所有資
    遣條件及拋棄對伊之一切請求權,復於當日要求伊交付自願
    離職證明書,顯係基於自由意志而為終止系爭契約之意思表
    示。伊於107年底、108年初已規劃並進行測試工作歸建杭州
    矽力杰公司統籌管理事宜,確屬業務性質之變更,當時伊亦
    無適當職缺可供安置上訴人,且上訴人經伊告知業務性質變
    更後即請求資遣,伊遂無義務安置上訴人。上訴人從未向伊
    提出勞務或預備提出勞務之準備,自不得向伊請求報酬。上
    訴人遲至系爭契約終止後逾8個月始爭執並提起本訴,有違
    誠信且應屬權利失效。員工紅利獎金係屬恩惠性給與,伊並
    無每年固定發放2個月員工紅利獎金之規範等語,資為抗辯
    。並答辯聲明:上訴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
    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項(見本院卷第53、78、302頁):
  上訴人原受僱於芯傳公司從事測試業務工作,證人林明為當
    時亦任職於該公司,並為上訴人之直屬主管。被上訴人更名
    前為統晶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資產收購方式買入芯傳
    公司營運資產,上訴人為留任員工,並自106年3月1日起任
    職於被上訴人之測試部門即電量計部門,擔任積體電路測試
    工程師,其任職期間每月薪資為8萬1,600元,且林明為亦為
    上訴人受僱於被上訴人時之直屬主管。
  被上訴人於108年2月12日交付系爭通知單予上訴人,其上係
    記載並勾選上訴人非自願離職原因為:勞基法第11條第4款
    之「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員工之必要,又無適當工作可供
    安置」之事由,並載明資遣費之試算表及計算金額,以及被
    上訴人同意給付上訴人自2017年3月至2018年11月止自駕外
    出之油資費用19萬0,618元,並轉為以薪資名義發放,但員
    工即上訴人須自行負擔可能產生之所有稅賦,暨非自願離職
    者同意上述所有項目,並同意拋棄對被上訴人公司之一切請
    求權之內容,上訴人當天已在該通知單上簽名。
  上訴人已受領資遣費17萬2,267元及預告工資10萬8,800元,
    合計為28萬1,067元。
  上訴人自108年2月12日未任職於被上訴人後,於108年4月17
    日向新竹縣政府勞工處申請勞資爭議調解,兩造嗣於108年5
    月17日、108年6月4日經新竹縣政府勞工處委託民間團體社
    團法人新竹縣勞資關係協會進行調解,因兩造無共識而調解
    不成立。
  被上訴人於107年3月間給付106年度紅利獎金13萬9,632元予
    上訴人。
四、兩造爭執要點為:系爭契約是否業經兩造合意終止?上訴人
    得否請求被上訴人自108年2月12日起至復職日止,按月給付
    工資每月8萬1,600元予上訴人?上訴人得否請求被上訴人給
    付107年度員工紅利獎金16萬3,200元?茲就兩造爭點及本院
    得心證理由分述如下:
  按勞雇雙方合意終止勞動契約者,倘雇主未濫用其經濟上之
    優勢地位,致勞工立於不對等地位而處於非完全自由決定之
    情形時,除有其他無效之事由外,仍應承認其效力(最高法
    院109年度台上字第1008號判決意旨參照)。經查系爭通知
    單雖載明非自願離職原因為「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員工之
    必要,又無適當工作工安置時」(見本院卷第145頁),惟
    上訴人主張遭被上訴人誤導而簽署系爭通知單,被上訴人並
    無業務性質變更,亦無減少勞工之必要云云。被上訴人否認
    之,辯稱兩造經多次協商後,合意以資遣方式終止系爭契約
    等語。上訴人則否認兩造合意終止系爭契約云云。從而上訴
    人就其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即應負舉證責任。
  上訴人於107年底即向被上訴人表示離職意願,兩造並於108
    年1月合意以資遣方式終止系爭契約:
    證人林明為於原審到庭結證稱:伊受僱於被上訴人擔任電量
    計技術經理,上訴人為伊之下屬,二人同時於106年3月因矽
    力杰公司併購芯傳公司之故而受僱於被上訴人。上訴人於
    107年底11月或12月,曾向伊表示因為頸椎關係,上訴人如
    果開車去晶圓測試廠容易打瞌睡,有安全疑慮,希望資淺年
    輕測試工程師跑外務去晶圓廠測試,上訴人則留在公司內開
    發測試程式。伊說被上訴人先前從芯傳公司帶進來的產品測
    試部分已經開發成熟,以當時測試工作量,沒辦法支撐2個
    人,連1個人都支撐不了,無法再找1個人進來。當場上訴人
    跟伊表示如果是找1個人進來,上訴人的工作量沒辦法支撐2
    個人的話,上訴人願意離職。伊當場有跟他確認是真的嗎,
    伊跟他問了2次,伊可以透過人資往上層反應嗎,他說可以
    。後來過了1個多禮拜,被上訴人所屬研發(RD)向伊詢問
    上訴人的工作情況,並表示想將上訴人的歸屬權統一集中到
    杭州管理。伊因此轉告上訴人,上訴人說如果管理權轉移到
    杭州,他在工作上就會採取比較被動的態度,希望未來被上
    訴人可以資遣他。伊當場跟上訴人說不需要做到這樣子,伊
    可以跟上面爭取看看有無機會直接用資遣方式處理,但是權
    限不在伊,伊沒辦法當場答應上訴人。後來108年1月因為被
    上訴人開始要做歸屬權轉移,伊之前往上呈報有關上訴人希
    望可以資遣的要求,被上訴人此時也確認這樣的方式可以,
    後來伊也於1月在公司會議室,跟上訴人轉述被上訴人願意
    用資遣的方式,讓他離職,上訴人也同意接受這個方式。本
    來研發副總擔心上訴人如果用資遣方式,以後找工作會比較
    不利,所以提出用上訴人自願離職,被上訴人還是把資遣費
    當成獎金的的方式付給他。但是上訴人考慮稅賦的問題,還
    是希望用資遣方式,所以就沒有接受研發副總提議的方式等
    語(見原審卷二第103至105、107頁)。上訴人雖否認林明
    為曾轉告研發副總的提議,惟林明為證稱:伊確定有把研發
    副總講的方式,跟上訴人講,上訴人當時跟伊說,因為資遣
    費可以免稅,所以他還是希望用資遣的方式等語(見原審卷
    第110頁)。則據此足證上訴人早於107年底即向林明為表示
    離職意願,並於108年1月與被上訴人合意以資遣方式終止系
    爭契約。
  被上訴人業於108年2月1日通知上訴人於108年2月12日辦理離
    職手續:
    108年2月1日星期五為農曆年前最後一個上班日(見本院卷
    第406頁),被上訴人於當日下午5時45分以電子郵件通知上
    訴人,依勞基法第11條第4款規定終止系爭契約,並通知上
    訴人於108年2月12日辦理離職手續,且提出資遣費試算表供
    上訴人參考(見本院卷第391頁),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上
    訴人雖主張:伊因出差,直到春節後上班日進公司才看到上
    開電子郵件,始知悉遭資遣云云。經查被上訴人業於108年2
    月1日下班後,以電話告知上訴人終止系爭契約,為上訴人
    所自陳(見原審卷一第5頁)。則據此足證上訴人於108年2
    月1日即接獲被上訴人通知辦理資遣,並非於春節後上班始
    知悉。是上訴人主張於108年2月12日簽署系爭通知單時,始
    知悉遭資遣云云,並不足採。上訴人雖又主張:證人林明為
    於108年2月1日下午6時20分以電話通知上訴人收電子郵件,
    但伊忙於工作,下班後沒有收電子郵件云云。經查上開電子
    郵件既已到達上訴人之實力支配範圍內,處於上訴人隨時可
    閱讀之狀態,是被上訴人預告終止系爭契約之意思表示即已
    到達上訴人而發生效力。上訴人此部分主張,即不可採。
  兩造確實於108年2月12日合意終止系爭契約:
  證人林明為於原審證稱:108年2月12日先由被上訴人所屬人
    力資源部門人員(下稱人資)與上訴人談關於資遣費發放與
    離職單據簽收問題,這個與伊無關,所以伊沒有參與。當天
    下午3、4點,人資希望伊可以進去會議室幫忙,伊進去之後
    了解,上訴人希望於領取自用車補助即他主張的出差費時,
    被上訴人可以補貼他5%的利息、以及隔年申報的所得稅即該
    出差費的5%,被上訴人說於法無據。當時人資對伊說,如果
    上訴人堅持被上訴人要給他利息、所得稅,法律上被上訴人
    做不到的部分,基本上被上訴人的法務會建議連90%先不付
    。所以伊才對上訴人說,今天要不要在離職單上簽名離職,
    是上訴人自己可以決定,伊只是提醒上訴人,不要因為這10
    %,連那90%都沒有,比重上要考慮清楚。伊講完後,上訴人
    同意先拿90%,而且在離職單簽名,10%部分上訴人沒講。伊
    說這10%部分,上訴人以後要怎麼處理,是上訴人的自由,
    伊沒辦法干涉,伊就離開會議室,通知人資說上訴人同意要
    拿90%。伊並無脅迫或恐嚇上訴人簽署相關資遣文件。上訴
    人於108年2月12日並未說他不同意用資遣方式離職,因為資
    遣方式之前都已經敲定談好,所以當天當然就按照資遣方式
    的單據處理等語(見原審卷一第107至109頁)。核與系爭通
    知單「其他費用」欄所載:「2017/03-2018/11自駕車外出
    油資因員工無法依照公司及國稅局規定提供任何憑證報銷,
    故公司僅能同意其要求轉由薪資發放,總金額
    NTD190,618將於2019/2/27發出,但員工須自行負擔可能產
    生之所有稅賦。外出費用細項說明請參閱附件。」(見本院
    卷第145頁)相符。則據此足證上訴人於108年2月12日確實
    要求被上訴人補貼出差費與相關稅賦,且上訴人享有充分時
    間與上訴人談判磋商並取得共識後,合意終止系爭契約。
  依系爭通知單「其他費用」欄末所載關於「外出費用細項說
    明」之附件(見本院卷第489頁)所示日期,上訴人自107年
    7月3日起至107年11月27日止共出差50次,該等日期為上訴
    人所寫,為上訴人所自陳(見本院卷第497頁)。加計上訴
    人於107年9月28日以電子郵件向被上訴人申請出差費所主張
    之出差141次(見本院卷第147頁)後總計為191次,並依上
    訴人於上開電子郵件所主張每次出差費998元計算,被上訴
    人應給付上訴人之出差費共計19萬0,618元(計算式:998×
    191=190,618),核與系爭通知單所載金額相符,則據此益
    證上訴人於108年2月12日詳細核算出差費後,始與被上訴人
    合意終止系爭契約。上訴人雖否認上開附件關於「2018.06.
    29.~2019.12.3.」、「外出細項」、「50次」、插入符號、
    「8/27」等記載為其所寫,並否認為系爭通知單之附件,惟
    上開計算既屬無誤,則上開附件之其他文字是否為上訴人所
    寫、是否確為系爭通知單之附件,均不影響上訴人確實經深
    思熟慮後始簽署系爭通知單、並與被上訴人合意終止系爭契
    約之事實。是據此並不足以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併予敘
    明。
  依被上訴人所訂頒「離職辦理說明」所示(見本院卷第125頁
    ),離職員工應填寫員工辭職審批表、員工離職交接表、保
    密協定,為兩造所不爭執。經查上訴人業於108年2月12日簽
    署員工辭職審批表、員工離職交接表,但拒絕簽署保密協定
    (見本院卷第185、187頁),則據此足證上訴人確實基於自
    由意志離職,兩造確實合意終止系爭契約,上訴人始得拒絕
    簽署保密協定。上訴人雖主張:員工辭職審批表上載明上訴
    人為非自願離職云云。惟兩造合意已資遣方式終止系爭契約
    ,已如前述,故員工辭職審批表關於離職原因之記載,並不
    足以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是上訴人此部分主張,並不可
    採。
  從而上訴人既於107年底即向被上訴人表示離職意願,兩造歷
    經數月談判磋商,始於108年1月合意以資遣方式終止系爭契
    約,被上訴人復於108年2月1日通知上訴人於108年2月12日
    辦理離職手續,則上訴人於108年2月12日簽署系爭通知單、
    員工辭職審批表、員工離職交接表,顯然係基於充分深思熟
    慮後為之。被上訴人並無濫用其經濟上之優勢地位,上訴人
    並無立於不對等地位而處於非完全自由決定之情形,從而兩
    造合意終止系爭契約,自屬有效。系爭契約既經兩造於108
    年2月12日合意終止,上訴人業於系爭通知單上簽名,該通
    知單已載明上訴人拋棄對被上訴人之一切請求權(見本院卷
    第145頁),則上訴人自無從請求被上訴人自108年2月12日
    起至復職日止,按月給付工資每月8萬1,600元,亦無從請求
    被上訴人給付107年度員工紅利獎金16萬3,200元。是上訴人
    此部分主張,均屬無據。
五、綜上所述,上訴人依系爭契約、勞基法第29條、民法第487
    條本文規定,求為確認系爭契約存在,復請求被上訴人自
    108年2月12日起至復職日止,按月給付工資每月8萬1,600元
    ,並給付107年度員工紅利獎金16萬3,200元,並非正當。原
    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及駁回假執行之聲請,並無不合。上
    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
    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防禦方法,核與判決
    結果不生影響,毋庸逐一論列,併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
    、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3     月    30    日
                  勞動法庭
                      審判長法  官  陳容正
                            法  官  劉素如
                            法  官  邱  琦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
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資
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 條之1第1項但
書或第2項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
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3     月    30    日
                            書記官  廖月女

附表一:上訴人於原審訴之聲明
┌──┬────────────────────────────────────┐
│編號│                                                                        │
├──┼────────────────────────────────────┤
│ 一 │確認兩造間僱傭關係存在。                                                │
├──┼────────────────────────────────────┤
│ 二 │被告應自解僱日起至同意原告復職日止按月給付工資每月 8 萬 1,600 元予原告。│
├──┼────────────────────────────────────┤
│ 三 │被告應給付原告107年度員工紅利16萬3,200元。                              │
├──┼────────────────────────────────────┤
│ 四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
└──┴────────────────────────────────────┘
附表二:上訴聲明
┌──┬────────────────────────────────────┐
│編號│                                                                        │
├──┼────────────────────────────────────┤
│ 一 │原判決廢棄。                                                            │
├──┼────────────────────────────────────┤
│ 二 │確認兩造間僱傭關係存在。                                                │
├──┼────────────────────────────────────┤
│ 二 │被上訴人應自 108 年 2 月 12 日起至同意上訴人復職日止按月於每月最後一日給│
│    │付工資 8 萬 1,600 元予上訴人。                                          │
├──┼────────────────────────────────────┤
│ 三 │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107年度員工紅利16萬3,200元。                        │
├──┼────────────────────────────────────┤
│ 四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
└──┴────────────────────────────────────┘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