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3

相關法條

法院組織法(90.05.23)

第 62 條

檢察官於其所屬檢察署配置之法院管轄區域內執行職務。但遇有緊急情形
時,不在此限。

中華民國刑法(92.06.25)

第 116 條

對於友邦元首或派至中華民國之外國代表,犯故意傷害罪、妨害自由罪或
妨害名譽罪者,得加重其刑至三分之一。

第 305 條

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
,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刑事訴訟法(93.06.23)

第 4 條

地方法院於刑事案件,有第一審管轄權。但左列案件,第一審管轄權屬於
高等法院:
一  內亂罪。
二  外患罪。
三  妨害國交罪。

第 5 條

案件由犯罪地或被告之住所、居所或所在地之法院管轄。
在中華民國領域外之中華民國船艦或航空機內犯罪者,船艦本籍地、航空
機出發地或犯罪後停泊地之法院,亦有管轄權。

第 12 條

訴訟程序不因法院無管轄權而失效力。

第 13 條

法院因發見真實之必要或遇有急迫情形時,得於管轄區域外行其職務。

第 14 條

法院雖無管轄權,如有急迫情形,應於其管轄區域內為必要之處分。

第 76 條

被告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得不經傳喚逕行拘提:
一  無一定之住、居所者。
二  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
三  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四  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

第 101 條

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左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
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
一  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
二  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三  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者。
法官為前項之訊問時,檢察官得到場陳述聲請羈押之理由及提出必要之證
據。
第一項各款所依據之事實,應告知被告及其辯護人,並記載於筆錄。

第 101-1 條

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左列各款之罪,其嫌疑重大,有事實足認為有
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虞,而有羈押之必要者,得羈押之:
一  刑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一百七十五條第一
    項、第二項之放火罪、第一百七十六條之準放火罪。
二  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之強制性交罪、第二百二十四條之強制猥褻罪、
    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之加重強制猥褻罪、第二百二十五條之乘機性交
    猥褻罪、第二百二十七條之與幼年男女性交或猥褻罪、第二百七十七
    條第一項之傷害罪。但其須告訴乃論,而未經告訴或其告訴已經撤回
    或已逾告訴期間者,不在此限。
三  刑法第三百零二條之妨害自由罪。
四  刑法第三百零四條之強制罪、第三百零五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五  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三百二十二條之竊盜罪。
六  刑法第三百二十五條至第三百二十七條之搶奪罪。
七  刑法第三百四十條之常業詐欺罪。
八  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取財罪。
前條第二項、第三項之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125 條

經搜索而未發見應扣押之物者,應付與證明書於受搜索人。

第 131 條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雖無
搜索票,得逕行搜索住宅或其他處所:
一  因逮捕被告、犯罪嫌疑人或執行拘提、羈押,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
    嫌疑人確實在內者。
二  因追躡現行犯或逮捕脫逃人,有事實足認現行犯或脫逃人確實在內者
    。
三  有明顯事實足信為有人在內犯罪而情形急迫者。
檢察官於偵查中確有相當理由認為情況急迫,非迅速搜索,二十四小時內
證據有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之虞者,得逕行搜索,或指揮檢察事務官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執行搜索,並層報檢察長。
前二項搜索,由檢察官為之者,應於實施後三日內陳報該管法院;由檢察
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為之者,應於執行後三日內報告該管檢察
署檢察官及法院。法院認為不應准許者,應於五日內撤銷之。
第一項、第二項之搜索執行後未陳報該管法院或經法院撤銷者,審判時法
院得宣告所扣得之物,不得作為證據。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250 條

檢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而不屬其管轄或於開始偵查後認為案件不屬其管轄者
,應即分別通知或移送該管檢察官。但有急迫情形時,應為必要之處分。

第 264 條

提起公訴,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書為之。
起訴書,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  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職業、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
    之特徵。
二  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所犯法條。
起訴時,應將卷宗及證物一併送交法院。

第 304 條

無管轄權之案件,應諭知管轄錯誤之判決,並同時諭知移送於管轄法院。

第 403 條

當事人對於法院之裁定有不服者,除有特別規定外,得抗告於直接上級法
院。
證人、鑑定人、通譯及其他非當事人受裁定者,亦得抗告。

第 404 條

對於判決前關於管轄或訴訟程序之裁定,不得抗告。但下列裁定,不在此
限:
一  有得抗告之明文規定者。
二  關於羈押、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搜索、扣押或扣押物發還、因鑑
    定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處所之裁定及依第一百零五條第三項、第四
    項所為之禁止或扣押之裁定。

第 407 條

提起抗告,應以抗告書狀,敘述抗告之理由,提出於原審法院為之。

第 409 條

抗告無停止執行裁判之效力。但原審法院於抗告法院之裁定前,得以裁定
停止執行。
抗告法院得以裁定停止裁判之執行。

第 455-4 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不得為協商判決:
一、有前條第二項之撤銷合意或撤回協商聲請者。
二、被告協商之意思非出於自由意志者。
三、協商之合意顯有不當或顯失公平者。
四、被告所犯之罪非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二第一項所定得以聲請協商判決者
    。
五、法院認定之事實顯與協商合意之事實不符者。
六、被告有其他較重之裁判上一罪之犯罪事實者。
七、法院認應諭知免刑或免訴、不受理者。
除有前項所定情形之一者外,法院應不經言詞辯論,於協商合意範圍內為
判決。法院為協商判決所科之刑,以宣告緩刑、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罰金為限。
當事人如有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二第一項第二款至第四款之合意,法院應記
載於筆錄或判決書內。
法院依協商範圍為判決時,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二第一項第三款、第四款並
得為民事強制執行名義。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院字第 1247 號

解釋日期:民國 24 年 03 月 21 日
解 釋 文:
受理第一審之縣政府。本兼有檢察職權。又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所謂被
告所在地。係以起訴時為標準。至其所在之原因。無論自由與強制。皆所
不問。故受理第一審之縣政府。雖係越境將被告等捕獲。如可視為起訴當
時被告等確在其區域內。自屬有權管轄。

解釋字號:院解字第 3825 號

解釋日期:民國 37 年 01 月 31 日
解 釋 文:
刑事訴訟法第五條所謂被告所在地係指被告起訴當時所在之地而言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48年台上字第 83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48 年 07 月 16 日
要  旨:
案件由犯罪地或被告之住所、居所或所在地之法院管轄,刑事訴訟法第五
條第一項有明文規定。被告之所在地,係以起訴時為標準,管轄之有無,
應依職權調查之,自訴當時被告之所在地是否在臺北,此與臺灣臺北地方
法院有無管轄權極關重要,原審未予調查,遽行判決,殊嫌速斷。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非字第 3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2 月 03 日
要  旨:
案件由犯罪地或被告之住所、居所或所在地之法院管轄,刑事訴訟法第五
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所謂被告所在地,係指其身體所在之地,並以起訴時
為標準,至其所在之原因,無論自由與強制,皆所不問。臺灣台北看守所
依看守所組織條例第一條第一項之規定,係隸屬於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
署,是以由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令押於其所轄看守所之人犯
,自應認為係在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所在地。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91年抗字第 90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03 月 12 日
要  旨:
檢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而不屬其管轄或於開始偵查後,認為案件不屬管轄者
,應即分別通知或移送該管檢察官;但有急迫情形時,應為必要之處分,
此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條定有明文。本件被告羅福助係由高檢署檢察官
簽發拘票交由司法警察拘提,解送至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後,由該署
檢察官向原審聲請羈押,高檢署檢察官偵辦被告所涉犯上開案件,以有急
迫情形存在,並以被告有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第二款、第三款之事由,
而簽發拘票將被告拘提到案,實已具備該條所稱「急迫情形」之要件,其
拘提程序即無不合。檢察官簽發拘票是否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第二
款、第三款之規定,原審對此程序問題,均未於調查時讓檢察官陳述拘提
之理由及提出必要之證據,雖原審就被告有無逃亡或逃亡之虞,及有無湮
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曾讓兩造當庭加以辯論,惟
此僅係就檢察官聲請「羈押」有無理由之實質調查。原裁定內容以此羈押
理由之調查結果做為認定檢察官拘提程序不合法之認定,即嫌速斷。按刑
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之逕行拘提之規定,在案件偵查中,本屬檢察官之權
限,法院於審查羈押要件之「拘提、逮捕前置主義」時,對於檢察官是否
合法拘提被告,僅得「形式上」審查拘提被告之程序是否完備,而不能進
行實質上審查拘提被告之必要性,此與法院於審查有無羈押之必要性 (實
質羈押理由與必要性) 尚有不同,蓋檢察官既有拘提之權利,其應否拘提
之實體上之判斷,要非法官所得過問,此亦符合憲法層次所強調之「正當
法律程序」。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