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5

相關法條

民法(99.05.26)

第 1052 條

夫妻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離婚:
一、重婚。
二、與配偶以外之人合意性交。
三、夫妻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
四、夫妻之一方對他方之直系親屬為虐待,或夫妻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
    為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
五、夫妻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中。
六、夫妻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
七、有不治之惡疾。
八、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
九、生死不明已逾三年。
十、因故意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逾六個月確定。
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
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第 1056 條

夫妻之一方,因判決離婚而受有損害者,得向有過失之他方,請求賠償。
前項情形,雖非財產上之損害,受害人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但以受
害人無過失者為限。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中華民國刑法(100.01.26)

第 22 條

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

第 24 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
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
之。

第 134 條

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
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因公務員之身分已特別規定其刑者,不在此限。

第 310 條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
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
關者,不在此限。

第 311 條

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
一、因自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者。
二、公務員因職務而報告者。
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
四、對於中央及地方之會議或法院或公眾集會之記事,而為適當之載述者
    。

第 315-1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
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
    體隱私部位者。
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
    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96.07.11)

第 5 條

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下列各款罪嫌之一,並危害國家安全或社
會秩序情節重大,而有相當理由可信其通訊內容與本案有關,且不能或難
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者,得發通訊監察書。
一、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二、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之預備內亂罪、第一百零一條第二項之預備暴動
    內亂罪或第一百零六條第三項、第一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四
    項、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三項、第一百三十一
    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四
    條、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二百零一條之一、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一項、
    第三項、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項、
    第三百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三或第三百四十六條
    之罪。
三、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四、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三條之罪。
五、藥事法第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八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之罪
    。
六、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或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罪。
七、期貨交易法第一百十二條或第一百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八、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或
    第十三條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之罪。
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八十八條第一項、第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二項
    、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九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或第九十一條之一
    第一項之罪。
十、農會法第四十七條之一或第四十七條之二之罪。
十一、漁會法第五十條之一或第五十條之二之罪。
十二、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五項之
      罪。
十三、洗錢防制法第九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十四、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第二項後段、第六條或第十
      一條第三項之罪。
十五、陸海空軍刑法第十四條第二項、第十七條第三項、第十八條第三項
      、第十九條第三項、第二十條第五項、第二十二條第四項、第二十
      三條第三項、第二十四條第二項、第四項、第五十八條第五項、第
      六十三條第一項之罪。
前項通訊監察書,偵查中由檢察官依司法警察機關聲請或依職權以書面記
載第十一條之事項,並敘明理由、檢附相關文件,聲請該管法院核發;檢
察官受理申請案件,應於二小時內核復。如案情複雜,得經檢察長同意延
長二小時。法院於接獲檢察官核轉受理申請案件,應於二十四小時內核復
。審判中由法官依職權核發。法官並得於通訊監察書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
之指示。
前項之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執行機關應於執行監聽期間,至少作成一次以上之報告書,說明監聽行為
之進行情形,以及有無繼續執行監聽之需要。法官依據經驗法則、論理法
則自由心證判斷後,發現有不應繼續執行監聽之情狀時,應撤銷原核發之
通訊監察書。
違反本條規定進行監聽行為情節重大者,所取得之內容或所衍生之證據,
於司法偵查、審判或其他程序中,均不得採為證據。

第 7 條

為避免國家安全遭受危害,而有監察下列通訊,以蒐集外國勢力或境外敵
對勢力情報之必要者,綜理國家情報工作機關首長得核發通訊監察書。
一、外國勢力、境外敵對勢力或其工作人員在境內之通訊。
二、外國勢力、境外敵對勢力或其工作人員跨境之通訊。
三、外國勢力、境外敵對勢力或其工作人員在境外之通訊。
前項各款通訊之受監察人在境內設有戶籍者,其通訊監察書之核發,應先
經綜理國家情報工作機關所在地之高等法院專責法官同意。但情況急迫者
不在此限。
前項但書情形,綜理國家情報工作機關應即將通訊監察書核發情形,通知
綜理國家情報工作機關所在地之高等法院之專責法官補行同意;其未在四
十八小時內獲得同意者,應即停止監察。
違反前二項規定進行監聽行為所取得之內容或所衍生之證據,於司法偵查
、審判或其他程序中,均不得採為證據。

第 13 條

通訊監察以截收、監聽、錄音、錄影、攝影、開拆、檢查、影印或其他類
似之必要方法為之。但不得於私人住宅裝置竊聽器、錄影設備或其他監察
器材。
執行通訊監察,除經依法處置者外,應維持通訊暢通。

第 19 條

違反本法或其他法律之規定監察他人通訊或洩漏、提供、使用監察通訊所
得之資料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
並得請求為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以金額賠償之請求權已依契約承諾或已
起訴者,不在此限。

第 20 條

前條之損害賠償總額,按其監察通訊日數,以每一受監察人每日新台幣一
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計算。但能證明其所受之損害額高於該金額者,不在
此限。
前項監察通訊日數不明者,以三十日計算。

第 21 條

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因二年間不行
使而消滅;自損害發生時起,逾五年者亦同。

第 24 條

違法監察他人通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執行或協助執行通訊監察之公務員或從業人員,假借職務或業務上之權力
、機會或方法,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意圖營利而犯前二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9 條

監察他人之通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罰:
一、依法律規定而為者。
二、電信事業或郵政機關 (構) 人員基於提供公共電信或郵政服務之目的
    ,而依有關法令執行者。
三、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
    者。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580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10 月 20 日
要  旨: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立法目的在保障人民之秘密自由,任何人監察他人之
通訊,若無該法第二十九條所定不罰之情形,復據被害人合法提出告訴,
自應依該法第二十四條第一項違法監察他人通訊罪論處。次按通訊保障及
監察法第二十九條規定「監察他人之通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罰:
依法律規定而為者。二、電信事業或郵政機關 (構) 人員基於提供公共
電信或郵政服務之目的,而依有關法令執行者。三、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
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者。」原判決認被告之錄
音行為「屬依法律規範之目的及意旨行使其權利之行為」、「符合法益之
權衡及比例原則」等節,核與上開不罰之情形並不相符,乃原判決竟認被
告之行為不罰,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背法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73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2 月 21 日
要  旨:
(一)土地登記事項中,移轉原因為其中重要事項之一,具有公信性,各
      種不同移轉登記原因,所憑課稅標準,各有不同,如買賣與贈與或
      遺產繼承等課稅標準不同,行為人明知該項買賣為移轉登記原因係
      不實之事項,竟以之申請移轉登記,自足損害於地籍之管理,即土
      地登記之公信性,及政府稅課之正確性,應依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
      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論處;又在假買賣真贈與情形,如出於贈與人(
      贈與稅之納稅義務人)授意,且明知或預見逃漏贈與稅,贈與人尚
      牽連(刑法修正前)犯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逃漏稅捐罪,非贈
      與人可能為無身分之共同正犯,如非出於贈與人之意,應審究非贈
      與人有無犯同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之幫助逃漏稅捐罪。據佟○愷於
      警詢中供承是贈與而非買賣,偵查中自承沒有出一毛錢,第一審審
      理中供稱:「未支付任何費用,也不知是何原因要將房屋過戶給伊
      」、「(問:當時房子過戶給你時,佟○璉有無表示房子是要賣給
      你或是要送給你?)佟○璉沒有講,佟○澤也沒有講」、「(問:
      佟○璉把房子過戶給你,有無訂立任何書面契約?)沒有」、「(
      問:你在檢察官偵訊所述是否實在?)實在」、「(問:你在警詢
      所述是否實在?)實在」、「(問:這間房子過戶給你,你有無繳
      付任何稅捐?)是佟○璉在處理的,我沒有繳付」等語。另佟○璉
      於警詢中供稱: 「八十四年七月五日跟陳○金去高雄市新興地政辦
      理該房屋及土地權狀,過戶給我小兒子佟○愷,因為以後遺產稅問
      題」。於偵查中復稱:「(八十四年佟○愷向陳○金買房子,買了
      三百多萬元?)是」、「(這筆錢何人出?)是我出的,我是拿給
      陳○金」,又稱:「(佟○愷買房子,為何你付錢?)他沒有錢,
      我買來送他」。佟○澤,佟○璉於偵查中亦一致供承是伊二人同意
      房子過戶給佟○愷。佟○澤於第一審審理中供承「我聽代書講,賣
      房子的話契稅比較低,贈與的話贈與稅比較高,所以代書建議我們
      用買賣的。復依卷附財政部高雄市國稅局於九十五年十二月八日財
      高國稅審二字第0九五00八六七八0號覆函:「本案例丙君八十
      四年七月三日取得該房地登記原因為買賣,若無實際買賣行為,則
      甲君涉嫌有藉假買賣、真贈與之實的情形,有可能逃漏贈與稅;依
      上揭規定,甲君為贈與人,為贈與稅之納稅義務人……依行為時遺
      產及贈與稅法規定計算應納贈與稅額為二十一萬五千五百七十四元
      」,又證人即高雄市國稅局職員曾○農於原審審理中證稱:「(問
      :佟○璉透過陳美金名義上買賣實際上贈與而移轉房地,是否逃漏
      贈與稅?)只要贈與成立」、「(問:我們認定實際上贈與而不是
      買賣,本件逃漏的稅捐為何?)就檢察官認定是贈與:只是透過買
      賣方式移轉,是有牽涉到逃漏贈與稅的問題」、「(問:既然不管
      買賣或贈與都要繳土地增值稅、契稅,買賣和贈與的差額是在於贈
      與稅?)假設房子公告現值是四百萬,繳納土地增值稅、契稅一百
      五十萬元,四百萬元扣掉一百五十萬元的部分,才有贈與稅的問題
      」、「(問:如果一百五十萬元是贈與人繳的話,是否全額繳交贈
      與稅?)是的。」等語。綜上卷證資料,本件屬假買賣真贈與,用
      以逃避贈與稅,並生逃漏贈與稅之結果,似可認定。按諸前揭說明
      ,除應構成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外,亦應審究該
      假買賣真贈與係出於何人授意,分別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逃
      漏稅捐罪或無身分之共同正犯,抑或犯同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之幫
      助逃漏稅捐罪論處。原判決理由說明「被告等究竟逃漏多少稅捐?
      所指詐欺或不正方法又係何行為?公訴人均未舉證」云云,已與上
      開卷證資料不符;又以佟○澤、佟○璉、佟○愷等人難認有逃漏稅
      捐之意圖,且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以不正方法或詐術逃漏稅捐
      罪,係以有積極之詐術或不正方法為要件,單純之短報、漏報,並
      非積極之方法,亦與犯罪構成要件不符等語,認佟○澤、佟○璉、
      佟○愷等不構成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以不正方法或詐術逃漏稅
      捐罪,均為無罪之諭知,非惟證據調查職責未盡、採證違法,且有
      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
(二)刑事訴訟法上「證據排除原則」,係指將具有證據價值,或真實之
      證據因取得程序之違法,而予以排除之法則。偵查機關「違法」偵
      查蒐證適用「證據排除原則」之主要目的,在於抑制違法偵查、嚇
      阻警察機關之不法,其理論基礎,來自於憲法上正當法律程序之實
      踐,鑒於一切民事、刑事、行政、懲戒之手段,尚無法有效遏止違
      法偵查、嚇阻警察機關之不法,唯有不得已透過證據之排除,使人
      民免於遭受國家機關非法偵查之侵害、干預,防止政府濫權,藉以
      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具有其憲法上之意義。此與私人不法取證係基
      於私人之地位,侵害私權利有別,蓋私人非法取證之動機,或來自
      對於國家發動偵查權之不可期待,或因犯罪行為本質上具有隱密性
      、不公開性,產生蒐證上之困窘,難以取得直接之證據,冀求證明
      刑事被告之犯行之故,而私人不法取證並無普遍性,且對方私人得
      請求民事損害賠償或訴諸刑事追訴或其他法律救濟機制,無須藉助
      證據排除法則之極端救濟方式將證據加以排除,即能達到嚇阻私人
      不法行為之效果,如將私人不法取得之證據一律予以排除,不僅使
      犯行足以構成法律上非難之被告逍遙法外,而私人尚需面臨民、刑
      之訟累,在結果上反而顯得失衡,且縱證據排除法則,亦難抑制私
      人不法取證之效果。是偵查機關「違法」偵查蒐證與私人「不法」
      取證,乃兩種完全不同之取證態樣,兩者所取得之證據排除與否,
      理論基礎及思維方向應非可等量齊觀,私人不法取證,難以證據排
      除法則作為其排除之依據及基準,應認私人所取得之證據,原則上
      無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惟如私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
      式,而取得被告之自白(性質上屬被告審判外之自白)或證人之證
      述,因違背任意性,且有虛偽高度可能性,基於避免間接鼓勵私人
      以暴力方式取證,例外地,應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原判決理由
      說明「公訴人雖依錄音帶及其譯文為不利於被告佟○澤、佟○璉、
      佟○愷之認定,然上開錄音帶及其譯文均係告訴人佟○怡、游○娜
      二人於佟○澤、佟○璉、佟○愷不知情之情況下所錄,此為渠等所
      是認,則佟○怡、游○娜二人因此取得之錄音帶及譯文能否資為證
      據,已有疑義,且本案辯護人對此部分之證據能力亦有所爭執,從
      而,本院酌以該錄音帶及譯文無涉於國家安全及社會秩序,及取得
      手段可議等情,認為該錄音帶及譯文不具證據能力」等語,未審酌
      告訴人自行所取得之證據有無正當理由及該證據是否以暴力方式取
      得,即將佟○怡、游○娜二人所錄佟○澤、佟○璉、佟○愷錄音及
      其譯文等所取得之證據,依「證據排除原則」一律予以排除,揆諸
      上開說明,即有調查職責未盡及適用證據法則不當之可議。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 89年上易字第 21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9 年 10 月 03 日
要  旨:
按夫妻婚姻關係中,夫妻之一方對他方負有維護婚姻純潔之義務,夫妻雙
方為維持圓滿婚姻生活所應盡之純潔保持義務,不僅出於道德上之期許,
其婚外性行為更受到刑事法律規定之明文禁止。因此,任何違反婚姻純潔
義務之行為,依一般經驗法則,其行為均採取秘密之方式為之,其證據之
取得,極為困難,是苟夫妻一方之行為,在客觀上,已經足以導致他方對
婚姻之純潔產生合理之懷疑時,不論他方係本於「去除婚姻純潔之疑慮」
或「證實他方有違反婚姻純潔義務事實」之動機,而對對方私人領域有所
侵犯時 (例如以竊聽或竊錄其私人秘密通訊) ,應認為係他方為維護婚姻
純潔所作出之必要努力,而非屬刑法第三百十五條之一之「無故」妨害他
人秘密之行為。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98年訴字第 133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4 月 30 日
要  旨:
行為人出於訴訟舉證所需目的,固可認為係基於正當目的而侵害他人隱私
,惟是否即不具違法性,應就所侵害之法益與所欲保護之法益進行利益衡
量,依比例原則,竊聽、竊錄行為必須出於合理懷疑,如係出於廣泛且無
目的性的全面監控、蒐證,其手段已不具適合性。我國在通姦為合法的離
婚事由前提下,夫妻間為證明通姦行為存在,所為的民、刑事訴訟蒐證即
有其必要,惟非謂為此目的所為之竊聽、竊錄蒐證行為即全屬「非無故」
。例如尚未離婚而仍共同居住之夫妻,縱相處不睦,但相互間仍得對於自
己及他方的生活住宅領域有共同使用、支配權限,因而足認尚無合理隱私
期待,而於共同生活領域進行竊聽、竊錄之蒐證,應認為其手段輕微,侵
害對方隱私利益亦小,經利益衡量應認不具違法性。惟如係已處於分居狀
態之配偶或相姦者之住宅等生活領域,除已對該配偶或相姦人於自己有合
理隱私期待之空間造成侵犯及干擾外,更已侵害被害人對自身有關的資訊
自主權、支配權,甚至已妨害住居安寧,即難認有何重大之公益或私人法
益,允許行為人得對不屬其生活領域之空間,進行全面性而無限制的監控
,以此作為侵害隱私權之正當理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