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5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
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
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
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不得拒絕,並不得先令逮捕拘禁之機關查覆。逮捕拘
禁之機關,對於法院之提審,不得拒絕或遲延。
人民遭受任何機關非法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法院聲請追究,法
院不得拒絕,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拘禁之機關追究,依法處理。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85.12.11)

第 12 條

關於本條例之罪,證人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職業、身份證字號
、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等資料,應由檢察官或法官另行封存
,不得閱卷。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
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但有事實足認被害
人或證人有受強暴、脅迫、恐嚇或其他報復行為之虞者,法院、檢察機關
得依被害人或證人之聲請或依職權拒絕被告與之對質、詰問或其選任辯護
人檢閱、抄錄、攝影可供指出被害人或證人真實姓名、身分之文書及詰問
。法官、檢察官應將作為證據之筆錄或文書向被告告以要旨,訊問其有無
意見陳述。
檢舉人、被害人及證人之保護,另以法律定之。

刑事訴訟法(96.12.12)

第 71 條

傳喚被告,應用傳票。
傳票,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及住、居所。
二、案由。
三、應到之日、時、處所。
四、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者,得命拘提。
被告之姓名不明或因其他情形有必要時,應記載其足資辨別之特徵。被告
之年齡、籍貫、住、居所不明者,得免記載。
傳票,於偵查中由檢察官簽名,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推事簽名。

第 95 條

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左列事項︰
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
    。
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
三、得選任辯護人。
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8-3 條

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
。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159-3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 159-4 條

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
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二、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
    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第 159-5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

第 166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於審判長為
人別訊問後,由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直接詰問之。被告如無辯護人,
而不欲行詰問時,審判長仍應予詢問證人、鑑定人之適當機會。
前項證人或鑑定人之詰問,依下列次序:
一、先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主詰問。
二、次由他造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反詰問。
三、再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主詰問。
四、再次由他造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反詰問。
前項詰問完畢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經審判長之許可,得更行詰
問。
證人、鑑定人經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詰問完畢後,審判長得為訊問。
同一被告、自訴人有二以上代理人、辯護人時,該被告、自訴人之代理人
、辯護人對同一證人、鑑定人之詰問,應推由其中一人代表為之。但經審
判長許可者,不在此限。
兩造同時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其主詰問次序由兩造合意決定,如不
能決定時,由審判長定之。

第 171 條

法院或受命法官於審判期日前為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或第二百七十六條
之訊問者,準用第一百六十四條至第一百七十條之規定。

第 181 條

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前條第一項關係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
得拒絕證言。

第 186 條

證人應命具結。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令其具結:
一、未滿十六歲者。
二、因精神障礙,不解具結意義及效果者。
證人有第一百八十一條之情形者,應告以得拒絕證言。

第 206 條

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面報告。
鑑定人有數人時,得使其共同報告之。但意見不同者,應使其各別報告。
以書面報告者,於必要時得使其以言詞說明。

第 219-6 條

告訴人、犯罪嫌疑人、被告、辯護人或代理人於偵查中,除有妨害證據保
全之虞者外,對於其聲請保全之證據,得於實施保全證據時在場。
保全證據之日、時及處所,應通知前項得在場之人。但有急迫情形致不能
及時通知,或犯罪嫌疑人、被告受拘禁中者,不在此限。

第 236-1 條

告訴,得委任代理人行之。但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認為必要時,得命本人
到場。
前項委任應提出委任書狀於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並準用第二十八條及第
三十二條之規定。

第 245 條

偵查,不公開之。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辯護人,得於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
法警察訊問該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在場,並得陳述意見。但有事實足認其
在場有妨害國家機密或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或妨害
他人名譽之虞,或其行為不當足以影響偵查秩序者,得限制或禁止之。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辯護人、告訴代理人或其
他於偵查程序依法執行職務之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
法權益有必要者外,不得公開揭露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
偵查中訊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應將訊問之日、時及處所通知辯護人。
但情形急迫者,不在此限。

第 248 條

訊問證人、鑑定人時,如被告在場者,被告得親自詰問;詰問有不當者,
檢察官得禁止之。
預料證人、鑑定人於審判時不能訊問者,應命被告在場。但恐證人、鑑定
人於被告前不能自由陳述者,不在此限。

第 248-1 條

被害人於偵查中受訊問時,得由其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
系血親、家長、家屬、醫師或社工人員陪同在場,並得陳述意見。於司法
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時,亦同。

第 271 條

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告或其代理人,並通知檢察官、辯護人、輔佐人。
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害人或其家屬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但經合法傳喚無
正當理由不到場,或陳明不願到場,或法院認為不必要或不適宜者,不在
此限。

第 271-1 條

告訴人得於審判中委任代理人到場陳述意見。但法院認為必要時,得命本
人到場。
前項委任應提出委任書狀於法院,並準用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二條及第三
十三條之規定。但代理人為非律師者於審判中,對於卷宗及證物不得檢閱
、抄錄或攝影。

第 273 條

法院得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傳喚被告或其代理人,並通知檢察官、辯護
人、輔佐人到庭,行準備程序,為下列各款事項之處理:
一、起訴效力所及之範圍與有無應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法條之情形。
二、訊問被告、代理人及辯護人對檢察官起訴事實是否為認罪之答辯,及
    決定可否適用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程序。
三、案件及證據之重要爭點。
四、有關證據能力之意見。
五、曉諭為證據調查之聲請。
六、證據調查之範圍、次序及方法。
七、命提出證物或可為證據之文書。
八、其他與審判有關之事項。
於前項第四款之情形,法院依本法之規定認定無證據能力者,該證據不得
於審判期日主張之。
前條之規定,於行準備程序準用之。
第一項程序處理之事項,應由書記官製作筆錄,並由到庭之人緊接其記載
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
第一項之人經合法傳喚或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法院得對到庭之人
行準備程序。
起訴或其他訴訟行為,於法律上必備之程式有欠缺而其情形可補正者,法
院應定期間,以裁定命其補正。

第 273-2 條

簡式審判程序之證據調查,不受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第一百六十一條
之二、第一百六十一條之三、第一百六十三條之一及第一百六十四條至第
一百七十條規定之限制。

第 287-2 條

法院就被告本人之案件調查共同被告時,該共同被告準用有關人證之規定
。

刑事訴訟法施行法(96.07.04)

第 7-3 條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一月十四日修正通過之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繫屬於各
級法院之案件,其以後之訴訟程序,應依修正刑事訴訟法終結之。但修正
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訴訟程序,其效力不受影響。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96.07.04)

第 10 條

本條例第四章之案件偵查、審判中,於訊問兒童或少年時,主管機關應指
派社工人員陪同在場,並得陳述意見。
兒童或少年於前項案件偵查、審判中,已經合法訊問,其陳述明確別無訊
問之必要者,不得再行傳喚。

家庭暴力防治法(97.01.09)

第 28 條

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經聲請中華民國法院裁定承認後,得執
行之。
當事人聲請法院承認之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有民事訴訟法第
四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三款所列情形之一者,法院應駁回其聲請。
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其核發地國對於中華民國法院之保護令
不予承認者,法院得駁回其聲請。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94.02.05)

第 15 條

被害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家長、家屬、醫
師、心理師、輔導人員或社工人員得於偵查或審判中,陪同被害人在場,
並得陳述意見。
前項規定,於得陪同在場之人為性侵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時,不適用之。
被害人為兒童或少年時,除顯無必要者外,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應
指派社工人員於偵查或審判中陪同在場,並得陳述意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38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4 年 07 月 28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
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
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
罰,得拒絕之。」其所稱「依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
置,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國家機關所依據之程序,須以法律
規定,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並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相關之條件。檢
肅流氓條例第六條及第七條授權警察機關得逕行強制人民到案,無須踐行
必要之司法程序;第十二條關於秘密證人制度,剝奪被移送裁定人與證人
對質詰問之權利,並妨礙法院發見真實;第二十一條規定使受刑之宣告及
執行者,無論有無特別預防之必要,有再受感訓處分而喪失身體自由之虞
,均逾越必要程度,欠缺實質正當,與首開憲法意旨不符。又同條例第五
條關於警察機關認定為流氓並予告誡之處分,人民除向內政部警政署聲明
異議外,不得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亦與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意旨相違。均
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失其效
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396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5 年 02 月 02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有訴訟之權,惟保障訴訟權之審級制度,得由
立法機關視各種訴訟案件之性質定之。公務員因公法上職務關係而有違法
失職之行為,應受懲戒處分者,憲法明定為司法權之範圍;公務員懲戒委
員會對懲戒案件之議決,公務員懲戒法雖規定為終局之決定,然尚不得因
其未設通常上訴救濟制度,即謂與憲法第十六條有所違背。懲戒處分影響
憲法上人民服公職之權利,懲戒機關之成員既屬憲法上之法官,依憲法第
八十二條及本院釋字第一六二號解釋意旨,則其機關應採法院之體制,且
懲戒案件之審議,亦應本正當法律程序之原則,對被付懲戒人予以充分之
程序保障,例如採取直接審理、言詞辯論、對審及辯護制度,並予以被付
懲戒人最後陳述之機會等,以貫徹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本旨。
有關機關應就公務員懲戒機關之組織、名稱與懲戒程序,併予檢討修正。

解釋字號:釋字第 48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8 年 04 月 30 日
解 釋 文: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應表明
再審理由及關於再審理由並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其中關於遵守不變期間
之證據,係屬提出書狀時,應添具之文書物件,與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
一項規定之書狀不合程式之情形不同,自不生程式欠缺補正之問題。惟當
事人於再審書狀中已表明再審理由並提出再審理由之證據,而漏未表明其
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時,法院為行使闡明權,非不得依具體個案之情形,
裁定命其提出證據。最高法院六十年台抗字第五三八號判例,符合上開意
旨,與憲法保障人民訴訟權之規定並無牴觸。

解釋字號:釋字第 58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3 年 07 月 23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就刑事被告而言,包含其在訴訟上
應享有充分之防禦權。刑事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即屬該等權利之一,且
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正當法
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
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
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
檢察官或自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
告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故共同被告對其他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
告以外之第三人,本質上屬於證人,自不能因案件合併關係而影響其他共
同被告原享有之上開憲法上權利。最高法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四二三號及
四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判例所稱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得採為其他
共同被告犯罪(事實認定)之證據一節,對其他共同被告案件之審判而言
,未使該共同被告立於證人之地位而為陳述,逕以其依共同被告身分所為
陳述採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證據,乃否定共同被告於其他共同被告案
件之證人適格,排除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與當時有效施行中之中華民國
二十四年一月一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規定牴觸,並已
不當剝奪其他共同被告對該實具證人適格之共同被告詰問之權利,核與首
開憲法意旨不符。該二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例,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部
分,應不再援用。
    刑事審判基於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對於犯罪事實之認定,採證據
裁判及自白任意性等原則。刑事訴訟法據以規定嚴格證明法則,必須具證
據能力之證據,經合法調查,使法院形成該等證據已足證明被告犯罪之確
信心證,始能判決被告有罪;為避免過分偏重自白,有害於真實發見及人
權保障,並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基於上開嚴格證明法則及對自白
證明力之限制規定,所謂「其他必要之證據」,自亦須具備證據能力,經
合法調查,且就其證明力之程度,非謂自白為主要證據,其證明力當然較
為強大,其他必要之證據為次要或補充性之證據,證明力當然較為薄弱,
而應依其他必要證據之質量,與自白相互印證,綜合判斷,足以確信自白
犯罪事實之真實性,始足當之。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三○三八號、七十
三年台上字第五六三八號及七十四年台覆字第一○號三判例,旨在闡釋「
其他必要之證據」之意涵、性質、證明範圍及程度,暨其與自白之相互關
係,且強調該等證據須能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俾自白之犯罪事實臻於確信
無疑,核其及其他判例相同意旨部分,與前揭憲法意旨,尚無牴觸。

解釋字號:釋字第 59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4 年 03 月 30 日
解 釋 文:
    本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並未於解釋文內另定應溯及生效或經該解
釋宣告違憲之判例應定期失效之明文,故除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外,其
時間效力,應依一般效力範圍定之,即自公布當日起,各級法院審理有關
案件應依解釋意旨為之。至本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公布前,已繫屬於各
級法院之刑事案件,該號解釋之適用應以個案事實認定涉及以共同被告之
陳述,作為其他共同被告論罪之證據者為限。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455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8 月 17 日
要  旨:
按科刑之判決,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為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條所明定。故檢察官認被告涉嫌以器物插入被害人之性
器內,而援引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一項強制性交罪之法條起訴,經法院
審理結果,若認定被告僅以器物在被害人性器外按摩,並未插入,因其所
認定之事實,與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大致相同,僅法律之評價有異,法院
即應依上述規定逕予變更檢察官起訴法條,而改依同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
強制猥褻罪論科,要難就其被訴之強制性交部分諭知無罪之判決,然後再
就其所認定之事實,論以同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強制猥褻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502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9 月 14 日
要  旨:
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關係之人受
刑事追訴或處罰者,得拒絕證言,同法第一百八十一條定有明文。證人此
項拒絕證言權(選擇權),與被告之緘默權,同屬其特權,旨在免除證人
因陳述不實而受偽證之處罰、或不陳述而受罰鍰處罰,而陷於困境。為確
保證人此項拒絕證言權,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
八十六條第二項,增訂法院或檢察官有告知證人之義務。此項規定雖為保
護證人而設,惟如法院或檢察官未踐行此項告知義務,而告以具結之義務
及偽證之處罰並命朗讀結文後具結,無異剝奪證人此項拒絕證言權,所踐
行之訴訟程序自有瑕疵,應認屬因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之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516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9 月 21 日
要  旨:
按刑事訴訟法為保障被告受公平審判及發現實體真實,於民國九十二年二
月六日修正及增訂公布施行之前及之後,對於人證之調查均採言詞及直接
審理方式,並規定被告有與證人對質及詰問證人之權利,其中被告之對質
詰問權,係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第十六條所保障之基本訴訟權,不
容任意剝奪;故法院於審判中,除有法定情形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或
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外,均應依法定程序傳喚證人到場,命其具
結陳述,並通知被告,使被告有與證人對質及詰問之機會,以確保被告之
對質詰問權;否則,如僅於審判期日向被告提示該證人未經對質詰問之審
判外陳述筆錄或告以要旨,被告之對質詰問權即無從行使,無異剝奪被告
該等權利,且有害於實體真實之發現,其所踐行之調查程序,即難謂適法
,該審判外之陳述,即不能認係合法之證據資料。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
十九條之一所稱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向法官所為之陳述,以及於偵查中
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均係指已經被告或其辯護人行使反對詰問權者而言
,如法官於審判外或檢察官於偵查中訊問被告以外之人之程序,未予被告
或其辯護人行使反對詰問權之機會,除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
所列各款之情形以外,法院均應傳喚該陳述人到庭,使被告或其辯護人有
行使反對詰問權之機會,否則該項在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或在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縱使已經具結,或並無顯不可信之情況,仍不具
備適法之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609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09 日
要  旨:
(一)嚴格證明法則係限制法院於審判期日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時,祗能使
      用法定之證據方法,此法定之證據方法,一般分為人的證據方法與
      物的證據方法。前者包括被告、證人及鑑定人;後者則包括文書及
      勘驗,而此法定之證據方法須經法定之調查程序,始得據以認定犯
      罪事實並採為裁判之基礎。是嚴格證明法則既具有嚴格之形式性要
      求,對於法院調查證據之程序形成相當之限制,自僅侷限於本案犯
      罪事實及其法律效果等問題,更僅適用於法院審判程序中,至於並
      非確認犯罪事實之偵查程序則不與焉。
(二)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
      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
      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定有明文。查本案檢
      察官於訊問時,疏未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拒絕證言權」,固屬違
      法取證,惟檢察官於訊問前已向上訴人等宣示「得保持緘默,無須
      違背自己意思而為陳述」,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緘默權,足見檢察
      官此部分之疏漏,並非惡意,且檢察官在訊問上訴人等前,亦有詢
      問上訴人等是否願意作證,於上訴人等皆答以「願意」後,始告以
      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並非逕命上訴人等具結,是檢察官此部
      分之違法,無礙上訴人等供述之任意性,對上訴人等之權益尚無何
      嚴重之侵害,本院審酌前情,及斟酌維護選舉公平,乃鞏固國家民
      主發展之基石,對破壞選舉公平之人,自應及早繩之以法等公共利
      益之維護等情,認檢察官疏未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拒絕證言權」
      之違法取得之證據,仍有證據能力,且此違法取證之程序瑕疵,顯
      然於判決結果無影響,自難執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667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3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所稱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
法官所為之陳述,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立法者係以被告以外
之人(含共同被告、共犯、被害人、證人等)因其陳述係在法官面前為之
,故不問係其他刑事案件之準備程序、審判期日或民事事件或其他訴訟程
序之陳述,均係在任意陳述之信用性已受確定保障之情況下所為,因此該
等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應得作為證據;另以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
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依法有訊問被告、證人、鑑定人之權,且
實務運作時,偵查中檢察官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
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性甚高,為兼顧理論與實務,而對被
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
為證據。乃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所謂得作為證據之「法律有規定者
」之一,為有關證據能力之規定,係屬於證據容許性之範疇。而被告之反
對詰問權,雖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
罰」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第十六條所保障之基本訴訟權,
不容任意剝奪。但詰問權係指訴訟上被告有在公判庭當面詰問證人,以求
發現真實之權利,應認被告具有處分權,非不得由被告放棄對原供述人之
反對詰問權。此與證據能力係指符合法律所規定之證據適格,而得成為證
明犯罪事實存在與否之證據資格,性質上並非相同。被告得以詰問證人,
以被告或其辯護人在場為前提。上開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
法官所為之陳述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就本案被告而言,事實
上均難期有於另案法官審判外或檢察官偵查中行使反對詰問權之機會。從
而,於事實審法院審判實務中,案內遇有此類未能賦予被告行使詰問權之
供述證據,即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第五款、第八款及第
一百七十一條規定,於準備程序期日訊明、曉諭被告或其辯護人是否聲請
傳喚該被告以外之人以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使被告或其辯護人針對該被
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有補足行使
反對詰問權之機會。倘被告明示捨棄詰問者,應記明筆錄,以杜爭議。除
有類如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所列各款之情形以外,均應傳喚該
被告以外之陳述人到庭依法具結,給予被告或其辯護人詰問,或依同法第
一百六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六十七條之七規定為詢問之機會。此即刑事
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條明定「證人已由法官合法訊問,且於訊問時予當事
人詰問之機會,且陳述明確別無訊問必要者,不得再行傳喚」,以與傳聞
法則之理論相符,並與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規定相呼應。故上開尚未經被
告行使詰問權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及於偵查中向檢
察官所為之陳述,應屬未經完足調查之證據,非謂無證據能力,不容許作
為證據。否則,如被告以外之人於本案審判中所為之陳述,與其先前在另
案法官審判外或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不符時,既謂後者無證據能力,
依同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二項規定,即應悉數摒除不用,僅能採取其於本
案審判中之陳述作為判斷之依據,按之現行刑事訴訟法關於傳聞證據排除
例外之規定,殊難謂為的論。於法院踐行詰問程序後,綜合該被告以外之
人全部供述證據,斟酌卷內其他調查之證據資料,本於經驗法則及論理法
則,作合理之比較而為取捨、判斷,此屬實質證據價值之自由判斷問題,
要無所謂其證據價值自比審判外之陳述為高之可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352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6 月 29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規定:「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
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所謂「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
者」,係指檢察官或法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規定,以證人身
分傳喚被告以外之人(證人、告發人、告訴人、被害人、共犯或共同被告
)到庭作證,或雖非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而於訊問調查過程中,轉換為
證人身分為調查時,此時其等供述之身分為證人,則檢察官、法官自應依
本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有關具結之規定,命證人供前或供後具結,其陳述始
符合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之規定,而有證據能力。若檢察官或法官非以證
人身分傳喚而以告發人、告訴人、被害人或共犯、共同被告身分傳喚到庭
為訊問時(例如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二百十九條之六第二項、第二
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百四十八條之一、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
第二百七十一條之一第一項),其身分既非證人,即與「依法應具結」之
要件不合,縱未命其具結,純屬檢察官或法官調查證據職權之適法行使,
當無違法可言。而前揭不論係本案或他案在檢察官面前作成未經具結之陳
述筆錄,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本質上屬於傳
聞證據,基於保障被告在憲法上之基本訴訟權,除該被告以外之人死亡、
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
不到、或到庭後拒絕陳述等情形外,如已經法院傳喚到庭具結而為陳述,
並經被告之反對詰問,前揭非以證人身分而在檢察官面前未經具結之陳述
筆錄,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並應於判決內敘明其符合傳
聞證據例外之理由;又前揭非以證人之身分在審判中之陳述筆錄,倘該被
告以外之人已經法院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並經具結作證,且由被告為反對
詰問,或有前揭傳喚不能或詰問不能之情形外,該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因
屬審判上之陳述,自有證據能力;若係在另案法官面前作成之陳述筆錄,
本質上亦屬傳聞證據,自得依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認
有證據能力。不能因陳述人未經具結,即一律適用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
三之規定,排除其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62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1 月 31 日
要  旨:
證據能力乃證據資料容許為訴訟上證明之資格,屬證據形式上之資格要件
;至證據之證明力,則為證據之憑信性及對於待證事實實質上之證明價值
。證據資料必須具有證據能力,容許為訴訟上之證明,並在審判期日合法
調查後,始有證明力可言,而得為法院評價之對象。原判決復以共同被告
黃○修於九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及同年四月六日第一審審判中所為之陳述
,並未具結,且未經上訴人詰問,而認黃○修於該二次審判中所為有關上
訴人案件之陳述,無證據能力,卻又於判決內援引黃○修於第一審九十五
年二月十五日及四月六日審判庭時,以被告身分陳述:「我有幫李○財販
賣第一、二級毒品;李○財會先跟買主聯絡,之後他到我租屋處拿海洛因
及甲基安非他命的數量給我,告訴我地點再叫我送貨過去,於九十四年七
月十日,我駕駛上揭自小客車至濱海公路某間超商前,將五分海洛因及一
兩的甲基安非他命交給買主,合計該次販賣所得(新台幣,下同)三萬元
(即海洛因一萬元、甲基安非他命二萬元),李○財給我報酬二千元;這
次販毒所得,我拿到李○財位於高雄縣○○鄉○○路○○巷○○弄○○號
住處交給他,上開租屋處是我承租,租金是由李○財提供,在我租屋處所
查扣毒品及相關販賣毒品器具,均係李○財所有;扣案之帳本是我寫的,
李○財叫我記下他拿過來的毒品數量及金額,我是依照李○財拿給我的紙
張記載之內容填載上去。」云云,其就如何與上訴人分工販賣毒品及販賣
毒品之時間、地點、交易價格,均供述甚詳等語,資為認定事實、證據取
捨及判斷之基礎,揆之上開說明,亦非妥適。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137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3 月 28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規定:「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
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所謂「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
者」,係指檢察官或法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規定,以證人身
分傳喚被告以外之人(證人、告發人、告訴人、被害人、共犯或共同被告
)到庭作證,或雖非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而於訊問調查過程中,轉換為
證人身分為調查時,此時其供述之身分為證人,則檢察官、法官自應依本
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有關具結之規定,命證人供前或供後具結,其陳述始符
合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之規定,而有證據能力。若檢察官或法官非以證人
身分傳喚而以共犯、共同被告身分傳喚到庭為訊問時,其身分既非證人,
即與「依法應具結」之要件不合,縱未命其具結,純屬檢察官或法官調查
證據職權之適法行使,當無違法可言。而前揭不論係本案或他案在檢察官
面前作成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
之陳述,本質上屬於傳聞證據,基於保障被告在憲法上之基本訴訟權,除
該被告以外之人死亡、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滯留國外或所在
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或到庭後拒絕陳述等情形外,如已經法院傳
喚到庭具結而為陳述,並經被告之反對詰問,前揭非以證人身分而在檢察
官面前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依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仍非不得為證據,惟應於判決內敘明其符合傳
聞證據例外之理由。不能因陳述人未經具結,即一律適用本法第一百五十
八條之三之規定,排除其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48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1 月 31 日
要  旨: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規定:「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
      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所謂「依法
      應具結而未具結者」,係指檢察官或法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
      五條之規定,以證人身分傳喚被告以外之人(證人、告發人、告訴
      人、被害人、共犯或共同被告)到庭作證,或雖非以證人身分傳喚
      到庭,而於訊問調查過程中,轉換為證人身分為調查時,此時其等
      供述之身分為證人,則檢察官、法官自應依本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有
      關具結之規定,命證人供前或供後具結,其陳述始符合第一百五十
      八條之三之規定,而有證據能力。若檢察官或法官非以證人身分傳
      喚而以告發人、告訴人、被害人或共犯、共同被告身分傳喚到庭為
      訊問時(例如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二百十九條之六第二項、
      第二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百四十八條之一、第二百七十一
      條第二項、第二百七十一條之一第一項),其身分既非證人,即與
      「依法應具結」之要件不合,縱未命其具結,純屬檢察官或法官調
      查證據職權之適法行使,當無違法可言。而前揭不論係本案或他案
      在檢察官面前作成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本質上屬於傳聞證據,基於保障被告在憲
      法上之基本訴訟權,除該被告以外之人死亡、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
      或無法陳述、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或到庭
      後拒絕陳述等情形外,如已經傳喚到庭具結而為陳述,並經被告之
      反對詰問,或被告已放棄其反對詰問權,前揭非以證人身分而在檢
      察官面前未經具結之陳述筆錄,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
      據,並應於判決內敘明其符合傳聞證據例外之理由;又前揭非以證
      人之身分在審判中之陳述筆錄,如該被告以外之人已經法院以證人
      身分傳喚到庭並經具結作證,且由被告為反對詰問,該未經具結之
      陳述筆錄因屬審判上之陳述,自有證據能力;如係在另案法官面前
      作成之陳述筆錄,本質上亦屬傳聞證據,自得依本法第一百五十九
      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認有證據能力。不能因陳述人未經具結,即
      一律適用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之規定,排除其證據能力。原判
      決以證人張○庭於九十四年十月十日之檢察官偵訊筆錄、證人施○
      榮於八十五年一月五日、同年一月二十六日在審判中之證述,均因
      未具結,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規定,此部分證人既未
      依法具結,自不得作為本件之證據等情。然施○榮於審判中未經具
      結之陳述,係另案以被告身分在法官面前之陳述;而張○庭前揭於
      偵查中之供述,亦是以被告身分在檢察官面前之陳述,其二人陳述
      之身分均為被告,非證人,無依法應具結之問題。而張○庭於原審
      審判時以證人身分傳喚到庭經交互詰問;施○榮雖傳喚未到,然其
      文書不能送達,有報告書上註明已死亡足稽。上訴人之訴訟基本權
      既已加以保障,前揭張○庭、施○榮未經具結之陳述,乃屬傳聞證
      據,自應依傳聞證據例外之情形以判斷其有無證據能力,原判決以
      未經具結即排除其證據能力,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二)我國刑事訴訟法基於證據裁判主義及證據能力之規定,得以作為認
      定犯罪事實之依據,以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惟於審判期日證人
      所為陳述與審判外之陳述相異時,可提出該證人先前所為自我矛盾
      之陳述,用來減低其在審判時證言之證明力,此種作為彈劾證據使
      用之傳聞證據,因非用於認定犯罪事實之基礎,不受傳聞法則之拘
      束。因此,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雖不得以之
      直接作為認定犯罪事實與否之證據,但非不得以之作為彈劾證據,
      用來爭執或減損被告、證人或鑑定人陳述之證明力。本件原判決認
      定上訴人有販賣安非他命予張○庭,無非以張○庭於檢察官於九十
      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偵查中具結後之陳述為依據;另以施○榮於第一
      審具結後之陳述,為認定上訴人販賣安非他命予施○榮之依據。至
      於張○庭、施○榮於警詢之陳述,均為傳聞證據,無證據能力;而
      張○庭於九十四年十月十日之偵查筆錄,及證人施○榮於八十五年
      一月五日、同年一月二十六日在審判中之陳述,均未經具結,依刑
      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三之規定,無證據能力,均排除其適用
      。然查張○庭、施○榮前揭無證據能力之陳述,雖不得作為認定犯
      罪事實之基礎,但得作為彈劾證據使用,以減損或爭執原判決採為
      認定上訴人犯罪基礎之證據之證明力。上訴人之選任辯護人於原審
      即主張前揭證據仍得作為彈劾證據使用。原判決並未就前揭證人張
      ○庭、施○榮無證據能力之陳述,究竟與採為判決基礎之實質證據
      ,有何相異或前後矛盾之處,該相異或矛盾之陳述,有無減損該實
      質證據之證明力?攸關上訴人是否成立犯罪,原判決俱未審酌取捨
      ,自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6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2 月 14 日
要  旨:
按無證據能力之證據,固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其有證據能力者,亦須經
合法調查程序,始得作為判斷之依據,此由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
二項規定:「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自明。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以下規定之交互詰問,屬人證調查證
據程序之一環,與證據能力係指符合法律規定之證據適格,亦即得成為證
明犯罪事實存否之證據適格,其性質及在證據法則之層次並非相同。而被
告、辯護人詰問權之行使與否,係有權處分,如欲行使,則證人於審判中
,應依法定程序到庭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或辯護人等之詰問,其陳述始
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判斷之依據(參照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
,否則如未進行交互詰問之調查證據程序,讓被告或辯護人行使詰問權,
則該有證據能力之證人陳述,即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惟其原有之證據能
力並不因而喪失。再按偵查係採糾問原則,由檢察官主導,重在合目的性
之追求,而「詰問」乃偵查程序之一部,除預料證人、鑑定人於審判時不
能訊問之情形外,檢察官可視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命被告在場,讓被告得
親自詰問證人、鑑定人,此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八條所明定,故刑事
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所指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
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其證據能力不因偵訊證人、鑑定人當時被告不在場
,未親自詰問證人、鑑定人而受影響,僅於審判期日該證據須經合法調查
(包括交互詰問程序),始得作為判斷之依據,至於其審判中之證詞與偵
查中陳述不一時,何者為可採,則屬證據證明力之問題。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