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經濟
  • 社群分享
董事會為決定公司業務執行之法定必備機關,董事長則負有召集董事會以決定公司業務執行事項之義務,其執行業務如違反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致公司受有損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2024-02-06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1年度上易字第871號
案由摘要:損害賠償等
裁判日期:民國 113 年 01 月 16 日
資料來源:自司法院網站選擇編輯
相關法條:民法 第 544 條(110.01.20)
          公司法 第 192、203、204 條(104.07.01)
          公司法 第 23、202、206、208 條(110.12.29)
要  旨: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會係由全體董事組成之會議體,為決定公司業務執行
          之法定必備機關,其權限之行使須經召集權人依法定程序召集各董事開會
          ,始得為之;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長則負有召集董事會以決定公司業務執
          行事項之義務,其執行業務如違反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致公司受有損
          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惟按損害賠償之債,以有損害之發生及有責任原
          因之事實,並二者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為成立要件。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上易字第871號
上  訴  人  華智系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黃兆麟  
訴訟代理人  彭國書  律師
            黃韻宇  律師
            王詩惠  律師
被上 訴 人  謝紹祖  
訴訟代理人  洪聖濠  律師
            簡詩家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11年6
月14日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2286號第一審判決提起
上訴,本院於112年12月26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董事長對內為股東會、董事會及常務董事會主席,對外代
    表公司,公司法第208條第3項定有明文。上訴人公司董事長
    原為被上訴人,嗣經董事會改選,並於民國110年4月20日核
    准變更登記為黃兆麟,有公司基本資料可稽(見本院卷第29
    7至299頁);上訴人雖以被上訴人為代表人,起訴請求確認
    與黃兆麟間之董事委任關係不存在(案列原法院110年度重
    訴字第309號,下稱309號),然仍在原法院審理中,未經判
    決確定(見外放309號影卷、本院卷第369至376頁),法院
    亦未裁定禁止黃兆麟行使上訴人之董事職權(見原審卷第23
    3至239頁、本院卷第647至659頁),是上訴人以黃兆麟為法
    定代理人提起本件訴訟,核無不合。
貳、實體方面:    
一、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於105年間擔任伊公司之董事長,明
    知伊設立之目的係為投資訴外人傑智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下稱傑智公司),竟於傑智公司105年2月25日、同年9月2
    8日分別辦理現金增資發行新股(下分稱第1、2次增資)時
    ,未盡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召開董事會討論認購傑智公司股
    份事宜,致伊未能行使新股認購權受有損害,而上訴人可認
    購股數分別為25萬8,187股、19萬8,601股,依起訴時傑智公
    司股票收盤價新臺幣(下同)22.45元,扣除認購成本566萬
    0,591元,損害額計為459萬4,300元。爰依公司法第23條第1
    項、民法第544條規定,一部請求被上訴人賠償100萬元,並
    加計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之法定遲延利息(原審為上
    訴人敗訴之判決,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上訴聲明:㈠
    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100萬元,及自起訴狀
    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
二、被上訴人則以:伊並未收到傑智公司寄發之第1、2次增資認
    股繳款通知書(下稱認股通知),上訴人提出之寄件回執乃
    訴外人張豐堂個人所寄發,無法證明其內容即為認股通知,
    且該等郵件送達日期分別為105年1月29日、同年8月29日,
    距離第1、2次增資行使新股認購權之期限即同年1月31日、8
    月31日甚近,伊亦不及召開董事會;縱得召開董事會,董事
    會非必然通過認購新股之決議,且上訴人當時自有資金不足
    ,無法支應認股金額。伊未違反受任人義務,上訴人主張之
    損害亦與伊有無召開董事會間無相當因果關係等語,資為抗
    辯。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三、傑智公司於104年12月23日經董事會決議辦理第1次增資,發
    行新股300萬股,上訴人可認購25萬8,187股,每股金額11.5
    4元,合計297萬9,478元;另於105年7月29日經董事會決議
    辦理第2次增資,發行新股300萬股,上訴人可認購19萬8,60
    1股,每股金額13.5元,合計268萬1,113元。上訴人105年間
    之董事為被上訴人、訴外人林易成、莊耀富,被上訴人擔任
    董事長,未就傑智公司第1、2次增資召開董事會議決議是否
    行使新股認購權。上訴人於110年11月17日提起本件訴訟,
    當日傑智公司股票收盤價為每股22.45元。上訴人105年間之
    公司登記地址為桃園市○○區○○街00號(下稱○○路址),即
    被上訴人之戶籍址。張豐堂自100年5月18日迄今均登記為傑
    智公司之法定代理人等情,有第1、2次增資認股通知、上訴
    人及傑智公司登記資料、起訴狀首頁、傑智公司股價查詢等
    可稽(見原審卷第3、61至63、179頁,本院卷第293至296、
    303至318頁),並為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547至548頁
    ),堪信為真實。
四、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未召開董事會決議就傑智公司第1、2次
    增資行使新股認購權,致上訴人受有損失,應依公司法第23
    條第1項、民法第544條規定負賠償責任。為被上訴人所否認
    ,並以前詞置辯。茲就兩造爭執事項審認如下:
  ㈠按公司與董事間之關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依民法關於委
    任之規定,107年8月1日修正前公司法(下稱修正前公司法
    )第192條第4項定有明文。次按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
    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如有違反致公司受有損害者,
    負損害賠償責任。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或因逾越
    權限之行為所生之損害,對於委任人應負賠償之責,亦為公
    司法第23條第1項、民法第544條所明定。又依公司法第202
    條及修正前公司法第203條第1項前段規定,公司業務之執行
    ,除本法或章程規定應由股東會決議之事項外,均應由董事
    會決議行之;董事會由董事長召集之。是股份有限公司之董
    事會係由全體董事組成之會議體,為決定公司業務執行之法
    定必備機關,其權限之行使須經召集權人依法定程序召集各
    董事開會,始得為之;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長則負有召集董
    事會以決定公司業務執行事項之義務,其執行業務如違反善
    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致公司受有損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
  ㈡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收受第1、2次增資認股通知後,未召集
    董事會決議行使新股認購權,執行業務違反善良管理人注意
    義務;被上訴人則辯稱其並未收到傑智公司寄發之第1、2次
    增資認股通知,縱有收到該等通知,亦無法於認股期限屆至
    前召集董事會,而未違反上開義務。經查:
  ⒈證人張豐堂於本院審理中到庭具結證稱:在100年左右我還是
    上訴人公司的董事長,後來在同年間董事長改選為被上訴人
    的太太林美鈴,傑智公司股東名簿登記上訴人公司的聯絡地
    址為桃園市○○區○○路000巷00號(下稱○○路址),該址是
    我的住所,依據股務處理準則,沒有原股東書面通知變更股
    東名簿的通訊地址,傑智公司不能隨便更動,林美鈴叫我轉
    寄傑智公司寄給上訴人的信件給她們,我收到上證3所載認
    股通知後,就寄到被上訴人的住所即文昌街址,上證8(即
    第2次增資認股通知信封)上面手寫「轉知謝紹祖」是我寫
    的等語(見本院卷第381至387頁);並有傑智公司人員莊琇
    麟通知張豐堂已轉寄第1、2次增資認股通知予被上訴人之電
    子郵件及所附掛號收據、投遞紀錄等(即上證3),以及傑
    智公司寄送第2次增資認股通知至○○路址並由張豐堂註記
    「轉知謝紹祖」之信封(即上證8)在卷可佐(見本院卷第1
    47至155、355頁)。堪認傑智公司就第1、2次增資認股通知
    係按上訴人於該公司股東名簿登載之通訊地址即○○路址寄
    送,張豐堂再將之轉寄至被上訴人之住所即○○路址。
  ⒉惟第1次增資認股通知轉寄至○○路址之回執收件人欄,係蓋
    用訴外人「陳仲」之印章,並記載「99號代收」(見原審卷
    第105頁),被上訴人辯稱陳仲僅為其鄰居,非同居人或受
    僱人,其未委託陳仲代收上開郵件等語(見本院卷第261頁
    ),而上訴人所舉其他寄送至○○路址而於回執收件人欄加
    蓋「陳仲」印章之文件均為110年間寄件(見原審卷第143至
    158頁),無從據此推論被上訴人早於105年間即委託陳仲代
    收寄送至○○路址之郵件。是依卷存證據,難以認定被上訴
    人業已收受第1次增資認股通知而知悉上訴人得行使該次增
    資之新股認購權。則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處理此部分事務有
    違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不足採信。
  ⒊第2次增資認股通知寄送至○○路址之回執收件人欄係加蓋「
    謝紹祖」印章,有回執影本可稽(見原審卷第107至108頁、
    本院卷第77、463頁),被上訴人雖以其上之印章模糊不清
    為由,否認該回執影本形式上真正,然該回執影本最早係由
    被上訴人於原審自行提出,且未否認其上印文之真正,僅辯
    稱非被上訴人本人所蓋用(見原審卷第114頁),然並未再
    進一步舉證以實其說。佐以張豐堂收受傑智公司寄送至○○
    路址之第2次增資認股通知後,即於105年8月25日在信封上
    註記「轉知謝紹祖」,並由莊琇麟回報已於同年月26日轉寄
    ,郵局投遞紀錄則顯示已於同年月29日投遞成功,業據張豐
    堂證述在卷,並有上開信封、電子郵件及投遞紀錄可稽(見
    本院卷第153至155、355、387頁);堪認被上訴人應已於10
    5年8月29日收受寄送至○○路址之第2次增資認股通知,而
    知悉傑智公司擬辦理第2次增資及上訴人得行使增資新股認
    購權之事實,此不因該次通知係由張豐堂轉寄而有異,故被
    上訴人前開抗辯,不足為採。
  ⒋又依修正前公司法第204條第1項規定,董事會之召集,應載
    明事由,於7日前通知各董事及監察人;但有緊急情事時,
    得隨時召集之。第2次增資認股通知係記載請股東於105年8
    月31日前勾選是否認股、所認股數並簽章寄回傑智公司,如
    承諾認股者,應於同年9月19日前繳納股款,逾期未繳納股
    款即以棄權論(見原審卷第63頁);依上訴人104年12月31
    日資產負債表,其公司資產包含流動資產95萬0,848元、長
    期投資1,000萬元(見本院卷第565頁),被上訴人復陳稱該
    長期投資即為傑智公司之股權(見本院卷第561頁),可知1
    05年8月間上訴人之公司主要資產即為其持有之傑智公司股
    份,故是否行使第2次增資之新股認購權,足認應屬上訴人
    業務執行重要事項,縱被上訴人係於105年8月29日始收到該
    次認股通知,然依上開條文之但書規定仍得隨時召集董事會
    ,不受於7日前通知之限制。則被上訴人收受後未儘速召集
    董事會討論是否認購,即難認無悖於其應盡之善良管理人注
    意義務,而有過失,故上訴人此部分主張應堪以採信。
  ㈢惟按損害賠償之債,以有損害之發生及有責任原因之事實,
    並二者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為成立要件。所謂相當因果關
    係,係指依經驗法則,綜合行為當時所存在之一切事實,為
    客觀之事後審查,認為在一般情形下,有此環境、有此行為
    之同一條件,均可發生同一之結果者,則該條件即為發生結
    果之相當條件,行為與結果即有相當之困果關係。反之,若
    在一般情形上,有此同一條件存在,而依客觀之審查,認為
    不必皆發生此結果者,則該條件與結果並不相當,不過為偶
    然之事實而已,其行為與結果間即無相當因果關係(最高法
    院110年度台上字第1114號判決意旨參照)。上訴人雖主張
    其設立目的係為投資傑智公司,如被上訴人召集董事會,其
    他董事應會同意認購新股云云,並援引林美鈴、林易成於原
    法院108年度重訴字第356號損害賠償事件(下稱另案)之證
    述為據(見本院卷第157至169頁)。然查:
  ⒈董事會之決議,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應有過半數董事之出席
    ,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公司法第206條第1項定有明
    文。而上訴人105年間之董事為被上訴人、林易成、莊耀富
    ,至林美鈴則為監察人(見本院卷第295頁),並無表決權
    ;被上訴人辯稱是否行使前述新股認購權需衡量上訴人資金
    之籌用、傑智公司之前景,因上訴人104年底資產負債表所
    示流動資產僅有95萬0,848元,不足以繳納新股認購款,且
    長期投資無法即時處分籌資,加上其於99年間發現傑智公司
    帳務虛偽、資金流向不明,其基於公司負責人之忠實義務,
    考量上訴人最佳利益,當時不會同意認購傑智公司之新股等
    語(見本院卷第362至364、627至631頁);核與被上訴人擔
    任上訴人公司董事長期間,傑智公司另曾於107年10月間辦
    理現金增資,上訴人亦未決議參與認股(見本院卷第564、5
    69頁)確屬相符;而林易成則於另案證稱其係受訴外人渴望
    公司指派擔任上訴人公司董事,就公司決策是聽從被上訴人
    指示(見本院卷第166至167頁),是依前述各情,堪認被上
    訴人縱於105年8月間召集董事會,林易成及被上訴人亦不會
    同意認購傑智公司第2次增資之新股,而未能通過上訴人所
    指之決議。
  ⒉況上訴人於104年12月底之流動資產僅有95萬0,848元(見本
    院卷第565頁),顯不足以支應該次認購新股之股款268萬1,
    113元(見原審卷第63頁),如欲參與該次增資,上訴人勢
    必須向股東或他人借款,或以公司資產融資,而增加財務上
    負擔及風險。且影響傑智公司股票價格之因素甚多,並非認
    購新股後即必定上漲獲利,亦不得僅因傑智公司之股票價格
    於起訴時較認購新股時有所增漲,即認上訴人因未能認購新
    股而受有損害。準此,實難認被上訴人未召集董事會討論認
    股事宜,與上訴人未參與第2次增資認購新股間,具有相當
    因果關係,亦難認上訴人因此受有損害,故其請求被上訴人
    負損害賠償責任,仍屬無據。
五、綜上所述,上訴人依公司法第23條第1項、民法第544條規定
    ,請求被上訴人給付100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
    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
    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其理由雖有不同,但結論並無二
    致,仍應予維持。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經核
    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逐一論列,併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1     月    16    日
                  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  官  林翠華
                            法  官  藍家偉
                            法  官  陳蒨儀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1     月    16    日
                            書記官  蕭英傑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