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8.02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證人保護法(89.02.09)

第 2 條

本法所稱刑事案件,以下列各款所列之罪為限:
一  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二  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之預備內亂罪、第一百零一條第二項之預備暴動
    內亂罪或第一百零六條第三項、第一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四
    項、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三項、第一百三十一
    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四
    條、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一項、第三項、第二百五十
    七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二百九十八條
    第二項、第三百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三、第三百
    四十條、第三百四十五條或第三百四十六條之罪。
三  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四  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三條之罪。
五  藥事法第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八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之罪
    。
六  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罪。
七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或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罪。
八  期貨交易法第一百十二條或第一百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四項、第十一條第四項、第十二條第
    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或第十三條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
    之罪。
十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八十八條第一項、第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二項
    、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九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或第九十一條之一
    第一項之罪。
十一  農會法第四十七條之一或第四十七條之二之罪。
十二  漁會法第五十條之一或第五十條之二之罪。
十三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五項之
      罪。
十四  洗錢防制法第九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十五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第二項後段、第六條或第十
      一條第三項之罪。

第 3 條

依本法保護之證人,以願在檢察官偵查中或法院審理中到場作證,陳述自
己見聞之犯罪或流氓事證,並依法接受對質及詰問之人為限。

第 14 條

第二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共犯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該案之
其他共犯者,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所涉之犯罪,減輕
或免除其刑。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雖非前項案件之共犯。但於偵查中供述其犯罪之前手、
後手或相關犯罪之網絡,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與該犯罪相關之第二條所
列刑事案件之被告者,參酌其犯罪情節之輕重、被害人所受之損害、防止
重大犯罪危害社會治安之重要性及公共利益等事項,以其所供述他人之犯
罪情節或法定刑較重於其本身所涉之罪且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
因供述所涉之犯罪,得為不起訴處分。
前項情形,被告所有因犯罪所得或供犯罪所用之物,檢察官得聲請法院宣
告沒收之。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二百五十五條至第二百六
十條之規定,於第二項情形準用之。

中華民國刑法(92.06.25)

第 122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
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
元以下罰金。
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
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但自首者減
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第 125 條

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
下有期徒刑:
一  濫用職權為逮捕或羈押者。
二  意圖取供而施強暴脅迫者。
三  明知為無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訴或處罰,或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
    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
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166 條

犯前條之罪,於他人刑事被告案件裁判確定前自白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 168 條

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
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
有期徒刑。

第 171 條

未指定犯人,而向該管公務員誣告犯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三百元以下罰金。
未指定犯人,而偽造、變造犯罪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犯罪證據,致
開始刑事訴訟程序者,亦同。

第 172 條

犯第一百六十八條至第一百七十一條之罪,於所虛偽陳述或所誣告之案件
,裁判或懲戒處分確定前自白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貪污治罪條例(92.02.06)

第 4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億
元以下罰金:
一  竊取或侵占公用或公有器材、財物者。
二  藉勢或藉端勒索、勒徵、強占或強募財物者。
三  建築或經辦公用工程或購辦公用器材、物品,浮報價額、數量、收取
    回扣或有其他舞弊情事者。
四  以公用運輸工具裝運違禁物品或漏稅物品者。
五  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四款之未遂犯罰之。

第 6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
金:
一  意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
二  募集款項或徵用土地、財物,從中舞弊者。
三  竊取或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器材、財物者。
四  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
    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五  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
    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

第 8 條

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
物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因而查獲其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
物者,減輕其刑;因而查獲其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92.07.09)

第 4 條

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
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製造、運輸、販賣第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臺幣七百萬元以下罰金。
製造、運輸、販賣第三級毒品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
百萬元以下罰金。
製造、運輸、販賣第四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製造、運輸、販賣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五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5 條

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一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臺幣七百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二級毒品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百
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三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
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販賣而持有第四級毒品或專供製造、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一年以上
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第 6 條

以強暴、脅迫、欺瞞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人施用第一級毒品者,處死刑、
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者,得併
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使人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七百萬元以下罰金。
以第一項方法使人施用第三級毒品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
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以第一項方法使人施用第四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四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7 條

引誘他人施用第一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
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引誘他人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
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引誘他人施用第三級毒品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
幣七十萬元以下罰金。
引誘他人施用第四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十萬
元以下罰金。
前四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8 條

轉讓第一級毒品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
元以下罰金。
轉讓第二級毒品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七十萬
元以下罰金。
轉讓第三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
金。
轉讓第四級毒品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
前四項之未遂犯罰之。
轉讓毒品達一定數量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其標準由行政院定之。

第 10 條

施用第一級毒品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11 條

持有第一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五萬元以下罰金
。
持有第二級毒品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金
。
持有專供製造或施用第一、二級毒品之器具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
役或新臺幣一萬元以下罰金。
持有毒品達一定數量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其標準由行政院定之。

第 17 條

犯第四條第一項至第四項、第五條第一項至第四項前段、第六條第一項至
第四項、第七條第一項至第四項、第八條第一項至第四項、第十條或第十
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85.12.11)

第 3 條

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犯罪組織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億元以下罰金;參與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受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再犯該項之罪,其發起、主持、
操縱或指揮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億元以下罰金;參
與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萬元以下罰金。
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
,其期間為三年;犯前項之罪者,其期間為五年。
前項強制工作,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檢察官認為無執行之必要者,
得檢具事證聲請法院免其執行。
第三項強制工作執行已滿一年六個月,而執行機關認為無繼續執行之必要
者,得檢具事證,報請檢察官聲請法院免予繼續執行。

第 6 條

非犯罪組織之成員而資助犯罪組織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第 8 條

犯第三條之罪自首,並自動解散或脫離其所屬之犯罪組織者,減輕或免除
其刑;因其提供資料,而查獲該犯罪組織者,亦同;偵查中自白者,減輕
其刑。
犯第六條之罪自首,並因其提供資料,而查獲其所資助之犯罪組織者,減
輕或免除其刑;偵查中自白者,減輕其刑。

刑事訴訟法(93.06.23)

第 6 條

數同級法院管轄之案件相牽連者,得合併由其中一法院管轄。
前項情形,如各案件已繫屬於數法院者,經各該法院之同意,得以裁定將
其案件移送於一法院合併審判之;有不同意者,由共同之直接上級法院裁
定之。
不同級法院管轄之案件相牽連者,得合併由其上級法院管轄。已繫屬於下
級法院者,其上級法院得以裁定命其移送上級法院合併審判。但第七條第
三款之情形,不在此限。

第 15 條

第六條所規定之案件,得由一檢察官合併偵查或合併起訴;如該管他檢察
官有不同意者,由共同之直接上級法院首席檢察官或檢察長命令之。

第 154 條

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
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第 155 條

證據之證明力,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斷。但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
則。
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66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於審判長為
人別訊問後,由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直接詰問之。被告如無辯護人,
而不欲行詰問時,審判長仍應予詢問證人、鑑定人之適當機會。
前項證人或鑑定人之詰問,依下列次序:
一  先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主詰問。
二  次由他造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反詰問。
三  再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主詰問。
四  再次由他造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反詰問。
前項詰問完畢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經審判長之許可,得更行詰
問。
證人、鑑定人經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詰問完畢後,審判長得為訊問。
同一被告、自訴人有二以上代理人、辯護人時,該被告、自訴人之代理人
、辯護人對同一證人、鑑定人之詰問,應推由其中一人代表為之。但經審
判長許可者,不在此限。
兩造同時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其主詰問次序由兩造合意決定,如不
能決定時,由審判長定之。

第 184 條

證人有數人者,應分別訊問之;其未經訊問者,非經許可,不得在場。
因發見真實之必要,得命證人與他證人或被告對質,亦得依被告之聲請,
命與證人對質。

第 196 條

證人已由法官合法訊問,且於訊問時予當事人詰問之機會,其陳述明確別
無訊問之必要者,不得再行傳喚。

第 253 條

第三百七十六條所規定之案件,檢察官參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事項,認
為以不起訴為適當者,得為不起訴之處分。

第 255 條

檢察官依第二百五十二條、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二
百五十三條之三、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為不起訴、緩起訴或撤銷緩起訴或
因其他法定理由為不起訴處分者,應製作處分書敘述其處分之理由。但處
分前經告訴人或告發人同意者,處分書得僅記載處分之要旨。
前項處分書,應以正本送達於告訴人、告發人、被告及辯護人。緩起訴處
分書,並應送達與遵守或履行行為有關之被害人、機關、團體或社區。
前項送達,自書記官接受處分書原本之日起,不得逾五日。

第 260 條

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或緩起訴處分期滿未經撤銷者,非有左列情形之一,不
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
一  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者。
二  有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或第五款所定得為再
    審原因之情形者。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89.11.08)

第 22 條

與未滿十六歲之人為性交易者,依刑法之規定處罰之。                
十八歲以上之人與十六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者,處一年以下有
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人民在中華民國領域外犯前二項之罪者,不問犯罪地之法律有無
處罰規定,均依本條例處罰。

第 23 條

引誘、容留、媒介、協助、或以他法,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者,處
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營利而犯前項之罪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應併科新台幣
五百萬元以罰金。
以犯前項之罪為常業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應併科新台幣一千萬元以
下罰金。
收受、藏匿前三項被害人或使之隱避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得併科新台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為前項行為之媒介者,亦同。
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及第五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28 條

散布或販賣前條拍攝、製造之圖畫、錄影帶、影片、光碟、電子訊號或其
他物品、或公然陳列,或以他法供人觀覽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台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物品,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第 32 條

父母對其子女犯本條例之罪因自白、自首或供訴,而查獲第二十三條至二
十八條之犯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犯第二十二條之罪自白或自首,因而查獲第二十三條至第二十八條之犯罪
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93.06.02)

第 18 條

犯本條例之罪自首,並報繳其持有之全部槍砲、彈藥、刀械者,減輕或免
除其刑;其已移轉持有而據實供述全部槍砲、彈藥、刀械之來源或去向,
因而查獲者,亦同。
前項情形,於中央主管機關報經行政院核定辦理公告期間自首者,免除其
刑。
前二項情形,其報繳不實者,不實部分仍依本條例所定之罪論處。
犯本條例之罪,於偵查或審判中自白,並供述全部槍砲、彈藥、刀械之來
源及去向,因而查獲或因而防止重大危害治安事件之發生者,減輕或免除
其刑。拒絕供述或供述不實者,得加重其刑至三分之一。

麻醉藥品管理條例(84.01.13)

第 13-1 條

違反前條之規定,其屬於第二條第一款至第三款之麻醉藥品者,應分別依法處罰。
違反前條之規定,其屬於第二條第四款之麻醉藥品者,依左列規定處罰:
一、非法輸入、製造、運輸、販賣者,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五萬元以下罰金。
二、意圖販賣而非法持有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萬元以下罰金。
三、意圖營利而非法為人施打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萬元以下罰金。
四、非法施打吸用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元以下罰金。
五、非法持有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第一款之未遂犯罰之。
犯第二項第四款之罪有癮者,應由審判機關先行指定相當處所勒戒。經勒戒斷癮後再犯者
,加重本刑至三分之二。

第 13-3 條

犯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各款之罪,供出麻醉藥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38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4 年 07 月 28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
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
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
罰,得拒絕之。」其所稱「依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
置,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國家機關所依據之程序,須以法律
規定,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並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相關之條件。檢
肅流氓條例第六條及第七條授權警察機關得逕行強制人民到案,無須踐行
必要之司法程序;第十二條關於秘密證人制度,剝奪被移送裁定人與證人
對質詰問之權利,並妨礙法院發見真實;第二十一條規定使受刑之宣告及
執行者,無論有無特別預防之必要,有再受感訓處分而喪失身體自由之虞
,均逾越必要程度,欠缺實質正當,與首開憲法意旨不符。又同條例第五
條關於警察機關認定為流氓並予告誡之處分,人民除向內政部警政署聲明
異議外,不得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亦與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意旨相違。均
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失其效
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51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9 年 09 月 15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有訴訟之權,旨在確保人民有依法定程序提起
訴訟及受公平審判之權利,至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應
由立法機關衡量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以及訴訟制度之
功能等因素,以法律為正當合理之規定。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修正公布之「肅清煙毒條例」 (八十七年五月二十日修正公布名稱為:「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十六條前段規定:「犯本條例之罪者,以地方法
院或其分院為初審,高等法院或其分院為終審」,對於判處有期徒刑以下
之罪,限制被告上訴最高法院,係立法機關鑑於煙毒危害社會至鉅,及其
犯罪性質有施保安處分之必要,為強化刑事嚇阻效果,以達肅清煙毒、維
護國民身心健康之目的,所設特別刑事訴訟程序,尚屬正當合理限制。矧
刑事案件,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確定判決如
有違背法令,得依非常上訴救濟,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第四百四
十一條定有明文。就第二審法院所為有期徒刑以下之判決,若有違背法令
之情形,亦有一定救濟途徑。對於被告判處死刑、無期徒刑之案件則依職
權送最高法院覆判,顯已顧及其利益,尚未逾越立法機關自由形成之範圍
,於憲法保障之人民訴訟權亦無侵害,與憲法第七條及第二十三條亦無牴
觸。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4年上字第 165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4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條第一項之規定,得為證據,此項
自白並非專以審判筆錄所記載者為限,即在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司法警察官
訊問所得,如未施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
實相符者,仍不失有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6年上字第 190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6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僅規定因發見真實之必要得命證人與被
告對質,是其應否對質,在審理事實之法院,本有自由裁酌之權,如果訊
問證人後,已依同法第二百七十六條規定,將其陳述之要旨告知被告,予
以辯解之機會,即使該證人未與對質,其訊問程序,亦非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1年台上字第 5946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1 年 00 月 00 日
要  旨:
上訴人在原審曾辯稱伊之警訊筆錄係持續十七、八小時疲勞訊問所作成,
欠缺任意性云云。原審就上訴人此項抗辯未先於其他事項而為調查,其所
踐行之訴訟程序固不無違誤。惟查本件犯罪事實,曾經已定讞之共同被告
鍾某於警局及檢察官偵查中坦承不諱,核與被害人蔡某指訴失竊情節相符
,並有贓物領據可稽,是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既經原審調查其他證
據察其與事實相符,仍得採為上訴人論罪之依據。且上訴人在檢察官偵查
中亦供認上開犯行無訛,是除去上訴人在警局之自白,綜合其他證據,仍
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從而原審前述訴訟程序上之違誤,並不影響於判決
,上訴人執此提起第三審上訴,尚難認係適法之上訴理由。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3年台上字第 5874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3 年 11 月 08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亦為證據之一種,若其所涉及之訴訟客體有數
個以上時,其裁判之對象 (刑罰權之對象) 既非同一,則其所述是否與事
實相符,得否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仍應分別予以判斷,非可籠
統為同一之觀察。因是,倘其中之一部分為真實時,應得採為裁判之基礎
,非謂其中有一部分與事實不符,即認全部均屬無可採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4年台覆字第 10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4 年 03 月 22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雖經自白,仍應調查其他必
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
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而所謂
補強證據,則指除該自白本身外,其他足資以證明自白之犯罪事實確具有
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
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而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
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3年台上字第 563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73 年 10 月 30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固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而須以補強證據證明其確與
事實相符,然茲所謂之補強證據,並非以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事實為
必要,倘其得以佐證自白之犯罪非屬虛構,能予保障所自白事實之真實性
,即已充分。又得據以佐證者,雖非直接可以推斷該被告之實施犯罪,但
以此項證據與被告之自白為綜合判斷,若足以認定犯罪事實者,仍不得謂
其非屬補強證據。本件依原判決理由部分之說明,既未否定被告張某自白
之任意性,而鐵門上所附指紋經鑑定結果,復為被告所遺留,雖原判決謂
其此項指紋僅能證明被告之拇指曾觸摸過該門,但如上述,補強證據既非
以能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為必要,該指紋之猶能對比,當屬新痕亦即
足以證明被告其時確曾在現場,則其如此,是否仍不足以保證被告所為自
白之真實性,原判決固未說明;且證人毛某在警局訊問中,謂被告對伊言
及協和當舖命案係其所為之供述筆錄,與張某所證,當晚曾打電話給呼某
,呼某告以有人買電視機之語 (被告有此自白) ,以及現場圖、相片、當
票等等,雖僅能證明本身所顥示之事實,尚不能直接證明被告犯罪,但依
據此等證據,若與被告之自白綜合判斷,是否仍不足以認定被告之犯罪事
實,原審亦未審酌說明,均有證據上理由不備之違法。(已審編為判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3年台上字第 587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73 年 11 月 08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亦為證據之一種,若其所涉及之訴訟客體有數
個以上時,其裁判之對象(刑罰權之對象)既非同一,則其所述是否與事實
相符,得否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仍應分別予以判斷,非可籠統
為同一之觀察。因是,倘其中之一部分為真實時,應得採為裁判之基礎,
非謂其中一有部分與事實不符,即認全部均屬無可採取。(已審編為判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4年台覆字第 1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74 年 03 月 22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雖經自白,仍應調查其他必
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
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而所謂
補強證據,則指除該自白本身外,其他足資以證明自白之犯罪事實確具有
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
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而足以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
當之。(已審編為判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9年台覆字第 2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9 年 01 月 12 日
要  旨:
然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各款,為量刑輕重之標準,被告並無犯罪紀錄,素
行良好,又年邁體衰,因生計無著,其販賣上開含有海洛因之合成製品而
查獲者僅十三支,犯罪之動機非惡,且該混合製劑對社會之危害亦淺,原
審判決未就上列情狀,具體表明斟酌之情形,泛稱:審酌被告之品行、動
機、目的、所生損害等一切情狀,僅為法律上之抽象用語,不足為考量科
刑輕重之具體事由,對第一審判決遽處被告無期徒刑,原審未加糾正,率
予維持,其適用法則難謂無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0年台上字第 5854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0 年 12 月 12 日
要  旨:
採證認事,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原審以劉春炎警訊筆錄既曾委任律師在
場,縱拒絕簽名,要無刑求之可言,黃清河雖當時未在現場,但以自己犯
罪之意思而參與謀議既經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且與事實相符,自均
得採為犯罪之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3年台上字第 1138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3 年 03 月 03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
利之陳述,須無瑕疵可指,而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始得採為
其他共同被告事實之認定。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
陳述外,其他足資以證明其陳述之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
而言。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之存在
,而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3年台覆字第 124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3 年 06 月 02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
利之陳述,須無瑕疵可指,而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始得採為
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共同被告陳致平既指其於警訊之供述係遭
警方人員灌水刑求,是否屬實,攸關其供詞之任意性,原審未傳訊警方承
辦人員詳予查明,乃又採取其警訊之供詞為判決之基,自難謂為適法。事
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
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判決基礎。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4年台上字第 2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4 年 01 月 19 日
要  旨:
查吸用安非他命之人,如供出安非他命之來源,依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
三條之三之規定得獲減刑,因此為擔保其陳述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
確信其陳述真實性之補強證據,始能據以為論罪之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4年台上字第 544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4 年 11 月 02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
利己之供述,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仍應調查其他必
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4年台非字第 1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4 年 06 月 01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固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而須以補強證據證明其確與
事實相符,然茲所謂之補強證據,並非以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事實為
必要,倘其得以佐證自白之犯罪非屬虛構,能予保障所自白事實之真實性
,即已充分。又得據以佐證者,雖非直接可以推斷該被告之實施犯罪,但
以此項證據與被告之自白為綜合而斷,若足以認定犯罪事實者,仍不得謂
其非屬補強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4年台非字第 22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4 年 06 月 29 日
要  旨:
上訴意旨所指承辦警員林某某於偵查中證稱:「據線民密報,楊某某吸食
及販賣安非他命,且販賣對象為蘆洲風塵女子,我們就依線報埋伏」,「
案發當天發現他,他就跑,於其住家山下工寮旁捕獲,於其身上查獲安非
他命」,以及該警員在第一審所為類同之證詞 (詳如前揭非常上訴意旨所
引) ,核均與警訊自白具有同質性,且兩者互為表裏關係,該證言內容,
顯不適合作為警訊自白之佐證。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352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07 月 18 日
要  旨:
非法販賣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固不以販入後復行賣出為必要,如基於營
利之目的販入或賣出,有一於此,犯罪即屬完成,惟如持有安非他命之初
並無營利意圖,後因臨時起意販售,並與買方達成契約之合致,尚未交付
安非他命予買受人收受即被查獲,由販賣罪之構成要件觀之,其販賣仍屬
未遂 (本院廿七年滬上字第五十號判例參照) ,要不能以買賣契約 (債權
契約) 已合致,即認販賣既遂。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75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02 月 08 日
要  旨:
一  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應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比較新舊法時
    ,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連續犯、牽連犯、結合犯以及累犯
    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與加減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
    部之結果,而為比較,再適用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處斷。上訴人等行
    為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增訂第九十條之一,於八十三年七月
    二十三日公布,同年月二十五日生效,該條第一項為刑法第一百四十
    四條之特別法,該條第五項規定:「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在偵查
    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因而查獲候選人為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故如有該條第五項之情形,比較新舊法結果,似以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之法定刑為輕,而較有利於行為人,應適用
    新法處斷。
二  上訴人等行為後增訂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三項規定
    「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此為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項之特別規定,查其立
    法意旨,係在杜絕賄選,在實質意義而言,具有保安處分之性質,參
    酌刑法第二條第二項之趣旨,以從新為原則。第一審依刑法第三十八
    條第一項第二款沒收查扣之預備供賄選用之賄賂 (現款) ,顯有違誤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6年台上字第 31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6 年 05 月 29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為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但此項
不利之陳述,須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
為犯罪事實之認定。縱可認其陳述無瑕疵,亦應調查其他足資以證明所供
述之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補強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即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顯與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有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212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06 月 18 日
要  旨:
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
實之證明者,始得採為斷罪資料。被告之自白,雖為證據之一種,但依刑
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之自白,須非出於強暴、脅迫
、利誘、詐欺、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始得為證
據。又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
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
之價值,防止偏重自白,發生誤判之危險。以被告之自白,作為其自己犯
罪之證明時,尚有此危險;以之作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不特在採證上具
有自白虛偽性之同樣危險,且共犯者之自白,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
供述之危險。是則利用共犯者之自白,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其證據價值
如何,按諸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固屬法院自由判斷之範圍。但共同被告
不利於己之陳述,雖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利之陳述
,須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其他共
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即為其他共同被
告犯罪事實之認定,顯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有違。
因之,現行刑事訴訟法下,被告之自白,或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其
證明力並非可任由法院依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自由判斷,而受相當之限
制,有證據法定主義之味道,即尚須另有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來補足其
自白之證明力,始得採為斷罪資料。犯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
二項各款之罪,供出麻醉藥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該條例第十
三條之三定有明文。則吸用或販賣安非他命之人,如供出安非他命之來源
因而破獲者,既得邀減輕其刑之寬典,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
之陳述 (即麻醉藥品來自其他共同被告之陳述) 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
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能據以為論罪之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258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08 月 06 日
要  旨:
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
實之證明者,始得採為斷罪資料。被告之自白,雖為證據之一種,但依刑
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之自白,須非出於強暴、脅迫
、利誘、詐欺、違法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始得為證
據。又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
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
之價值,防止偏重自白,發生誤判之危險。以被告之自白,作為其自己犯
罪之證明時,尚有此危險;以之作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不特在採證上具
有自白虛偽性之同樣危險,且共犯者之自白,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
供述之危險。是則利用共犯者之自白,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其證據價值
如何,按諸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固屬法院自由判斷之範圍。但共同被告
不利於己之陳述,雖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利之陳述
,須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其他共
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即為其他共同被
告犯罪事實之認定,顯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有違。
因之,現行刑事訴訟法下,被告之自白,或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其
證明力並非可任由法院依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自由判斷,而受相當之限
制,有證據法定主義之味道,即尚須另有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來補足其
自白之證明力,始得採為斷罪資料。犯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
二項各款之罪,供出麻醉藥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該條例第十
三條之三定有明文。修正前之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一條亦規定犯該條例第五
條第一項至第三項、第九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供出煙毒來源,因而破
獲者,得減輕其刑。則吸用 (施用) 或販賣安非他命或毒品之人,如供出
安非他命或毒品之來源因而破獲者,既得邀減輕其刑之寬典,為擔保其所
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陳述 (即麻醉藥品或毒品來自其他共同被告之陳
述) 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能據以
為論罪之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318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09 月 24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雖為證據之一種,但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規
定,被告之自白,須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違法押或其他不
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始得為證據。又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
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
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
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防止偏重自白,發生誤判
之危險。以被告之自白,作為其自己犯罪之證明時,尚有此危險;以之作
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不特在採證上具有自白虛偽性之同樣危險,且共犯
者之自白,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供述之危險。是則利用共犯者之自
白,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其證據價值如何,按諸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
固屬法院自由判斷之範圍。但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雖得採為其他共
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利之陳述,須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
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若不為調
查,而專憑此項供述,即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顯與刑事訴訟
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有違。因之,現行刑事訴訟法下,被告之
自白,或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其證明力並非可任由法院依自由心證
主義之原則,自由判斷,而受相當之限制,有證據法定主義之味道,即尚
須另有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來補足其自白之證明力,始得採為斷罪資料
。修正前之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一條規定犯該條例第五條第一項至第三項,
第七條第一項至第三項,第八條,第九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七項或第十
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供出煙毒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則施
用、販賣或持有毒品之人,如供出毒品之來源因而破獲者,既得邀減輕其
刑之寬典,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陳述(即毒品來自其他共
同被告之陳述)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
,始能據以為論罪之依據。本件上訴人始終堅決否認有販賣海洛因與王○
德之犯行,原判決則依憑共同被告王○德之供述而認定上訴人有此部分之
犯行。然卷查王○德於警訊中供稱:「(查獲之海洛因)我是向一位綽號
『泰仔』男子購買,購買約四次毒品。」「我於八十五年十一月中旬開始
(購買)。」「前三次各二萬元,被查獲之量約價值四萬元。」「警方所
提供之史俊傑之口卡,就是販賣毒品之人。」(見警訊筆錄)。於偵查中
供稱:「(向史○傑買)三、四次毒品,從八十五年七、八月開始,本件
查獲(之毒品)是前天買的,在警方查獲之釣蝦場買的,前天買的,之前
毒品都買二萬元。」「從八十五年七、八月開始向他(上訴人)買,每次
購買一萬、二萬元不等。」。於原審供稱:「在尚順釣蝦場買(毒品),
一次一萬元,三次二萬元,最後一次是六萬元。」「不是(向)史○傑(
買的),原來是要抓『國泰』的,因為我是向『國泰』買的。」「不是向
(史○傑)買毒品。「各等語。微論其所供購買毒品之時間、次數、金額
及是否向上訴人購買,前後不一,其真實性如何,已非無疑義。且究竟有
何補強證據證明其所謂向上訴人購買五次海洛因與事實相符,原判決亦未
詳加調查說明,遽採為上訴人有此部分犯行之證據,自嫌速斷而難昭信服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347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0 月 15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其立法
旨意乃在防範被告自白之虛擬致與真實不符,故對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加
以限制,明定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實性。又利用非共同被告之共犯之
自白或其他不利於己之陳述,為認定被告犯罪之證據,不特與利用被告自
己之自白作為其犯罪之證明同有自白虛偽性之危險,亦不免有嫁禍於被告
而為虛偽供述之危險。故就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立法意旨
觀之,非共同被告之共犯之自白或其他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作為認定被
告犯罪之證據,但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
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該共犯自白之真
實性,始得採為斷罪之依據,並非絕對可由法院自由判斷該共犯之自白或
不利於己之陳述之證明力。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據為被告犯罪事
實之認定,即與上開規定有違。矧犯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
項各款之罪,供出麻醉藥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該條例第十三
條之三定有明文;則吸用或販賣安非他命之人,如供出安非他命之來源因
而破獲者,既得藉以邀求寬典減輕其刑,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對向共犯之
陳述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又上開所
謂共犯,包括任意共犯及必要共犯 (含對向犯罪之共犯) ;所謂補強證據
,則指除該自白或不利於己之陳述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自白之犯罪事
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雖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
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
足當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352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0 月 22 日
要  旨:
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
實之證明者,始得採為斷罪資料。被告之自白,雖為證據之一種,但依刑
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之自白,須非出於強暴、脅迫
、利誘、詐欺、違法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始得為證
據。又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的乃欲以補強
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
之價值,防止偏重自白,發生誤判之危險。以被告之自白,作為其自己犯
罪之證明時,尚有此危險;以之作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不特在採證上具
有自白虛偽性之同樣危險,且共犯者之自白,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
供述之危險。是則利用共犯者之自白,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其證據價值
如何,按諸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固屬法院自由判斷之範圍。但共同被告
不利於己之陳述,雖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利之陳述
,須無瑕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其他共
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即為其他共同被
告犯罪事實之認定,顯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有違。
因之,現行刑事訴訟法下,被告之自白,或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其
證明力並非可任由法院依自由心證主義之原則,自由判斷,而受相當之限
制,有證據法定主義之味道,即尚須另有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來補足其
自白之證明力,始得採為斷罪資料。犯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
二項各款之罪,供出麻醉藥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該條例第十
三條之三定有明文。則吸用或販賣安非他命之人,如供出安非他命之來源
因而破獲者,既得邀減輕其刑之寬典,為擔保其所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
之陳述 (即麻醉藥品來自其他共同被告之陳述) 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
人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始能據以為論罪之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357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0 月 22 日
要  旨:
刑法之共同正犯,雖應就全部犯罪結果負其責任,但科刑時,仍應審酌刑
法第五十七條各款情狀,分別情節,為量刑輕重之標準,非必科以同一之
刑。原判決論上訴人張○治、蔡○桐共犯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
之投票行賄罪。並以張○治於偵查中自白,依同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五項規
定減輕其刑。乃竟未分別其二人犯罪情狀,為量刑輕重之標準,而量處同
一之刑,自有未當。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439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2 月 24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所為不利於己之供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
項不利之供述,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仍應調查其他
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自難專憑此項供述,為其他共同被
告犯罪事實之認定。查上訴人始終否認有收受賄賂之行為,而原判決認定
上訴人有收受賄賂之犯行,其中第一、二次部分,係以朱○祥之供述為唯
一證據,並無其他任何佐證可資補強;第三次部分,朱○祥雖供稱將四萬
二千元託李○益轉交上訴人,李○益亦稱已將四萬二千元交付上訴人,惟
朱○祥之證言,僅能證明伊曾委託李○益之事實,不能證明李○益確已交
付賄賂予上訴人,則李○益片面之供述是否確與事實相符,原判決並未說
明有何補強證據可資參證,僅分別以朱○祥、李○益之供述為唯一證據,
認定上訴人有上開收受賄賂之行為,自屬理由不備。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年台上字第 572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10 月 14 日
要  旨:
共同被告所為不利於己之供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惟此
項不利之供述,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自難
專憑此項供述,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
擔保該共同被告自白之真實性,始得採為論罪之依據。而所謂補強證據,
則指除該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外,其他足以證明該陳述之事實確具有
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雖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亦
須因補強證據與該項陳述之相互利用,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
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年台上字第 673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11 月 25 日
要  旨:
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
實之證明者,始可作為論罪之依據。被告之自白為證據方法之一種,但依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目
的乃欲以補強證據以擔保自白之真實性,藉以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
防止偏重自白發生之危險。以被告之自白,作為其自己犯罪之證明時,尚
有此危險,以之作為其他共同被告之證據時更應注意防患。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年台上字第 691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12 月 02 日
要  旨:
依修正前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三 (相當於修正後之毒品危害防制
條例第十七條) 規定,犯同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各款之罪,供出麻醉
藥品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則吸用或販賣安非他命之人,如供出
安非他命之來源因而破獲者,既得邀減輕其刑之寬典,其就麻醉藥品來源
所為之供述,虛偽之危險性較高,為擔保其真實性,自須有相當之補強證
據,始能採為論罪之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9年台上字第 346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9 年 06 月 15 日
要  旨:
施用或持有化學合成麻醉藥品安非他命者所稱其向某人買受安非他命之指
證,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須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況施用或
持有安非他命者,其供出安非他命來源因而破獲者,得減輕其刑,行為時
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三,或現行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均
定有明文。從而施用或持有安非他命者之指證,其真實性有待其他必要之
證據加以補強。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非法販賣安非他命之事實,係以
證人即查獲持有安非他命之章○○在警訊時指證其為警所查獲之安非他命
,係向上訴人購買為主要證據,雖原判決以證人章○○在警訊時或指認上
訴人,或供述上訴人之綽號相符,且二人並無仇怨,應無任意誣攀等情,
資以補強,然上開章○○在警訊之供述證據,仍屬施用或持有安非他命者
指證之範疇,並非施用或持有安非他命者指證以外關於上訴人販賣安非他
命之補強證據,況上訴人又堅不承認其有本件犯行,證人章○○嗣後更翻
異前供,而證人張○○在原審之證言,與上訴人是否確有販賣安非他命予
章○○並無必然之關連性,上訴人是否確有本件販賣安非他命之犯行,尚
乏其他必要之補強證據,以擔保證人章○○在警訊時不利於上訴人指證之
真實性,實情若何,自應再加詳查,俾發現真實,遽行論斷,自不足以昭
折服。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