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8.17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99.01.27)

第 185-4 條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
刑。

第 238 條

以詐術締結無效或得撤銷之婚姻,因而致婚姻無效之裁判或撤銷婚姻之裁
判確定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99.05.05)

第 3 條

本條例所用名詞釋義如下:
一、道路:指公路、街道、巷衖、廣場、騎樓、走廊或其他供公眾通行之
    地方。
二、車道:指以劃分島、護欄或標線劃定道路之部分,及其他供車輛行駛
    之道路。
三、人行道:指為專供行人通行之騎樓、走廊,及劃設供行人行走之地面
    道路,與人行天橋及人行地下道。
四、行人穿越道:指在道路上以標線劃設,供行人穿越道路之地方。
五、標誌:指管制道路交通,表示警告、禁制、指示,而以文字或圖案繪
    製之標牌。
六、標線:指管制道路交通,表示警告、禁制、指示,而在路面或其他設
    施上劃設之線條、圖形或文字。
七、號誌:指管制道路交通,表示行進、注意、停止,而以手勢、光色、
    音響、文字等指示之訊號。
八、車輛:指在道路上以原動機行駛之汽車 (包括機器腳踏車) 或以人力
    、獸力行駛之車輛。
九、臨時停車:指車輛因上、下人、客,裝卸物品,其引擎未熄火,停止
    時間未滿三分鐘,保持立即行駛之狀態。
十、停車:指車輛停放於道路兩側或停車場所,而不立即行駛。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99.09.30)

第 6 條

慢車種類及名稱如下:
一、自行車:
(一)腳踏自行車。
(二)電動輔助自行車:指經型式審驗合格,以人力為主,電力為輔,最
      大行駛速率在每小時二十五公里以下,且車重在四十公斤以下之二
      輪車輛。
(三)電動自行車:指經型式審驗合格,以電力為主,最大行駛速率在每
      小時二十五公里以下,且車重(不含電池)在四十公斤以下之二輪
      車輛。
二、三輪以上慢車:
(一)人力行駛車輛:指三輪客、貨車、手拉(推)貨車等。
(二)獸力行駛車輛:指牛車、馬車等。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1年台上字第 377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07 月 11 日
要  旨:
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三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
通工具而駕駛罪,係以行為人有該項不能安全駕駛之情形,而一有駕駛行
為罪即成立;同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係針對行為
人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之過失行為予以非難;而同法第一百八十五
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逃逸罪之成立,祇以行為人有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
事,致人死傷而逃逸之事實為已足,至行為人之肇事有否過失,則非所問
,且駕駛人之肇事逃逸,係在其過失行為發生之後,為規避責任,另行起
意之另一行為。第一審判決就上訴人所犯肇事致人受傷逃逸罪、過失傷害
人罪、服用酒類致不能安全駕駛而駕駛罪,認無想像競合犯或牽連犯關係
,而予併合處罰,原審予以維持,於法難認有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472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9 月 09 日
要  旨:
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固不以行為人對於事
故之發生應負過失責任為必要,但仍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非出於故意
為前提。蓋所謂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依據文義,係指「發生交通事故
」、「發生車禍」而言,應屬「意外」之情形,若蓄意運用車輛以為殺人
或傷害人之犯罪工具,即應成立殺人或傷害罪,不應稱為駕駛動力交通工
具肇事。此觀該條之立法理由,係為「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
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特增設本條,
關於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之處罰規定。」可知確保交通秩序之維護,減少
被害人之傷亡,以促進交通之安全,方為本條立法之目的,故其適用上應
限於車禍肇事之交通案件,亦即惟有以行為人非因故意,駕駛動力交通工
具肇事,並於肇事後,對於被害人不施加救護而逃逸,始克成立,如係故
意以汽車作為犯罪之工具,立法者本無對於行為人於故意犯罪後,仍留現
場對於被害人為即時救護之期待,縱行為人嗣後駕車逃離現場,亦僅能論
以該故意犯罪之罪責,尚難以侵害社會法益之公共危險罪相繩。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96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3 月 03 日
要  旨:
駕車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係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非出於故意為要
件,而此罪之行為人,其逃逸之目的在規避肇事責任,本質上難認其逃逸
行為可用以另犯殺人罪之方法或結果之行為,如於逃逸行為外,另有故意
殺人犯行,則所犯駕車肇事致人受傷逃逸罪與殺人罪,犯意各別,尚難認
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又依原判決事實欄所載,上訴人係基於殺人犯意
,於被害人受傷後,駕駛其小客車倒車,再加速向前猛力衝撞被害人,將
卡在其小客車底盤下之被害人一路拖行,再先後多次以倒車後再向前衝之
方式,擠壓、磨擦、推拉、拖行被害人,於被害人脫離車子底盤後,上訴
人始駕車逃逸而去,足見該事實欄係記載上訴人先行殺人,再駕車逃逸等
情,並未記載上訴人所犯二罪,有何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之具體事實,乃
原判決理由欄竟謂上訴人所犯上開二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又未說明
其憑以認定之理由,顯有未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426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8 月 03 日
要  旨:
按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四之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固不以行為人對於
事故之發生應負過失責任為必要,但仍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非出於故
意為前提。若蓄意運用車輛以為殺人或傷害人之犯罪工具,即應成立殺人
或傷害罪,不應稱為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此觀該條之立法理由,
係「為維護交通安全,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
後,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特增設本條,關於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之處罰
規定。」自明。如係故意以汽車作為殺人或傷害人之工具,立法者本無對
於行為人於故意殺人或傷人後,仍留現場對於被害人為即時救護之期待,
縱行為人嗣後駕車逃離現場,亦僅能論以殺人或傷害之罪責,尚難以侵害
社會法益之上開公共危險罪相繩。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