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選舉
  • 社群分享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投票行賄罪,乃刑法特別規定,相對應於刑法投票受賄罪,屬必要共犯之對向犯類型。因對向犯之一方所為不利於他方之陳述,存有較大之虛偽危險性,仍應認有補強證據以證明其陳述之必要
2024-02-26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2年度台上字第5363號
案由摘要: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裁判日期:民國 113 年 01 月 10 日
資料來源:自司法院網站選擇編輯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 第 143、144 條(111.02.18)
          刑事訴訟法 第 156 條(112.12.27)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第 99 條(110.12.15)
要  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 條第 1  項之投票行賄罪,乃刑法第 144  條
          之特別規定,相對應於刑法第 143  條之投票受賄罪,屬於必要共犯之對
          向犯類型。因對向犯之一方所為不利於被告(即對向犯之他方)之陳述,
          在本質上即已存有較大之虛偽危險性,自仍應認有補強證據以證明其陳述
          確與事實相符之必要性。所謂補強證據,係指除該對向犯之一方所為不利
          被告之陳述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其所陳述被告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
          度真實性之「別一證據」而言。此之「別一證據」,除須非屬「累積證據
          」,而具有證據能力之適格外,仍應與不利陳述所指涉之內容關連,而得
          以相互印證。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2年度台上字第5363號
上  訴  人  黃正仁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
高雄分院中華民國112年11月1日第二審判決(112年度選上訴字
第6號,起訴案號: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111年度選偵字第89、17
6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理  由
一、本件原判決以上訴人黃正仁有引用之第一審判決犯罪事實欄
    (下稱事實欄)所載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犯行,因而維
    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
    交付賄賂罪刑及諭知沒收之判決,駁回其在第二審之上訴,
    固非無見。
二、惟查:
 ㈠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賄罪,乃刑法第14
    4條之特別規定,相對應於刑法第143條之投票受賄罪,屬於
    必要共犯之對向犯類型。對向犯因係具有皆成罪之相互對立
    之兩方,鑒於其各自刑度的差異通常相當大,立法者又設有
    自首或自白得減免其刑之寬典(例如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11條第1項規定),甚或得由檢察官為職權不起訴或緩起訴
    處分,因有此誘因,故對向犯之一方所為不利於被告(即對
    向犯之他方)之陳述,在本質上即已存有較大之虛偽危險性
    ,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之同一法理,自仍應認有
    補強證據以證明其陳述確與事實相符之必要性。茲所謂補強
    證據,係指除該對向犯之一方所為不利被告之陳述本身之外
    ,其他足以證明其所陳述被告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
    性之「別一證據」而言。此之「別一證據」,除須非屬「累
    積證據」,而具有證據能力之適格外,仍應與不利陳述所指
    涉之內容關連,而得以相互印證。是以,對向犯一方之共同
    正犯雖有數人,其等所為不利於他方正犯之陳述,縱屬內容
    一致,因其等不利之陳述仍應有補強證據,自不能逕以該一
    方共同正犯之陳述一致,即作為證明其等陳述他方正犯犯罪
    事實之補強證據。至於指證者前後供述是否一致、有無重大
    矛盾或瑕疵、指述是否堅決以及態度肯定與否,僅足為判斷
    其供述是否有瑕疵之參考,其與被告間之關係如何、彼此交
    往背景、有無重大恩怨糾葛等情,因與所陳述之犯行無涉,
    均尚不足作為其所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
  ㈡依原判決引用第一審判決之記載,係認定上訴人係民國111年
    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縣○○鄉○○村村長候選人,為求
    順利當選,基於投票交付賄賂之犯意,接續於111年11月上
    旬、中旬某日,以每票新臺幣(下同)1,000元之代價,交
    付陳裕彬1,000元、張樹寶6,000元(上2人與後述之張文雄
    、鄔順滿、張家菱涉犯投票受賄罪,業由檢察官為緩起訴處
    分確定),約使陳裕彬、張樹寶及其戶內同具投票權之張文
    雄、鄔順滿、張家菱、張文豐、張軒安於上揭選舉時投票支
    持上訴人,並囑張樹寶轉交張文雄等5人,陳裕彬、張樹寶
    均當場應允,張樹寶轉交鄔順滿、張家菱各1,000元,另囑
    鄔順滿轉交張文雄1,000元,但未轉交代收之2,000元予張文
    豐、張軒安,理由內依憑證人陳裕彬、張樹寶、張文雄、鄔
    順滿、張家菱(下稱陳裕彬等5人)不利之證詞以及上訴人
    之供詞為其主要論據,並說明陳裕彬等5人警偵訊之指證一
    致,無陷害攀誣之情形,且張文雄、鄔順滿、張家菱均指證
    上訴人有賄選買票一事,所陳張樹寶與上訴人間賄選買票之
    事實,可資補強張樹寶證詞真實性,又依陳裕彬及張樹寶均
    證述上訴人以每票1,000元為對價賄選,彼此間可相互佐證
    而得補強,因認上訴人有前揭交付賄賂犯行,並依接續犯關
    係,論以交付賄賂罪等情(見原判決第4頁第8行至第6頁第1
    3行、第7頁第18行至次頁第10行、第18頁第18至22行)。但
    查:⒈上訴人始終否認上揭交付賄賂犯行,辯稱無交付陳裕
    彬、張樹寶現金買票等語。依原判決之記載,理由內固臚列
    張樹寶、張文雄、鄔順滿、張家菱之第一審證詞,據以說明
    其等就上訴人交付賄賂予張樹寶並約其與家人投票予上訴人
    ,經張樹寶陸續轉交賄賂之過程明確詳盡、互核相符,所為
    係不利己或張樹寶之證述,上訴人此部分交付賄賂之事實確
    屬可信(見原判決第12頁第5行至次頁第28行),然依所載
    ,張家菱於第一審證稱:我聽張樹寶說上訴人在白天我出門
    買飯期間來訪,靠近中午那邊,……張樹寶有說家裡有6票,
    上訴人總共給6,000元,媽媽鄔順滿有跟我說,張樹寶給鄔
    順滿、張文雄各1,000元;鄔順滿於第一審證述:我公公張
    樹寶拿1,000元給我,並另給我1,000元轉交張文雄,張樹寶
    說是村長給的,要買票的;及張文雄於第一審亦證稱:上訴
    人來找張樹寶的時候我上班不在,我下班後太太鄔順滿告訴
    我村長有給1,000元,要投給村長,我聽鄔順滿說上訴人總
    共給張樹寶6,000元,鄔順滿有給我1,000元等語,依證人張
    家菱、鄔順滿、張文雄上揭證詞中關於上訴人之部分,似屬
    張家菱、鄔順滿、張文雄轉述聽聞自張樹寶或鄔順滿片面之
    陳述,所能證明者,應僅止於佐認張樹寶有「上訴人有對其
    及家人交付賄賂」之陳述本身存在而已,且其3人均無親身
    見聞上訴人賄選之事實,則原判決所引述張家菱、鄔順滿、
    張文雄之證言,均屬轉述重複聽聞自張樹寶之說詞,其性質
    與張樹寶之指證具有同一性,同屬累積證據,尚不足作為張
    樹寶指證上訴人交付賄賂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原判決遽採
    為論斷上訴人本部分犯行之部分依據,已難謂合於證據法則
    。⒉依上揭事實欄之記載,原判決係認定上訴人於不同時地
    先後向有投票權之陳裕彬、張樹寶買票賄選等情,則其2人
    即為上訴人之對向正犯,依前開說明,為擔保其等陳述內容
    之真實性,陳裕彬、張樹寶所為不利上訴人之指證尤待補強
    ,而依原判決引據之陳裕彬警偵訊之證言:上訴人於111年1
    1月初在我家附近拜票,拜票累了之後到我家休息,聊天時
    聊到我兒子正在當兵,無法回來投票,故交付我1,000元叫
    我去買補品、東西吃,並叫我務必支持,我有收下該1,000
    元(同判決第10頁第13至18行),張樹寶於第一審證稱:11
    1年11月中旬某日白天上訴人有來我家,現場除我與上訴人
    外沒有其他人,在我房間裡因為我告訴上訴人我家有6票,
    上訴人給我6,000元,叫我支持他(同判決第12頁第17至20
    行)。上情如均無訛,其等上揭所證之情節似無關連,縱其
    2人均指證上訴人以每票1,000元買票賄選,仍非屬陳述本身
    以外之「別一證據」,自不足以其等就賄選金額之指證一致
    ,即謂得相互補強作為認定指證上訴人本件犯罪事實之補強
    證據。至於所謂陳裕彬等5人與上訴人間無何利害關係,無
    故為不實供述而攀誣陷害之動機等由,僅能證明其等所言非
    虛,仍與上訴人有無交付賄賂犯行之判斷無涉。是以,除陳
    裕彬、張樹寶指證外,究有如何之補強證據,堪信上訴人確
    有其2人所指交付賄賂犯罪事實,原判決未進一步調查其他
    必要之證據,以資判斷,徒以交付賄賂罪為集合犯,陳裕彬
    及張樹寶所證述上訴人買票賄選之對價相同,可相互佐證而
    得補強,認定其等陳述上訴人交付賄賂犯罪事實為真實,遽
    為不利之認定,採證顯然違背證據法則,併有調查未盡之違
    法。
三、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非無理由,而上述違背法令,影
    響於事實之確定,本院無可據以為裁判,應認有撤銷發回更
    審之原因。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7條、第401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1   月  10  日
                  刑事第七庭審判長法 官  段景榕
                                  法 官  洪兆隆
                                  法 官  楊力進
                                  法 官  許辰舟
                                  法 官  汪梅芬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邱鈺婷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1   月  16  日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