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7 條

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

中華民國刑法(100.01.26)

第 41 條

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
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三千元折算一日,易科罰金
。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
依前項規定得易科罰金而未聲請易科罰金者,得以提供社會勞動六小時折
算一日,易服社會勞動。
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不符第一項易科罰金之規定者,得依
前項折算規定,易服社會勞動。
前二項之規定,因身心健康之關係,執行顯有困難者,或易服社會勞動,
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適用之。
第二項及第三項之易服社會勞動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無正當理由不履行社會勞動,情節重大,或履行期間屆滿仍未履行完畢者
,於第二項之情形應執行原宣告刑或易科罰金;於第三項之情形應執行原
宣告刑。
已繳納之罰金或已履行之社會勞動時數依所定之標準折算日數,未滿一日
者,以一日論。
第一項至第四項及第七項之規定,於數罪併罰之數罪均得易科罰金或易服
社會勞動,其應執行之刑逾六月者,亦適用之。
數罪併罰應執行之刑易服社會勞動者,其履行期間不得逾三年。但其應執
行之刑未逾六月者,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數罪併罰應執行之刑易服社會勞動有第六項之情形者,應執行所定之執行
刑,於數罪均得易科罰金者,另得易科罰金。

第 57 條

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
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一、犯罪之動機、目的。
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
三、犯罪之手段。
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
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
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
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
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
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
十、犯罪後之態度。

刑事訴訟法(99.06.23)

第 486 條

法院應就疑義或異議之聲明裁定之。

監獄行刑法(99.05.26)

第 11 條

受刑人入監時,應行健康檢查;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拒絕收監:
一、心神喪失或現罹疾病,因執行而有喪生之虞。
二、懷胎五月以上或分娩未滿二月。
三、罹急性傳染病。
四、衰老、身心障礙,不能自理生活。
前項被拒絕收監者,應由檢察官斟酌情形,送交醫院、監護人或其他適當
處所。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485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8 年 05 月 28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並非指絕對、機械之形式上平等,而係保障人民
在法律上地位之實質平等,立法機關基於憲法之價值體系及立法目的,自
得斟酌規範事物性質之差異而為合理之區別對待。促進民生福祉乃憲法基
本原則之一,此觀憲法前言、第一條、基本國策及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之
規定自明。立法者基於社會政策考量,尚非不得制定法律,將福利資源為
限定性之分配。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及其施行細則分別規定,原眷戶享
有承購依同條例興建之住宅及領取由政府給與輔助購宅款之優惠,就自備
款部分得辦理優惠利率貸款,對有照顧必要之原眷戶提供適當之扶助,其
立法意旨與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尚無牴觸。
    惟鑒於國家資源有限,有關社會政策之立法,必須考量國家之經濟及
財政狀況,依資源有效利用之原則,注意與一般國民間之平等關係,就福
利資源為妥善之分配,並應斟酌受益人之財力、收入、家計負擔及須照顧
之必要性妥為規定,不得僅以受益人之特定職位或身分作為區別對待之唯
一依據;關於給付方式及額度之規定,亦應力求與受益人之基本生活需求
相當,不得超過達成目的所需必要限度而給予明顯過度之照顧。立法機關
就上開條例與本解釋意旨未盡相符之部分,應通盤檢討改進。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609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09 日
要  旨:
(一)嚴格證明法則係限制法院於審判期日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時,祗能使
      用法定之證據方法,此法定之證據方法,一般分為人的證據方法與
      物的證據方法。前者包括被告、證人及鑑定人;後者則包括文書及
      勘驗,而此法定之證據方法須經法定之調查程序,始得據以認定犯
      罪事實並採為裁判之基礎。是嚴格證明法則既具有嚴格之形式性要
      求,對於法院調查證據之程序形成相當之限制,自僅侷限於本案犯
      罪事實及其法律效果等問題,更僅適用於法院審判程序中,至於並
      非確認犯罪事實之偵查程序則不與焉。
(二)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
      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
      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定有明文。查本案檢
      察官於訊問時,疏未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拒絕證言權」,固屬違
      法取證,惟檢察官於訊問前已向上訴人等宣示「得保持緘默,無須
      違背自己意思而為陳述」,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緘默權,足見檢察
      官此部分之疏漏,並非惡意,且檢察官在訊問上訴人等前,亦有詢
      問上訴人等是否願意作證,於上訴人等皆答以「願意」後,始告以
      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並非逕命上訴人等具結,是檢察官此部
      分之違法,無礙上訴人等供述之任意性,對上訴人等之權益尚無何
      嚴重之侵害,本院審酌前情,及斟酌維護選舉公平,乃鞏固國家民
      主發展之基石,對破壞選舉公平之人,自應及早繩之以法等公共利
      益之維護等情,認檢察官疏未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拒絕證言權」
      之違法取得之證據,仍有證據能力,且此違法取證之程序瑕疵,顯
      然於判決結果無影響,自難執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