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7.19

相關法條

法院組織法(95.02.03)

第 59-1 條

法務部設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高等法院檢察署以下各級法院及其
分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檢察官之任免、轉任、遷調、考核及獎懲事項。
前項審議之決議,應報請法務部部長核定後公告之。
法務部部長遴任檢察長前,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應提出職缺二倍人選,
由法務部部長圈選之。檢察長之遷調應送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徵詢意見
。
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置委員十七人,由法務部部長指派代表四人、檢察
總長及其指派之代表三人與全體檢察官所選出之代表九人組成之,由法務
部部長指派具司法官身分之次長為主任委員。
前項選任委員之任期,均為一年,連選得連任一次。
全體檢察官代表,以全國為單一選區,以秘密、無記名及單記直接選舉產
生,每一檢察署以一名代表為限。
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之組成方式、審議對象、程序、決議方式及相關事
項之審議規則,由法務部徵詢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後定之。

第 62 條

檢察官於其所屬檢察署管轄區域內執行職務。但遇有緊急情形或法律另有
規定者,不在此限。

第 63 條

檢察總長依本法及其他法律之規定,指揮監督該署檢察官及高等法院以下
各級法院及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檢察長依本法及其他法律之規定,指揮監督該署檢察官及其所屬檢察署檢
察官。
檢察官應服從前二項指揮監督長官之命令。

第 63-1 條

最高法院檢察署設特別偵查組,職司下列案件:
一、涉及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或上將階級軍職人員之貪瀆
    案件。
二、選務機關、政黨或候選人於總統、副總統或立法委員選舉時,涉嫌全
    國性舞弊事件或妨害選舉之案件。
三、特殊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危害社會秩序,經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
    長指定之案件。
特別偵查組置檢察官六人以上,十五人以下,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
指定一人為主任,該組之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及其他人員,由最高法院檢
察署檢察總長自各級法院檢察署中調最高法院檢察署辦事。
特別偵查組為辦案需要,得借調相關機關之專業人員協助偵查。
特別偵查組檢察官執行職務時,得執行各該審級檢察官之職權,不受第六
十二條之限制。調辦事之檢察官行使職權,不受第六十六條之一之限制。
立法院得於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之案件偵查終結後,決議要求最高法院
檢察署檢察總長赴立法院報告。

第 64 條

檢察總長、檢察長得親自處理其所指揮監督之檢察官之事務,並得將該事
務移轉於其所指揮監督之其他檢察官處理之。

第 66 條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特任;主任檢察官,簡任第十四職等;檢察官
,簡任第十三職等至第十四職等。
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簡任第十三職等至第十四職等;其分院檢察署檢
察長,簡任第十二職等至第十四職等。高等法院及分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
,簡任第十一職等至第十三職等;檢察官,簡任第十職等至第十一職等或
薦任第九職等;繼續服務二年以上者,得晉敘至簡任第十二職等至第十四
職等。
地方法院及分院檢察署檢察長,簡任第十職等至第十二職等;主任檢察官
,簡任第十職等至第十一職等或薦任第九職等;檢察官,薦任第八職等至
第九職等或簡任第十職等至第十一職等;試署檢察官,薦任第七職等至第
九職等;候補檢察官,薦任第六職等至第八職等。但直轄市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長,簡任第十一職等至第十三職等。
曾任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檢察署檢察官二年以上,調地方法院或其分院檢察
署檢察長、主任檢察官、檢察官者,得晉敘至簡任第十二職等至第十四職
等。
第二項、第四項之規定,溯自中華民國九十年一月十九日生效。
第十二條第二項至第四項於地方法院及分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檢察官準
用之;其審查辦法由法務部定之。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任期四年,
不得連任。
總統應於前項規定生效後一個月內,向立法院提出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
長人選。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除年度預算案及法律案外,無須至立法院列席備
詢。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因故出缺或無法視事時,總統應於三個月內重新
提出人選,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其任期重行計算四年,不得連任。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於任命時具司法官身分者,於卸任時,得回任司
法官。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於任滿前一個月,總統應依第七項規定辦理。

第 111 條

各級法院檢察署行政之監督,依左列規定:
一  法務部部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檢察署。
二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監督該檢察署。
三  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監督該檢察署及其分院檢察署與所屬地方法院
    及其分院檢察署。
四  高等法院分院檢察署檢察長監督該檢察署與轄區內地方法院及其分院
    檢察署。
五  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監督該檢察署及其分院檢察署。
六  地方法院分院檢察署檢察長監督該檢察署。

刑事訴訟法(93.06.23)

第 4 條

地方法院於刑事案件,有第一審管轄權。但左列案件,第一審管轄權屬於
高等法院:
一  內亂罪。
二  外患罪。
三  妨害國交罪。

第 250 條

檢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而不屬其管轄或於開始偵查後認為案件不屬其管轄者
,應即分別通知或移送該管檢察官。但有急迫情形時,應為必要之處分。

司法人員人事條例(78.12.22)

第 16 條

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應就具左列資格之一,並有領
導才能者遴任之:
一  曾任司法院大法官、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行政
    法院院長或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者。
二  曾任最高法院法官、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官、高等法院院長或高等法
    院檢察署檢察長合計五年以上者。
三  曾任簡任法官、檢察官十年以上,或任簡任法官、檢察官並任司法行
    政人員合計十年以上者。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39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4 年 12 月 22 日
解 釋 文:
    司法權之一之刑事訴訟、即刑事司法之裁判,係以實現國家刑罰權為
目的之司法程序,其審判乃以追訴而開始,追訴必須實施偵查,迨判決確
定,尚須執行始能實現裁判之內容。是以此等程序悉與審判、處罰具有不
可分離之關係,亦即偵查、訴追、審判、刑之執行均屬刑事司法之過程,
其間代表國家從事「偵查」「訴追」「執行」之檢察機關,其所行使之職
權,目的既亦在達成刑事司法之任務,則在此一範圍內之國家作用,當應
屬廣義司法之一。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所規定之「司法機關」,自非僅指同
法第七十七條規定之司法機關而言,而係包括檢察機關在內之廣義司法機
關。憲法第八條第一項、第二項所規定之「審問」,係指法院審理之訊問
,其無審判權者既不得為之,則此兩項所稱之「法院」,當指有審判權之
法官所構成之獨任或合議之法院之謂。法院以外之逮捕拘禁機關,依上開
憲法第八條第二項規定,應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將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
禁之人民移送該管法院審問。是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百零
二條第三項準用第七十一條第四項及第一百二十條等規定,於法院外復賦
予檢察官羈押被告之權;同法第一百零五條第三項賦予檢察官核准押所長
官命令之權;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一項賦予檢
察官撤銷羈押、停止羈押、再執行羈押、繼續羈押暨其他有關羈押被告各
項處分之權,與前述憲法第八條第二項規定之意旨均有不符。
    憲法第八條第二項僅規定:「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
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
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
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並未以「非法逮捕拘禁」為聲請提審
之前提要件,乃提審法第一條規定:「人民被法院以外之任何機關非法逮
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逮捕拘禁地之地方法院或其所隸屬之高等法
院聲請提審。」以「非法逮捕拘禁」為聲請提審之條件,與憲法前開之規
定有所違背。
    上開刑事訴訟法及提審法有違憲法規定意旨之部分,均應自本解釋公
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二年時失其效力;本院院解字第四○三四號解釋,
應予變更。至於憲法第八條第二項所謂「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之二
十四小時,係指其客觀上確得為偵查之進行而言。本院釋字第一三○號之
解釋固仍有其適用,其他若有符合憲法規定意旨之法定障礙事由者,自亦
不應予以計入,併此指明。

解釋字號:釋字第 53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0 年 10 月 05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八十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
何干涉,明文揭示法官從事審判僅受法律之拘束,不受其他任何形式之干
涉;法官之身分或職位不因審判之結果而受影響;法官唯本良知,依據法
律獨立行使審判職權。審判獨立乃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權力分立與制衡之重
要原則,為實現審判獨立,司法機關應有其自主性;本於司法自主性,最
高司法機關就審理事項並有發布規則之權;又基於保障人民有依法定程序
提起訴訟,受充分而有效公平審判之權利,以維護人民之司法受益權,最
高司法機關自有司法行政監督之權限。司法自主性與司法行政監督權之行
使,均應以維護審判獨立為目標,因是最高司法機關於達成上述司法行政
監督之目的範圍內,雖得發布命令,但不得違反首揭審判獨立之原則。最
高司法機關依司法自主性發布之上開規則,得就審理程序有關之細節性、
技術性事項為規定;本於司法行政監督權而發布之命令,除司法行政事務
外,提供相關法令、有權解釋之資料或司法實務上之見解,作為所屬司法
機關人員執行職務之依據,亦屬法之所許。惟各該命令之內容不得牴觸法
律,非有法律具體明確之授權亦不得對人民自由權利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
;若有涉及審判上之法律見解者,法官於審判案件時,並不受其拘束,業
經本院釋字第二一六號解釋在案。司法院本於司法行政監督權之行使所發
布之各注意事項及實施要點等,亦不得有違審判獨立之原則。檢察官偵查
刑事案件之檢察事務,依檢察一體之原則,檢察總長及檢察長有法院組織
法第六十三條及第六十四條所定檢察事務指令權,是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
執行職務,係受檢察總長或其所屬檢察長之指揮監督,與法官之審判獨立
尚屬有間。關於各級法院檢察署之行政監督,依法院組織法第一百十一條
第一款規定,法務部部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檢察署,從而法務部部長就
檢察行政監督發布命令,以貫徹刑事政策及迅速有效執行檢察事務,亦非
法所不許。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司法院為最高司法機關,掌理民事、
刑事、行政訴訟之審判及公務員之懲戒。」惟依現行司法院組織法規定,
司法院設置大法官十七人,審理解釋憲法及統一解釋法令案件,並組成憲
法法庭,審理政黨違憲之解散事項;於司法院之下,設各級法院、行政法
院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是司法院除審理上開事項之大法官外,其本身僅
具最高司法行政機關之地位,致使最高司法審判機關與最高司法行政機關
分離。為期符合司法院為最高審判機關之制憲本旨,司法院組織法、法院
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組織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
日起二年內檢討修正,以副憲政體制。

解釋字號:釋字第 729 號

解釋日期:民國 104 年 05 月 01 日
解 釋 文:
    檢察機關代表國家進行犯罪之偵查與追訴,基於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
,且為保障檢察機關獨立行使職權,對於偵查中之案件,立法院自不得向
其調閱相關卷證。立法院向檢察機關調閱已偵查終結而不起訴處分確定或
未經起訴而以其他方式結案之案件卷證,須基於目的與範圍均屬明確之特
定議案,並與其行使憲法上職權有重大關聯,且非屬法律所禁止者為限。
如因調閱而有妨害另案偵查之虞,檢察機關得延至該另案偵查終結後,再
行提供調閱之卷證資料。其調閱偵查卷證之文件原本或與原本內容相同之
影本者,應經立法院院會決議;要求提供參考資料者,由院會或其委員會
決議為之。因調閱卷證而知悉之資訊,其使用應限於行使憲法上職權所必
要,並注意維護關係人之權益(如名譽、隱私、營業秘密等)。本院釋字
第三二五號解釋應予補充。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聲字第 3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1 月 07 日
要  旨:
特偵組檢察官固然可以不分審級、不分轄區,逕以其名義執行檢察官職權
,惟此乃基於其職權特性而為之立法,並非等同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故其行使職權,仍受刑事訴訟法第 4  條、法院組織法第 9  條、第 32
條、第 48 條之事物管轄,刑事訴訟法第 5  條之土地管轄規定限制。從
而,偵查中如認有向法院聲請搜索票、通訊監察書或羈押被告之必要,應
向案件之該管各級法院為之;若依偵查所得之證據,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
者,亦應向管轄法院提起公訴。而受處分人對於特偵組檢察官所為刑事訴
訟法第 416  條第 1  項第 1  款、第 2  款之處分,如有不服,自應向
案件之該管法院聲請撤銷或變更之,始為適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9年判字第 222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3 月 11 日
要  旨:
參照法院組織法第 59 條之 1  第 4  項規定意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
會之主任委員,須具有司法官身分。本件被指派為主任委員之人,雖曾擔
任過司法官,惟受指派時已不具司法官身分,故不得適用該條項規定。行
政機關雖主張,依據同法第 66 條第 11 項規定,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
長於任命時具司法官身分者,於卸任時得回任司法官,應認司法官身分非
以現任為限云云,然政務官與司法官之性質不同,為保障轉任者之職業權
益,方定有回任規定,故應以現職為限,行政機關之停職處分自因審議委
員會之組織不具法定方式而無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93年選訴字第 2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5 月 09 日
要  旨:
(一)就檢察官在刑事訴訟法之定位而言,我國刑事訴訟法上所規定之檢
   察職權,係以檢察官為行使主體為原則,例如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
   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提起公訴,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
   書為之」,又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一條規定:「檢察官對於法院,獨
   立行使職權」,及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四條、第三百四十七條所
   定由檢察官提起上訴之上訴權等,堪認代表國家行使公訴權及上訴
   權者,皆係檢察官而非檢察長,僅例外於偵查中通緝之發佈、再議
   聲請之准駁、非常上訴之提起等權限交由檢察長或檢察總長為之。
   此亦可由起訴書以檢察署檢察官為文書全銜,並非由該署檢察長為
   全銜,起訴書並由個別承辦檢察官具名簽署,非由檢察長具名可窺
   知,堪認我國之檢察官具有職權行使之自主性及獨立性,其不同於
   一般行政官,反而享有類似法官對外獨立為意思表示之權限。
(二)我國檢察一體之明文規範定大可從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
   四條予以闡釋,若檢察官對個案之起訴與否均應聽從於檢察長之指
   揮,則此時檢察官之身份宛如行政機關的承辦員,雖自己製作文書
   ,然最終卻須聽命於上級命令為之,則將毫無獨立性可言,並與法
   院組織法第六十一條之規定或我國檢察官之定位相左。故檢察長之
   指揮監督應限於為統一檢察法令、追訴標準及協同檢察力量以發揮
   偵查作用之目的下而為之,為維護檢察權之公正行使,遂賦予檢察
   長行使職務移轉權及職務收取權。故法院組織法第六十四條規定:
   「檢察總長、檢察長得親自處理所指揮監督之檢察官之事務,並得
   將該事務移轉於其所指揮監督之其他檢察官處理之」。其行使上開
   二種指令權之標準,即應界定於檢察官有違法或明顯不當,或於有
   裁量權限之職權不起訴或緩起訴案件或檢察官與檢察長間就法律見
   解或訴追標準有截然不同之看法時,為使檢察機關有一致的見解與
   標準時而予行使。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