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8.14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93.06.23)

第 158-3 條

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
。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59-4 條

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
一  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二  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
    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  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第 159-5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

第 202 條

鑑定人應於鑑定前具結,其結文內應記載必為公正誠實之鑑定等語。

第 203 條

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於必要時,得使鑑定人於法院外為鑑定。
前項情形,得將關於鑑定之物,交付鑑定人。
因鑑定被告心神或身體之必要,得預定七日以下之期間,將被告送入醫院
或其他適當之處所。

第 204 條

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檢查身體
、解剖屍體、毀壞物體或進入有人住居或看守之住宅或其他處所。
第一百二十七條、第一百四十六條至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二百十五條、第
二百十六條第一項及第二百十七條之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205 條

鑑定人因鑑定之必要,得經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之許可,檢閱卷宗
及證物,並得請求蒐集或調取之。
鑑定人得請求訊問被告、自訴人或證人,並許其在場及直接發問。

第 206-1 條

行鑑定時,如有必要,法院或檢察官得通知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到場
。
第一百六十八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

第 208 條

法院或檢察官得囑託醫院、學校或其他相當之機關、團體為鑑定,或審查
他人之鑑定,並準用第二百零三條至第二百零六條之一之規定;其須以言
詞報告或說明時,得命實施鑑定或審查之人為之。
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六十六條至第一百六十七條之七、第二百
零二條之規定,於前項由實施鑑定或審查之人為言詞報告或說明之情形準
用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7年上字第 73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7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一) 某甲之死既為落水淹斃,而其落水又為上訴人與某乙共同所推墮,
      其因果自相聯絡,即使該某甲於落水後,曾一度攀舷欲上,被某乙
      所擊落,上訴人並未有所參與,然某乙之打擊不過共犯排除妨果條
      件之行為,其後死亡結果既仍發生,並無因果中斷之可言。
 (二) 市長及公安局長,均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八條之司法警察官,本
      不待檢察官之指揮,得逕行調查犯人犯罪情形及必要之證據,本案
      當某甲屍體發現後,是否被害身死及犯人為何人,均不明瞭,該管
      市長、公安局長認為有調查之必要,選任醫師前往鑑定被害人致死
      原因,自為調查證據之一種方法,該鑑定書既係由執行鑑定職務之
      醫師所制作,則當時奉令陪同醫師前往之市政府參事及公安局課長
      ,不過居於見證之地位,並非實施勘驗程序之公務員,無論其有無
      司法警察官之身分,於鑑定之證據能力,自屬毫無影響。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228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4 月 25 日
要  旨:
測謊鑑定,係依一般人若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相時,會產生微妙之心理
變化,例如:憂慮、緊張、恐懼、不安等現象,而因身體內部之心理變化
,身體外部之生理狀況亦隨之變化,例如:呼吸急促、血液循環加速、心
跳加快、聲音降低、大量流汗等異常現象,惟表現在外之生理變化,往往
不易由肉眼觀察,乃由測謊員對受測者提問與待證事實相關之問題,藉由
科學儀器 (測謊機) 紀錄受測者對各個質問所產生細微之生理變化,加以
分析受測者是否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相,並判定其供述是否真實;測謊
機本身並不能直接對受測者之供述產生正確與否之訊號,而係測謊員依其
專業之學識及經驗,就測謊紀錄,予以客觀之分析解讀,至於測謊鑑定究
竟有無證據能力,刑事訴訟法並無明文規定,惟實務上,送鑑單位依刑事
訴訟法第二0八條第一項規定,囑託法務部調查局或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
察局為測謊檢查,受囑託機關就檢查結果,以該機關名義函覆原囑託之送
鑑單位,該測謊檢查結果之書面報告,即係受囑託機關之鑑定報告,該機
關之鑑定報告,形式上若符合測謊基本程式要件,包括:經受測人同意
配合,並已告知得拒絕受測,以減輕受測者不必要之壓力。測謊員須經
良好之專業訓練與相當之經驗。測謊儀器品質良好且運作正常。受測
人身心及意識狀態正常。測謊環境良好,無不當之外力干擾等要件,即
賦予證據能力,非謂機關之鑑定報告書當然有證據能力;具上述形式之證
據能力者,始予以實質之價值判斷,必符合待證事實需求者,始有證明力
;刑事訴訟法就證據之證明力,採自由心證主義,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
斷,惟法院之自由判斷,亦非漫無限制,仍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
;測謊檢查之受測者可能因人格特性或對於測謊質問之問題無法真正瞭解
,致出現不應有之情緒波動反應,此時若過於相信測謊結果,反而有害於
正當之事實認定,又測謊檢查之時間過遲,攸關受測者情緒得否平復,與
鑑定之精確性非無影響,此時間因素,事實審法院於取捨時不得不予考量
;惟一般而言,受測者否認犯罪之供述呈現不實之情緒波動反應,不得採
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若受測者否認犯罪之供述並無不實之情緒波動反
應,又無其他積極證據證明其被訴之犯罪事實,自得採為有利於受測者之
認定;復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六條第一項規定:「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
,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面報告」,又法院或檢察官囑託相當之機關鑑定
,準用第二百零六條第一項之規定,同法第二百零八條亦有明文規定;是
鑑定報告書之內容應包括鑑定經過及其結果,法院囑託鑑定機關為測謊檢
查時,受囑託之鑑定機關不應僅將鑑定結果函覆,並應將鑑定經過一併載
明於測謊之鑑定報告書中,若鑑定報告書僅簡略記載檢查結果而未載明檢
查經過,既與法定記載要件不符,法院自應命受囑託機關補正,必要時並
得通知實施鑑定之人以言詞報告或說明,否則,此種欠缺法定要件之鑑定
報告不具備證據資格,自無證據能力可言。刑事審判,係採直接審理主義
及言詞主義,法院憑直接之審理及言詞之陳述,獲得態度證據,形成正確
之心證,以為證據證明力之判斷,若證人以書面代替陳述、警察局之查訪
報告或意見書,法院均無從依直接及言詞審理方式加以調查,尤不可能使
當事人對之行使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詰問權,自不應認具有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382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7 月 11 日
要  旨:
測謊鑑定,係依一般人若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相時,會產生微妙之心理
變化,例如:憂慮、緊張、恐懼、不安等現象,而因身體內部之心理變化
,身體外部之生理狀況亦隨之變化,例如:呼吸急促、血液循環加速、心
跳加快、聲音降低、大量流汗等異常現象,惟表現在外之生理變化,往往
不易由肉眼觀察,乃由測謊員對受測者提問與待證事實相關之問題,藉由
科學儀器(測謊機)紀錄受測者對各個質問所產生細微之生理變化,加以
分析受測者是否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相,並判定其供述是否真實;測謊
機本身並不能直接對受測者之供述產生正確與否之訊號,而係測謊員依其
專業之學識及經驗,就測謊紀錄,予以客觀之分析解讀,至於測謊鑑定究
竟有無證據能力,刑事訴訟法並無明文規定,惟實務上,送鑑單位依刑事
訴訟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一項規定,囑託法務部調查局或內政部警政署刑事
警察局為測謊檢查,受囑託機關就檢查結果,以該機關名義函覆原囑託之
送鑑單位,該測謊檢查結果之書面報告,即係受囑託機關之鑑定報告,該
機關之鑑定報告,形式上若符合測謊基本程式要件,包括:經受測人同
意配合,並已告知得拒絕受測,以減輕受測者不必要之壓力。測謊員須
經良好之專業訓練與相當之經驗。測謊儀器品質良好且運作正常。受
測人身心及意識狀態正常。測謊環境良好,無不當之外力干擾等要件;
即賦予證據能力,非謂機關之鑑定報告書當然有證據能力;具上述形式之
證據能力者,始予以實質之價值判斷,必符合待證事實需求者,始有證明
力;刑事訴訟法就證據之證明力,採自由心證主義,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
判斷,惟法院之自由判斷,亦非漫無限制,仍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
則;測謊檢查之受測者可能因人格特性或對於測謊質問之問題無法真正瞭
解,致出現不應有之情緒波動反應,此時若過於相信測謊結果,反而有害
於正當之事實認定;惟一般而言,受測者否認犯罪之供述呈現不實之情緒
波動反應,不得採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若受測者否認犯罪之供述並無
不實之情緒波動反應,又無其他積極證據證明其被訴之犯罪事實,自得採
為有利於受測者之認定;復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六條第一項規定:「鑑
定之經過及其結果,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面報告」,又法院或檢察官囑
託相當之機關鑑定,準用第二百零六條第一項之規定,同法第二百零八條
亦有明文規定;是鑑定報告書之內容應包括鑑定經過及其結果,法院囑託
鑑定機關為測謊檢查時,受囑託之鑑定機關不應僅將鑑定結果函覆,並應
將鑑定經過一併載明於測謊之鑑定報告書中,若鑑定報告書僅簡略記載檢
查結果而未載明檢查經過,既與法定記載要件不符,法院自應命受囑託機
關補正,必要時並得通知實施鑑定之人以言詞報告或說明,否則,此種欠
缺法定要件之鑑定報告不具備證據資格,自無證據能力可言。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172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4 月 07 日
要  旨:
測謊之理論依據為犯罪嫌疑人說謊必係為逃避法律效果,恐為人發現遭受
法律制裁,在面對法律後果時即感受到外在環境中之危險,因人類的本能
而驅使其作出說謊之自衛模式,此一本能即生理上自主神經系統迅速釋放
能量,致內分泌、呼吸、脈膊及血液循環加速,使之有能量應付危機,測
謊技術即在將受測者回答各項問題時之生理反應變化,使用測量儀器以曲
線之方式加以記錄,藉曲線所呈現生理反應之大小,以受測者回答與案情
相關的問題之生理反應與回答預設為情緒上中立問題的平靜反應作比較,
而判斷受測者有無說謊。然人之生理反應受外在影響因素甚夥,諸如疾病
、高度冷靜的自我抑制、激憤的情緒、受測以外其他事件之影響等,不止
於說謊一項,且與人格特質亦有相當之關連,亦不能排除刻意自我控制之
可能性,是以縱使今日之測謊技術要求對受測者於施測前後均須進行會談
,以避免其他因素之干擾,惟科學上仍不能證明此等干擾可因此而完全除
去之,是以生理反應之變化與有無說謊之間,尚不能認為有絕對之因果關
係;況科學鑑識技術重在「再現性」,亦即一再的檢驗而仍可獲得相同之
結果,如指紋、血型、去氧核糖核酸之比對,毒品、化學物質、物理性質
之鑑驗等,均可達到此項要求,可在審判上得其確信,至於測謊原則上沒
有再現性,蓋受測之對象為人,其生理、心理及情緒等狀態在不同的時間
不可能完全相同,與前開指紋比對或毒品鑑驗之情形有異,加之人類有學
習及避險之本能,一再的施測亦足使其因學習或環境及過程的熟悉而使其
生理反應之變化有所不同,故雖測謊技術亦要求以再測法而以兩次以上之
紀錄進行研判,然與現今其他於審判上公認可得接受之科學鑑識技術相較
,尚難藉以獲得待證事實之確信,是測謊技術或可作為偵查之手段,以排
除或指出偵查之方向,然在審判上尚無法作為認定有無犯罪事實之基礎。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91 年度第 18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91 年 12 月 17 日
決  議:
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九十一年度第十八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
再援用判例二十八則及其他 (適用法條異動) 一則。

參考法條:懲治叛亂條例 第 10 條 (80.05.22)
          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 第 31 條 (83.02.07)
          中華民國刑法 第 55 條 (91.01.30)
          刑事訴訟法 第 31、150、224、229、230、233、288、303、
                       316、319、321、332、344 條 (89.02.09)
          縣參議員選舉條例 第 36 條 (34.08.22)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