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8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2.01.23)

第 300 條

前條之判決,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3年台上字第 6532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3 年 12 月 13 日
要  旨:
本件原起訴事實,就上訴人「不法取得」系爭支票部分,係以「竊盜」提
起公訴,亦即檢察官請求確定之侵害性社會事實係乘人不覺而取之「竊取
」,乃原判決卻將此項事實變更為「拾取」 (即侵占脫離他人持有物) ,
並以此為法律之適用。竊盜與侵占脫離他人持有物,兩者非特社會事實歧
異,即法律所賦予之評價亦有不同,殊非同一性之案件,要無刑事訴訟法
第三百條「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可言;
且檢察官既已就上訴人「竊取該空白支票」與「偽造支票」一併提起公訴
,自亦無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七條「檢官就犯罪事實一部起訴者,其效
力及於全部」之適用餘地。原審未就「竊盜」之應否成立加以論斷,竟以
侵占脫離他人持有物與偽造有價證券罪間有牽連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為
由,併就未經起訴之侵占脫離他人持有物之事實予以審判,自非適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6年台非字第 18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6 年 07 月 02 日
要  旨:
我國刑事訴訟之審判,採彈劾主義,犯罪事實須經起訴,始得予以審判,
但因起訴之方式不採起訴狀一本主義及訴因主義,而採書面及卷證併送主
義,起訴書須記載犯罪事實、證據並所犯法條,使法院以犯罪事實為審判
之對象;審判之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不採人民陪審及當事人進行主義,而
採法官職權進行主義,故刑事訴訟法第三百條規定有罪之判決得就起訴之
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以期訴訟之便捷,但為兼顧被告
之防禦權以求程序之公平,並符合彈劾主義不告不理之旨意,自須於公訴
事實之同一性範圍內,始得自由認事用法。由於犯罪實乃侵害法益之行為
,犯罪事實自屬侵害性之社會事實,亦即刑法加以定型化之構成要件事實
,故此所謂「同一性」,應以侵害性行為之內容是否雷同,犯罪構成要件
是否具有共通性 (即共同概念) 為準,若二罪名之構成要件具有相當程度
之合而無罪質之差異時,即可謂具有同一性。「侵占離本人持有之物罪
」之行為人,對該物並未先具有委任管理等持有之關係,此與其他類型之
侵占罪不同,而與「竊盜罪」相同,且所謂「侵占」與「竊盜」,俱以不
法手段占有領得財物,其客觀構成要件之主要事實雷同,二罪復同以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為主觀要件,同以他人之財物為客體,同為侵害財
產法益之犯罪,罪質尚無差異,應認為具有同一性,從而原確定判決將起
訴書所引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竊盜罪法條,變更為同法第三百三十七
條,論以侵占離本人持有之物罪,自難謂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
十二款所定訴外裁判之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0年台上字第 395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0 年 06 月 28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
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乃被告在刑事訴
訟程序上應受告知之權利,為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正當法律程序保障內容之
一,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以維審判程序之公平。其所謂「犯罪
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除起訴書所記載之犯罪事實及所犯法條外,自包
含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七條規定起訴效力所擴張之犯罪事實及罪名,
暨依同法第三百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後之新罪名,法院就此等新增或變更
之罪名,均應於其認為有新增或變更之情形時,隨時,但至遲於審判期日
前踐行上開告知之程序,使被告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避免突襲
性裁判而確保其權益,否則,其審判自屬違背法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1年台上字第 347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06 月 20 日
要  旨:
按刑事訴訟法所謂同一案件,係指同一被告被訴之犯罪事實係屬同一者而
言,如其被訴之犯罪事實同一,不因自訴人所主張之罪名不同,遂謂非同
一案件,原判決以上訴人先前提出告訴與本件之自訴,所述犯罪事實相同
,僅罪名有異,自屬同一案件,既經檢察官開始偵查,即不得提起自訴。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相關法律問題

會議次別: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106 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 第 28 號

會議日期:民國 106 年 11 月 08 日
座談機關:{0}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問題要旨:
{0}
起訴書犯罪事實記載行為人於 105 年 11 月 13 日販賣毒品予證人,經 交互詰問及提示監聽譯文後,證人證稱其係於 105 年 11 月 15 日向行 為人購買毒品,檢察官於交互詰問後檢視起訴書所載監聽譯文及證人證述 等證據,因而以補充理由書更正起訴犯罪事實,則法院應就起訴書所載之 犯罪事實抑或更正後之事實為審理、裁判?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