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97.01.02)

第 164 條

藏匿犯人或依法逮捕拘禁之脫逃人或使之隱避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意圖犯前項之罪而頂替者,亦同。

第 165 條

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
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第 227 條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
第一項、第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04 條

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20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
處斷。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28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
至使不能抗拒,而取他人之物或使其交付者,為強盜罪,處五年以上有期
徒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犯強盜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
傷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預備犯強盜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千元以下罰金。

第 329 條

竊盜或搶奪,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者
,以強盜論。

第 330 條

犯強盜罪而有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各款情形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
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63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6 年 07 月 13 日
解 釋 文:
  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規定旨在以刑罰之手段,保障人民之身體自由
、人身安全及財產權,免受他人非法之侵害,以實現憲法第八條、第二十
二條及第十五條規定之意旨。立法者就竊盜或搶奪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
者,僅列舉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三種經常導致強暴、脅迫行為
之具體事由,係選擇對身體自由與人身安全較為危險之情形,視為與強盜
行為相同,而予以重罰。至於僅將上開情形之竊盜罪與搶奪罪擬制為強盜
罪,乃因其他財產犯罪,其取財行為與強暴、脅迫行為間鮮有時空之緊密
連接關係,故上開規定尚未逾越立法者合理之自由形成範圍,難謂係就相
同事物為不合理之差別對待。經該規定擬制為強盜罪之強暴、脅迫構成要
件行為,乃指達於使人難以抗拒之程度者而言,是與強盜罪同其法定刑,
尚未違背罪刑相當原則,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之意旨並無不符。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5年上字第 1520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5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所定之竊盜以強盜論者,係指竊盜因防護贓物、脫免
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者而言,若於行竊時,復以強暴脅
迫手段奪取他人之物為己有,則其本質上已純屬強盜行為,即應逕論以強
盜之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8年台上字第 2772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68 年 10 月 03 日
要  旨:
刑法準強盜罪,係以竊盜或搶奪為前提,在脫免逮捕之情形,其竊盜或搶
奪既遂者,即以強盜既遂論,如竊盜或搶奪為未遂,即以強盜未遂論,但
竊盜或搶奪不成立時,雖有脫免逮捕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之情形,除可
能成立他罪外,不能以準強盜罪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400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11 月 26 日
要  旨:
一  國家之刑罰權係對於每一犯罪事實而存在,單一之犯罪事實,實體法
    上之刑罰權僅有一個,在訴訟法上自亦無從分割,無論起訴程序或上
    訴程序皆然,故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規定:對於判決之
    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所謂有關係之部分,
    係指判決之各部分在審判上無從分割,因一部上訴而其全部必受影響
    者而言,例如單純一罪或有裁判上一罪、實質上一罪關係者是。竊盜
    罪雖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但被告於行竊之際,變更竊盜之犯意為
    強盜,經第二審法院依竊盜與強盜二罪論處罪刑後,被告提起上訴,
    第三審法院以先前之竊盜行為,為強盜行為之一部,屬於單純一罪時
    ,則應認為竊盜部分亦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且為上訴效力所及。
二  強盜與竊盜,僅係取得財物之手段不同,就意圖為不法所有,以非法
    方法取得他人之財物言,兩者並無差異。原判決認定上訴人侵入住宅
    之初,意在行竊,且已著手,惟尚未得財之際,即被事主發覺,乃變
    更竊盜之犯意為強盜,進而施強暴手段致使不能抗拒,著手劫財,則
    其圖為不法所有取得他人財物之犯意,始終一貫,僅於中途變更其竊
    取手段為強取而已,先前之竊盜行為,即為強盜行為之一部,應僅成
    立一個強盜罪,不能以其前段之行為,論以竊盜未遂,後段之行為,
    論以強盜未遂,而分論併罰。乃原判決竟將之分割為二,依數罪併罰
    論處,自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166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4 月 01 日
要  旨:
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準強盜罪之因防護贓物,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係
指竊盜或搶奪犯,將他人財物移歸自己實力支配之下後,為保護該贓物不
被奪回,對追奪者施以強暴脅迫之行為。若於行竊或搶奪時,以強暴脅迫
之手段,使人不能抗拒,以奪得他人之物者,則其本質上即屬強盜行為,
應成立強盜罪而非準強盜罪。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