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14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93.06.23)

第 27 條

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
同。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
、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應通知前項之人得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

第 33 條

辯護人於審判中得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

第 95 條

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左列事項︰
一  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
    。
二  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
三  得選任辯護人。
四  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第 98 條

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第 100-1 條

訊問被告,應全程連續錄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但有急迫情況
且經記明筆錄者,不在此限。
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除有前項但書情形外
,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
第一項錄音、錄影資料之保管方法,分別由司法院、行政院定之。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8-2 條

違背第九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第一百條之三第一項之規定,所取得被告或
犯罪嫌疑人之自白及其他不利之陳述,不得作為證據。但經證明其違背非
出於惡意,且該自白或陳述係出於自由意志者,不在此限。
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詢問受拘提、逮捕之被告或犯罪嫌疑
人時,違反第九十五條第二款、第三款之規定者,準用前項規定。

第 158-4 條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
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第 180 條

證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拒絕證言:
一  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配偶、直系血親、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
    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者。
二  與被告或自訴人訂有婚約者。
三  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法定代理人或現由或曾由被告或自訴人為
    其法定代理人者。
對於共同被告或自訴人中一人或數人有前項關係,而就僅關於他共同被告
或他共同自訴人之事項為證人者,不得拒絕證言。

第 205 條

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檢閱卷宗
及證物,並得請求蒐集或調取之。
鑑定人得請求訊問被告、自訴人或證人,並許其在場及直接發問。

第 228 條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前項偵查,檢察官得限期命檢察事務官、第二百三十條之司法警察官或第
二百三十一條之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並提出報告。必要時
,得將相關卷證一併發交。
實施偵查非有必要,不得先行傳訊被告。
被告經傳喚、自首或自行到場者,檢察官於訊問後認有第一百零一條第一
項各款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要
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但認有羈押之必要者,得予逮捕,並將
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後,聲請法院羈押之。第九十三條第二項、第
三項、第五項之規定於本項之情形準用之。

第 229 條

下列各員,於其管轄區域內為司法警察官,有協助檢察官偵查犯罪之職權
:
一  警政署署長、警察局局長或警察總隊總隊長。
二  憲兵隊長官。
三  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相當於前二款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應將調查之結果,移送該管檢察官;如接受被拘提或逮
捕之犯罪嫌疑人,除有特別規定外,應解送該管檢察官。但檢察官命其解
送者,應即解送。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未經拘提或逮捕者,不得解送。

第 230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官,應受檢察官之指揮,偵查犯罪:
一  警察官長。
二  憲兵隊官長、士官。
三  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
管檢察官及前條之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第 231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應受檢察官及司法警察官之命令,偵查犯罪:
一  警察。
二  憲兵。
三  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之職權者。
司法警察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管檢察
官及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第 245 條

偵查,不公開之。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辯護人,得於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
法警察訊問該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在場,並得陳述意見。但有事實足認其
在場有妨害國家機密或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或妨害
他人名譽之虞,或其行為不當足以影響偵查秩序者,得限制或禁止之。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辯護人、告訴代理人或其
他於偵查程序依法執行職務之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
法權益有必要者外,不得公開揭露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
偵查中訊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應將訊問之日、時及處所通知辯護人。
但情形急迫者,不在此限。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88.07.14)

第 5 條

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下列各款罪嫌之一,並危害國家安全或社
會秩序情節重大,而有相當理由可信其通訊內容與本案有關,且不能或難
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者,得發通訊監察書。
一  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二  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之預備內亂罪、第一百零一條第二項之預備暴動
    內亂罪或第一百零六條第三項、第一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四
    項、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三項、第一百三十一
    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四
    條、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一項、第三項、第二百五十
    七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項、第三百條、第三百三
    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三、第三百四十條、第三百四十五條或第
    三百四十六條之罪。
三  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四  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三條之罪。
五  藥事法第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八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之罪
    。
六  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罪。
七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或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罪。
八  期貨交易法第一百十二條或第一百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第十一條第四項、第十二條第
    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或第十三條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
    之罪。
十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八十八條第一項、第八十九第一項、第二項、
    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九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或第九十一條之一第
    一項之罪。
十一  農會法第四十七條之一或第四十七條之二之罪。
十二  漁會法第五十條之一或第五十條之二之罪。
十三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五項之
      罪。
十四  洗錢防制法第九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十五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第二項後段、第六條或第十
      一條第三項之罪。
前項通訊監察書,偵查中由檢察官依司法警察機關聲請或依職權核發,審
判中由法官依職權核發。

第 6 條

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犯擄人勒贖罪或以投置炸彈、爆裂物或投
放毒物方法犯恐嚇取財罪之嫌疑,為防止他人生命、身體之急迫危險,該
管檢察官得以口頭通知執行機關先予執行通訊監察。但應告知執行機關第
十一條所定之事項,並於二十四小時內補發通訊監察書;未於二十四小時
內補發者,應即停止監察。

第 15 條

執行機關於監察通訊結束時,應即請通訊監察書核發人許可後,通知受監
察人。但有妨害監察目的之虞或不能通知者,經通訊監察書核發人許可後
,不在此限。
前項但書不通知之原因消滅後,應即補行通知。

第 29 條

監察他人之通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罰:
一  依法律規定而為者。
二  電信事業或郵政機關 (構) 人員基於提供公共電信或郵政服務之目的
    ,而依有關法令執行者。
三  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
    者。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267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5 月 15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上「證據排除原則」,係指將具有證據價值,或真實之證據因
取得程序之違法,而予以排除之法則。而私人之錄音、錄影之行為所取得
之證據,應受刑法第三百十五條之一與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規範,私人違
反此規範所取得之證據,固應予排除。惟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二十九條
第三款之規定「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
於不法目的者,不罰」,通訊之一方非出於不法目的之錄音,所取得之證
據,即無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40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7 月 24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乃程序主體者之一,有本於程序主體之地位而參與審判之權利,
並藉由辯護人協助,以強化其防禦能力,落實訴訟當事人實質上之對等。
又被告之陳述亦屬證據方法之一種,為保障其陳述之自由,現行法承認被
告有保持緘默之權。故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
左列事項: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
,應再告知。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三、得選
任辯護人。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此為訊問被告前,應先踐行之
法定義務,屬刑事訴訟之正當程序,於偵查程序同有適用。至證人,僅以
其陳述為證據方法,並非程序主體,亦非追訴或審判之客體,除有得拒絕
證言之情形外,負有真實陳述之義務,且不生訴訟上防禦及辯護權等問題
。倘檢察官於偵查中,蓄意規避踐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所定之告知義
務,對於犯罪嫌疑人以證人之身分予以傳喚,命具結陳述後,採其證言為
不利之證據,列為被告,提起公訴,無異剝奪被告緘默權及防禦權之行使
,尤難謂非以詐欺之方法而取得自白。此項違法取得之供述資料,自不具
證據能力,應予以排除。如非蓄意規避上開告知義務,或訊問時始發現證
人涉有犯罪嫌疑,卻未適時為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之告知,即逕列為被
告,提起公訴,其因此所取得之自白,有無證據能力,仍應權衡個案違背
法定程序之情節、侵害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對於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
益之程度、犯罪所生之危害或實害等情形,兼顧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
衡維護,審酌判斷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613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11 月 06 日
要  旨:
所謂現行犯,係指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者而言,此觀刑事訴訟
法第八十八條第二項之規定自明。所稱即時,指犯罪實施中或犯罪實施後
之當時而言。然卷查證人即承辦本案之員警證稱:「我們是以被告太太交
付影片,認為是現行犯,就把她帶回警局,她說是她先生(即被告)拷貝
的,後來她先生也來警局,他太太沒有做筆錄,被告當時有承認是他燒的
,我們就把她先生以被告移送。」「當初去的時候,被告不在,他太太在
,……我們出示證件,就把人帶走,被告後來有趕來。」上訴人亦供稱:
查獲當天伊沒有在現場等情。如果無訛,並參酌卷附基隆市警察局第三分
局之通知二份,均未由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簽名或蓋章,亦未載明上訴
人係依何法條規定為逕行逮捕或拘提或逕行拘提等情以觀,上訴人是否為
在犯罪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被發覺之現行犯?有無為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
察依法逕行逮捕?仍有欠明瞭而待究明。此因攸關本件司法警察無搜索票
所實施之搜索、扣押有無違背法律之規定,其因而取得之證據其證據能力
如何?自有再詳予調查釐清之必要,原判決對此未詳予究明,遽為上開論
斷,自有可議。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616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11 月 06 日
要  旨:
原判決理由以證人陳○羽於九十年十月十四日十時二十三分許,以其持用
之行動電話撥打上訴人之行動電話予上訴人時,警員林○政接聽電話後,
發現陳○羽欲向上訴人購買海洛因,林○政乃佯稱是上訴人,並與陳○羽
約在某路口交易,於陳○羽到場後將之逮捕之事實,用以佐證陳○羽於警
訊及偵查中所述其曾於九十年九月間向上訴人購買海洛因等情,為可採信
之理由。然查警員林○政取走上訴人之行動電話接聽陳○羽撥打之上開電
話,有無經上訴人之同意或依法定程序合法接聽?如未經上訴人之同意,
且未依法定程序接聽,則其取得上開證據之程序難謂適法,其有無證據能
力,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之規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
益之均衡維護。究竟實情為何?該證據是否有證據能力?原審未調查、說
明,顯有可議。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294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6 月 10 日
要  旨:
司法警察機關實施通訊監察時,必須合於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第一項
所規定之要件,且依法取得檢察官或法官所核發之通訊監察書,始得為之
;其有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六條所規定之急迫危險,經檢察官以口頭通知
先予執行通訊監察者,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補發通訊監察書,始符合法定
程序。倘未依上開程序之通訊監察所取得之證據,即屬違背法定程序取得
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規定
,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以為判斷。至於通訊保障及監
察法第二十九條第三款雖規定,監察他人之通訊,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
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者,不罰。乃基於衡平原則
,對於當事人之一方,所賦予之保護措施。並非謂司法警察機關於蒐集證
據時,得趁此機會,於徵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即可實施通訊監察,而
無須聲請核發通訊監察書,以規避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第六條所規
定之限制。從而司法警察機關縱徵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監察他人通訊
,其所取得之證據有無證據能力,仍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
規定,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以為判斷。否則,豈不發生
得以迂迴方式徵得通訊之一方之同意,即可規避應由檢察官、法官核發通
訊監察書之不當結果。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非字第 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2 月 27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係為適用刑法,確定國家具體之刑罰權為目的而設之程序法規
,刑事訴訟法之目的,在於發見實體的真實,即尋求事實之真相,使刑法
得以正確適用,藉以維護社會之安全,然為達成此目的,仍應採取合理之
手段,確保裁判之公正,藉以保障個人基本人權,故程序正義之遵守,自
不容忽略。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犯罪
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此項
規定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形式上縱未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
,而於訊問被告過程中,已就被告之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之構成要件,為
實質之調查,並賦予被告辯解之機會,被告防禦權之行使已獲確保,踐行
之訴訟程序雖有瑕疵,顯然於判決本旨並無影響;同條第四款規定:「訊
問被告應先告知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此規定亦在促使被告充分行使
防禦權,然同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就該
管案件,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所稱實施刑事訴訟程
序之公務員,係指實施偵查與審判之公務員,協助檢察官偵查之司法警察
人員亦包括在內,所謂「有利被告之情形」,在於促使被告提出或聲請調
查有利之證據並給予辯明犯罪嫌疑之機會,其陳述有利之事實者,命其提
出證明之方法,即使被告未提出或聲請調查有利之證據,法院就認定事實
及適用法律之基礎事項,客觀上有調查之必要及為維護公平正義或對被告
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事項,仍應依職權加以調查,故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
務員訊問被告時,若未踐行告知被告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並非對被告
有利之證據,因被告未請求調查即置之不理,客觀上有調查必要性者,仍
應依職權加以調查,被告之防禦權並未因未告知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而
無法獲得確保,若未為該項告知,於判決本旨及結果亦不生影響;至於同
法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
之意思而為陳述」,係以被告之陳述為證據資料之一,然本於不自證己罪
及保障人權之原則,認被告有防衛其利益之權利,在刑事訴訟程序上應尊
重被告陳述之自由,禁止強制其為不利之陳述,所謂陳述自由,包括積極
的陳述自由與消極的不陳述自由,被告之緘默權即在保障被告消極的不陳
述自由,不得以被告行使緘默權或拒絕陳述,即認係默示自白或為不利於
被告之推斷,惟訊問被告時若未踐行告知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
思而為陳述之告知程序,訴訟程序固非無瑕疵,然被告若無因未受該項告
知而違背其自己意思為不利於己之陳述,或以被告違背自己意思所為不利
於己之陳述作為不利被告之推斷等情形,對被告訴訟上供述自由權之保障
並無妨礙,即於判決本旨及結果不生影響。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