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新訊 - 經濟
  • 社群分享
公司提供財產係為他人債務之擔保,或以債務承擔方式代他人清償債務者,就公司財務之影響而言,與為他人保證人之情形無殊,仍在公司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禁止之列
2024-03-21 [ 評論數 0 篇]
裁判字號:112年度重上字第72號
案由摘要:分配表異議之訴
裁判日期:民國 113 年 02 月 07 日
資料來源:自司法院網站選擇編輯
相關法條:民法 第 474 條(110.01.20)
          民事訴訟法 第 249、400、447 條(112.11.29)
          強制執行法 第 39、41 條(108.05.29)
          票據法 第 5、13、14、121 條(76.06.29)
          公司法 第 16、57、58、202、206、208、223 條(110.12.29)
要  旨:公司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公司除依其他法律或公司章程規定得為保證
          者外,不得為任何保證人,旨在穩定公司財務,用杜公司負責人以公司名
          義為他人作保而生流弊。倘公司提供財產為他人債務之擔保,或以債務承
          擔方式代他人清償債務者,就公司財務之影響而言,與為他人保證人之情
          形無殊,均應在禁止之列。而公司因經營業務需要,簽發票據予相對人,
          以供公司履行債務之擔保,與為他人作保有間,惟若公司提供財產係為他
          人債務之擔保,或以債務承擔方式代他人清償債務者,就公司財務之影響
          而言,與為他人保證人之情形無殊,自仍在禁止之列。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民事判決         112年度重上字第72號
上  訴  人  松興砂石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秀鳳  
上  訴  人  長鎰砂石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政亨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凃裕斗  律師
被上訴人    翁儷芹  
訴訟代理人  賴頡  律師  
複代理人    劉明璋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分配表異議之訴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12年4
月28日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10年度重訴字第166號第一審判決提起
上訴,本院於113年1月17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松興砂石股份有限公司負擔五分之三,
餘由上訴人長鎰砂石有限公司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一、按債權人或債務人對於分配表所載各債權人之債權或分配金
    額有不同意者,應於分配期日一日前,向執行法院提出書狀
    ,聲明異議;前項書狀,應記載異議人所認原分配表之不當
    及應如何變更之聲明;異議未終結者,為異議之債權人或債
    務人,得向執行法院對為反對陳述之債權人或債務人提起分
    配表異議之訴;聲明異議人未於分配期日起十日內向執行法
    院為前二項起訴之證明者,視為撤回其異議之聲明;經證明
    者,該債權應受分配之金額,應行提存,強制執行法第39條
    及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查原法院108年
    度司執字第79869號給付票款強制執行事件(下稱系爭執行
    事件),經原法院民事執行處(下稱執行法院)於民國110
    年4月16日製作分配表(下稱系爭分配表),定於110年6月1
    6日進行分配,被上訴人於110年5月31日具狀聲明異議,執
    行法院未依強制執行法第40條第1項規定更正系爭分配表,
    異議未終結,被上訴人爰於110年6月10日對上訴人提起本件
    分配表異議之訴,並於10日內向執行法院為起訴之證明等情
    ,有系爭執行事件卷宗可稽,堪認被上訴人已遵守強制執行
    法第41條第3項所規定之法定不變期間,應屬合法。
二、次按當事人於第二審不得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但對於在
    第一審已提出之攻擊或防禦方法為補充者,或如不許其提出
    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447條第1項第3款、
    第6款定有明文。經查:
  ㈠上訴人松興砂石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松興公司)於本院審理
    中抗辯:伊持有訴外人寶庫昌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寶庫
    昌公司)所簽發發票日107年11月25日、票面金額新臺幣(
    下同)5,000萬元、受款人即訴外人陳政瑋,並由陳政瑋背
    書轉讓之本票1紙(下稱系爭本票1),前經發票人寶庫昌公
    司對松興公司提起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事件,業經臺灣南投
    地方法院(下稱南投地院)108年度投簡字第344號民事簡易
    判決(下稱南投地院第344號判決)寶庫昌公司敗訴確定,
    原判決違反一事不再理之原則等語,雖屬於第二審程序所提
    出之新攻擊或防禦方法。惟查,審酌松興公司於原審審理時
    ,業已抗辯南投地院第344號判決確認松興公司所持有系爭
    本票1為有效簽發之票據,寶庫昌公司應依票載文義負發票
    人之責任等語(原審卷一第54頁),且原告之訴有無民事訴
    訟法第249條第1項規定之情形,為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事項
    ,是松興公司於本院所提出原判決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之抗
    辯,核與前揭規定並無不合,應予准許。
  ㈡松興公司雖以原判決就系爭本票1部分,違反一事不再理之原
    則云云置辯;惟查,關於消極確認之訴,經確定判決認法律
    關係成立予以駁回時,就該法律關係之成立即有既判力,是
    原告對本票債權提起確認不存在之訴,既受敗訴之判決且告
    確定,則原告應受該確定判決既判力之羈束,不容更為債權
    不存在之主張。又強制執行法第41條所定分配表異議之訴,
    其訴訟標的為對分配表之異議權,強制執行債權人以他債權
    人聲明參與分配之債權不存在為異議權之理由,本質上雖含
    有消極確認債權不存在訴訟之性質。然民事訴訟法第400條
    第1項所規定之一事不再理原則,係指同一事件已有確定之
    終局判決者而言。所謂同一事件,必須同一當事人就同一法
    律關係而為同一之請求,始為相當,倘此三者有一不同,即
    不得謂為同一事件,自不受確定判決既判力之拘束。準此以
    觀,系爭本票1部分,南投地院第344號判決之當事人為寶庫
    昌公司與松興公司間,而本件訴訟之當事人為翁儷芹與松興
    公司間,兩案之當事人並非完全相同,自非屬同一事件,而
    無一事不再理原則之適用。從而,松興公司所辯原判決違反
    一事不再理原則云云,為不足採。
貳、實體方面:
一、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松興公司持有寶庫昌公司所簽發之系
    爭本票1,上訴人長鎰砂石有限公司(下稱長鎰公司)持有
    寶庫昌公司所簽發、發票日107年11月28日、票面金額3,000
    萬元、受款人陳政瑋,並由陳政瑋背書轉讓之本票1紙(下
    稱系爭本票2)。系爭本票1、2(下合稱系爭本票)為訴外
    人即寶庫昌公司前負責人林順福(下逕稱林順福)所偽造,
    寶庫昌公司無須負票據責任。次依附表一、二之資金流向,
    借貸關係存在於林順福與松興公司、長鎰公司(下合稱上訴
    人)間,上訴人與陳政瑋間無借貸關係,陳政瑋與寶庫昌公
    司、林順福間並無借貸關係,寶庫昌公司與陳政瑋間係票據
    之直接前後手,寶庫昌公司得以欠缺原因關係對抗陳政瑋,
    對陳政瑋不負票據責任。如認借貸關係存在於林順福與陳政
    瑋間,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票予陳政瑋,陳政
    瑋取得系爭本票,非清償寶庫昌公司之債務,而係擔保或承
    擔林順福之債務,違反公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應為無效
    ,上訴人明知借款債務人為林順福,並非寶庫昌公司,依票
    據法第13條但書規定,寶庫昌公司對上訴人不負票據責任。
    又上訴人與陳政瑋間並無借貸關係,松興公司取得系爭本票
    1、長鎰公司取得系爭本票2,均屬無對價取得票據,依票據
    法第14條第2項規定,不得享有優於其前手陳政瑋之權利。
    如認借貸關係存在於林順福與陳政偉間及陳政偉與上訴人間
    ,松興公司交付林順福之款項為1,913萬4,000元,卻自陳政
    瑋受讓系爭本票1,顯係以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票據,依法不
    得享有優於其前手陳政瑋之權利。另系爭本票2係林順福個
    人積欠訴外人陳政亨(下逕稱陳政亨)借款債務之變體,陳
    政瑋僅係長鎰公司或陳政亨用以逃避原因關係抗辯之背書人
    ,長鎰公司以無對價或以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系爭本票2,自
    不得享有優於其前手陳政瑋之權利等情。爰依強制執行法第
    41條之規定,求為將系爭分配表所載次序17松興公司受分配
    金額1,035萬3,467元予以剔除,不得列入分配;系爭分配表
    所載次序18長鎰公司受分配金額593萬8,955元予以剔除,不
    得列入分配之判決(原審為被上訴人全部勝訴之判決,上訴
    人聲明不服,提起上訴)。並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二、上訴人則以:系爭本票1之發票日為107年11月25日,系爭本
    票2之發票日為107年11月28日,當時林順福係寶庫昌公司董
    事長,自得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系爭本票均係
    有效票據,伊等分別為系爭本票之執票人,自得行使票據權
    利。又票據為文義證券及無因證券,寶庫昌公司不得以其與
    陳政瑋間之原因關係對抗伊等,應依票據上所載文義對伊等
    負票據責任。又本件消費借貸關係於伊等匯款至林順福之帳
    戶時,即成立於林順福與陳政瑋間,及陳政瑋與伊等間,林
    順福與寶庫昌公司實為同一人,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
    系爭本票以清償對陳政瑋之借款債務,並無違反公司法第16
    條第1項規定之情事。陳政瑋嗣將系爭本票1、2分別背書轉
    讓予松興公司、長鎰公司,係因長鎰公司將其對陳政瑋之債
    權7,045萬元,債權讓與其中之3,086萬6,000元予松興公司
    之故,伊等取得系爭本票,並無票據法第14條第2項規定之
    情事等語,資為抗辯。並上訴聲明:㈠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
    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
  ㈠松興公司持有寶庫昌公司所簽發、發票日為107年11月25日、
    票面金額5,000萬元、受款人陳政瑋,並由陳政瑋背書轉讓
    之系爭本票1。
  ㈡長鎰公司持有寶庫昌公司所簽發、發票日為107年11月28日、
    票面金額3,000萬元、受款人陳政瑋,並由陳政瑋背書轉讓
    之系爭本票2。
  ㈢於系爭本票1、2所記載之發票日,林順福為寶庫昌公司之登
    記負責人及實際負責人。
  ㈣松興公司於106年7月17日至000年0月00日間,分別以彰化銀
    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及合作金庫帳號0000-000-0
    00000號帳戶匯款至林順福名下之合作金庫帳號00000000000
    00及0000000000000號帳戶,各筆匯款時間與金額詳如附表
    一。
  ㈤長鎰公司於106年7月17日至000年0月0日間,以彰化銀行帳號
    0000-00-00000000號帳戶匯款至林順福名下之合作金庫帳號
    0000000000000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及台中銀行帳號00
    0-00-0000000號帳戶,各筆匯款時間與金額詳如附表二。
  ㈥陳政亨(長鎰公司法定代理人)於107年間,曾執林順福於10
    4年10月28日簽發、面額3,000萬元之本票1紙,向臺灣彰化
    地方法院聲請本票裁定准予強制執行獲准(107年度司票字
    第1920號)。
  ㈦松興公司於108年7月9日,持南投地院南投簡易庭108年度司
    票字第38號本票裁定(系爭本票1)及確定證明書為執行名
    義(108年度司執字第61135號);另長鎰公司於108年11月1
    2日,持南投地院南投簡易庭108年度司票字第291號本票裁
    定(系爭本票2)及確定證明書為執行名義(108年度司執字
    第107337號),分別對寶庫昌公司聲請強制執行,均併入系
    爭執行事件為強制執行,被上訴人為系爭執行事件債權人之
    一。
  ㈧系爭執行事件於110年4月16日所製作之系爭分配表,定於110
    年6月16日實施分配,松興公司、長鎰公司對寶庫昌公司之
    上開票據債權分別受分配金額為10,353,467元(次序17)、
    5,938,955元(次序18)。被上訴人於110年5月31日具狀聲
    明異議,並於110年6月10日提起本件分配表異議之訴。
  ㈨寶庫昌公司曾向松興公司提起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系
    爭本票1),經南投地院第344號判決寶庫昌公司敗訴確定。
  ㈩寶庫昌公司曾向長鎰公司提起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系
    爭本票2),經南投地院以108年度投簡字第402號受理在案
    ,寶庫昌公司嗣於109年5月12日聲明撤回該訴訟。
  林順福涉嫌偽造有價證券等刑事案件(下稱另案),業經臺
    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12年度上訴字第110號刑事判決認定其
    被訴偽造有價證券罪部分無罪(含系爭本票)(下稱另案二
    審)。
  寶庫昌公司所營事業及其公司章程均無該公司得為保證之營
    業或規定。
四、兩造爭點:
  ㈠被上訴人主張林順福先擅自變更寶庫昌公司之大小章後,再
    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故系爭本票係屬偽造,是
    否可採?
  ㈡被上訴人主張系爭本票之簽發構成債務承擔或保證,違反公
    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而無效,是否可採?上訴人分別持有
    系爭本票,是否有票據法第13條但書規定之情形?
  ㈢被上訴人主張松興公司係無對價或以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系
    爭本票1,依票據法第14條第2項規定,不得享有優於其前手
    之權利,是否有據?
  ㈣被上訴人主張長鎰公司係無對價或以不相當之對價,取得系
    爭本票2,依票據法第14條第2項規定,不得享有優於其前手
    之權利,是否有據?
  ㈤被上訴人依強制執行法第41條規定,請求將系爭分配表所載
    次序17、松興公司受分配金額1,035萬3,467元,所載次序18
    、長鎰公司受分配金額593萬8,955元,均應予剔除,不得列
    入分配,有無理由?
五、本院之判斷:
  ㈠關於兩造爭點㈠部分:
  ⒈按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長對內為股東會、董事會及常務董事
    會主席,對外代表公司,公司法第208條第3項前段定有明文
    。同法第202條、第206條第1項雖規定,股份有限公司業務
    之執行,除公司法或章程規定應由股東會決議之事項外,均
    應由董事會決議行之;董事會之決議,除公司法另有規定外
    ,應有過半數董事之出席,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行之。惟
    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會係定期舉行,其內部如何授權董事長
    執行公司之業務、董事長對外所為之特定交易行為有無經董
    事會決議及其決議有無瑕疵等,均非交易相對人從外觀即可
    得知,且公司內部就董事會與董事長職權範圍之劃分,對於
    交易對象而言,與公司對於董事長代表權之限制無異,為保
    障交易之安全,依同法第208條第5項準用第57條、第58條規
    定,認董事長代表股份有限公司所為關於公司營業上一切事
    務,有辦理之權,而公司對於董事長代表權所加之限制,不
    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又票據之偽造,係指無權簽發之人冒用
    他人名義簽發票據而言。而董事長係股份有限公司必要之代
    表機關,對外代表公司,由有權簽發公司票據之人所簽發之
    票據,自無偽造可言。
  ⒉查林順福於簽發系爭本票時,為寶庫昌公司負責人(兩造不
    爭執事項㈢),依公司法第208條第3項前段、第5項準用同法
    第57條之規定,其對外代表寶庫昌公司,並有辦理該公司營
    業上一切事務之權限。次查,寶庫昌公司所營事業,包含廢
    棄物物清除、處理等業務(本院卷一第171至172頁),且衡
    諸常情,公司與交易相對人之業務往來,常以票據作為支付
    或信用工具,足徵林順福為寶庫昌公司之營業活動,應有代
    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票據而為交易行為之權限。再者,觀諸寶
    庫昌公司之歷次章程,並無就董事長之職權有加以限制之規
    定(本院卷一第127頁),足認林順福對外應有代表寶庫昌
    公司為簽發票據法律行為之權限,至於其代表寶庫昌公司簽
    發票據之法律效果為何,應屬另一問題。
  ⒊從而,林順福以寶庫昌公司負責人身分,蓋用寶庫昌公司變
    更後之公司大小章,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即無
    偽造可言。被上訴人主張林順福先擅自變更寶庫昌公司之大
    小章後,再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系爭本票係屬
    偽造票據云云,難謂可採。
  ㈡關於兩造爭點㈡部分:
  ⒈按在票據上簽名者,依票上所載文義負責;本票發票人所負
    責任,與匯票承兌人同;票據債務人不得以自己與發票人或
    執票人之前手間所存抗辯之事由對抗執票人。但執票人取得
    票據出於惡意者,不在此限,票據法第5條第1項、第121條
    及第13條分別定有明文。又票據法第13條但書所謂惡意,係
    指執票人明知票據債務人對於發票人或執票人之前手間,有
    抗辯事由存在而言。執票人有無惡意,應以其取得票據時為
    決定之標準。
  ⒉次按公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公司除依其他法律或公司章程規
    定得為保證者外,不得為任何保證人,旨在穩定公司財務,
    用杜公司負責人以公司名義為他人作保而生流弊。倘公司提
    供財產為他人債務之擔保,或以債務承擔方式代他人清償債
    務者,就公司財務之影響而言,與為他人保證人之情形無殊
    ,均應在上開規定禁止之列(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914
    號判決及109年度台上字第2623號判決意旨參照)。是公司
    負責人違反公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其所為行為對於公司
    不生效力,應由該公司負責人依同條第2項前段規定,對於
    交易相對人自負責任。
  ⒊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均係直接借貸予林順福,陳政瑋與寶庫
    昌公司、林順福間並無借貸關係等情;為上訴人所否認,並
    抗辯:林順福時任寶庫昌公司董事長,其為籌措寶庫昌公司
    之營運資金,而以自己名義向陳政瑋借款,又因所涉金額龐
    大,陳政瑋乃以自己名義向家族企業之伊等借款,並依林順
    福之請求,以指示交付方式,將資金直接匯款至林順福之帳
    戶等語。經查:
  ⑴依證人林順福於原審證稱:伊向陳政瑋借款共8,000多萬元,
    陳政瑋都用長鎰公司、松興公司帳戶匯款至伊臺中商銀、臺
    灣銀行帳戶及陸藝環境公司的臺灣銀行帳戶等語(原審卷一
    第327頁),核與證人陳政瑋於原審證述:106年間林順福說
    要向伊借錢,伊有與陳政亨商量。在107年4、5月,伊聽人
    家說林順福開給別人的票跳票,伊才計算林順福總共欠伊8
    、9千萬元。伊借給林順福的錢,都是從長鎰公司及松興公
    司來的,陳政亨當時向伊說,林順福還欠他錢,如果伊要借
    錢給林順福,就要自己去負責任等語(原審卷二第92至93頁
    ),及上訴人實際負責人陳政亨於原審陳述:長鎰公司及松
    興公司實際上均為伊所經營,104年間,陳政瑋有介紹林順
    福向伊借款3,000萬元。後來於106年間,陳政瑋告訴伊要借
    錢給林順福,因為長鎰公司及松興公司之財務均為陳政瑋處
    理,伊有告訴陳政瑋量力而為就好,且告訴陳政瑋這筆借款
    是他個人名義向長鎰公司及松興公司借錢給林順福。後來10
    7年間,伊問陳政瑋林順福有沒有還錢,陳政瑋說除了之前
    的3,000萬元沒有還之外,還有快9,000萬元沒有還等語(原
    審卷二第84至85頁)相符,參以陳政亨個人持有林順福於10
    4年10月28日簽發面額3,000萬元之本票1紙,及系爭本票1、
    2均記載陳政瑋為受款人,並由陳政瑋分別背書轉讓予松興
    公司、長鎰公司,而林順福取得借款之資金來源係分別來自
    於松興公司、長鎰公司等情(原審卷二第63至67頁、兩造不
    爭執事項㈠、㈡、㈣、㈤、㈥),可認上訴人前揭所辯,應可採
    信。
  ⑵上訴人雖忽而又稱林順福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
    實為清償公司債務之保障,所指為林順福以寶庫昌公司與陳
    政瑋間之債務云云(本院卷一第364至365頁);惟查,稱消
    費借貸者,謂當事人一方移轉金錢或其他代替物之所有權於
    他方,而約定他方以種類、品質、數量相同之物返還之契約
    ,民法第474條第1項定有明文。消費借貸契約,乃特定當事
    人間所締結之債權契約,債權債務之主體,應以締結契約之
    當事人為準,由各該當事人行使契約上之權利或負擔其義務
    。又公司於法律上屬法人組織,與其代表人個人之人格有別
    ,兩者並非屬同一權利主體。易言之,公司代表人為公司(
    即被代表人)之機關,與公司為一個權利主體間之關係,代
    表人所為代表之行為,即為公司之行為,應由公司承受其效
    力。至於代表人個人以自己名義與他人締結契約,基於債之
    相對性原則,債權人僅得請求債務人即代表人個人履行債務
    ,不得請求債務人以外之人履行契約責任。是以,林順福既
    係以自己個人名義向陳政瑋借用附表一、二所示款項(下稱
    系爭借款),消費借貸契約自係成立於林順福與陳政瑋之間
    ,並不因林順福當時同時為寶庫昌公司負責人,而遽謂消費
    借貸契約關係係存在於寶庫昌公司與陳政瑋之間。
  ⑶另被上訴人雖舉林順福於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63
    1號偽造有價證券等刑事案件(即另案一審),於110年5月1
    2日準備程序時供述:伊會簽發系爭本票1,是因為寶庫昌公
    司積欠松興公司錢,從公司創立以來,就一直有向松興公司
    借款,因為107年、108年寶庫昌公司有與納諾公司簽立意向
    書,要賣給納諾公司,需要先將寶庫昌公司清償結算。松興
    公司有派代表與翁儷芹在納諾公司談過清償松興公司債務等
    語(原審卷一第161至162頁),而主張上訴人均係直接借貸
    予林順福,陳政瑋與林順福間並無借貸關係云云。惟查,根
    據林順福嗣於另案一審之110年8月18日準備程序時陳稱:簽
    發本票的原因是要償還寶庫昌公司積欠伊的債務,而伊欠陳
    政瑋債務,是伊向陳政瑋借款,借來的款項都借給寶庫昌公
    司,前次準備程序所稱寶庫昌公司積欠松興公司錢,事實上
    是寶庫昌公司欠伊錢,伊這些錢是向松興公司借來的等語(
    原審卷一第169至170頁),參以系爭本票均係記載陳政瑋為
    受款人,並由陳政瑋分別背書轉讓予松興公司、長鎰公司,
    足認林順福於另案一審所述之真意,應係表示伊向陳政瑋借
    款,伊再將借得資金借予寶庫昌公司,而陳政瑋貸與伊款項
    之資金來源係來自於松興公司等情。再者,林順福究係向何
    人借用系爭借款,亦經證人林順福於原審到庭證述:伊向陳
    政瑋借款共8,000多萬元,陳政瑋都用長鎰公司、松興公司
    帳戶匯款予伊等語明確(原審卷一第327頁),可認上訴人
    所辯林順福係以自己名義向陳政瑋借用系爭借款乙節非虛。
    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均係直接借貸予林順福,陳政瑋與林順
    福間並無借貸關係云云,難謂可採。
  ⒋被上訴人又主張如認借貸關係存在於林順福與陳政瑋間,林
    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票予陳政瑋,陳政瑋取得系
    爭本票,並非清償寶庫昌公司之債務,而係擔保或承擔林順
    福之債務。林順福簽發系爭本票,違反公司法第16條第1項
    規定,應為無效。上訴人明知系爭借款債務人為林順福,並
    非寶庫昌公司,依票據法第13條但書規定,寶庫昌公司對上
    訴人不負票據責任等情;雖為上訴人所否認,並辯稱:林順
    福與寶庫昌公司實為同一人,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
    爭本票以清償對陳政瑋之借款債務,並無違反公司法第16條
    第1項之規定等語。惟查:
  ⑴觀諸證人陳政瑋於原審證稱:107年4、5月,伊聽人家說林順
    福開給別人的票跳票,伊才計算林順福總共欠伊8、9千萬元
    ,當時就跟林順福說欠伊的錢要還伊,林順福就說要把他所
    有公司都賣掉,再還伊錢,但之後林順福沒有將公司賣掉還
    伊錢。伊借給林順福的錢,到現在都還沒拿回來。陳政亨對
    於林順福到現在還沒有還伊錢,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要伊自
    己盡力向林順福追討。林順福開系爭本票給伊,作為償還向
    伊借款的錢,並作為擔保。當時伊依照松興公司及長鎰公司
    需求,即是依照上訴人的砂石標案,哪間公司可能用到多少
    錢,按照伊自己的想法去分配,自己決定要背書哪一張本票
    給哪一間公司。伊拿到的系爭本票僅有拿給陳政亨看過,系
    爭本票正本目前還在伊這邊等語(原審卷二第92至95頁);
    又於另案一審證述:林順福在財務有跳票情形下,伊對林順
    福說你是不是要提具一些什麼相對實質上的保障給伊,伊要
    求他要提出一些擔保,後來林順福就拿系爭本票給伊一個保
    障等語(本院卷一第152頁),嗣於另案二審審理時亦證述
    :林順福在106至107年間跟伊借款時,沒有簽發任何借款憑
    證,後來因為有在談一個交易案,他要將寶庫昌公司賣給納
    諾公司,伊跟林順福說要給伊一些保障,他才開系爭本票給
    伊等語(本院卷一第128頁),而此與上訴人於本院抗辯:
    林順福簽發系爭本票即為積欠陳政瑋借款債權清償之保障等
    語(本院卷一第105頁)核無不合,據此可認,被上訴人主
    張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票予陳政瑋,陳政瑋取
    得系爭本票,並非清償寶庫昌公司之債務,而係擔保或承擔
    林順福對陳政瑋之系爭借款債務,要屬可信。
  ⑵又依松興公司及長鎰公司實際負責人陳政亨於原審陳述:後
    來107年間,伊問陳政瑋林順福有沒有還錢,陳政瑋說除了
    之前的3,000萬元沒有還之外,還有快9,000萬元沒有還。因
    為林順福在107年間沒有還錢,所以目前林順福欠伊個人3,0
    00萬元,陳政瑋告知伊他目前各欠長鎰公司、松興公司各5,
    000萬元,因為帳目都是陳政瑋在處理。在000年00月間,陳
    政瑋有告訴伊有間公司要收購寶庫昌公司,陳政瑋說就會把
    這些錢還給上訴人。伊沒有看過系爭本票,這部分都是由陳
    政瑋在處理,當時陳政瑋只有敘述林順福有開本票的事情而
    已等語(原審卷二第84至87、90頁),除其中就陳政亨是否
    有見過系爭本票乙節,與證人陳政瑋所證伊拿到系爭本票,
    僅有拿給陳政亨看過等語不合,尚難遽信外,其餘大致相符
    ,應屬可採。而關於陳政亨是否有見過系爭本票乙節,依上
    開調查證據之結果,縱認上訴人之公司財務係由陳政瑋負責
    處理,惟審究陳政亨係上訴人之實際負責人,其於107年間
    既主動詢問陳政瑋林順福有無還款之情,且陳政瑋貸與林順
    福之資金來源均係來自於上訴人,衡諸常情,陳政瑋向林順
    福取得系爭本票後,豈有不向陳政亨報告上情並將系爭本票
    交予陳政亨檢視之理?是以陳政瑋所證伊有拿系爭本票給陳
    政亨看過乙情,較為可信;而陳政亨所稱伊未見過系爭本票
    云云,為不足採。
  ⑶其次,參諸證人陳政瑋於另案二審審理時證稱:林順福向伊
    借款是從106年持續借到107年間,林順福是用他個人名義跟
    伊借款,沒有簽發任何借款憑證,但是他是用在他們公司的
    設備、廠房建置上面,在建廠過程中,伊與伊父親都有親自
    去看建廠及機械增設的過程,廠房就是寶庫昌公司跟陸藝科
    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陸藝公司),陸藝公司在建廠,寶庫
    昌公司當時是停牌,他有再改製設備再申請證照。後來林順
    福要將寶庫昌公司跟陸藝公司賣給納諾公司,伊向林順福說
    要給伊一些保障,他才開系爭本票及代表陸藝公司簽發發票
    日107年11月25日、面額5千萬元本票給伊等語(本院卷一第
    128、131頁),經與被上訴人於另案一審以證人身分到庭證
    稱:伊於105年10月份投資寶庫昌公司,於106年4月投資陸
    藝公司,伊保管公司大小章當中,大約107年11月中,林順
    福打電話跟伊說他有一個砂石場的逼債,要用到章開本票,
    債務是林順福個人的,伊當時有跟林順福講你個人的債務不
    能開公司的票,林順福即在107年11月13日變更寶庫昌公司
    跟陸藝公司的印鑑章等語(本院卷一第119頁)互核,足徵
    陳政瑋之所以願意陸續貸與系爭借款予林順福,係看重林順
    福經營事業之能力與信用。且依陳政瑋於原審所證:伊於10
    7年4、5月,聽說林順福開給別人的票跳票,伊才計算林順
    福總共欠伊8、9千萬元,當時就跟林順福說欠伊的錢要還伊
    ,林順福就說要把他所有公司都賣掉,再還伊錢等語(原審
    卷二第92頁),及證人林順福於原審證稱:伊向陳政瑋借款
    共8,000多萬元,陳政瑋都用長鎰公司、松興公司帳戶匯款
    至伊的臺中商銀、臺灣銀行帳戶及陸藝公司的臺灣銀行帳戶
    。伊與陳政瑋於107年彙算借款金額,才會開系爭本票予陳
    政瑋,伊欠陳政瑋的錢都是用在公司。伊當時開系爭本票予
    陳政瑋,因為寶庫昌公司要賣給納諾公司,伊之股東往來資
    料都放在被上訴人處,所以要簽立寶庫昌公司本票即系爭本
    票予陳政瑋,才能保證伊有能力清償人家的錢等語(原審卷
    一第327至329頁),可見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
    票之緣由,實係因林順福個人簽發之支票跳票,出現債信危
    機後,其當時原擬出售自己所有之寶庫昌公司及陸藝公司之
    股權,用以清償對陳政瑋之系爭借款債務,惟因陳政瑋為求
    其對林順福個人借款債權獲得保障,林順福方以寶庫昌公司
    名義簽發系爭本票,及以陸藝公司名義簽發發票日107年11
    月25日、面額5千萬元之本票交付陳政瑋。由此觀之,林順
    福向陳政瑋借用系爭借款後,不論是否有將其所借款項全部
    使用於寶庫昌公司或陸藝公司之營運所需,均不影響與陳政
    瑋成立消費借貸契約之相對人係林順福個人之認定。是基於
    債之相對性原則,陳政瑋雖得請求系爭借款債務人林順福清
    償借款債務,但實無權要求林順福另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
    系爭本票作為清償林順福借款債務之擔保。
  ⑷是以,林順福因未清償其向陳政瑋之系爭借款,為應陳政瑋
    之要求,而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交付陳政瑋,以
    為清償林順福系爭借款債務之擔保。惟寶庫昌公司所營事業
    及其公司章程,均無該公司得為保證之營業或規定(兩造不
    爭執事項),則林順福以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票,
    對於寶庫昌公司之財務顯有重大影響,且與為林順福保證人
    之情形無殊,況且,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票當
    時,亦非為寶庫昌公司之營業所需,揆諸公司法第16條第1
    項規定之立法意旨,可認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
    票,已違反公司法第16條第1項之規定,而不生效力。又林
    順福於另案一審雖曾供稱:簽發本票的原因是要償還寶庫昌
    公司、陸藝公司積欠伊的債務,而伊欠陳政瑋債務,是伊向
    陳政瑋借款,借來的款項都借給寶庫昌公司、陸藝公司等語
    (原審卷一第169頁),惟依公司法第223條之規定,林順福
    為自己與寶庫昌公司為借貸或其他法律行為時,應由監察人
    為寶庫昌公司之代表,尚非得由其自己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
    發系爭本票以清償寶庫昌公司對自己之債務。是依上所述,
    公司因經營業務需要,簽發票據予相對人,以供公司履行債
    務之擔保,因與為他人作保有間,雖無公司法第16條第1項
    規定之適用。惟若公司提供財產為他人債務之擔保,或以債
    務承擔方式代他人清償債務者,就公司財務之影響而言,與
    為他人保證人之情形無殊,自仍在公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
    禁止之列。因此,被上訴人主張林順福代表寶庫昌公司簽發
    系爭本票予陳政瑋,陳政瑋取得系爭本票,並非清償寶庫昌
    公司之債務,而係擔保或承擔林順福之債務。林順福簽發系
    爭本票,違反公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應為無效等情,要
    屬有據。
  ⑸上訴人雖另辯稱:公司為共同發票或背書行為,非法所不許
    等語,並援引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42號判決及110年度
    台簡上字第20號判決為據;惟查:參諸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
    字第642號判決,係基於訴外人嘉雲南建設開發有限公司(
    下稱嘉雲南公司)如確實是因經營合建業務之需要,簽發系
    爭票據與該案上訴人,以供其履行債務之擔保,自應負本票
    發票人之責任。縱使有隱存保證背書之意思,嘉雲南公司仍
    不能解免其本票發票人之責任之案例事實,而闡述「公司法
    第16條第1項雖規定公司不得為任何保證人,但公司為共同
    發票或背書行為,則非法所不許」之法律見解。又最高法院
    110年度台簡上字第20號判決,則係基於該案被上訴人簽發
    系爭二本票時,是否已承認上述4筆太陽能模組板買賣未清
    償之價金,係屬該公司所欠之債務,該案被上訴人簽發系爭
    二本票,得否謂非供公司營業之需,是否仍在公司法第16條
    第1項所禁止之範圍之案例事實,而闡述「票據法係為促進
    票據流通及交易安全而設,雖公司法第16條第1項規定公司
    不得為任何保證人,但公司為發票或背書行為,則非法所不
    許。又公司因經營業務需要,簽發票據或共同發票與相對人
    ,以為履行債務之擔保,與為他人作保有間,非公司法第16
    條第1項所禁止之範圍。」之法律見解。由是觀之,最高法
    院上開判決之案例事實與本件具體個案事實並不相同,尚難
    比附援引而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
  ⑹準此,林順福因未清償其向陳政瑋之借款,基於陳政瑋之要
    求,乃以寶庫昌公司名義簽發系爭本票交付陳政瑋,以擔保
    林順福借款債務之清償。而依松興公司及長鎰公司實際負責
    人陳政亨於原審自承:107年間,伊問陳政瑋林順福有沒有
    還錢,陳政瑋說除了之前伊個人的3,000萬元沒有還之外,
    還有陳政瑋快9,000萬元沒有還。在000年00月間,陳政瑋有
    告訴伊有間公司要收購寶庫昌公司,當時陳政瑋有敘述林順
    福有開本票的事情等語(原審卷二第85至86、90頁),及證
    人陳政瑋於原審證稱:松興公司及長鎰公司實際負責人都是
    陳政亨,當時陳政亨說既然伊將這筆錢借給林順福,伊就要
    負責把這筆錢拿回來,而且提醒伊要注意一點。伊拿到系爭
    本票有拿給陳政亨看過等語(原審卷二第93至95頁),足徵
    上訴人對於陳政瑋取得系爭本票之原因及經過知之甚詳。至
    於陳政亨於原審所陳:伊只知道林順福有開本票,實際過程
    伊不知道云云(原審卷二第90頁),應係避重就輕之詞,要
    難採信。
  ⑺從而,被上訴人主張系爭本票之簽發,並非為清償寶庫昌公
    司之債務,而係擔保或承擔林順福之個人債務,林順福代表
    寶庫昌公司簽發系爭本票予陳政瑋,違反公司法第16條第1
    項規定,應為無效。上訴人明知系爭借款債務人為林順福,
    並非寶庫昌公司,及陳政瑋取得系爭本票之緣由,卻仍分別
    收受陳政瑋背書轉讓之系爭本票,應屬惡意之執票人,依票
    據法第13條但書之規定,寶庫昌公司得以對抗陳政瑋之抗辯
    事由,對抗上訴人,而對上訴人不負發票人之票據責任等情
    ,核屬有據。上訴人所辯前詞,為不足採。
  ㈢關於兩造爭點㈤部分:
  ⒈按異議未終結者,為異議之債權人或債務人,得向執行法院
    對於為反對陳述之債權人或債務人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強
    制執行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準此,異議之訴之原
    告如受勝訴判決確定者,有異議而未受分配部分,即生准許
    更正分配表之效果;若原告受敗訴判決確定者,則仍依原分
    配表為分配。
  ⒉查上訴人明知陳政瑋取得系爭本票之原因,卻仍分別收受陳
    政瑋背書交付之系爭本票,依票據法第13條但書規定,寶庫
    昌公司自得以對抗陳政瑋之票據無效事由,執以對抗上訴人
    ,已如前述。據此可認,松興公司就系爭本票1,對於發票
    人寶庫昌公司之票據債權,並不存在;另長鎰公司就系爭本
    票2,對於發票人寶庫昌公司之票據債權,亦不存在。則被
    上訴人依強制執行法第41條之規定,請求將系爭分配表所載
    次序17松興公司受分配金額1,035萬3,467元、所載次序18長
    鎰公司受分配金額593萬8,955元,予以剔除,不得列入分配
    ,為有理由。又被上訴人之上開請求,既獲准許,則兩造爭
    點㈢、㈣部分之爭執事項,即無贅予論究之必要,附此敘明。
六、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強制執行法第41條之規定,請求將系
    爭分配表所載次序17松興公司受分配金額1,035萬3,467元、
    所載次序18長鎰公司受分配金額593萬8,955元,均應予剔除
    ,不得列入分配,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從而原審為上訴人
    敗訴之判決,理由雖有不同,但結論並無二致,仍應予維持
    。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
    駁回上訴。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
    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
    逐一論列,併予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2項
    、第78條、第85條第1項但書,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2     月    7     日
                  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  官  張季芬
                                      法  官  顏淑惠                                      
                                      法  官  王雅苑
上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上訴人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
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出
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
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
附具律師資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條
之1第1項但書或第2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被上訴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13   年    2     月    7     日

                                      書記官  蘇玟心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
⑴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
  訴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⑵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
  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
  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2第1項:
上訴人無資力委任訴訟代理人者,得依訴訟救助之規定,聲請第
三審法院為之選任律師為其訴訟代理人。                                      
    
附表一
┌──┬───────┬────────────────┐
│編號│時間(民國)  │金額(新臺幣)│證據出處        │
├──┼───────┼───────┼────────┤
│1   │106年9月22日  │15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0頁 │
├──┼───────┼───────┼────────┤
│2   │106年9月22日  │18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0頁 │
├──┼───────┼───────┼────────┤
│3   │106年9月25日  │145萬元       │原審卷一第200頁 │
├──┼───────┼───────┼────────┤
│4   │106年9月29日  │4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1頁 │
├──┼───────┼───────┼────────┤
│5   │106年10月6日  │2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1頁 │
├──┼───────┼───────┼────────┤
│6   │106年12月11日 │25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7頁 │
├──┼───────┼───────┼────────┤
│7   │106年12月15日 │324萬元       │原審卷一第218頁 │
├──┼───────┼───────┼────────┤
│8   │107年3月30日  │264萬4,000元  │原審卷一第223頁 │
├──┴───────┼───────┼────────┤
│總計                │1,913萬4,000元│                │
└──────────┴───────┴────────┘
附表二
┌──┬───────┬───────┬────────┐
│編號│ 時間(民國) │金額(新臺幣)│證據出處        │
├──┼───────┼───────┼────────┤
│1   │ 106年7月25日 │18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8頁 │
├──┼───────┼───────┼────────┤
│2   │ 106年7月26日 │7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5頁 │
├──┼───────┼───────┼────────┤
│3   │ 106年8月4日  │223萬元       │原審卷一第199頁 │
├──┼───────┼───────┼────────┤
│4   │ 106年8月4日  │7萬元         │原審卷一第205頁 │
├──┼───────┼───────┼────────┤
│5   │ 106年8月7日  │11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6頁 │
├──┼───────┼───────┼────────┤
│6   │ 106年8月10日 │15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6頁 │
├──┼───────┼───────┼────────┤
│7   │ 106年8月10日 │18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6頁 │
├──┼───────┼───────┼────────┤
│8   │ 106年8月15日 │55萬元        │原審卷一第207頁 │
├──┼───────┼───────┼────────┤
│9   │ 106年8月24日 │19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8頁 │
├──┼───────┼───────┼────────┤
│10  │ 106年8月25日 │2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8頁 │
├──┼───────┼───────┼────────┤
│11  │ 106年8月31日 │18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9頁 │
├──┼───────┼───────┼────────┤
│12  │ 106年8月31日 │15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9頁 │
├──┼───────┼───────┼────────┤
│13  │ 106年9月5日  │13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9頁 │
├──┼───────┼───────┼────────┤
│14  │ 106年9月5日  │1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9頁 │
├──┼───────┼───────┼────────┤
│15  │ 106年9月14日 │19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0頁 │
├──┼───────┼───────┼────────┤
│16  │ 106年10月6日 │2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1頁 │
├──┼───────┼───────┼────────┤
│17  │ 106年10月11日│215萬元       │原審卷一第212頁 │
├──┼───────┼───────┼────────┤
│18  │ 106年10月19日│13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1頁 │
├──┼───────┼───────┼────────┤
│19  │ 106年10月20日│22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1頁 │
├──┼───────┼───────┼────────┤
│20  │ 106年10月25日│342萬元       │原審卷一第213頁 │
├──┼───────┼───────┼────────┤
│21  │ 106年11月3日 │1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4頁 │
├──┼───────┼───────┼────────┤
│22  │ 106年11月6日 │5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4頁 │
├──┼───────┼───────┼────────┤
│23  │ 106年11月13日│646萬元       │原審卷一第215頁 │
├──┼───────┼───────┼────────┤
│24  │ 106年11月23日│1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5頁 │
├──┼───────┼───────┼────────┤
│25  │ 106年11月23日│10萬元        │原審卷一第202頁 │
├──┼───────┼───────┼────────┤
│26  │ 106年12月5日 │33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7頁 │
├──┼───────┼───────┼────────┤
│27  │ 106年12月14日│188萬元       │原審卷一第218頁 │
├──┼───────┼───────┼────────┤
│28  │ 106年12月20日│225萬元       │原審卷一第218頁 │
├──┼───────┼───────┼────────┤
│29  │ 106年12月25日│210萬元       │原審卷一第219頁 │
├──┼───────┼───────┼────────┤
│30  │ 107年1月17日 │40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0頁 │
├──┼───────┼───────┼────────┤
│31  │ 107年2月5日  │15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1頁 │
├──┼───────┼───────┼────────┤
│32  │ 107年2月26日 │14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2頁 │
├──┼───────┼───────┼────────┤
│33  │ 107年3月20日 │42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3頁 │
├──┼───────┼───────┼────────┤
│34  │ 107年3月31日 │24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4頁 │
├──┼───────┼───────┼────────┤
│35  │ 107年4月9日  │250萬元       │原審卷一第224頁 │
├──┼───────┼───────┼────────┤
│36  │ 107年4月9日  │94萬元        │原審卷一第224頁 │
├──┴───────┼───────┼────────┤
│總計                │7,045萬元     │                │
└──────────┴───────┴────────┘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