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 - 刑事
  • 社群分享
限制辯護處分未賦予救濟途徑 憲法法庭:違憲
法源編輯室/ 2022-05-27 [ 評論數 0 篇]
關於檢察官禁止或限制辯護人於訊問時在場、筆記或陳述意見之處分爭議案,今(二十七)日宣示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7號判決,認為未賦予被告、犯罪嫌疑人或辯護人向法院聲明不服、請求救濟之機會,與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憲法原則不符,違反憲法第16條保障訴訟權之意旨。

辯護人於刑事被告受檢察官訊問時在場陪訊。訊問程序中,檢察官以辯護人筆記過於詳細為由,依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但書規定,扣押已製作之訊問札記乙紙、禁止辯護人繼續筆記偵訊內容,並記明於扣押筆錄與偵訊筆錄。辯護人不服,依同法第416條第1項第1款規定,聲請法院撤銷。案經地方法院以裁定駁回,且不得再為抗告。辯護人認該裁定所適用之同法第416條第1項各款檢察機關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28點規定,有牴觸憲法疑義,遂聲請解釋憲法。

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7號判決指出,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前段,明定被告或嫌疑人受訊問時,辯護人享有在場陪訊並得陳述意見權利,為彰顯憲法公平審判原則下之正當法律程序及充分防禦權保障之重要規定。同條項但書明定,檢察官訊問被告或嫌疑人時,於一定要件下得限制或禁止被告、嫌疑人或辯護人所享有之辯護權,惟並未有相應之救濟途徑。就此而言,被告、嫌疑人或辯護人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憲法原則,而受憲法保障之訴訟權已明顯受到侵害。

檢察官禁止或限制辯護人於訊問時在場、筆記或陳述意見之處分,未賦予被告、嫌疑人或辯護人請求救濟之機會,與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憲法原則不符,相關機關應於二年內修法。於完成修法前,被告、嫌疑人或辯護人,得準用刑事訴訟法第416條第1項所定程序,就訴訟權受侵害部分聲請法院撤銷。又檢察機關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28點規定,並未為確定終局裁定所適用,自不得為聲請客體,且已於民國一百零八年三月二十日修正,是此部分之聲請,應不受理。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