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17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90.01.10)

第 10 條

稱以上、以下、以內者,俱連本數或本刑計算。
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
稱公文書者,謂公務員職務上制作之文書。
稱重傷者,謂左列傷害:
一 毀敗一目或二目之視能。
二 毀敗一耳或二耳之聽能。
三 毀敗語能、味能或嗅能。
四 毀敗一肢以上之機能。
五 毀敗生殖之機能。
六 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
稱性交者,謂左列性侵入行為:
一  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之行為。
二  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之行為。

第 221 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
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225 條

對於男女利用其心神喪失、精神耗弱、身心障礙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
或不知抗拒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男女利用其心神喪失、精神耗弱、身心障礙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
或不知抗拒,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227 條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
第一項、第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99年訴字第 42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6 月 18 日
要  旨:
刑法第 222  條第 1  項第 2  款規定之對未滿十四歲之人強制性交罪,
與同法第 227  條第 1  項規定之對未滿十四歲之人為性交罪,二罪差別
在於前者係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
交,後者則係未利用上開違反意願之方法為性交者言。本件行為人對未滿
十四歲之被害人為性交行為一節核屬明確,就行為人是否違反被害人意願
之部分,就證人供述,被害人於事發當時未有抵抗或哭叫等動作,且被害
人如有反抗意思,行為人尚難於未脫去被害人衣物之前提下為性交行為,
行為人辯稱其並未使用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式為性交,尚非無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99 年度第 7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99 年 09 月 07 日
決  議:
採丙說。
倘乙係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甲與乙合意而為性交,甲應論以刑法第二
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如甲對七歲以上未
滿十四歲之乙非合意而為性交,或乙係未滿七歲者,甲均應論以刑法第二
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理由:一、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章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
          正公布,其立法目的,係考量該章所定性交、猥褻行為侵害之
          法益,乃是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體控制權;倘將之列於妨害
          風化罪章,不但使被害人身心飽受傷害,且難以超脫傳統名節
          之桎梏,復使人誤解性犯罪行為之本質及所侵害之法益,故將
          之與妨害風化罪章分列,自成一章而為規範。揆諸其中第二百
          二十七條立法理由一之說明:「現行法(指該次修正前之刑法
          ,下同)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罪』,改列本條第一
          項;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項『準強制猥褻罪』改列本條第二項
          」,以及該次修正之立法過程中,於審查會通過修正第二百二
          十一條之理由說明:「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
          罪係針對未滿十四歲女子『合意』為性交之處罰,與『強姦行
          為』本質不同,故將此部分與猥褻幼兒罪一併改列在第三百零
          八條之八(即修正後之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及第二項)」等
          情,足見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
          為性交罪,係以「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為性交
          」為構成要件,倘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非合意而為性交者,自
          不得論以該項之罪。
      二、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
          ,既須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性交之「合意」,則必須
          該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意思能力,且經其同意與行為人為性交
          者,始足當之。至意思能力之有無,本應就個案審查以判定其
          行為是否有效,始符實際。未滿七歲之幼童,雖不得謂為全無
          意思能力,然確有意思能力與否,實際上頗不易證明,故民法
          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未滿七歲之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
          以防無益之爭論;此觀諸該條之立法理由自明。未滿七歲之男
          女,依民法第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既無行為能力,即將之概
          作無意思能力處理,則應認未滿七歲之男女並無與行為人為性
          交合意之意思能力。至於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應係民
          法第十三條第二項所定之限制行為能力人,並非無行為能力之
          人;自應認其有表達合意為性交與否之意思能力。本院六十三
          年台上字第三八二七號判例意旨雖謂:「(修正前)刑法第二
          百二十七條之規定,係因年稚之男女對於性行為欠缺同意能力
          ,故特設處罰明文以資保護」;然若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概無
          為性交合意之意思能力,勢將使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形
          同具文,故不宜援引該判例意旨以否定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具有為性交與否之意思能力。故而,倘行為人對於未滿七
          歲之男女為性交,因該未滿七歲之男女並無意思能力,自無從
          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
          交罪;至若行為人係與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而為性
          交,則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為性交罪。
      三、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所稱之「其他違反其(被害人)意願之方
          法」,參諸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之意旨,
          應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
          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而言。於
          被害人未滿十四歲之情形,參照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西
          元一九九○年九月二日生效)第十九條第一項所定:「簽約國
          應採取一切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防止兒童(該公約
          所稱『兒童』係指未滿十八歲之人)…遭受身心脅迫、傷害或
          虐待、遺棄或疏忽之對待以及包括性強暴之不當待遇或剝削」
          之意旨,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四條第一項
          :「每一兒童應有權享受家庭、社會和國家為其未成年地位給
          予的必要保護措施…」、「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
          條第三項:「應為一切兒童和少年採取特殊的保護和協助措施
          …」等規定(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
          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二條明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
          定,具有國內法律效力」),自應由保護該未滿十四歲之被害
          人角度解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之意涵,不必拘泥於行
          為人必須有實行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否則,於
          被害人未滿七歲之情形,該未滿七歲之被害人(例如:未滿一
          歲之嬰兒)既不可能有與行為人為性交之合意,行為人往往亦
          不必實行任何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即得對
          該被害人為性交。類此,是否無從成立妨害性自主之罪?縱或
          如甲說之意見,亦祇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
          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但如此一來,倘被害人係七歲以上
          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尚得因其已表達「不同意」與行為人為性
          交之意,行為人不得不實行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行為,而須負刑
          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責;而
          被害人未滿七歲者,因其無從表達「不同意」之意思,竟令行
          為人僅須負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
          女為性交罪責,法律之適用顯然失衡。
      四、綜上,倘乙係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而甲與乙係合意而為性
          交,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為性交罪;惟若甲與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乙非合意而為
          性交,或乙係未滿七歲者,則基於對未滿十四歲男女之保護,
          應認甲對於乙為性交,所為已妨害乙「性自主決定」之意思自
          由,均屬「以違反乙意願之方法」而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
          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