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民事
  • 社群分享
醫師法第 12 條之 1、醫療法第 81 條係為尊重病人之自主決定權,透過醫師或醫事人員,對治療計畫之充分說明,選擇最佳利益之醫療方案或拒絕醫療行為
2022-07-01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1年度台上字第734號
案由摘要:請求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民國 111 年 05 月 25 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 第 184、192、194 條(110.01.20)
          民事訴訟法 第 78、449、477、481 條(110.12.08)
          醫師法 第 12-1 條(109.01.15)
          醫療法 第 81、82 條(109.01.15)
要  旨:醫師法第 12 條之 1、醫療法第 81 條之規定,係為尊重病人對其人格尊
          嚴延伸之自主決定權,透過醫師或醫療機構其他醫事人員,對各種治療計
          畫之充分說明,共享醫療資訊,以選擇符合其最佳利益之醫療方案,或拒
          絕一部或全部之醫療行為。而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
          ;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
          ,負損害賠償責任。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734號
上  訴  人  黃蔡來金
訴訟代理人  蘇 佰 陞  律師
被 上訴 人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下稱成大醫院)
法定代理人  沈 孟 儒
被 上訴 人  李 柏 增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曾 平 杉  律師
            曾 怡 靜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10 年10
月7日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第二審判決(110 年度醫上字第2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一、上訴人主張:
  被害人即伊女黃貴花於民國106 年10月31日,在被上訴人成
    大醫院死亡,死因為甲型主動脈剝離併主動脈瓣閉鎖不全及
    左頸動脈、腎動脈阻塞,引發敗血症、多重器官衰竭。黃貴
    花於104年10月至106年在該醫院就診,被上訴人李柏增對其
    檢查結果為「心室舒張功能異常及輕度心瓣膜逆流」、「心
    室中膈增厚」、「心臟擴大、部分肺葉擴張不全」,其中心
    臟擴大為主動脈剝離之前兆。
  李柏增未以藥物控制,致黃貴花之心臟擴大日趨嚴重,進而
    造成主動脈剝離,屬檢查卻未治療之醫療疏失;復未及時診
    斷主動脈剝離徵象,使黃貴花喪失治癒機會,終因主動脈剝
    離死亡。李柏增之醫療疏失與醫療上不作為,違反一般公認
    臨床醫療行為準則,且對心臟疾病患者未盡相當之注意義務
    ,其過失與黃貴花之死亡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成大醫院
    為李柏增之僱用人,應負連帶賠償責任。
  黃貴花與成大醫院間成立醫療契約。李柏增未善盡診察義務
    ,未及時發現主動脈剝離症狀,延誤治療時機,其因過失侵
    害黃貴花之身體健康,致生死亡結果,成大醫院應負不完全
    給付之損害賠償責任。
  伊得請求殯葬費用新臺幣(下同)30萬元、扶養費126萬2,6
    53元及精神慰撫金143萬7,347 元(合計300萬元)。爰依侵
    權行為、醫療契約不完全給付之損害賠償法律關係,及民法
    第192條第1項、第2項、第194條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如數
    連帶給付本息之判決。
二、被上訴人辯以:
  黃貴花於104年9月29日至106年9月25日,在李柏增門診就診
    期間,所接受之各項病理、醫療檢查報告,未顯示主動脈剝
    離症狀;且黃貴花在成大醫院之病歷紀錄、護理紀錄,均無
    胸前劇烈疼痛之情形,李柏增無法預知黃貴花將發生主動脈
    剝離,或給予主動脈剝離之醫療處置。且黃貴花於106 年10
    月20日前,未發生主動脈剝離徵狀。
  黃貴花有心臟擴大現象,乃患有高血壓之結果。黃貴花使用
    高血壓藥物控制多年,李柏增不能重複用藥,並無未予治療
    之情事。況黃貴花之主動脈剝離,與心臟擴大無直接關聯。
三、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駁回上訴人請求之判決,駁回其上訴,
    理由如下:
  黃貴花生前有「全身紅斑性狼瘡、高血壓、甲狀腺功能低下
    、氣喘疾病」等病史,於風濕免疫過敏科、新陳代謝科及一
    般內科等門診追蹤治療。嗣於104年9月29日至李柏增之門診
    就診,經安排心臟超音波及24小時心電圖等項檢查,李柏增
    依檢查結果,處方開立口服利尿劑及乙型阻斷劑治療,黃貴
    花即於心臟內科門診規則追蹤治療。
  黃貴花於心臟內科門診期間,分別接受3次心臟超音波、2次
    24小時心電圖、1次核子醫學掃描、4次心電圖、6次胸腔X光
    等檢查,檢查結果皆未顯示有主動脈剝離之徵狀。再觀諸門
    診病歷紀錄,黃貴花於李柏增門診就診期間,未曾主訴有胸
    前劇烈疼痛之情形,難認李柏增可由上開檢查結果及門診,
    得知黃貴花可能發生主動脈剝離。
  依成大醫院病歷及醫療影像光碟所示,黃貴花於106年9月25
    日至李柏增之門診就診,並無胸痛不適之表示;嗣因呼吸喘
    ,於同年10 月6日至耳鼻喉科就診,未記載胸前劇烈疼痛之
    情狀,經診斷為急性鼻竇炎;同年月18日因氣喘疾病,至一
    般內科門診就診,亦無胸前劇烈疼痛之症狀。其後,黃貴花
    於同年月20 日下午5時29分,因胸痛由救護車送抵成大醫院
    急診室,主訴胸痛、胸悶,有急性撕裂性疼痛,胸口疼痛,
    疼痛延伸至喉嚨及後背,經急診室醫師安排緊急動脈電腦斷
    層掃描,檢查結果顯示主動脈剝離。
  衛生福利部醫事審議委員會(下稱醫審會)之鑑定結果為:
    甲型主動脈剝離之成因,為升主動脈內層破裂,管腔內血液
    流進升主動脈管壁中,管壁膨脹往內壓迫正常血流管腔,造
    成各器官血流供應不足。升主動脈管壁膨脹往下延伸至主動
    脈根部會造成主動脈瓣功能異常,進而引起主動脈瓣閉鎖不
    全;主動脈管壁膨脹往上延伸至主動脈弓,會壓迫左頸動脈
    ,再往下延伸至腹主動脈,則會壓迫腎動脈之正常內腔管徑
    ,造成正常動脈管徑狹窄,甚至阻塞;甲型主動脈剝離為一
    種急性病症,在發生之前,病人通常不會有任何不適之處或
    疼痛之症狀;依106年9月25日之門診病歷紀錄,李柏增無法
    診斷,亦無法預知黃貴花其後將有主動脈剝離發生;李柏增
    自104年9月29日至106年9月25日之門診期間,依黃貴花病症
    ,所開立藥物及安排心臟超音波、24小時心電圖、核子醫學
    掃描等相關檢查,符合醫療常規;依病歷紀錄、護理紀錄、
    各項病理、醫療檢查報告等資料,黃貴花於門診期間,均無
    胸前劇烈疼痛之症狀,並無罹患主動脈剝離之徵象,故李柏
    增無法預知黃貴花未來將罹患主動脈剝離,無法預先給予醫
    療處置;另李柏增於106年9月25日門診時,處方開立口服保
    鉀型利尿劑及利尿劑等藥物,其使用與否,與黃貴花之死亡
    無關等節,有醫審會編號0000000、0000000號鑑定書可參。
  綜合學理及主動脈剝離之臨床表現,可見主動脈剝離為一種
    急性病症,發作前通常無症狀,李柏增無法預知黃貴花將發
    生主動脈剝離,而提前用藥治療,且黃貴花心臟擴大與主動
    脈剝離並無關聯性,上訴人謂李柏增未以藥物控制黃貴花之
    心臟擴大,終致發生主動脈剝離,並非有據。職是,李柏增
    之醫療處置符合醫療常規,對黃貴花之醫療行為,並無故意
    或不合醫療常規之情形,與黃貴花之主動脈剝離死亡間,亦
    無因果關係存在,難認應負侵權行為責任,成大醫院亦不負
    醫療契約之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
  從而,上訴人依民法侵權行為及醫療契約不完全給付之損害
    賠償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連帶給付300 萬元本息,為無
    理由,不應准許。
四、本院判斷:
  醫師法第12條之1、醫療法第81 條之規定,係為尊重病人對
    其人格尊嚴延伸之自主決定權,透過醫師或醫療機構其他醫
    事人員,對各種治療計畫之充分說明,共享醫療資訊,以選
    擇符合其最佳利益之醫療方案,或拒絕一部或全部之醫療行
    為。而醫療業務之施行,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醫療機
    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
    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此觀107年1月24日修正公布前之醫
    療法第82條規定亦明。
  上訴人依醫師法第12條之1、醫療法第81條、第82 條等規定
    ,主張李柏增對黃貴花之治療過程無積極作為;被上訴人未
    盡告知及預防治療之義務,係違反民法第184條第2項本文之
    保護他人法律等情,原審併於民法侵權行為、醫療契約債務
    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予以駁回,卻未說明理由,固有違
    誤。惟依上開規定及說明意旨,原判決既認定:主動脈剝離
    為一種急性病症,發作前通常無症狀;李柏增無法預知黃貴
    花將發生主動脈剝離,而提前用藥治療;黃貴花心臟擴大與
    主動脈剝離無關聯性,李柏增之醫療處置符合醫療常規,其
    對黃貴花之醫療行為,與黃貴花之主動脈剝離死亡間,並無
    因果關係存在各節,可見被上訴人未有黃貴花將發生主動脈
    剝離之說明義務,且已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原判決就此
    雖有不備理由之違背法令,然不影響裁判之結果,依民事訴
    訟法第477條之1規定,本院不得廢棄原判決。
  上訴論旨,猶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之職權
    行使,暨其贅述而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者,指摘原判決違背
    法令,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五、結論: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81條、第449條
    第1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25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沈  方  維  
                                法官  張  競  文  
                                法官  陳  麗  芬  
                                法官  方  彬  彬  
                                法官  鍾  任  賜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6     月    7     日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