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6.14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98.01.21)

第 41 條

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
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三千元折算一日,易科罰
金。但確因不執行所宣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
此限。
依前項規定得易科罰金而未聲請易科罰金者,得以提供社會勞動六小時折
算一日,易服社會勞動。
受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不符第一項易科罰金之規定者,得
依前項折算規定,易服社會勞動。
前二項之規定,因身心健康之關係,執行顯有困難者,或確因不執行所宣
告之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適用之。
第二項及第三項之易服社會勞動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無正當理由不履行社會勞動,情節重大,或履行期間屆滿仍未履行完畢者
,於第二項之情形應執行原宣告刑或易科罰金;於第三項之情形應執行原
宣告刑。
已繳納之罰金或已履行之社會勞動時數依裁判所定之標準折算日數,未滿
一日者,以一日論。
第一項至第三項規定於數罪併罰,其應執行之刑未逾六個月者,亦適用之
。

第 277 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
,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家庭暴力防治法(97.01.09)

第 38 條

犯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而受緩刑之宣告者,在緩刑期內應付保護管
束。
法院為前項緩刑宣告時,得命被告於付緩刑保護管束期間內,遵守下列一
款或數款事項:
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對被害人為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
    行為。
三、遷出被害人之住居所。
四、遠離下列場所特定距離:被害人之住居所、學校、工作場所或其他被
    害人或其特定家庭成員經常出入之特定場所。
五、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
六、其他保護被害人或其特定家庭成員安全之事項。
法院依前項第五款規定,命被告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前,得準用第十四條
第二項規定。
法院為第一項之緩刑宣告時,應即通知被害人及其住居所所在地之警察機
關。
受保護管束人違反第二項保護管束事項情節重大者,撤銷其緩刑之宣告。

第 61 條

違反法院依第十四條第一項、第十六條第三項所為之下列裁定者,為本法
所稱違反保護令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萬元
以下罰金:
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遷出住居所。
四、遠離住居所、工作場所、學校或其他特定場所。
五、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94.02.05)

第 21 條

前條加害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
並限期命其履行:
一、經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場或拒絕接受評
    估、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者。
二、經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通知,無正當理由不按時到場接受身心
    治療或輔導教育或接受之時數不足者。
三、未依第二十三條第一項規定定期辦理登記或報到。
前項加害人屆期仍不履行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
幣五萬元以下罰金。
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對於假釋、緩刑或受緩起訴處分之加害人為第
一項之處分後,應即通知該管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或軍事法院檢察署檢
察官。
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軍事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接獲前項通知後,得通知
原執行監獄典獄長報請法務部、國防部撤銷假釋或向法院、軍事法院聲請
撤銷緩刑或依職權撤銷緩起訴處分。

更生保護法(91.07.10)

第 10 條

法務部為輔助更生保護事業,得設置更生保護基金;其設置及管理辦法,
由法務部擬訂,報請行政院核定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50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12 日
要  旨:
被告在刑事訴訟法上應享有充分之防禦權,為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
權之核心領域(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參照)。此防禦權包含消極性
的緘默權(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四項後段)、無罪推定(同法第
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及積極性的受辯護人協助之權利(一般稱為辯護
倚賴權),同法第九十五條所定訊問被告前之告知義務,其中第一、二款
即屬於前者,第三、四款則屬於後者。是辯護倚賴權,為被告防禦權之重
要內容,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第三項第四款即規定,被告到
庭受審,得由其選任辯護人答辯;未選任辯護人者,應告以有此權利;法
院認為審判有此必要時,應為其指定公設辯護人,如被告無資力酬償,得
免付之。刑事審判強制辯護適用範圍,亦由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或
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之案件,擴大至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陳述,暨低收
入戶而有必要法律協(扶)助之被告(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公
設辯護人條例第二條、法律扶助法第四條第二項)。演變至今,強制辯護
案件由國家公權力介入,對於弱勢者保障此防禦權,更為辯護倚賴權之最
大發揮。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一條及第三百六十七條修正後,提起第
二審上訴,其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否則即不合法律上之程式,應為
駁回之裁判,修法意旨固在於揚棄先前得不附任何理由,允許「空白上訴
」之流弊,以節制浮濫提起上訴,俾使有限之司法資源能夠合理分配利用
,乃為立法者對提起上訴所加之限制,屬立法之形成空間。然而同法第三
百四十四條第五項仍規定:「宣告死刑或無期徒刑之案件,原審法院應不
待上訴依職權逕送該管上級法院審判,並通知當事人。」第六項規定:「
前項情形,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並不受上揭第二審上訴門檻之限制,
無非因宣告死刑、無期徒刑之案件,基於剝奪生命、嚴重限制自由法益必
須特別慎重之立場,乃直接跨過上揭程序門檻,不生未附具體理由即不能
上訴之問題,向無疑義。於此角度而言,非但係法益衝突抉擇結果,本身
亦屬司法資源之合理分配利用,也足徵上開上訴第二審應附具體理由之限
制,並非絕無例外。於強制辯護案件,如無辯護人代為製作上訴理由狀,
致上訴未敘述具體理由,固仍屬同法第三百六十一條之情形,惟若其辯護
倚賴權未受合理照料,自首開訴訟防禦權受侵害之立場觀之,兩相權衡,
上揭上訴第二審之限制條件,同應有某種程度之退縮。換言之,強制辯護
案件既因案情重大或被告本身弱勢(智障或窮困),由國家主動給與辯護
人為協助,此倚賴權尤甚於一般之選任辯護,更應受保障。是在第二審審
判中,既應強制辯護,則提起第二審上訴時所設定之門檻,亦應受辯護人
協助,否則強制辯護案件,率因無辯護人代提上訴理由,遭以未敘述具體
理由而駁回上訴,等同架空強制辯護制度,有違其防禦權之保障。何況實
際上,是類強制辯護案件之被告,不服第一審判決,當係已受相對較重刑
度之宣告,更應給予一定程度之保護,不能將之與一般案件同視。從而,
在第一審法院將卷證移送第二審法院之前,原第一審法院之辯護人因尚且
負有提供法律知識、協助被告之義務(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公設
辯護人條例第十七條,律師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第三十六條),第一審
法院自應以適當之方法,提醒受相對重刑宣判之被告,倘有不服,得請求
其辯護人代撰上訴理由狀(例如在判決書之末,或作成附件資料,以教示
方式、載明上旨;或提解到庭聆判,當庭告知、記明筆錄),其若漏未處
理,或原辯護人違背職責,第二審法院仍應指定辯護人,命其代為提出上
訴之具體理由,俾強制辯護制度所保障之辯護倚賴權,能有效發揮作用。
易言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所稱之「審判中」,依其立法理由
之說明,純係相對於「偵查」程序而已;是就第二審上訴法院而言,即應
指案卷之移審,而不侷限於合法之上訴(但上訴逾期或無上訴權人之上訴
,仍不包括在內;衡諸是類須強制辯護之案件,在第一審法院審判中,既
已有律師或公設辯護人協助訴訟,是在第二審之實務運作上,當不致衝擊
過大)。至於辯護人代撰之第二審上訴理由狀,是否確實符合法定之「具
體理由」形式要件,則係另一問題。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5年判字第 900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6 月 15 日
要  旨:
行政法院對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行政處分之司法審查範圍限於裁量之合
法性,而不及於裁量行使之妥當性。至於不確定法律概念,行政法院以審
查為原則,但屬於行政機關之判斷餘地事項者,例如:涉及高度屬人性(
如考試評分、學生之品行考核、學業評量、教師升等前之學術能力評量)
、高度技術性(如環保、醫藥等)等,除基於錯誤之事實,或基於與事件
無關之考量,或組織是否合法、有無遵守法定程序、有無違反平等原則及
一般公認價值判斷標準等,法院可審查判斷餘地外,應尊重其判斷,而採
低密度之審查基準。又原判斷之決策過程,如非由行政機關首長單獨為之
,而係由專業及獨立行使職權之成員合議機構作成者,亦應對其判斷採取
較低之審查密度(司法院釋字第 382  號、第 462  號及第 553  號解釋
理由參照)。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9年判字第 684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7 月 15 日
要  旨:
行政訴訟法第 201  條規定,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之行政處分,以其作
為或不作為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者為限,行政法院得予撤銷。「濫用權力
」,包括裁量權之行使違反一般法律原則,例如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又
犯罪被害人保護法第 10 條第 1  款規定,被害人對其被害有可歸責之事
由者,得不補償其損失之全部或一部。本件被害人之被害,雖起因於被害
人開車轉彎未為顯示方向燈遭該加害者質問後被害人以「三字經」辱罵,
依一般情形,在該等條件及環境下,通常不致引起受辱罵者殺機,而被害
人於加害者持槍示威後,已表示歉意認錯,但加害人不為所動,仍執意近
距離舉槍射殺,足見被害人之所以受害,最主要原因在於加害人之暴戾性
格。覆審決定裁量決定不予補償二分之一之金額,即過度剝奪此部分二分
之一之受補償權利,手段與所要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其裁量權之行
使,違反比例原則,自屬違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中高等行政法院高等行政訴訟庭 95年訴更一字第 20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8 月 24 日
要  旨:
大陸地區人民雖亦為中華民國人民,其受補償之權利原應與台灣地區人民
相同;惟為兼顧現況事實及國家財政負擔,爰於本條規定大陸地區人民在
大陸地區因犯罪行為被害者,不適用本法之規定。至台灣地區人民在大陸
地區因犯罪行為被害,或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或本法第 3 條第 1
款所定之中華民國船艦、航空器內因犯罪行為而被害者,依同條款之規定
,均有本法之適用。」因而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因犯罪行為被害時
,其大陸親屬得依該法之規定向被告申請補償金。

裁判法院: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裁判字號:臺中高等行政法院高等行政訴訟庭 95年訴更一字第 23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8 月 24 日
要  旨:
「一般社會觀念」,係屬不確定法律概念,行政機關固有議決之權限,惟
所為議決,仍應本諸憲法保障人民生命、自由、財產之本質,兼顧國家安
全及社會善良風俗而為議決;個別案件,法院於審理時,應就具體案情適
用法律,不受行政機關議決之拘束(司法院釋字第 407  號解釋參照)。
是被告作成之決議雖經專業人士組成之審議委員會議決,惟依上開司法院
之解釋,法院於審判時,仍得就具體案情適用法律,不受被告專業人士組
成之審議委員會決議之拘束。末查,本件被害人遺屬固得依民法侵權行為
之規定,循民事訴訟途徑向加害人求償,惟犯罪被害人保護法之立法目的
既係著重在保障被害人勿因其被害死亡而致其家庭頓失依靠,或因其致重
傷而無以為生,為社會安全,而製定之法律,此與民法侵權行為係向加害
人求償,倘須加害人有資力始能獲得賠償之性質不同,被告不得以被害人
遺屬尚可向加害人求償為由,否准原告之申請。

裁判法院: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裁判字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高等行政訴訟庭 97年簡字第 457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2 月 13 日
要  旨:
(一)兩性工作平等法立法目的主要係課以雇主防治性騷擾行為之責任,
      即雇主在知悉性騷擾之情形時,應採取立即有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
      ,且期待藉雇主採取之措施,能使受僱者得處於免受性騷擾之工作
      環境,以免受僱人之人格尊嚴、自由再受侵害,而影響其工作表現
      ,甚或工作權。而何謂「有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核屬不確定法
      律概念中之規範概念,即法律適用者必須採取評價,始能認識其具
      體意義,是以行政機關就此不確定法律概念之解釋及適用,行政法
      院仍應審查其合法性,惟就此等不確定法律概念之審查方式,基於
      憲法就行政、司法之功能分配,法院並非以本身之見解取代行政機
      關之判斷,而係審查行政機關認事用法是否正確無誤,並就行政決
      定作成之組織是否合法、所依據之考量因素是否與事件有必要關聯
      、及是否遵守一般評價標準等加以審視。
(二)原告既認事實未明尚待調查,且於受理申訴後,已簽辦召開該校性
      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竟仍於說明會中就申訴事實,任由當事人發表
      單方面之事實說明,甚或其他非當事人亦發言評論當事人,此均無
      助於事件真相之糾正及釐清。且據說明會之紀錄全文以觀,已有部
      分抨擊申訴人之言論,亦造成申訴人身陷敵意性之工作環境,故被
      告機關認定原告違反兩性工作平等法第 13 條第 2  項應採立即有
      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其認定事實並無錯誤,且其解釋適用系爭不
      確定法律概念,亦符合一般之評價標準,應認有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