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0

相關法條

民法(101.06.13)

第 181 條

不當得利之受領人,除返還其所受之利益外,如本於該利益更有所取得者
,並應返還。但依其利益之性質或其他情形不能返還者,應償還其價額。

第 272 條

數人負同一債務,明示對於債權人各負全部給付之責任者,為連帶債務。
無前項之明示時,連帶債務之成立,以法律有規定者為限。

中華民國刑法(100.11.30)

第 33 條

主刑之種類如下:
一、死刑。
二、無期徒刑。
三、有期徒刑:二月以上十五年以下。但遇有加減時,得減至二月未滿,
    或加至二十年。
四、拘役:一日以上,六十日未滿。但遇有加重時,得加至一百二十日。
五、罰金:新臺幣一千元以上,以百元計算之。

第 38 條

下列之物沒收之:
一、違禁物。
二、供犯罪所用或犯罪預備之物。
三、因犯罪所生或所得之物。
前項第一款之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之物,以屬於犯罪行為人者為限,得沒收之。但有
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第 41 條

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
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三千元折算一日,易科罰金
。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
依前項規定得易科罰金而未聲請易科罰金者,得以提供社會勞動六小時折
算一日,易服社會勞動。
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不符第一項易科罰金之規定者,得依
前項折算規定,易服社會勞動。
前二項之規定,因身心健康之關係,執行顯有困難者,或易服社會勞動,
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適用之。
第二項及第三項之易服社會勞動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無正當理由不履行社會勞動,情節重大,或履行期間屆滿仍未履行完畢者
,於第二項之情形應執行原宣告刑或易科罰金;於第三項之情形應執行原
宣告刑。
已繳納之罰金或已履行之社會勞動時數依所定之標準折算日數,未滿一日
者,以一日論。
第一項至第四項及第七項之規定,於數罪併罰之數罪均得易科罰金或易服
社會勞動,其應執行之刑逾六月者,亦適用之。
數罪併罰應執行之刑易服社會勞動者,其履行期間不得逾三年。但其應執
行之刑未逾六月者,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數罪併罰應執行之刑易服社會勞動有第六項之情形者,應執行所定之執行
刑,於數罪均得易科罰金者,另得易科罰金。

第 58 條

科罰金時,除依前條規定外,並應審酌犯罪行為人之資力及犯罪所得之利
益。如所得之利益超過罰金最多額時,得於所得利益之範圍內酌量加重。

第 121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
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第 122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
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
元以下罰金。
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
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但自首者減
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第 123 條

於未為公務員或仲裁人時,預以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
他不正利益,而於為公務員或仲裁人後履行者,以公務員或仲裁人要求期
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論。

第 336 條

對於公務上或因公益所持有之物,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上七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業務上所持有之物,犯前條第一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
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42 條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
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85.12.11)

第 7 條

犯第三條之罪者,其參加之組織所有之財產,除應發還被害人者外,應予
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者,追徵其價額。
犯第三條之罪者,對於參加組織後取得之財產,未能證明合法來源者,除
應發還被害人者外,應予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者,追徵其
價額。
為保全前二項之追繳、沒收或追徵,檢察官於必要時得扣押其財產。

證券交易法(101.01.04)

第 157-1 條

下列各款之人,實際知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股票價格之消息時,
在該消息明確後,未公開前或公開後十八小時內,不得對該公司之上市或
在證券商營業處所買賣之股票或其他具有股權性質之有價證券,自行或以
他人名義買入或賣出:
一、該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及依公司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受
    指定代表行使職務之自然人。
二、持有該公司之股份超過百分之十之股東。
三、基於職業或控制關係獲悉消息之人。
四、喪失前三款身分後,未滿六個月者。
五、從前四款所列之人獲悉消息之人。
前項各款所定之人,實際知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支付本息能力之
消息時,在該消息明確後,未公開前或公開後十八小時內,不得對該公司
之上市或在證券商營業處所買賣之非股權性質之公司債,自行或以他人名
義賣出。
違反第一項或前項規定者,對於當日善意從事相反買賣之人買入或賣出該
證券之價格,與消息公開後十個營業日收盤平均價格之差額,負損害賠償
責任;其情節重大者,法院得依善意從事相反買賣之人之請求,將賠償額
提高至三倍;其情節輕微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
第一項第五款之人,對於前項損害賠償,應與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四款提供
消息之人,負連帶賠償責任。但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四款提供消息之人有正
當理由相信消息已公開者,不負賠償責任。
第一項所稱有重大影響其股票價格之消息,指涉及公司之財務、業務或該
證券之市場供求、公開收購,其具體內容對其股票價格有重大影響,或對
正當投資人之投資決定有重要影響之消息;其範圍及公開方式等相關事項
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第二項所定有重大影響其支付本息能力之消息,其範圍及公開方式等相關
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第二十二條之二第三項規定,於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準用之;其於身
分喪失後未滿六個月者,亦同。第二十條第四項規定,於第三項從事相反
買賣之人準用之。

第 171 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
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二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
    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二、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
    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
    受重大損害。
三、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
    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
    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
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
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有第一項第三款之行為,致公司遭受損害未達新臺幣五百萬元者,依刑法
第三百三十六條及第三百四十二條規定處罰。
犯前三項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
,減輕或免除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
得財物者,減輕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
一。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其犯罪所得利益超過罰金最高額時,得於所得利
益之範圍內加重罰金;如損及證券市場穩定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者,其因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除應發還被
害人、第三人或應負損害賠償金額者外,以屬於犯人者為限,沒收之。如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
違反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或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二準用第二十條第一項、第
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
二項規定者,依第一項第一款及第二項至前項規定處罰。
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及第二項至第七項規定,於外國公司之董事、監察
人、經理人或受僱人適用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院字第 214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30 年 02 月 28 日
解 釋 文:
刑法上所謂因犯罪所得之物。係指因犯罪直接取得者而言。變賣盜贓所得
之價金。並非因犯罪直接所得之物。至同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三項所謂因
贓物變得之財物。以贓物論。乃屬贓物罪所設之特別規定。懲治貪污暫行
條例第六條第二項既稱贓物無法追繳。或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則贓物
變得之價金。自亦不包括於同條第一項贓物之內。盜賣軍用品或公有財物
所得之價金。自不得予以沒收。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8年上字第 1202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18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上訴人所有之紙幣一元、雙毫二枚,及某甲所有之紙幣二十八元,原判決
既認為係變賣贓物之價銀,自不得認為因犯罪直接所得之物,乃竟行沒收
,殊屬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487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9 月 07 日
要  旨:
依照刑事訴訟法第 308  條之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之主文與理
由;有罪之判決書並應記載犯罪事實,且得與理由合併記載;而其中所稱
犯罪事實者,應包含有犯罪之時間、地點、手段以及其他該當於犯罪構成
要件等具體社會事實,並可供認定既判力之範圍。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185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4 月 18 日
要  旨:
(一)按原審如未審酌詢問筆錄時之相關外部狀況,並就證人之傳聞陳述
      作為證據是否適當,為整體之考量,而於理由內為必要之說明,僅
      以當事人及辯護人已知詢問筆錄係傳聞證據,於原審辯論終結前均
      未爭執其證據能力,即認具有適法之證據能力,依刑事訴訟法第 
      195  條之 5  第 1  項及第 2 項規定,縱當事人同意或視為同意
      傳聞陳述作為證據,法院仍應審酌該傳聞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始得作為證據,否則即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誤。
(二)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2  項對於計算內線交易犯罪所得之數額
      ,係採差額說,亦即應扣除買入股票之成本;至計算犯罪所得之時
      點,則應以犯罪行為既遂或結果發生時為基準;且例示可以行為人
      買賣之股票數與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差額計算之。又因
      內線交易罪係以犯罪所得金額達一億元以上,作為加重處罰之要件
      ,則所稱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之差額,應與計算內線交
      易犯罪所得有重要關係,且必須該股票價格之變動與該重大消息之
      公開,其間具有相當因果關聯為必要,如未說明行為人等賣出公司
      股票時點之股價變動幅度,與公司重大消息公布之間,是否均具有
      相當因果關聯以及能否逕以各該變動後之股票成交價格,作為計算
      內線交易犯罪所得之依據,而遽行判決,難謂無判決理由不備之違
      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22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1 月 15 日
要  旨:
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因犯罪所得之物得沒收者,依同條第三
項前段規定,以屬於犯人者為限,始得為之,如第三人對於該物在法律上
得主張權利者,即不在得沒收之列。又所謂犯罪所得之物,乃指因犯罪所
直接取得之物而言,若非因犯罪直接所得之物,亦不得諭知沒收,本院分
別著有二十一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十八年上字第一二0二號判例可供參照
。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42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8 月 19 日
要  旨:
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因犯罪所得之物得沒收者,依同條第三
項前段規定,以屬於犯人者為限,始得為之,如第三人對於該物在法律上
得主張權利者,即不在得沒收之列。又所謂犯罪所得之物,乃指因犯罪所
直接取得之原物而言。若非因犯罪直接所得之物,如變賣盜贓或詐欺、侵
占之物所得之價金,即不得依此規定諭知沒收。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258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5 月 10 日
要  旨:
按禁止內線交易之理由,即在資訊公開原則下,所有市場參與者,應同時
、平等取得相同之資訊,任何人先行利用,將違反公平原則;故公司內部
人於知悉公司內部之利多或利空訊息後,若於未公開該內部訊息前,一般
投資人無從知悉該內部訊息,若事先知悉該內部訊息之人在證券市場與不
知該消息之一般投資人為交易,則該行為本身自已破壞證券市場交易制度
之公平性及健全性,足以影響一般投資人之權益,而應予以禁止。而此內
線交易之禁止,僅須內部人具備「獲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股票價
格之消息」及「在該消息未公開前,對該公司之上市或在證券商營業處所
買賣之股票,買入或賣出」此二形式要件即成,並未規定行為人主觀目的
之要件,亦不以該公司之股價因內部人之買入或賣出股票而影響股價為必
要。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764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12 月 28 日
要  旨: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
新台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二千五百萬元
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之規定,係該法於九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修正公
布時所增訂,其立法理由說明:「第二項所稱犯罪所得,其確定金額之認
定,宜有明確之標準,俾法院適用時不致產生疑義,故對其『計算犯罪所
得時點』,依照刑法理論,應以犯罪行為既遂或結果發生時該股票之市場
交易價格,或當時該公司資產之市值為準。至於『計算方法』,可依據相
關交易情形或帳戶資金進出情形或其他證據資料加以計算。例如對於內線
交易可以行為人買賣之股數與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差額計算之
,不法炒作亦可以炒作行為期間股價與同性質同類股或大盤漲跌幅度比較
乘以操縱股數,計算其差額。」等語。其中關於計算內線交易犯罪所得之
數額,立法理由載明採取差額說,即應扣除犯罪行為人之成本;至計算其
所得之時點,上開立法理由明示應以「犯罪行為既遂或結果發生時」為準
,且例示「可以行為人買賣之股票數與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差
額計算之」。又因內線交易罪係以犯罪所得之金額為刑度加重之要件,亦
即以發生一定結果(即所得達一億元以上)為加重條件,則該立法理由所
載「消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當指計算內線交易之犯罪所得時
點,必須該股票價格之變動與該重大消息之公開,其間有相當之關聯者為
必要,此為法理上之當然解釋。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所稱
之犯罪所得,參諸同條第六項規定之意旨,應包括因犯罪所得之財物及財
產上之利益在內。是犯內線交易罪而買進之股票,縱尚未賣出,然參照前
揭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之立法理由,若「以犯罪行為既遂或
結果發生時」為計算之時點,按「行為人買進之股數與消息公開後價格漲
跌之變化幅度差額計算之」,而有正數之差額者,則其所加值之利益,仍
屬內線交易之犯罪所得,應不待言。犯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
項內線交易或第二項加重內線交易之罪者,其因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
益,除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應負損害賠償金額者外,以屬於犯人者為
限,沒收之,同條第六項前段定有明文。又違反修正前、後同法第一百五
十七條之一第一項內線交易禁止規定者,對於當日善意從事相反買賣之人
買入或賣出該證券之價格,與消息公開後十個營業日收盤平均價格之差額
,負損害賠償責任,同條第二項規定甚明。是犯內線交易或加重內線交易
罪者,若應依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對於當日善
意從事相反買賣之人負賠償責任者,其犯罪所得於扣除賠償金額後,始得
為沒收之宣告。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308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6 月 04 日
要  旨:
關於犯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4  條至第 9  條、第 12 條、第 13 條或
第 14 條第 1  項、第 2  項之罪,其所供犯罪所用或因犯罪所得之財物
,均予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則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
之。而犯罪所得之財物,不能與正常營利事業計算營利所得之情形相提並
論,是所稱因犯罪所得之財物,乃指犯罪行為所直接取得而法律上無第三
人得主張權利之一切財物而言,所指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依法諭知沒收
時,舉凡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不問其中何部分屬於成本,何部分屬於犯
罪之利得,均應予以沒收,非僅限於所賺取之差價部分。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480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8 月 25 日
要  旨:
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2  項規定,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
臺幣 1  億元以上者,處 7  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 2  千 5
百萬元以上 5  億元以下罰金。又該條項所稱之犯罪所得,參諸同條第 6
項規定意旨,應包括因犯罪所得之財物及財產上之利益在內。是犯內線交
易罪而買進之股票,縱尚未賣出,然參照前揭規定之立法理由,若以「犯
罪行為既遂或結果發生時」為計算之時點,按「行為人買賣之股票數與消
息公開後價格漲跌之變化幅度差額計算之」,而有正數之差額者,則其所
加值之利益,仍屬內線交易之犯罪所得,應不待言。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95年矚重訴字第 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2 月 27 日
要  旨:
早在春秋戰國時代,「莊子」「胠篋」篇即提及:「彼竊鉤者誅,竊國者
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亦即偷竊腰帶鉤之人受到處罰,甚而處
死,可是竊國者,反而封侯,可謂一語道出不同社會階級犯罪,存有截然
不同之社會後果。而從二千三百餘年後之現在社會犯罪現實加以觀察,前
述莊周之論點,依舊是社會現實,亦即在監獄服刑中者,絕大多數是屬於
下層社會之傳統罪犯;相對的,違反社會規範之權貴階級,或利用法律漏
洞而自始不構成犯罪,或因潛逃出境逍遙法外,絕大多數得以繼續享受其
犯罪成果,依然光鮮亮麗地行走上層社會,或是繼續支配著台灣之政經社
會資源,此即「權貴犯罪」之現象。權貴者享有社會之高知名度與影響力
,甚者可藉由自己之身分地位而獲取利益(如廣告代言費),即便法律無
從課予善盡公益形象之義務,權貴者亦不應恣意妄為,破壞人民對於公眾
人物之信賴,遑論藉由自己身分地位之便而從事犯罪。權貴犯罪者有訴追
之不易性,且所破壞者係主要是易形成階級對立意識之超個人法益,其所
造成政治、經濟與社會等秩序之破壞顯難以估量,而犯後如再毫無醒悟,
百般卸責,法院於量刑上自應從重處分,以儆效尤。又企業經營者或基於
自身之經營績效壓力,或基於公司一時之營運利益考量,所為圖利行政官
員或權貴者之行為,雖可為公司帶來短暫之利益,雖究係屬事務處分權限
之濫用與信託義務之違背行為,不僅將終極損害各別股東之權益,助長社
會攀炎附勢或「攀權附貴」之不正風氣,更嚴重破壞國家廉潔效能之超個
人法益,即有從重處刑之必要。金融犯罪之「重懲重罰」與「自首寬減其
刑」之刑事政策,是行政、立法部門之高度共識,則在無違憲法上比例原
則所導出之罪刑相當原則之情況下,司法在具體個案所為量刑之決定,自
需相當程度體現立法、行政部門所為之政策決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