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7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97.01.02)

第 210 條

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16 條

行使第二百一十條至第二百一十五條之文書者,依偽造、變造文書或登載
不實事項或使登載不實事項之規定處斷。

第 220 條

在紙上或物品上之文字、符號、圖畫、照像,依習慣或特約,足以為表示
其用意之證明者,關於本章及本章以外各罪,以文書論。
錄音、錄影或電磁紀錄,藉機器或電腦之處理所顯示之聲音、影像或符號
,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亦同。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6年上字第 1432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6 年 08 月 24 日
要  旨:
偽造及變造私文書罪之構成,以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為已足,至其是否
足以證明犯罪人個人之權義,在所不問,上訴人所經理之某商號,原係自
訴人與各股東集資開設,其商號與各股東均有權義關係,乃上訴人未得各
股東同意,擅於原招牌添加和記字樣,致與該商號成立時之名稱不符,顯
足以生損害於各股東。自不能以此項加記行為,並非證明上訴人個人之權
利義務,而主張無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6年上字第 2731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6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偽造、變造私文書罪之所謂足生損害,係指他人事實上有因此受損害之虞
而言,至此項文書在法律上是否有效,在所不問,甲婦之遺囑,如確係上
訴人所偽造,縱使其時甲婦因嗣子某乙已經成年,無權處分遺產,其出捐
行為於法不能生效,但某乙如誤認該遺囑為真正,且以繼母既經出捐,迫
於社會上孝親之通義,不再主張權利,即不無因此而受損害之虞,自不能
以該遺囑於法無效,不能發生損害,認為與偽造私文書罪構成要件不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7年滬上字第 113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7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一) 被告點收騙得之貨物及在回單簿上加蓋偽章,雖在上海法租界公館
      馬路,而其假託某某行名義,向某甲接洽購貨以實施其詐取貨物之
      行為,則在上海公共租界小沙渡路,其行使偽造文書與詐欺為刑法
      第五十五條之牽連犯,既有一部之行為在第一審,即上海第一特區
      地方法院管轄區域內,即不得謂該第一審法院無管轄權。
 (二) 偽造私文書或印章罪之成立,固須所偽造者為他人名義之文書或印
      章,惟所謂他人名義,即非自己名義之意,非謂名義人必須實有其
      人,苟其所偽造之文書或印章,足以使人誤信其為真正,雖該名義
      係出虛捏,亦無妨於偽造罪成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3年台上字第 3885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3 年 07 月 26 日
要  旨:
影本與原本可有相同之效果,如將原本予以影印後,將影本之部分內容竄
改,重加影印,其與無制作權人將其原本竄改,作另一表示其意思者無異
,應成立變造文書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9年台上字第 526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69 年 02 月 28 日
要  旨:
按偽造私文書罪之成立,固須所偽造者為他人名義之文書,惟所謂他人名
義,即非自己名義之意,不必實有其人,縱係出於虛捏,仍無妨於偽造罪
之成立 (本院二十七年滬上字第一一三號判例參照) ,又刑法第二百十條
偽造私文書罪所稱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以有損害之虞為已足,不以
實際發生損害為要件 (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三八七號判例參照) 。上訴
人自訴之內容如果無訛,被告於上開支票背書時,故意虛捏福○企業公司
及謝○通者,能否不負偽造私文書之罪責,饒有深究之餘地。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1年台上字第 1739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1 年 03 月 25 日
要  旨:
錄影帶與在紙上或物品上足以表示用意證明之文字或符號不同,尚難以文
書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2年台上字第 2859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2 年 05 月 13 日
要  旨:
葉某、方女將陳某等之房屋使用執照上,結構種類欄內「磚造RC補強」
字樣,用白紙掩蓋,改為「RC結構」字樣,固屬變造行為,但其據以作
成之影本,則非房屋使用執照。良以影印與抄寫、描繪並無不同,除經第
三人證明與原本無異方屬該第三人制作之文書外,影本、抄繕本並非獨立
之文書,更難謂與原本有相同之效力,上訴人持該影本申請建照,自非行
使變造之文書。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3年台上字第 3291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3 年 06 月 22 日
要  旨:
刑法上所謂之文書,其內容須有法律意義或與日常生活有利害關係之一定
意思表示,始足當之。若在紙上之文字,依習慣或特約,足以表示其用意
之證明者,始屬刑法第二百二十條之以文書論之文書。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7年台上字第 66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7 年 01 月 08 日
要  旨:
查上訴人明知錄影帶四捲係自他人發行製作之電影片重製而來,連同其片
頭所載『片名』及『出品公司』名稱,均一併非法盜錄重製,竟將之出租
行使,自足以生損害於各該出品公司,核其所為,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六
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1年台上字第 3128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1 年 07 月 02 日
要  旨:
按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其所謂之文書,
須以文字或符號,定著於有體物,而表示一定之意思、觀念或用意,具有
相當之存續性,且屬法律上或社會生活上有關係之事項者,始足當之。如
僅單純表示文書製作人之人格,而未表示一定之內容者,即難認係該法條
所保護之文書。上訴人所偽造行使之名片,僅有梁添旺之姓名、職銜、電
話號碼,顯僅係單純表示其人之同一性,而未表示一定之內容,自非刑法
上偽造文書罪所保護之文書。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3年台上字第 3432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3 年 06 月 17 日
要  旨:
查該變造之國庫支票影本,既載有日期、受款人、付款人、面額、票號等
具有法律意義之一定意思表示內容,雖其付款人為國庫,並非票據法所規
定之票據,且不得據該影本憑以行使票面權利,而非屬有價證券,不生變
造有價證券之問題,然其既載有一定意思表示內容,究不失為文書之一種
;又文書之影本與原本可有相同之效果,如將原本予以影印後,將影印部
分之內容竄改,重加影印,其與無制作權人將原本竄改,作另一表示其意
思無異,應成立變造文書罪名,再變造之文書,倘其變造之結果於公眾或
他人有發生損害之虞,即足構成變造文書罪,不以果受實害為必要,至能
否依該變造文書內容主張權利,係屬得否行使範疇,不因變造文書後,不
得持以主張該文書內容之權利,而解免其變造文書罪責。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1年台上字第 719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12 月 18 日
要  旨:
刑法上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必須提出偽造之私文書,本於該文書之內容
有所主張,方得成立,如未就該文書內容而為主張,自不得令其負行使偽
造私文書罪責。販賣之盜版光碟片,如外觀包裝無被害公司名稱及授權生
產文字,僅經由遊戲主機執行結果,電視螢幕會顯示被害公司授權生產文
字之偽造私文書,如販賣者以遠低於真品價格販賣,未本於光碟內容之偽
造私文書主張光碟片為經授權生產之真品,即無行使該偽造私文書之行為
。此與翻印他人著作之出版物,並於著作物底頁公然將依出版法所載著作
人、發行人、印刷者等一併加以翻印(偽造)出售者,顯有依底頁所載偽
造之私文書向購買者主張該著作物非盜版出版物之故意與行為,已構成行
使偽造私文書罪之情形不同,自難令負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607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11 月 18 日
要  旨:
在標單上僅填寫競標之利息金額及會員姓名,其文書之形式尚欠完整,非
依民間互助會之習慣,無從認定其用意,自屬刑法第二百二十條第一項之
準私文書;但標單如記載競標之利息、會員姓名外,尚且書明「標單」字
樣者,已具備文書之形式,係屬同法第二百十條之私文書。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81 年度第 11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81 年 09 月 08 日
決  議:
採林庭長所提研究意見,將決議文字修正。修正後決議文如左:
電磁紀錄物係在永續狀態中,記載於磁帶、磁碟等物體上之意思或觀念,
雖其係以無形之正負磁氣存在於其上,即由程式語言之此種電腦特有之符
號予以表示,但由重現裝置予以印出時,既可藉其處理之機械作為文書而
再生,故非不可視之為刑法所保護之文書。
自動付款機係電腦之一種,其偽造、變造自動付款機軟體所儲存之資訊、
資料、程式,或取款卡上磁線部分所載之資料等,固應成立文書偽造、變
造罪;而其以他人之提款卡持向自動付款機冒領款項者,因該付款機係該
機構辦理付款業務人員之替代,對其所施用之詐術,應視同對自然人所為
,自應成立刑法上之詐欺罪。至其為冒領所按上之「密碼」數字,目的乃
使電腦辨識其與原先所設定者是否相符,並以此判定其是否確係有權使用
該提款卡之人,而接受其後續之指令,該「密碼」並未在磁帶、磁碟上儲
存 (記載) ,亦非對已有之程式或資訊、資料予以變更 (竄改或塗去) ,
而僅具有辨識之作用,雖其不無表示一定用意之證明,但仍不合乎「永續
狀態中記載一定意思或觀念」之刑法文書概念,自不能認係文書。又其雖
亦不無表示「人格同一性」之功能,但其既僅為瞬間之辨識,並不存在於
一定物體上,究不能與印章、印文、署押同視。再其於自動付款機所按上
之「提款數字」,則是一種付款操作之指念,即命軟體程式依此就其所控
制之自動付款系統為一定之處理,並付出與該數字相同之現款。所為既非
輸入虛偽之資料,亦非變更原先儲存之紀錄,當亦不生偽造、變造文書之
問題。至其因自動記帳系統之運作,經為自動記帳之結果,而使原先儲存
之資料,內容上有所變更,並據之輸出提款紀錄及結餘帳單,此則係自動
付款系統及自動記帳系統處理後,致其有關之存款數字前後有所不同而已
,並非對程式或原先儲存之資訊、資料,為使其有所更易,而直接予以輸
入其他之資訊、資料,俾變更其內容。此正如存摺之提款,經計算後,其
在「內帳」及「存摺」上為一定之記載然,非特為付款人 (金融單位) 自
行所記載,以為帳簿憑證及使存款人得為核對之用;且提款人主觀上亦無
制作此等文書之意思,客觀上尤無制作之行為,其冒領者,雖不無使人為
業務上登載不實之情事,然此一行為,刑法既無處罰之明文,自亦不為罪
。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