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4

相關法條

證人保護法(95.05.30)

第 14 條

第二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
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所涉
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刑。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雖非前項案件之正犯或共犯,但於偵查中供述其犯罪之
前手、後手或相關犯罪之網絡,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與該犯罪相關之第
二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者,參酌其犯罪情節之輕重、被害人所受之損害
、防止重大犯罪危害社會治安之重要性及公共利益等事項,以其所供述他
人之犯罪情節或法定刑較重於其本身所涉之罪且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
,就其因供述所涉之犯罪,得為不起訴處分。
前項情形,被告所有因犯罪所得或供犯罪所用之物,檢察官得聲請法院宣
告沒收之。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二百五十五條至第二百六
十條之規定,於第二項情形準用之。

貪污治罪條例(98.04.22)

第 8 條

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
物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
物者,減輕其刑;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98.05.20)

第 17 條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第十條或第十一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
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

刑事訴訟法(99.06.23)

第 289 條

調查證據完畢後,應命依下列次序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
一、檢察官。
二、被告。
三、辯護人。
已辯論者,得再為辯論,審判長亦得命再行辯論。
依前二項辯論後,審判長應予當事人就科刑範圍表示意見之機會。

第 451-1 條

前條第一項之案件,被告於偵查中自白者,得向檢察官表示願受科刑之範
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檢察官同意者,應記明筆錄,並即以被告之表
示為基礎,向法院求刑或為緩刑宣告之請求。
檢察官為前項之求刑或請求前,得徵詢被害人之意見,並斟酌情形,經被
害人同意,命被告為左列各款事項︰
一、向被害人道歉。
二、向被害人支付相當數額之賠償金。
被告自白犯罪未為第一項之表示者,在審判中得向法院為之,檢察官亦得
依被告之表示向法院求刑或請求為緩刑之宣告。
第一項及前項情形,法院應於檢察官求刑或緩刑宣告請求之範圍內為判決
。但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被告所犯之罪不合第四百四十九條所定得以簡易判決處刑之案件者。
二、法院認定之犯罪事實顯然與檢察官據以求處罪刑之事實不符,或於審
    判中發現其他裁判上一罪之犯罪事實,足認檢察官之求刑顯不適當者
    。
三、法院於審理後,認應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判決之諭知者
    。
四、檢察官之請求顯有不當或顯失公平者。

第 455-1 條

對於簡易判決有不服者,得上訴於管轄之第二審地方法院合議庭。
依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之請求所為之科刑判決,不得上訴。
第一項之上訴,準用第三編第一章及第二章除第三百六十一條外之規定。
對於適用簡易程序案件所為裁定有不服者,得抗告於管轄之第二審地方法
院合議庭。
前項之抗告,準用第四編之規定。

第 455-2 條

除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
轄第一審案件者外,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於第一
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或簡易判決處刑前,檢察官得於徵詢被害人之意見後,
逕行或依被告或其代理人、辯護人之請求,經法院同意,就下列事項於審
判外進行協商,經當事人雙方合意且被告認罪者,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改依
協商程序而為判決:
一、被告願受科刑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
二、被告向被害人道歉。
三、被告支付相當數額之賠償金。
四、被告向公庫或指定之公益團體、地方自治團體支付一定之金額。
檢察官就前項第二款、第三款事項與被告協商,應得被害人之同意。
第一項之協商期間不得逾三十日。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非字第 28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09 日
要  旨:
檢察官審酌案件情節,認為宜以簡易判決處刑者,應即以書面為聲請,刑
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一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另依同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
第一項、第三項之規定,其第四百五十一條第一項之案件,被告於偵查中
自白者,得向檢察官表示願受科刑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檢察官
同意者,應記明筆錄,並即以被告之表示為基礎,向法院求刑或為緩刑宣
告之請求;被告自白犯罪,未為第一項之表示(即未於偵查中向檢察官表
示願受科刑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者,在審判中得向法院為之。
是開啟簡易程序並非專屬於檢察官之權限,法院亦具有開啟簡易程序之權
限;法院既有開啟簡易程序之權限,自亦有於簡易程序審判中進行求刑協
商程序之權限。簡易程序案件,被告自白犯罪者,得於偵查中或審判中表
示願受科刑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於偵查中,經檢察官同意記明
筆錄,並以被告之表示為基礎,向法院求刑或為緩刑宣告之請求者,法院
於裁判時,應先審查被告自白之文書資料或筆錄(法院辦理刑事訴訟簡易
程序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五項),然其對於簡易程序審判中,始進行協商
是否需經檢察官同意,並未明確規定,惟參酌認罪、求刑協商制度之法意
,係藉由賦予被告表示願受刑罰範圍之機會,並使檢察官得衡酌案情決定
是否予以同意及相應為具體之求刑,而於法院依其所請科刑後限制其上訴
權,以兼顧被告權益及公平正義,使輕微案件簡速審結確定,自應認為於
審判中始進行協商,仍應獲得檢察官之同意以及對被告之具體求刑。亦即
,於法院開啟簡易程序之情形下,檢察官具有就該案件是否適用協商程序
之同意權。而所謂檢察官之「求刑」,本有「抽象求刑」與「具體求刑」
之區別;所謂「抽象求刑」,指檢察官所為之求刑並不涉及刑度或刑之執
行方式,諸如檢察官表示被告素行良好,請求法院從輕量刑等等;而「具
體求刑」則指檢察官向法院所為之求刑,已涉及具體刑度或刑之執行方式
。當事人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三項規定表示願受
科刑範圍(指被告)或為求刑或為緩刑宣告之請求(指檢察官)者,法院
如於被告所表示範圍內科刑,或依檢察官之請求(求刑或請求宣告緩刑)
為判決者,依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一第二項規定,各該當事人不得上訴(法
院辦理刑事訴訟簡易程序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十二項),乃採「禁反言」
之方式立論。質言之,被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表示願受科刑之範圍,經檢
察官據以向法院為具體求刑者,或被告於審判中逕向法院為科刑範圍之具
體表示並經檢察官同意為求刑者,如法院於其表示之範圍內為科刑判決時
,被告對之即不得上訴;再者,檢察官於偵查中或審判中依被告之表示為
基礎,向法院為具體之求刑者,如法院就求刑之範圍而為科刑判決時,檢
察官對之亦應不得上訴。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686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12 月 06 日
要  旨: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二項之罪,係以意圖營利,
    引誘、容留、媒介、協助或以他法使未滿十八歲之人為「性交易」者
    ,為其構成要件。而所謂「性交易」,依同條例第二條之規定,係指
    有對價之性交或猥褻行為而言。九十四年二月二日修正公布前刑法(
    下稱舊刑法)第十條第五項規定:稱性交者,謂左列性侵入行為:一
    、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
    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之行為。依此規定,舊刑法
    所謂之「性交」,應包括上列數種不同態樣之行為。而兒童及少年性
    交易防制條例第五條後段規定「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
    定」,則上述舊刑法第十條第五項關於性交行為態樣之規定,於行為
    人觸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所規定之罪名者,亦應有其適用。
、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所定簡易程序求刑協商制度,不論其
    第一項「偵查中求刑協商」或第三項「審判中求刑協商」,皆在擴大
    簡易程序力求迅速審結之功能,同條第四項乃定明除有該條但書情形
    外,法院判決時,應受檢察官求刑或緩刑請求範圍之限制。又基於已
    尊重當事人意願而為判決,同法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一第二項復規定:
    「依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之請求所為之科刑判決,不得上訴。」此所
    謂「依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之請求」,自包括該法條第一項「偵查中
    求刑協商」及第三項「審判中求刑協商」所為之科刑判決,皆不得上
    訴,以落實此等輕微明確案件早日定讞之立法目的。而該第四百五十
    一條第一項所稱「前條第一項之案件」,應係指法院得以簡易判決處
    刑之案件而言,並非祇限檢察官以書面聲請簡易判決處刑之案件,同
    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法院逕以簡易判決處刑之案件亦屬之,否則
    同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第三項審判中求刑協商之規定,勢將成為具
    文,殊違立法之本意。至案件如有同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第四項但
    書之情形,因法院並不受檢察官聲請以簡易程序求刑協商之拘束,依
    同法第四百五十二條之規定,仍應改以通常程序審判之,苟法院誤以
    簡易程序並依被告之表示或檢察官之請求而為判決者,同法第七編簡
    易程序,雖未如同法第七編之一協商程序第四百五十五條之十第一項
    但書有例外「得上訴」之明文規定,然為兼顧裁判之正確妥適及當事
    人之訴訟權益,當事人仍得依法提起上訴,此乃法理所當然。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750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12 月 26 日
要  旨:
具結係證人以文書保證其所陳述之事實為真實,乃證言真實性之程序擔保
,與歐美國家命證人宣誓之意義相同。命證人具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八十七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規定之程序
為之。其中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二項「結文應命證人朗讀;證人不能朗讀者
,應命書記官朗讀,於必要時並說明其意義」之規定,主要在於使證人瞭
解結文之涵義,以提高證人之警覺,俾求證言之真確。證人能識文字者,
原則上使其自讀;於其不能自讀者,始命書記官朗讀,經朗讀後認為證人
尚有不能明瞭者,應加以說明結文之意義並記明筆錄,然後再依同條第三
項之規定,命證人於結文內簽名、蓋章或按指印,以明責任。倘法院或檢
察官於命證人具結時,未依上開規定命證人或書記官朗讀結文,即命證人
於結文內簽名、蓋章或按指印,此朗讀結文程序之欠缺,是否導致不生具
結之效力,因而影響及證人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於我國係採具結文書認
定證人是否具結,應負偽證罪之責,自應以證人是否確已明白、認知結文
之意義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為判斷基準。如證人已明白結文之真實意思
,應認證人已具結;反之,則不生具結之效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9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1 月 1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之規定,係對於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
其他違反法定程序蒐得各類證據之證據能力如何認定,設其總括性之指導
原則。其規範目的在於要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於蒐求證據之初
始與過程中,應恪遵程序正義,不得違法侵權。如有違反,於個案審酌客
觀權衡之結果,或將導致證據使用禁止之法效。至於蒐得證據之最後,由
執行職務之公務員製作之文書,除刑事訴訟法有定其程式,應依其規定外
,依同法第三十九條之規定,均應記載製作之年、月、日及其所屬機關,
由製作人簽名。此屬證據取得後文書製作法定程式之遵守,無關乎刑事訴
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係規定證據取得過程(程序)適法性之認定。公
務員製作之文書未經製作人簽名,除本法有特別規定(如第四十六條)外
,是否無效或係不合法律上之程式而得命補正,抑屬證據證明力之問題,
由法院就文書之性質(意思文書或報告文書),視各個情形自由判斷。?
?交互詰問制度設計之主要目的,在於使刑事被告得以盤詰、辯明證人現
在與先前所為供述證言之真偽,以期發見實體真實。就實質證據價值面之
判斷而言,既無所謂「案重初供」原則,當亦無所謂其證據價值即當然比
審判外未經交互詰問之陳述為高之可言。良以證人所為之供述證言,係由
證人陳述其所親身經歷事實之內容,而證人均係於體驗事實後之一段期間
,方於警詢或檢察官偵訊時為陳述,更於其後之一段期間,始於審判中接
受檢、辯或被告之詰問,受限於人之記憶能力及言語表達能力有限,本難
期證人於警詢或檢察官偵訊時,能鉅細無遺完全供述呈現其所經歷之事實
內容,更無從期待其於法院審理時,能一字不漏完全轉述先前所證述之內
容。因此,詰問規則方容許遇有「關於證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其記
憶所必要者」、「證人為與先前不符之陳述時,其先前之陳述」之情形時
,即使為主詰問亦可實施誘導詰問(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三
項第三款、第六款參照),以喚起證人之記憶,並為精確之言語表達。從
而,經交互詰問後,於綜核證人歷次陳述之內容時(包括檢察官偵訊時之
陳述、法院審理時之陳述,以及於容許警詢陳述做為證據時之警詢內容)
,自應著重於證人對於待證事實主要內容之先後陳述有無重大歧異,藉此
以判斷其證言之證明力高低,不得僅因證人所供述之部分內容不確定,或
於交互詰問過程中,就同一問題之回答有先後更正或不一致之處;或證人
先前證述之內容,與其於交互詰問時所證述之內容未完全一致,即全盤否
認證人證言之真實性。故證人之供述證言,前後雖稍有參差或互相矛盾,
事實審法院非不可本於經驗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取
捨。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