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6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0.11.30)

第 55 條

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
以下之刑。

第 210 條

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16 條

行使第二百一十條至第二百一十五條之文書者,依偽造、變造文書或登載
不實事項或使登載不實事項之規定處斷。

第 220 條

在紙上或物品上之文字、符號、圖畫、照像,依習慣或特約,足以為表示
其用意之證明者,關於本章及本章以外各罪,以文書論。
錄音、錄影或電磁紀錄,藉機器或電腦之處理所顯示之聲音、影像或符號
,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亦同。

第 339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30年上字第 3232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30 年 11 月 21 日
要  旨:
上訴人偽造私文書持以誣告,其偽造印章係屬偽造私文書之預備行為,偽
造印文、署押,則屬偽造私文書行為之一部,此項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
,雖均應吸收於行使之高度行為之內,不另構成罪名,但行使偽造私文書
既為犯誣告罪之方法,即非無刑法第五十五條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0年台上字第 110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0 年 03 月 20 日
要  旨:
行使影本,作用與原本相同,偽造私文書後,持以行使其影本,偽造之低
度行為為高度之行使行為所吸收,應論以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2年台上字第 4709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2 年 08 月 05 日
要  旨:
所謂行使偽造之文書,乃依文書之用法,以之充作真正文書而加以使用之
意,故必須行為人就所偽造文書之內容向他方有所主張,始足當之;若行
為人雖已將該文書提出,而尚未達於他方可得瞭解之狀態者,則仍不得謂
為行使之既遂。查上訴人既係僱用何某為其裝載私宰並加蓋偽造稅戳之毛
豬屠體,欲運往三重市交肉商售賣,但於尚未到達目的地前,即在途中之
新莊市為警查獲,是該私宰之毛豬,仍在上訴人占有之中,並未向他方提
出作任何主張,顯未達到行使既遂之程度,殊為明顯,自不能依刑法第二
百十六條之規定對之處罰。原判決按行使偽造公文書論處上訴人之罪刑,
顯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0年台上字第 326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0 年 05 月 30 日
要  旨:
中文操作說明書係告訴人松○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由松○通訊工業英
國有限公司授權,翻譯其英文操作說明書著作而成之改作創作,為松○資
訊科技股份公司所享有獨立著作權之語文著作,其底頁印有告訴人公司名
稱、營業所、電話號碼等字樣,足以表示該說明書為告訴人公司所制作,
自屬私文書。而影本與原本在一般情況下有相同之效果,與原本作成名義
人直接表示意思之文書無異,上訴人等於販賣行動電話機時,將冒用告訴
人公司名稱為制作名義人之中文操作說明書附送予客戶,當然有以之充作
真正文書而加以行使之意思,自屬行使偽造私文書行為,且足以生損害於
告訴人之著作財產權,原判決論以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於法並無不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63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11 月 22 日
要  旨:
刑法上之文書,固須有一定之製作名義人,然製作名義人之姓名或名稱不
以表明於文書為必要,苟由該具有思想而足以為意思表示證明之書面所載
內容,或由該書面本身附隨之情況,如專用信箋、特殊標誌等情觀之,可
推知係特定之名義人製作者,亦屬之。是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私文書罪
,所處罰之無製作權人冒用他人名義製作文書之行為,其所謂冒用他人名
義製作者,不專以於文書上盜用他人印章或偽造、盜用他人之印文、署押
之情形為限,舉凡自文書之內容文義及附隨情況,可認係冒用他人名義而
製作者,均足當之。本件起訴書附件一所示九十年一月三日「支付憑單」
,雖其下方之董事長、總經理、會計、單位主管及生管部等各欄位均無相
關人員之簽章,且整張支付憑單上亦無任何公司或個人之章戳,然該文件
首揭領航公司之英文「Aero A&D Dro me 」等字樣,並列於文件名稱「支
付憑單」左方,依該公司名稱及其標示位置,是否即表示該憑單為領航公
司所製作?又以之與證人即領航公司經理劉○○於偵查中當庭所提出,確
由領航公司製作之九十年一月二日支付憑單比對觀之,二者關於領航公司
之名稱標示與其記載格式均屬相同,該等形式之支付憑單是否為領航公司
專用之支付憑單?其上縱無領航公司或其相關人員之簽章,是否仍足使人
推知該憑單之製作名義人為領航公司?凡此均攸關被告傳真該支付憑單予
嘉彧公司行為,是否構成行使偽造私文書犯罪之認定,自應為必要之說明
。乃原判決徒以該支付憑單上並無任何領航公司或其相關人員之簽章,即
不生冒用他人名義為由,遽為被告無罪之諭知,顯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
。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