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9.1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0.11.30)

第 168 條

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
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
有期徒刑。

刑事訴訟法(99.06.23)

第 95 條

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左列事項︰
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
    。
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
三、得選任辯護人。
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第 181 條

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前條第一項關係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
得拒絕證言。

第 186 條

證人應命具結。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令其具結:
一、未滿十六歲者。
二、因精神障礙,不解具結意義及效果者。
證人有第一百八十一條之情形者,應告以得拒絕證言。

第 193 條

證人無正當理由拒絕具結或證言者,得處以新臺幣三萬元以下之罰鍰,於
第一百八十三條第一項但書情形為不實之具結者,亦同。
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二項及第三項之規定,於前項處分準用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65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8 年 01 月 23 日
解 釋 文:
    羈押法第二十三條第三項規定,律師接見受羈押被告時,有同條第二
項應監視之適用,不問是否為達成羈押目的或維持押所秩序之必要,亦予
以監聽、錄音,違反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之規定,不符憲法保障訴訟
權之意旨;同法第二十八條之規定,使依同法第二十三條第三項對受羈押
被告與辯護人接見時監聽、錄音所獲得之資訊,得以作為偵查或審判上認
定被告本案犯罪事實之證據,在此範圍內妨害被告防禦權之行使,牴觸憲
法第十六條保障訴訟權之規定。前開羈押法第二十三條第三項及第二十八
條規定,與本解釋意旨不符部分,均應自中華民國九十八年五月一日起失
其效力。
    看守所組織通則第一條第二項規定:「關於看守所羈押被告事項,並
受所在地地方法院及其檢察署之督導。」屬機關內部之行政督導,非屬執
行監聽、錄音之授權規定,不生是否違憲之問題。
    聲請人就上開羈押法第二十三條第三項及第二十八條所為暫時處分之
聲請,欠缺權利保護要件,應予駁回。

解釋字號:釋字第 67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9 年 01 月 29 日
解 釋 文:
    受無罪判決確定之受害人,因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行為致依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或軍事審判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項受羈押者,依冤獄
賠償法第二條第三款規定,不得請求賠償,並未斟酌受害人致受羈押之行
為,係涉嫌實現犯罪構成要件或係妨礙、誤導偵查審判,亦無論受害人致
受羈押行為可歸責程度之輕重及因羈押所受損失之大小,皆一律排除全部
之補償請求,並非避免補償失當或浮濫等情事所必要,不符冤獄賠償法對
個別人民身體之自由,因實現國家刑罰權之公共利益,受有超越一般應容
忍程度之特別犧牲時,給予所規範之補償,以符合憲法保障人民身體自由
及平等權之立法意旨,而與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
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二年時失其效力。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192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4 月 21 日
要  旨:
證人之拒絕證言權旨在免除證人陷於抉擇控訴自己或與其有一定身分關係
之人、或陳述不實而受偽證之處罰、或不陳述而受罰鍰處罰,甚而主觀上
認為違反具結文將受偽證處罰之困境。證人此項拒絕證言權,與被告之緘
默權,同屬不自證己罪之特權。為確保證人此項拒絕證言權,法院或檢察
官有告知證人之義務;如其未踐行此項告知義務,而逕行告以具結之義務
及偽證之處罰並命朗讀結文後具結,將使證人陷於如前述之抉擇困境,無
異剝奪證人此項拒絕證言權,強迫其作出讓自己入罪之陳述,違反不自證
己罪之原則,自係侵犯證人此項權利。證人於此情況下所為之具結程序即
有瑕疵,為貫徹保障證人權益旨意,固應認其具結不生合法之效力,而不
能遽依偽證罪責論擬。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615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09 日
要  旨:
(一)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關係
      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得拒絕證言,同法第一百八十一條定有
      明文。證人此項拒絕證言權(選擇權),與被告之緘默權,同屬其
      特權,旨在免除證人因陳述而自入於罪,或因陳述不實而受偽證之
      處罰,或不陳述而受罰鍰處罰,而陷於困境。為確保證人此項拒絕
      證言權,民國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
      六條第二項,增訂法院或檢察官有告知證人之義務。此項規定係為
      保護證人而設,與同法第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
      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固均屬不自證己罪
      之範疇。然被告本無自白犯罪之義務,故得以「被告」身分,而概
      括行使其緘默權,拒絕回答檢察官或法官之任何問題;證人則有到
      場接受訊問,陳述自己所見所聞具體事實之義務。證人陳述是否因
      揭露犯行而自陷於罪,得以行使其拒絕證言權,必須到場接受訊問
      後,針對所訊問之個別具體問題,逐一分別為主張,不得以陳述可
      能致其受刑事訴追或處罰為理由,而概括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以致
      妨害真實之發現。證人針對個別問題主張行使拒絕證言權,其拒絕
      證言之許可或駁回,依同法第一百八十三條第二項規定,應由審判
      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為決定,非證人所得自行恣意決定,亦非謂
      證人一主張不自證己罪,法院或檢察官即應准許之。
(二)我國現行法制尚無類似「證人指證(認)程序法」。於司法警察調
      查過程中如何指認犯罪行為人,依內政部警政署於九十年八月二十
      日發布之「警察機關實施指認犯罪嫌疑人程序要領」(下稱指認程
      序要領)規定,應採取選擇式之真人列隊指認,而非一對一、是非
      式的單一指認;其供選擇指認之數人在外形上不得有重大的差異;
      實施照片指認,不得以單一相片提供指認,並避免提供老舊照片指
      認;指認前應由指認人先陳述嫌疑人的特徵、不得對指認人進行誘
      導或暗示等程序。以提高案發之初所為指認之正確性,避免發生指
      認錯誤,造成錯判冤獄。是法院就司法警察調查過程中所實施之第
      一次指認,於為事後審查而為裁判,如仍採取與上開指認程序要領
      不相符合之指認供述為證據,必須於判決內說明如何認定具有確切
      證據足認指認人於案發時所處之環境,已足資認定其確能對犯罪行
      為人觀察明白、認知犯罪行為人行為之內容,該事後依憑個人之知
      覺及記憶所為之指認為客觀可信,並非出於不當之暗示等各情之得
      心證理由及所憑證據,否則即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