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0.01.26)

第 125 條

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為左列行為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
下有期徒刑:
一、濫用職權為逮捕或羈押者。
二、意圖取供而施強暴脅迫者。
三、明知為無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訴或處罰,或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
    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
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39 條

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刑事訴訟法(99.06.23)

第 128-1 條

偵查中檢察官認有搜索之必要者,除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二項所定情形外,
應以書面記載前條第二項各款之事項,並敘述理由,聲請該管法院核發搜
索票。
司法警察官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認有搜索之必要時,
得依前項規定,報請檢察官許可後,向該管法院聲請核發搜索票。
前二項之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第 158-4 條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
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第 163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得聲請調查證據,並得於調查證據時,
詢問證人、鑑定人或被告。審判長除認為有不當者外,不得禁止之。
法院為發見真實,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但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
益有重大關係事項,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
法院為前項調查證據前,應予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陳述意見
之機會。

第 228 條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前項偵查,檢察官得限期命檢察事務官、第二百三十條之司法警察官或第
二百三十一條之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並提出報告。必要時
,得將相關卷證一併發交。
實施偵查非有必要,不得先行傳訊被告。
被告經傳喚、自首或自行到場者,檢察官於訊問後認有第一百零一條第一
項各款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要
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但認有羈押之必要者,得予逮捕,並將
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後,聲請法院羈押之。第九十三條第二項、第
三項、第五項之規定於本項之情形準用之。

著作權法(99.02.10)

第 91 條

擅自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七十五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銷售或出租而擅自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者,處六月以
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
以重製於光碟之方法犯前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著作僅供個人參考或合理使用者,不構成著作權侵害。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96.07.11)

第 5 條

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下列各款罪嫌之一,並危害國家安全或社
會秩序情節重大,而有相當理由可信其通訊內容與本案有關,且不能或難
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者,得發通訊監察書。
一、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
二、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之預備內亂罪、第一百零一條第二項之預備暴動
    內亂罪或第一百零六條第三項、第一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四
    項、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三項、第一百三十一
    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四十四
    條、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二百零一條之一、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一項、
    第三項、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項、
    第三百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三或第三百四十六條
    之罪。
三、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四、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三條之罪。
五、藥事法第八十二條第一項、第三項或第八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之罪
    。
六、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或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之罪。
七、期貨交易法第一百十二條或第一百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八、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或
    第十三條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之罪。
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八十八條第一項、第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二項
    、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九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或第九十一條之一
    第一項之罪。
十、農會法第四十七條之一或第四十七條之二之罪。
十一、漁會法第五十條之一或第五十條之二之罪。
十二、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四項、第五項之
      罪。
十三、洗錢防制法第九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十四、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第二項後段、第六條或第十
      一條第三項之罪。
十五、陸海空軍刑法第十四條第二項、第十七條第三項、第十八條第三項
      、第十九條第三項、第二十條第五項、第二十二條第四項、第二十
      三條第三項、第二十四條第二項、第四項、第五十八條第五項、第
      六十三條第一項之罪。
前項通訊監察書,偵查中由檢察官依司法警察機關聲請或依職權以書面記
載第十一條之事項,並敘明理由、檢附相關文件,聲請該管法院核發;檢
察官受理申請案件,應於二小時內核復。如案情複雜,得經檢察長同意延
長二小時。法院於接獲檢察官核轉受理申請案件,應於二十四小時內核復
。審判中由法官依職權核發。法官並得於通訊監察書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
之指示。
前項之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執行機關應於執行監聽期間,至少作成一次以上之報告書,說明監聽行為
之進行情形,以及有無繼續執行監聽之需要。法官依據經驗法則、論理法
則自由心證判斷後,發現有不應繼續執行監聽之情狀時,應撤銷原核發之
通訊監察書。
違反本條規定進行監聽行為情節重大者,所取得之內容或所衍生之證據,
於司法偵查、審判或其他程序中,均不得採為證據。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267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5 月 15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上「證據排除原則」,係指將具有證據價值,或真實之證據因
取得程序之違法,而予以排除之法則。而私人之錄音、錄影之行為所取得
之證據,應受刑法第三百十五條之一與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規範,私人違
反此規範所取得之證據,固應予排除。惟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二十九條
第三款之規定「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
於不法目的者,不罰」,通訊之一方非出於不法目的之錄音,所取得之證
據,即無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174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4 月 08 日
要  旨:
按修正後著作權法第九十一條第一項之罪,係以行為人主觀上具有營利之
意圖,為其構成要件之一。原判決論處上訴人等上開條項之罪,但對於渠
等主觀上究竟有無營利之意圖,並未於事實欄內詳加認定記載,而逕予論
處上開條項之罪,遽採趙某之證詞作為不利於上訴人等之認定,亦嫌調查
未盡。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56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1 月 31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程序所為通訊監察處分之取證行為,具有對人民隱私權等基本權
干預之性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對此取證行為,設有程序規範與限制,俾
使實施刑事追訴程序之公務員有法可循,並兼顧人民權益之保障。從事刑
事追訴之公務員違反取證規範,從抑制違法偵查之觀點衡量,如不分情節
,均容許該通訊監察所得資料作為證據使用並不適當,固有應否排除其證
據能力之問題。惟此「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應僅限於有國家機關行為
介入之對於人民之監聽行為而言;私人監聽之行為,並無公權力介入,則
不與焉。依刑法第三百十五條之一及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二十九條第三款
規定「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而非出於不法目的者,不罰」之規範目的,
通訊之一方私自錄音之取證行為,如非出於不法目的,不惟在刑罰規範上
屬於阻卻違法之事由,且因屬通訊一方基於保全證據之必要所實施之作為
,並無國家機關行為之介入,當非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所規範之行為,要無
先聲請令狀許可之問題,自亦不發生有類似公務員違法偵查取得證據之情
形,其所取得之證據應有證據能力。本件證人蘇○國於被劫財後遭歹徒電
話恐嚇付款所私自錄下與歹徒通訊之錄音及譯文,既無國家機關行為之參
與,揆諸上開說明,自不生是否經由法定程序所取得證據之適法性問題。
原判決引用第一審判決說明蘇增國為通訊之一方,其自行錄下與張○中等
人之電話通話內容,並非出於不法之目的,為有證據能力等理由,核無不
合,並無張○中上訴意旨(一)所指判決違背法令之情形。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73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2 月 21 日
要  旨:
(一)土地登記事項中,移轉原因為其中重要事項之一,具有公信性,各
      種不同移轉登記原因,所憑課稅標準,各有不同,如買賣與贈與或
      遺產繼承等課稅標準不同,行為人明知該項買賣為移轉登記原因係
      不實之事項,竟以之申請移轉登記,自足損害於地籍之管理,即土
      地登記之公信性,及政府稅課之正確性,應依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
      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論處;又在假買賣真贈與情形,如出於贈與人(
      贈與稅之納稅義務人)授意,且明知或預見逃漏贈與稅,贈與人尚
      牽連(刑法修正前)犯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逃漏稅捐罪,非贈
      與人可能為無身分之共同正犯,如非出於贈與人之意,應審究非贈
      與人有無犯同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之幫助逃漏稅捐罪。據佟○愷於
      警詢中供承是贈與而非買賣,偵查中自承沒有出一毛錢,第一審審
      理中供稱:「未支付任何費用,也不知是何原因要將房屋過戶給伊
      」、「(問:當時房子過戶給你時,佟○璉有無表示房子是要賣給
      你或是要送給你?)佟○璉沒有講,佟○澤也沒有講」、「(問:
      佟○璉把房子過戶給你,有無訂立任何書面契約?)沒有」、「(
      問:你在檢察官偵訊所述是否實在?)實在」、「(問:你在警詢
      所述是否實在?)實在」、「(問:這間房子過戶給你,你有無繳
      付任何稅捐?)是佟○璉在處理的,我沒有繳付」等語。另佟○璉
      於警詢中供稱: 「八十四年七月五日跟陳○金去高雄市新興地政辦
      理該房屋及土地權狀,過戶給我小兒子佟○愷,因為以後遺產稅問
      題」。於偵查中復稱:「(八十四年佟○愷向陳○金買房子,買了
      三百多萬元?)是」、「(這筆錢何人出?)是我出的,我是拿給
      陳○金」,又稱:「(佟○愷買房子,為何你付錢?)他沒有錢,
      我買來送他」。佟○澤,佟○璉於偵查中亦一致供承是伊二人同意
      房子過戶給佟○愷。佟○澤於第一審審理中供承「我聽代書講,賣
      房子的話契稅比較低,贈與的話贈與稅比較高,所以代書建議我們
      用買賣的。復依卷附財政部高雄市國稅局於九十五年十二月八日財
      高國稅審二字第0九五00八六七八0號覆函:「本案例丙君八十
      四年七月三日取得該房地登記原因為買賣,若無實際買賣行為,則
      甲君涉嫌有藉假買賣、真贈與之實的情形,有可能逃漏贈與稅;依
      上揭規定,甲君為贈與人,為贈與稅之納稅義務人……依行為時遺
      產及贈與稅法規定計算應納贈與稅額為二十一萬五千五百七十四元
      」,又證人即高雄市國稅局職員曾○農於原審審理中證稱:「(問
      :佟○璉透過陳美金名義上買賣實際上贈與而移轉房地,是否逃漏
      贈與稅?)只要贈與成立」、「(問:我們認定實際上贈與而不是
      買賣,本件逃漏的稅捐為何?)就檢察官認定是贈與:只是透過買
      賣方式移轉,是有牽涉到逃漏贈與稅的問題」、「(問:既然不管
      買賣或贈與都要繳土地增值稅、契稅,買賣和贈與的差額是在於贈
      與稅?)假設房子公告現值是四百萬,繳納土地增值稅、契稅一百
      五十萬元,四百萬元扣掉一百五十萬元的部分,才有贈與稅的問題
      」、「(問:如果一百五十萬元是贈與人繳的話,是否全額繳交贈
      與稅?)是的。」等語。綜上卷證資料,本件屬假買賣真贈與,用
      以逃避贈與稅,並生逃漏贈與稅之結果,似可認定。按諸前揭說明
      ,除應構成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外,亦應審究該
      假買賣真贈與係出於何人授意,分別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逃
      漏稅捐罪或無身分之共同正犯,抑或犯同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之幫
      助逃漏稅捐罪論處。原判決理由說明「被告等究竟逃漏多少稅捐?
      所指詐欺或不正方法又係何行為?公訴人均未舉證」云云,已與上
      開卷證資料不符;又以佟○澤、佟○璉、佟○愷等人難認有逃漏稅
      捐之意圖,且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以不正方法或詐術逃漏稅捐
      罪,係以有積極之詐術或不正方法為要件,單純之短報、漏報,並
      非積極之方法,亦與犯罪構成要件不符等語,認佟○澤、佟○璉、
      佟○愷等不構成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以不正方法或詐術逃漏稅
      捐罪,均為無罪之諭知,非惟證據調查職責未盡、採證違法,且有
      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
(二)刑事訴訟法上「證據排除原則」,係指將具有證據價值,或真實之
      證據因取得程序之違法,而予以排除之法則。偵查機關「違法」偵
      查蒐證適用「證據排除原則」之主要目的,在於抑制違法偵查、嚇
      阻警察機關之不法,其理論基礎,來自於憲法上正當法律程序之實
      踐,鑒於一切民事、刑事、行政、懲戒之手段,尚無法有效遏止違
      法偵查、嚇阻警察機關之不法,唯有不得已透過證據之排除,使人
      民免於遭受國家機關非法偵查之侵害、干預,防止政府濫權,藉以
      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具有其憲法上之意義。此與私人不法取證係基
      於私人之地位,侵害私權利有別,蓋私人非法取證之動機,或來自
      對於國家發動偵查權之不可期待,或因犯罪行為本質上具有隱密性
      、不公開性,產生蒐證上之困窘,難以取得直接之證據,冀求證明
      刑事被告之犯行之故,而私人不法取證並無普遍性,且對方私人得
      請求民事損害賠償或訴諸刑事追訴或其他法律救濟機制,無須藉助
      證據排除法則之極端救濟方式將證據加以排除,即能達到嚇阻私人
      不法行為之效果,如將私人不法取得之證據一律予以排除,不僅使
      犯行足以構成法律上非難之被告逍遙法外,而私人尚需面臨民、刑
      之訟累,在結果上反而顯得失衡,且縱證據排除法則,亦難抑制私
      人不法取證之效果。是偵查機關「違法」偵查蒐證與私人「不法」
      取證,乃兩種完全不同之取證態樣,兩者所取得之證據排除與否,
      理論基礎及思維方向應非可等量齊觀,私人不法取證,難以證據排
      除法則作為其排除之依據及基準,應認私人所取得之證據,原則上
      無證據排除原則之適用。惟如私人故意對被告使用暴力、刑求等方
      式,而取得被告之自白(性質上屬被告審判外之自白)或證人之證
      述,因違背任意性,且有虛偽高度可能性,基於避免間接鼓勵私人
      以暴力方式取證,例外地,應排除該證據之證據能力。原判決理由
      說明「公訴人雖依錄音帶及其譯文為不利於被告佟○澤、佟○璉、
      佟○愷之認定,然上開錄音帶及其譯文均係告訴人佟○怡、游○娜
      二人於佟○澤、佟○璉、佟○愷不知情之情況下所錄,此為渠等所
      是認,則佟○怡、游○娜二人因此取得之錄音帶及譯文能否資為證
      據,已有疑義,且本案辯護人對此部分之證據能力亦有所爭執,從
      而,本院酌以該錄音帶及譯文無涉於國家安全及社會秩序,及取得
      手段可議等情,認為該錄音帶及譯文不具證據能力」等語,未審酌
      告訴人自行所取得之證據有無正當理由及該證據是否以暴力方式取
      得,即將佟○怡、游○娜二人所錄佟○澤、佟○璉、佟○愷錄音及
      其譯文等所取得之證據,依「證據排除原則」一律予以排除,揆諸
      上開說明,即有調查職責未盡及適用證據法則不當之可議。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