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 - 內政
  • 社群分享
原住民持土造長槍獵殺保育類動物 經非常上訴後改判無罪
法源編輯室/ 2024-03-19 [ 評論數 0 篇]
最高法院日前針對一起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罪案件作出判決,原住民在原住民族地區拾得土造長槍,並持以獵殺保育類野生動物,屬「他製己用」,且獵獲之動物係供家人食用之非營利目的,應屬不罰行為,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均撤銷。

有原住民先拾獲不詳姓名之人所遺失具殺傷力之土造長槍一枝,而非法持有,嗣為供其家人食用,未經主管機關許可,亦非基於學術研究或教育目的,持以擊發子彈獵殺政府公告列為應予保育類野生動物之臺灣長鬃山羊、山羌。經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第二審判決確定後,檢察總長以原判決就原住民被訴之犯罪事實適用之法規,違反司法院釋字第803號解釋意旨,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提起非常上訴。

最高法院表示,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第1項所稱之自製獵槍,並無「應以原住民文化所允許之方式」製造之限制。原判決以當事人持有之長槍,並非「以原住民文化所允許之方式」所製造,論以刑責,亦忽略司法院釋字第803號解釋對於「安全性」之考量及要求,與憲法保障人民生命權、身體權之旨有違。又自製獵槍,應包括「他製己用」、「自製他用」。原住民持有自製獵槍之「使用目的」,如與傳統文化無關;持有之「使用場域」,如不在原住民族地區或經主管機關公告之海域,均不符合刑事免責要件。綜上,原判決認當事人持有之槍枝為土造長槍,係在原住民族地區拾得,屬「他製己用」,且為供家人食用之非營利目的,持以前往原住民地區獵殺系爭動物,雖未事先取得許可,仍不適用槍砲條例有關刑罰之規定。

對原住民族而言,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之1第1項允許其基於傳統文化,獵捕、宰殺野生動物,不受野保法第18條第1項第1款之限制;司法院釋字第803號解釋亦揭示,原住民族傳統文化,包括非營利性自用之情形。又原住民族基本法第19條未將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之獵捕「野生動物」區分種類。野保法第21條之1第1項所稱之野生動物,亦未侷限於一般類野生動物,自應包括保育類野生動物。倘不如此解釋,野保法第21條之1第1項排除野保法第18條第1項第1款之限制,即失其意義。綜上,當事人為原住民族,所獵獲之動物係供家人食用之非營利目的,且基於其傳統文化之需要,不受野保法第18條第1項第1款之限制。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