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公平
  • 社群分享
具競爭關係之同一產銷階段事業,倘以合意之方式共同決定商品或服務之價格、數量等行為,足以影響市場功能,致侵害交易相對人之權利或利益,即應依公平交易法第 31 條負賠償責任
2024-02-29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2年度台上字第2536號
案由摘要:請求損害賠償等
裁判日期:民國 113 年 01 月 24 日
資料來源:自司法院網站選擇編輯
相關法條:民法 第 179、184、227、227-2、245-1 條(110.01.20)
          民事訴訟法 第 226、469 條(112.11.29)
          公平交易法 第 10、14、19、24、31、32、34 條(100.11.23)
          公平交易法 第 15、30 條(106.06.14)
要  旨:禁止事業為聯合行為,旨在該行為限制競爭,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
          供需之市場關係,妨害市場及價格之功能暨消費者之利益,乃禁止以維護
          市場競爭秩序,保障交易相對人得以正確選擇對其最有利交易條件之機會
          。倘具競爭關係之同一產銷階段事業,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
          共同決定商品或服務之價格、數量、技術、產品、設備、交易對象、交易
          地區或其他相互約束事業活動之行為,足以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供
          需之市場功能,致侵害交易相對人之權利或利益,包括使其得以正確選擇
          最有利交易條件之機會減損者,即應依公平交易法第 31 條負賠償責任。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112年度台上字第2536號
上  訴  人  台灣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曾文生        
訴訟代理人  潘正芬  律師
            陳修君  律師
被 上訴 人  和平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和平公司)
法定代理人  張安平        
訴訟代理人  李家慶  律師
            陳怡雯  律師
            馮基源  律師 
被 上訴 人  麥寮汽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麥寮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寳郎        
訴訟代理人  陳錦隆  律師
            陳維鈞  律師
            黃雪鳳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12年7
月28日臺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110年度重上字第605號),提
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除假執行部分外廢棄,發回臺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伊分別於民國87年8月4日、85年12月6日與被
  上訴人和平公司、麥寮公司簽訂購售電合約書(下合稱系爭契
  約),約定向被上訴人每月按「容量電費」與「能量電費」分
  別計價購電。嗣被上訴人於97年3月14日、4月29日召開之燃煤
  IPP(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即民營電廠)燃料成本
  費率調整機制溝通協商會議,與伊達成自5月12日起調整系爭
  契約「容量電費」關於因利率影響資本費率之協議(下稱系爭
  協議)。詎被上訴人與其他民營電廠聯合拒絕調降容量費率,
  屬不正當限制伊事業活動或欺罔顯失公平之行為,並符合締約
  上過失,迨至102年7、8月間始與伊達成溯及自101年12月1日
  生效之修約合意,致伊受有自97年5月12日至101年11月30日期
  間,給付和平公司、麥寮公司資本費各新臺幣(下同)146億2
  747萬9387元、102億1129萬5443元之損害,並因92年起市場利
  率水準大幅降低,伊按系爭契約簽訂時利率計付之容量電費顯
  然過高而有失公平,此情事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等情。爰先位
  依104年2月4日修正前公平交易法(下稱公平法)第31條、第3
  2條、第34條、民法第227條、第245條之1第1項第3款、第179
  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後段、第2項規定擇一為一部請求,
  求為命和平公司、麥寮公司各給付17億5521萬5664元、16億51
  43萬4288元,及各自如第一審判決附表一、二所示起息日起算
  法定遲延利息,暨被上訴人負擔費用將本件判決書內容以14號
  字體刊登於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之其中一報全國版下
  半頁1日(未繫屬本院者,不予贅述);備位(原審追加)依
  民法第227條之2、第179條規定,求為調減伊給付和平公司、
  麥寮公司自97年5月12日至101年11月30日止資本費各17億5521
  萬5664元、16億5143萬4288元,並如數返還之判決。
被上訴人則以:兩造間未成立系爭協議,伊無債務不履行、侵
  權行為或違反公平法,亦無締約上過失,況締約上過失請求權
  已罹於2年時效,伊得拒絕給付;伊基於系爭契約取得資本費
  差額,不構成不當得利;上訴人締約時可預見利率浮動,經評
  估後始與伊達成以固定利率計算資本費,無不可預料之情事變
  更可言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其上訴及追加之
  訴。理由如下:
㈠兩造於87年8月4日、85年12月6日簽訂系爭契約,嗣於102年7月
  24日、8月14日成立修約協商,被上訴人接受「資本費隨利率
  浮動調整」方案,並溯自101年12月1日生效,為兩造所不爭。
㈡觀兩造於97年3月14日、4月29日協商會議紀錄,僅知上訴人提
  出購電費率之變動調整持續協商之要求,96年10月29日協商會
  議之簡報為上訴人單方提出,證人即上訴人員工許慧明證詞與
  會議紀錄不符且有偏頗而不足採,均不足認定兩造有成立系爭
  協議,被上訴人自無同意容量費率調整方案之義務,則被上訴
  人遲至102年7月24日、8月14日始與上訴人達成溯及自101年12
  月1日生效之修約合意,不構成不當得利、侵權行為、不完全
  給付,並因嗣已成立修約合意,亦與民法第245條之1第1項第3
  款規定「契約未成立」之要件不符。
㈢公平交易委員會(下稱公平會)以102年3月15日公處字第10203
  5號處分書,認燃煤IPP等9家民營電廠,有藉組成臺灣民營發
  電業協進會集會,達成不與上訴人完成調整購售電費率之合意
  ,相互約束活動,以拖待變方式,拒絕與上訴人協商之聯合行
  為,違反公平法第14條第1項規定,分別對和平公司、麥寮公
  司裁處13億5000萬元、18億5000萬元罰鍰(下稱系爭處分),
  被上訴人提起行政爭訟,經最高行政法院109年度上字第864、
  839號判決其敗訴確定。固可認被上訴人有違反公平法第14條
  第1項「事業不得為聯合行為」之禁止規定。然被上訴人本有
  依約收取資本費之權利,上訴人亦有給付之義務,與前開違反
  行為無涉,上訴人無因該行為受有給付資本費差額之損害,亦
  不生被上訴人不法利得超過上訴人實際損害額,適用同法第31
  條規定以之計算損害額之餘地。被上訴人於發電市場與其他IP
  P業者有競爭關係,非具壓倒性地位之獨占事業,不符同法第1
  0條第2款規定要件,其無與之有相互供電關係而能構成垂直聯
  合行為,無同法第19條第6款規定適用;同法第24條係不正競
  爭之概括規定,被上訴人既違反同法第14條第1項之禁止規定
  ,無須再論該規定。又上訴人既不得依同法第31條、第32條規
  定請求損害賠償,亦無再依同法第34條規定命將判決書刊登新
  聞紙之必要。
㈣查市場利率隨時間變化而有波動,屬通常可預期之經濟情事,
  佐以經濟部能源委員會88年9月「推動民營發電業工作成果報
  告」之記載內容,上訴人締結系爭契約時,已預見系爭契約期
  間利率變動風險,而就容量費率之計算達成以固定比率為計算
  基礎之公式,自難認其主張利率波動,係屬契約成立後始發生
  不可預料之情事變更為可採。
㈤綜上,上訴人先位及追加備位分依前開規定,各為如上請求,
  均無理由,不應准許。
本院判斷:
㈠按公平法第14條(現行法第15條)第1項前段規定禁止事業為聯
  合行為,旨在該行為限制競爭,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供
  需之市場關係,妨害市場及價格之功能暨消費者之利益,乃禁
  止以維護市場競爭秩序,保障交易相對人得以正確選擇對其最
  有利交易條件之機會。違反該條之規定,致侵害他人權利或利
  益者,依同法第31條(現行法第30條)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
  任。故倘具競爭關係之同一產銷階段事業,以契約、協議或其
  他方式之合意,共同決定商品或服務之價格、數量、技術、產
  品、設備、交易對象、交易地區或其他相互約束事業活動之行
  為,足以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供需之市場功能,致侵害
  交易相對人之權利或利益,包括使其得以正確選擇最有利交易
  條件之機會減損者,即應依公平法第31條負賠償責任。查被上
  訴人經公平會為系爭處分,並經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敗訴確定,
  被上訴人有違反公平法第14條第1項「事業不得為聯合行為」
  之禁止規定,為原審所認定。果爾,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違反
  前開規定,聯合拒絕與其為調降利率之協議,造成伊因此給付
  資本費之電費差額損害等語(原審卷五第267至268頁、第321
  至323頁、卷八第22頁、第215頁),則該資本費差額之損害是
  否非屬公平法第31條保護之客體?上訴人是否未因此受有損害
  ?即有究明之必要。原審遽以兩造因系爭契約而分有電費之給
  付義務及受領權利,上訴人無因此受有資本費差額之損害,為
  其先位之訴不利之判斷,自有可議。
㈡次按判決書理由項下,應記載關於攻擊或防禦方法之意見及法
  律上之意見,民事訴訟法第226條第3項定有明文。法院為當事
  人敗訴之判決,而其關於攻擊防禦方法之意見有未記載於判決
  理由之項下者,自為同法第469條第6款之所謂判決不備理由。
   查上訴人於原審主張被上訴人前開違法行為,亦構成一種特
  殊侵權行為,應負民法第184條第2項違反保護他人法律侵權行
  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原審卷八第22頁),核屬上訴人之重要攻
  擊方法,原審未說明取捨意見,亦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誤。  
    
㈢上訴人先位之訴有無理由,既尚待事實審調查審認,則備位之
  訴自應併予廢棄發回。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
  廢棄,非無理由。末查,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違反公平法第14
  條第1項規定之行為,同時該當民法第184條第2項之侵權行為
  ,則兩者間之關係若何,案經發回宜注意闡明及之。又因本件
  事實尚待原審調查審認,即無就法律上爭議先行言詞辯論之必
  要,附此說明。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第1 項、
  第478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1     月    24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魏  大  喨
                                法官  林  麗  玲
                                法官  林  玉  珮
                                法官  胡  宏  文
                                法官  高  榮  宏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李  佳  芬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1     月    30    日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