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7.16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98.07.08)

第 27 條

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
同。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
、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應通知前項之人得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

第 71 條

傳喚被告,應用傳票。
傳票,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及住、居所。
二、案由。
三、應到之日、時、處所。
四、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者,得命拘提。
被告之姓名不明或因其他情形有必要時,應記載其足資辨別之特徵。被告
之年齡、籍貫、住、居所不明者,得免記載。
傳票,於偵查中由檢察官簽名,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推事簽名。

第 71-1 條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
得使用通知書,通知犯罪嫌疑人到場詢問。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
場者,得報請檢察官核發拘票。
前項通知書,由司法警察機關主管長官簽名,其應記載事項,準用前條第
二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規定。

第 228 條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前項偵查,檢察官得限期命檢察事務官、第二百三十條之司法警察官或第
二百三十一條之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並提出報告。必要時
,得將相關卷證一併發交。
實施偵查非有必要,不得先行傳訊被告。
被告經傳喚、自首或自行到場者,檢察官於訊問後認有第一百零一條第一
項各款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要
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但認有羈押之必要者,得予逮捕,並將
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後,聲請法院羈押之。第九十三條第二項、第
三項、第五項之規定於本項之情形準用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40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7 月 24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乃程序主體者之一,有本於程序主體之地位而參與審判之權利,
並藉由辯護人協助,以強化其防禦能力,落實訴訟當事人實質上之對等。
又被告之陳述亦屬證據方法之一種,為保障其陳述之自由,現行法承認被
告有保持緘默之權。故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
左列事項: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
,應再告知。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三、得選
任辯護人。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此為訊問被告前,應先踐行之
法定義務,屬刑事訴訟之正當程序,於偵查程序同有適用。至證人,僅以
其陳述為證據方法,並非程序主體,亦非追訴或審判之客體,除有得拒絕
證言之情形外,負有真實陳述之義務,且不生訴訟上防禦及辯護權等問題
。倘檢察官於偵查中,蓄意規避踐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所定之告知義
務,對於犯罪嫌疑人以證人之身分予以傳喚,命具結陳述後,採其證言為
不利之證據,列為被告,提起公訴,無異剝奪被告緘默權及防禦權之行使
,尤難謂非以詐欺之方法而取得自白。此項違法取得之供述資料,自不具
證據能力,應予以排除。如非蓄意規避上開告知義務,或訊問時始發現證
人涉有犯罪嫌疑,卻未適時為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之告知,即逕列為被
告,提起公訴,其因此所取得之自白,有無證據能力,仍應權衡個案違背
法定程序之情節、侵害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對於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
益之程度、犯罪所生之危害或實害等情形,兼顧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
衡維護,審酌判斷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39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7 月 2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 131  條第 2  項所定之保全證據之緊急搜索,係為保全證
據而設,並無如同條第 1  項定有搜索住宅或其他處所,是以得逕行搜索
之對象,當然包括被告、犯罪嫌疑人或第三人之身體、物件、電磁紀錄、
住宅或其他處所在內均得為之。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609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09 日
要  旨:
(一)嚴格證明法則係限制法院於審判期日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時,祗能使
      用法定之證據方法,此法定之證據方法,一般分為人的證據方法與
      物的證據方法。前者包括被告、證人及鑑定人;後者則包括文書及
      勘驗,而此法定之證據方法須經法定之調查程序,始得據以認定犯
      罪事實並採為裁判之基礎。是嚴格證明法則既具有嚴格之形式性要
      求,對於法院調查證據之程序形成相當之限制,自僅侷限於本案犯
      罪事實及其法律效果等問題,更僅適用於法院審判程序中,至於並
      非確認犯罪事實之偵查程序則不與焉。
(二)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
      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
      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定有明文。查本案檢
      察官於訊問時,疏未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拒絕證言權」,固屬違
      法取證,惟檢察官於訊問前已向上訴人等宣示「得保持緘默,無須
      違背自己意思而為陳述」,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緘默權,足見檢察
      官此部分之疏漏,並非惡意,且檢察官在訊問上訴人等前,亦有詢
      問上訴人等是否願意作證,於上訴人等皆答以「願意」後,始告以
      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並非逕命上訴人等具結,是檢察官此部
      分之違法,無礙上訴人等供述之任意性,對上訴人等之權益尚無何
      嚴重之侵害,本院審酌前情,及斟酌維護選舉公平,乃鞏固國家民
      主發展之基石,對破壞選舉公平之人,自應及早繩之以法等公共利
      益之維護等情,認檢察官疏未告知上訴人等得行使「拒絕證言權」
      之違法取得之證據,仍有證據能力,且此違法取證之程序瑕疵,顯
      然於判決結果無影響,自難執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172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3 月 3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左列事項:一、犯罪嫌
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此
為訊問被告前,應先踐行之法定義務,屬刑事訴訟之正當程序,於偵查程
序同有適用。倘檢察官於偵查中,蓄意規避踐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所
定之告知義務,對於犯罪嫌疑人以證人之身分予以傳喚,命具結陳述後,
採其證言為不利之證據,列為被告,提起公訴,無異剝奪被告緘默權及防
禦權之行使。此項違法取得之供述資料,自不具證據能力,應予以排除。
如非蓄意規避上開告知義務,或訊問時始發現證人涉有犯罪嫌疑,卻未適
時為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之告知,即逕列為被告,提起公訴,其因此所
取得之自白,有無證據能力,仍應權衡個案違背法定程序之情節、侵害被
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對於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益之程度、犯罪所生之危
害或實害等情形,兼顧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審酌判斷之。原
判決僅以偵查中檢察官違反告知義務,即認被告二人在該偵查中所為供述
不具證據能力,而予以排除,至於檢察官是否蓄意規避告知義務、該案違
背法定程序之情節、侵害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對於被告訴訟上防禦不
利益之程度、犯罪所生之危害或實害等情形,兼顧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
均衡維護等事實,並未加以審酌判斷,自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