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05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98.07.08)

第 42 條

搜索、扣押及勘驗,應制作筆錄,記載實施之年、月、日及時間、處所並
其他必要之事項。
扣押應於筆錄內詳記扣押物之名目,或制作目錄附後。
勘驗得制作圖畫或照片附於筆錄。
筆錄應令依本法命其在場之人簽名、蓋章或按指印。

第 43-1 條

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之規定,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
行詢問、搜索、扣押時,準用之。
前項犯罪嫌疑人詢問筆錄之製作,應由行詢問以外之人為之。但因情況急
迫或事實上之原因不能為之,而有全程錄音或錄影者,不在此限。

第 164 條

審判長應將證物提示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使其辨認。
前項證物如係文書而被告不解其意義者,應告以要旨。

第 165 條

卷宗內之筆錄及其他文書可為證據者,審判長應向當事人、代理人、辯護
人或輔佐人宣讀或告以要旨。
前項文書,有關風化、公安或有毀損他人名譽之虞者,應交當事人、代理
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閱覽,不得宣讀;如被告不解其意義者,應告以要旨
。

第 212 條

法院或檢察官因調查證據及犯罪情形,得實施勘驗。

第 213 條

勘驗,得為左列處分:
一、履勘犯罪場所或其他與案情有關係之處所。
二、檢查身體。
三、檢驗屍體。
四、解剖屍體。
五、檢查與案情有關係之物件。
六、其他必要之處分。

第 288 條

調查證據應於第二百八十七條程序完畢後行之。
審判長對於準備程序中當事人不爭執之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得僅以宣讀
或告以要旨代之。但法院認有必要者,不在此限。
除簡式審判程序案件外,審判長就被告被訴事實為訊問者,應於調查證據
程序之最後行之。
審判長就被告科刑資料之調查,應於前項事實訊問後行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9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1 月 1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之規定,係對於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
其他違反法定程序蒐得各類證據之證據能力如何認定,設其總括性之指導
原則。其規範目的在於要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於蒐求證據之初
始與過程中,應恪遵程序正義,不得違法侵權。如有違反,於個案審酌客
觀權衡之結果,或將導致證據使用禁止之法效。至於蒐得證據之最後,由
執行職務之公務員製作之文書,除刑事訴訟法有定其程式,應依其規定外
,依同法第三十九條之規定,均應記載製作之年、月、日及其所屬機關,
由製作人簽名。此屬證據取得後文書製作法定程式之遵守,無關乎刑事訴
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係規定證據取得過程(程序)適法性之認定。公
務員製作之文書未經製作人簽名,除本法有特別規定(如第四十六條)外
,是否無效或係不合法律上之程式而得命補正,抑屬證據證明力之問題,
由法院就文書之性質(意思文書或報告文書),視各個情形自由判斷。?
?交互詰問制度設計之主要目的,在於使刑事被告得以盤詰、辯明證人現
在與先前所為供述證言之真偽,以期發見實體真實。就實質證據價值面之
判斷而言,既無所謂「案重初供」原則,當亦無所謂其證據價值即當然比
審判外未經交互詰問之陳述為高之可言。良以證人所為之供述證言,係由
證人陳述其所親身經歷事實之內容,而證人均係於體驗事實後之一段期間
,方於警詢或檢察官偵訊時為陳述,更於其後之一段期間,始於審判中接
受檢、辯或被告之詰問,受限於人之記憶能力及言語表達能力有限,本難
期證人於警詢或檢察官偵訊時,能鉅細無遺完全供述呈現其所經歷之事實
內容,更無從期待其於法院審理時,能一字不漏完全轉述先前所證述之內
容。因此,詰問規則方容許遇有「關於證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其記
憶所必要者」、「證人為與先前不符之陳述時,其先前之陳述」之情形時
,即使為主詰問亦可實施誘導詰問(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三
項第三款、第六款參照),以喚起證人之記憶,並為精確之言語表達。從
而,經交互詰問後,於綜核證人歷次陳述之內容時(包括檢察官偵訊時之
陳述、法院審理時之陳述,以及於容許警詢陳述做為證據時之警詢內容)
,自應著重於證人對於待證事實主要內容之先後陳述有無重大歧異,藉此
以判斷其證言之證明力高低,不得僅因證人所供述之部分內容不確定,或
於交互詰問過程中,就同一問題之回答有先後更正或不一致之處;或證人
先前證述之內容,與其於交互詰問時所證述之內容未完全一致,即全盤否
認證人證言之真實性。故證人之供述證言,前後雖稍有參差或互相矛盾,
事實審法院非不可本於經驗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取
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500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9 月 03 日
要  旨:
審判期日之訴訟程序,專以審判筆錄為證,刑事訴訟法第四十七條定有明
文。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條之二規定法院應予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
輔佐人,以辯論證據證明力之適當機會,旨在使當事人及上開各訴訟關係
人,得就各項證據資料之憑信性及其與待證事項間之關聯性表示意見,或
請求調查反證或以其他適當方法爭執證據之證明力,以落實當事人訴訟上
之攻擊、防禦權利,俾法院據以形成正確之心證。是其所指適當機會,應
由法院依訴訟程序進行之情形及程度而為判斷,祇要以充分保障當事人訴
訟上之攻擊、防禦權利為已足,於每一證據調查完畢立即行之,固無不可
,但法院(審判長)本其訴訟指揮權,苟認數證據彼此間互相關聯,不宜
強行割裂,而合併命辯論其證明力,亦無違法可言。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