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29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92.06.25)

第 185-4 條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
刑。

第 276 條

因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
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第 284 條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致重傷
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
金。

第 293 條

遺棄無自救力之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

第 294 條

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之,或不為
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
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92.01.02)

第 62 條

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肇事致人受傷或死亡,應即採取救護或其他必要措
施,並向警察機關報告,不得駛離;違者吊扣其駕照三個月至六個月;逃
逸者吊銷駕駛執照。
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肇事,無人受傷或死亡且車輛尚能行駛,而不儘速將
車輛位置標繪移置路邊,致妨礙交通者,處新臺幣六百元以上一千八百元
以下罰鍰。
第一項汽車駕駛人肇事時,如汽車所有人同車,不命駕駛人停車處理者,
吊扣所駕駛車輛牌照六個月至一年。
肇事車輛機件及車上痕跡證據尚須檢驗、鑑定或查證者,得予暫時扣留處
理,其扣留期間不得超過三個月;該扣留處理之車輛經通知車輛所有人限
期領回,屆期未領回或無法查明車輛所有人者,由扣留機關依第八十五條
之三規定處理。
肇事車輛機件損壞,其行駛安全堪虞者,禁止其行駛。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傷患救護、管制疏導、肇事車輛扣留發還及調查處理之
辦法,由內政部會同交通部、行政院衛生署定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8年上字第 145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18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遺棄罪之成立,非必須置被害人於寥闃無人之地,亦非必須使被害人絕對
無受第三者保護之希望,但有法律上扶養義務者,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以
遺棄之意思,不履行扶養義務時,罪即成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1年上字第 1159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1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嗣子對於所後之親,其關係與對於直系尊親屬同,依法應負扶養、保護之
義務。如果所後之親,因年邁龍鍾不能自維生活,該嗣子並不為其生存所
必要之扶養、保護,致有不能生存之危險,自應成立遺棄直系尊親屬之罪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3年上字第 2259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3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後段之遺棄罪,以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不盡扶養、保
護義務,而致其有不能生存之虞,始克成立。如僅對於無自救力之人違反
扶養、保護之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其扶養、保護,不致有不能生存
之虞,則僅民事責任問題,並不成立刑法該條之罪。上訴人對於其子雖未
盡扶養、保護之義務,但其子尚有母為之扶養、保護,自不成立遺棄罪名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3年非字第 71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3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被告於被害人受傷倒地後,著人將其抬至墟門以外,隨即因傷斃命,即為
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是被害人受傷倒地,已失卻生存上所必要之自救力,
被告雖無扶助保護之義務,乃著人將其抬至墟門以外,究難謂無教唆遺棄
之行為。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9年上字第 377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9 年 12 月 26 日
要  旨:
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遺棄罪,必以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不盡
扶養或保護義務,而致其有不能生存之虞者,始克成立。若負有此項義務
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
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2395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07 月 10 日
要  旨:
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遺棄罪,以負有扶助、養育或保護義務
者,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為要件。
所謂「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係指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於
無自救力人之生存有危險者而言。是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七七七號判例
所稱:「若負有此項義務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
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
」,應以於該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之際,業已另有其他義務人為之扶助、
養育或保護者為限;否則該義務人一旦不履行其義務,對於無自救力人之
生存自有危險,仍無解於該罪責。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568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12 月 04 日
要  旨:
刑法上遺棄罪之成立,非必須置被害人於寥闃無人之地,亦非必須使被害
人絕對無受第三者保護之希望,但有法律上扶養義務者,對於無自救力之
人,以遺棄之意思,不履行扶養義務時,罪即成立。又刑法第二百九十四
條第一項所謂對於無自救力之人應為保護之「法令」,係泛指一般法令而
言,並不以刑事或民事法令為限,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六十二條第二
項「汽車駕駛人,如肇事致人受傷或死亡,應即採取救護或其他必要措施
,並向警察機關報告,不得逃逸,……」之規定,亦包括在內。而本院二
十三年上字第二二五九號判例及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七七七號判例所謂事實
上尚有其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應係指他人依據法令亦負有此義務者而言
,否則縱令有不負此義務之人,因憐憫而為事實上之照顧、扶助,該依法
負有此義務之人仍應成立遺棄罪。依前所述,本件肇事現場附近既無被害
人林○蓮之親戚朋友,且被害人林金蓮復係由他人送醫急救,足見案發時
肇事現場並無其他依據法令對被害人林金蓮亦負有保護或扶助義務之人,
是上訴人於駕車肇事後逃逸,雖事實上尚有他人可對被害人林○蓮為必要
之扶助或保護,對於被害人林○蓮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揆諸前開說明
,仍難解免其遺棄罪責。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381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1 月 11 日
要  旨:
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遺棄罪之成立,以行為人對於無自救力之人,
依法令或契約,應扶助、養育或保護而遺棄之,或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
助、養育或保護為要件。其犯罪主體為依法令或契約對被遺棄者負有保護
義務之人,犯罪客體為無維持其生存所必要能力之無自救力人,犯罪態樣
則包括將被遺棄者移置他處之積極遺棄行為及對被遺棄者不為必要救助之
消極遺棄行為,該罪屬危險犯,亦不處罰過失行為,必行為人主觀上具有
遺棄之危險故意,且其積極遺棄行為或消極遺棄行為,客觀上已致被遺棄
者之生命發生危險,始足當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年台上字第 673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11 月 25 日
要  旨:
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遺棄罪,為不作為犯,以負有扶助、養
育或保護義務者,對於無自救力之人,不為其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
保護時,犯罪即為成立。所謂不為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以義
務人不履行其義務,於無自救力人之生存,有危險之虞為已足,不以果已
發生危險為必要。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七七七號判例所稱:若負有此項
義務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
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參酌本院二十三年
上字第二二五九號判例意旨,係指該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時,已有其他義
務人為之扶助、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
而言;倘該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時,並無其他義務人為之扶助、養育或保
護,致該無自救力之人有不能生存之虞者,嗣縱有不負此義務之人,基於
憐憫而為之扶助、養育或保護,仍無解於遺棄罪責。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年台上字第 7396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12 月 23 日
要  旨:
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之過失致人於死罪及同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
項之過失傷害罪,係針對行為人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之過失行為予
以非難,而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增訂之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
致人死傷逃逸罪,則以處罰肇事後逃逸之駕駛人為目的,俾促使駕駛人於
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以減少死傷,是該罪之成立祇以行為人有駕
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之事實為已足,至行為人之肇事有
否過失,則非所問,二者之立法目的及犯罪構成要件截然不同,且駕駛人
之肇事逃逸,係在其過失行為發生後,為規避責任,乃另行起意之另一行
為,故行為人之過失犯行與其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之行為,應屬併罰關係
。而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肇事致人死傷逃逸罪,並不以被害人為無自
救能力人為必要,且在肇事致人死亡而逃逸之情形,無成立刑法第二百九
十四條第一項遺棄罪餘地,兩相比較,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肇事致人
死傷逃逸罪之構成要件,較同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項遺棄罪為寬,且前
者之法定刑度係參考後者而定,立法目的似有意將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
致人受傷而逃逸行為之處罰,以前者之規定取代後者之意,且就肇事致人
死亡而逃逸者,亦依該罪科以刑責,俾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
時救護,以減少死傷。則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受傷,使陷於無
自救能力而逃逸之情形,該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固為同法第二百九十
四條第一項之特別規定,而應優先適用,然同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項之
遺棄因而致人於死 (重傷) 罪,係就同條第一項之遺棄行為而致生死亡或
重傷之加重結果為處罰,為該遺棄罪之加重結果犯規定,是在駕駛動力交
通工具肇事致人受傷,使陷於無自救能力而逃逸之情形,倘被害人因其逃
逸,致發生客觀上能預見而不預見之重傷或死亡之加重結果者,自應對行
為人之肇事逃逸行為,論以該遺棄之加重結果犯罪責,而非同法第一百八
十五條之四肇事致人受傷逃逸罪所可取代。故本件上訴人犯罪後,八十八
年四月二十一日增訂施行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肇事致人死傷逃逸罪
,對於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之過失致人於死罪、第二百八十四條第
一項之過失傷害罪及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項之遺棄致人於死罪而言,自非
刑法第二條第一項所謂行為後法律有變更之情形,即無新舊法應予比較適
用之問題。原判決認上訴人所犯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之過失致死罪
、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之過失傷害罪及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二項之遺棄致
人於死罪,係包括於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肇事逃逸罪之規定,應適用
行為後經修正公布之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裁判時法論處,其適用法
則不無違誤。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