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13

相關法條

訴願法(89.06.14)

第 93 條

原行政處分之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提起訴願而停止。
原行政處分之合法性顯有疑義者,或原行政處分之執行將發生難以回復之
損害,且有急迫情事,並非為維護重大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受理訴願機關
或原行政處分機關得依職權或依申請,就原行政處分之全部或一部,停止
執行。
前項情形,行政法院亦得依聲請,停止執行。

行政執行法(99.02.03)

第 3 條

行政執行,應依公平合理之原則,兼顧公共利益與人民權益之維護,以適
當之方法為之,不得逾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

第 9 條

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對執行命令、執行方法、應遵守之程序或其他侵害利
益之情事,得於執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機關聲明異議。
前項聲明異議,執行機關認其有理由者,應即停止執行,並撤銷或更正已
為之執行行為;認其無理由者,應於十日內加具意見,送直接上級主管機
關於三十日內決定之。
行政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聲明異議而停止執行。但執行機關因
必要情形,得依職權或申請停止之。

行政訴訟法(99.01.13)

第 107 條

原告之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行政法院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情形
可以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先命補正:
一、訴訟事件不屬行政訴訟審判之權限者。但本法別有規定者,從其規定
    。
二、訴訟事件不屬受訴行政法院管轄而不能請求指定管轄,亦不能為移送
    訴訟之裁定者。
三、原告或被告無當事人能力者。
四、原告或被告未由合法之法定代理人、代表人或管理人為訴訟行為者。
五、由訴訟代理人起訴,而其代理權有欠缺者。
六、起訴逾越法定期限者。
七、當事人就已起訴之事件,於訴訟繫屬中更行起訴者。
八、本案經終局判決後撤回其訴,復提起同一之訴者。
九、訴訟標的為確定判決或和解之效力所及者。
十、起訴不合程式或不備其他要件者。
撤銷訴訟,原告於訴狀誤列被告機關者,準用第一項之規定。
原告之訴,依其所訴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行政法院得不經言詞
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

第 116 條

原處分或決定之執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因提起行政訴訟而停止。
行政訴訟繫屬中,行政法院認為原處分或決定之執行,將發生難於回復之
損害,且有急迫情事者,得依職權或依聲請裁定停止執行。但於公益有重
大影響,或原告之訴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不得為之。
於行政訴訟起訴前,如原處分或決定之執行將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且有
急迫情事者,行政法院亦得依受處分人或訴願人之聲請,裁定停止執行。
但於公益有重大影響者,不在此限。
行政法院為前二項裁定前,應先徵詢當事人之意見。如原處分或決定機關
已依職權或依聲請停止執行者,應為駁回聲請之裁定。
停止執行之裁定,得停止原處分或決定之效力、處分或決定之執行或程序
之續行之全部或部份。

稅捐稽徵法(99.01.06)

第 39 條

納稅義務人應納稅捐,於繳納期間屆滿三十日後仍未繳納者,由稅捐稽徵
機關移送法院強制執行。但納稅義務人已依第三十五條規定申請復查者,
暫緩移送法院強制執行。
前項暫緩執行之案件,除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外,稽徵機關應移送法院強制
執行:
一、納稅義務人對復查決定之應納稅額繳納半數,並依法提起訴願者。
二、納稅義務人依前款規定繳納半數稅額確有困難,經稽徵機關核准,提
    供相當擔保者。

銀行法(97.12.30)

第 134 條

本法所定罰鍰,由主管機關處罰。
違反第四十條依第一百三十條第一款所定之罰鍰,及違反第三十七條第二
項、第四十二條或第七十三條第二項授權中央銀行訂定之強制或禁止規定
,而依第一百三十二條應處之罰鍰,由中央銀行處罰,並通知主管機關。
前二項罰鍰之受罰人不服者,得依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請求救濟。在訴
願及行政訴訟期間,得命提供適額保證,停止執行。

國家賠償法(69.07.02)

第 2 條

本法所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
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
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
受損害者亦同。
前項情形,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55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3 月 21 日
要  旨:
國家依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二項前段規定所負損害賠償責任,係就公務員
職務上侵權行為所負之間接責任,必先有特定之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
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該特定公務員之行為
已構成職務上之侵權行為時,國家始應對該受損害之人民負賠償之責任。
又行政處分之當否,與承辦之公務員是否構成職務上之侵權行為,原屬兩
事,行政處分縱令不當,其為此處分或執行此處分之公務員未必構成職務
上之侵權行為。本件被上訴人所屬公務員係適用「不確定之法律概念」於
具體之事實,難免產生「法律拘束相對性」之結果,是其本於專業智識判
斷,對妨害風化觀念作較嚴格之認定,應為法所容許。縱令嗣後其判斷經
行政法院撤銷,亦不能因此即認定該公務員有過失。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5年裁字第 2380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0 月 19 日
要  旨:
按所有「暫時權利保護」制度(包括「停止執行」及「假扣押」或「假處
分」等),其審理程序之共同特徵,均是要求法院在有時間壓力之情況下
,以較為簡略之調查程序,按當事人提出之有限證據資料,權宜性地、暫
時性地決定、是否要先給予當事人適當之法律保護(以免將來的保護緩不
濟急)。是以行政訴訟法第 116  條第 2  項所定「行政訴訟繫屬中,行
政法院認為原處分或決定之執行,將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
者,得依職權或依聲請裁定停止執行,但於公益有重大影響或抗告人之訴
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不得為之」,其構成要件之詮釋,或許不宜過於拘
泥於條文,而謂一定要先審查「行政處分之執行結果是否將立即發生難於
回復之損害」,而在有確認有此等難以回復之損害將立即發生後,才去審
查「停止原處分之執行是否於公益有重大影響」或「本案請求在法律上是
否顯無理由」,因為這樣的審查方式似乎過於形式化。比較穩當的觀點或
許是把「保全之急迫性」與「本案請求勝訴之蓋然率」當成是否允許停止
執行之二個衡量因素,而且彼此間有互補功能,當本案請求勝訴機率甚大
時,保全急迫性之標準即可降低一些;當保全急迫性之情況很明顯,本案
請求勝訴機率值或許可以降低一些。另外「難以回復之損害」,固然要考
慮將來可否以金錢賠償,但也不應只以「能否用金錢賠償損失」當成惟一
之判準。如果損失之填補可以金錢為之,但其金額過鉅時,或者計算有困
難時,為了避免將來國家負擔過重的金錢支出或延伸出耗費社會資源的不
必要爭訟,仍應考慮此等後果是否有必要列為「難以回復損害」之範圍。

參考法條:行政訴訟法 第 116 條(87.10.28)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9年裁字第 972 號 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4 月 29 日
要  旨:
行政訴訟法第 116  條第 2  項規定,行政訴訟繫屬中,行政法院認為原
處分或決定之執行,將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且有急迫情事者,得依職權
或依聲請裁定停止執行。但於公益有重大影響,或聲請人之訴在法律上顯
無理由者,不得為之。行政處分或決定之執行,將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
且有急迫情事者,當事人始得聲請行政法院裁定停止執行,而所謂難於回
復損害,係指其損害不能回復原狀,或不能以金錢賠償,或在一般社會通
念上,如予執行可認達到回復困難之程度而言。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